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裁员、收购、转型,IBM沃森健康将走向何方?

摘要: IBM公司的估值仍从2014年末的1978亿美元,降到2018年7月2号的1284亿美元,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除了重组、裁员,与IBM相关的新闻已经很难抓住公众的眼球。这一次,传出裁员消息的是IBM业务线上的桂冠——沃森健康部门,而且从各方信息来看,离职员工的怒气似乎也直指IBM在互联网时代面临的老问题:概念领先十年,落地效率堪忧。

裁员不罕见,但这次是来自人工智能部门


在5月下旬发生的这次IBM公司沃森健康部门的裁员举措,一开始并未引起业界关注。

真正让外界聚焦的,是著名科技媒体IEEE Spectrum在6月25日刊登的报道《沃森健康部门的裁员揭示了IBM在AI面临的问题》。

这篇文章中,IEEE Spectrum的记者接触到了多名近期被解雇的IBM沃森健康部门的员工,而很多访谈内容爆出了不为外界所知的大量信息。

首先 ,文章中显示,被解雇的员工来自主要来自以前被IBM斥巨资收购的三家企业:Phytel、Explorys和Truven。其中,Phytel的员工有近80%被裁;而受访者估计另外两家企业Explorys、Truven也有近300人收到了裁员通知。

按照这个数字统计,预计这次沃森健康裁员的总数占到了整体部门的50%-70%之间。

其次,受访者透露沃森健康部门这次裁员包括了许多工程师、销售人员和项目管理人员,而并非是“冗余人员”。

另外,受访者在谈及沃森健康的项目发展时,表示了这样的看法:


  1. 公司管理混乱,导致竞争激烈和大幅裁员;

  2. 沃森健康部门的盈利的使命已经失败;

  3. 这次裁员的原因主要是IBM的沃森健康部门可能不再向医院,诊所等医疗机构提供商提供产品。


受访者分析,这么说是因为三家公司没有被解雇的员工大多都是在为保险公司提供服务。

当然,目前IBM方面并未透露这次裁员的实际情况。

而IBM的发言人对于这些词裁员的声明是这样表述的:


“这次裁员只影响到沃森健康部门一小部分员工,因为我们将转向更多技术密集型产品,简化流程和自动化以提高速度。

IBM将继续重新定位我们的团队,专注于IT市场的高价值细分市场,我们将继续在关键的新领域积极招聘,为我们的客户和IBM创造价值。”


裁员和招聘同时进行,沃森只是为了换血?


IBM发言人还引用一位Morgan Stanley分析师的话来解释裁员和重组的意义:“代表重组行为的裁员,通常也意味着后续会有新的收购”。

不过,相信舆论会清楚地意识到,如果是发展良好的业务方向,华尔街投资者和公司不会乐于见到进行如此大批量的一次性”换血“。

当然,近年来IBM在重组和业务方向调整上的裁员并不少见。美国非营利民间新闻机构Mother Jones和Pro Publica在2018年3月的一项调查中显示,过去5年IBM公司裁减了2万名40岁以上员工,同时大量聘用80后。

一边大踏步地裁减人员,一边大动作地招人。如果是为了给企业续能量,保证足够的“新鲜血液“,这或许也是一种策略。

但是,这次重组和裁员的背后,似乎很难解释Phytel的工程师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的信息:Phytel三年前被IBM收购时拥有超过150家客户,而目前只剩下大约80家;IBM的Phytel没有发布新的工具,只是在烧钱。

提到“收购“,这也是IBM公司近年来除了裁员以外,另一个经常引起人们注意的行为。

仅在2016年,IBM公司便收购了15家公司,其中包括以26亿美元收购的健康数据分析公司Truven。在此之前,IBM公司在2015年还以10亿美元购买了医学图像公司Merge。两个医疗健康领域的科技创业公司Explorys和Phytel也在2015年4月被IBM公司收入囊中。

理想与现实的鸿沟,IBM的AI将走向何方?


