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赴港IPO的映客,最应该感谢这帮北上广深“多金女”

摘要: 依靠从沿海走向内陆的足迹,微博重回巅峰,抖音力战快手,可以预见同样的选择,迟早会摆在映客决策层的桌上。

映客即将IPO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这句出自映客的简单粗暴的话,一度刷爆中国人的朋友圈。

这股直播风潮的缔造者,如今终于等到了 IPO。6月27日,湖南人奉佑生和他的映客团队,在香港开启了全球路演。

映客IPO路演

这台“赚钱机器”,终于笑到最后


创业三年,年年盈利,去年经调整净利7.91亿。赚钱速度,让映客的IPO并不令人意外。

错失了阿里之后,港股打开了同股不同权的大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港交所正在以最耀眼的速度成为中国新经济的收割机。

小米、美团大众、映客……

中国移动互联网的黄金时代收割者,加上巨无霸腾讯——中国互联网经济最大的受益者加持,港股看起来成为最大赢家。

密集冲刺港股的小米、美团大众和映客,都有一个共同点——残酷市场大战笑到最后的人。

“千机大战”,“千团大战”,“千播大战”……目前的直播和短视频平台,均是从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的红利收割者。

不过,和另外两家最大的区别是,映客不仅活下来了,而且从创立第一年起,就实现盈利。

到2017年结束的时候,这家公司总共融资不过4个多亿,但此时,映客拥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已经高达21.8亿。

平台经济的魔力


就像我们去年在后厂村来信的第一篇观察里所述的,直播不只是一种公司形态,正在崛起为像游戏、广告、会员收入一样的互联网经济支柱。

映客应付款周转天数

映客应收款周转天数

映客的现金流到底怎么样?

除了公司账面拥有的钱,这家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不到4天”,“应付账款周转天数接近90天”。

这个简单的数字,展现出这家公司在其产业链条上的绝对强势地位。

相比起传统公司几乎相反的周转表现,映客几乎是互联网时代平台经济的完美阐释。

百万主播大军


让我们换个说法。映客的这两个数字,分别反映的是下游用户的付费热情,和映客对上游主播的谈判力。

映客活跃主播数量

去年映客平均每个月拥有252万活跃主播,在直播最高峰的2016年,每个月有500万活跃主播。即使在受到春节档、抖音爆发影响的今年第一季度,每个月仍然有近百万主播,而这仅仅是在映客一个平台上。

换句话说,仅仅映客一个平台的主播数,就比全中国一年的全部网吧从业人员都多。

主播这个职业为什么有这么大魅力?

映客的招股说明书透露了其中部分秘密:去年映客最赚钱的主播,从映客平台获得了2200万收入。

映客前五大主播成本

平台前五的主播,分走了6400万人民币。当然,这5个主播,在这一年给映客创造了一个亿的收入。

依靠颜值,才华和勤奋,一个最普通的年轻人,有机会年入千万,并且受到粉丝追捧,拥有巨大的成就感。

这是一个比买六合彩更可靠的走上人生巅峰的选择。

这样的选择,每个月吸引了数百万人在映客的平台上尝试。

“直面”抖音


这些渴望成功的年轻人,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

所以抖音和短视频同样是一个挑战。在今年的第一季度,映客的月平均活跃主播数的下滑,一方面是受春节档的影响,直播间里洋气梦幻的主播们纷纷回到了小镇乡间,另一方面或许也不少开始去尝试抖音的小视频。

但是在这些草根的内容创业者群体里,一直存在着所谓的30小时法则——他们乐于尝试任何新的能给自己带来回报的平台,因此当新的机会到来,他们愿意花上30个小时,相当于连续一个月,每天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投入尝试,但当他们发现没有获得新的回报时,便会回到他们最熟悉和离钱更近的平台上去。

对抖音的好消息是,这些内容创作者会带着希望而来,坏消息是,他们可能会带着失望离开。特别是,在抖音失去了微信、QQ这个去中心化的社交流量入口之后,为了保证下游观看用户的体验,可能不得不将头部内容的推荐权重提升,依靠头部内容来留住用户习惯。

这意味着,留给这些怀抱梦想而来的新创作者们的流量几近干涸。

扪心自问,你在抖音里刷到的小视频里,还看得见几条点赞数在万以下的?

所以我们大可预测,映客在今年第一季度经历的主播数下滑趋势,会在今年内停止并回升。

毕竟,在抖音之前,快手早就已经覆盖过更多的小视频用户了,事实证明,不论是快手还是陌陌,做过多少视频社交,最后还是不得不承认,直播是最直接最完美的变现之路。

“重仓”95后和头部内容


对映客的另一个好消息是,直播内容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游戏。

映客用户分布结构

看看“映客人口”的分布,村长不得不低头:我们看不懂映客,因为我们老了。

上次被这样提醒,是狂卷3亿用户的拼多多黄峥告诉我们,你们不懂五环外的人群和世界。

看不懂不是病,拒绝看懂或许才是老了的标志。

这些年轻人想和他们的偶像是同龄人,想和他们更实时、更亲密、更直接的互动,而不是听“过时”的KOL和大佬们高谈阔论。

2017年的映客,贡献出一组数字:127亿次观看浏览,78亿条互动,2亿次社交分享。

我们只看见了一个百亿级的流量平台,没看见,这组数字里最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映客年轻人们,每1.6次浏览观看就会产生1条互动信息,每60个浏览就会产生1次社交分享。

映客商业模式

想想我们微信订阅号一代的数据吧。平均的打开率都不到4%,更别说分享和互动了。

强烈几个数量级的互动,是映客成功的逻辑。也是B站“无弹幕不视频”的成功逻辑。

有意思的是