实际上,在2014年到2015年期间,IBM如此频繁的收购众多医疗健康领域公司的动作,已经彰显了IBM在2014年成立IBM 沃森健康部门后,想要借助Watson品牌,迅速让其推向市场的决心。

但是关于健康医疗领域,恐怕是目前让IBM最爱且恨的一次尝试。

与以往改变世界的美好初衷一样,IBM希望沃森健康产品能够应用Watson云平台和计算系统强大的记忆能力、认知处理能力、快速阅读处理分析大量医学论文和数据,为医生、研究人员提供针对患者的辅助治疗方案。

IBM将人工智能的切入点放在医疗健康领域这一块,其实也意味着想要占据市场的愿望。但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的。

在IBM Watson Health部门成立约两年后的2017年2月21日,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被爆出由于在投入6200万美元以后仍未达成目标,终止了与IBM Watson Health从2016年6月开始的用于癌症治疗的人工智能合作项目。

细究其原因,是因为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投入大量资金和时间之后,德克萨斯大学发现项目上没有任何成果呈现,也未按达成的合约与合作医院共同开展试点项目。

在调查结束后,MD安德森癌症中心终止了与IBM Watson Health的合作项目,同时进行公开招标,继续寻找合适的软件系统来将人工智能用于癌症治疗。

尽管与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合作结果遭到舆论对其人工智能真正落地水平的质疑,认为“IBM擅长用销售和市场营销架构,说服信息不对称的人们为某些产品买单。”

但是在IBM公司发布的声明中,则明确提出Watson人工智能在印度的Manipal Hospital、美国社区医院Jupiter Medical Center等应用的有效性。

或许,这次IEEE Spectrum文章中的受访者所言,并不真正代表着IBM的沃森健康真正的状况吧。而外界也始终在期盼着,沃森健康能真正拿出有效的数字和案例,证明自己已经盈利或者是走在盈利的道路上。

对于中国IBM Watson合作项目:概念为虚,落地为实


其实在IBM 沃森健康与MD 安德森癌症中心合作的2016年,沃森健康也开始了打开中国市场的尝试。

比如在2016年8月,IBM开始了沃森健康在中国的首个合作伙伴项目,与杭州认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宣布与中国21家本土医院达成合作,计划使用IBM Watson肿瘤解决方案帮助医生为病人提供更好的个性化肿瘤治疗方案。

目前,IBM 沃森健康在中国的合作项目未传出进展受阻的消息。但外界仍在继续关注几个问题:是否真正提高了患者诊疗结果?是否降低了成本?又或者是否带来了一些其它的好处,比如提供关于药物、设备或实验的报告?

“人工智能从1970年到1980年开始,偶尔会被过分夸大。“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的教授Steven说,”保持怀疑的态度,并追寻证据。相比于简单地宣称某项技术会有效,科技公司需要做的还有更多。“

一家企业的市场营销策略可以包含主观的意见或感受,但公司财务报表上的数字和裁员行动却是可见的事实。

去年六月,来自Jefferies投资银行的一份报告认为:尽管IBM在沃森健康项目上投入巨大(报告分析师估计仅从2010年到2015年间IBM公司便投入了约150亿美元),这个部门还是未能盈利。IBM公司2017年末的年报也印证了其人工智能业务相比于投资数额来说,还远没有开始盈利这一点。

但我们相信,人工智能技术终究是要进入到医疗健康领域的。即使IBM公司不承担起这部分工作,国外谷歌Deepmind、微软Hanover,国内百度健康医疗AI等也会涉足智能医疗领域。目前,Deepmind等公司正在不断推出相关的研究成果。

人工智能领域“空有概念“的时期允许存在,但不会太长,因为这些陪跑的合作伙伴企业在付出了真金白银后,最终需要落地见实效(要么提高诊疗效果,要么降低成本)。

即使Watson在电视节目上的表现有些令人惊叹,但IBM公司的估值仍从2014年末的1978亿美元,降到2018年7月2号的1284亿美元,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我们期待IBM作为市场上早期进入、并第一个面向企业尝试提供医疗AI服务的公司,在经历这些裁员、转型的阵痛和不断学习的过程后,用真正落地的实效来证明,什么是真正的人工智能能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懂懂笔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评论(1

  • 海王一 海王一
    回复
    0

    这要是中国公司市值可以加个零嘻嘻

    2018-07-05 18:32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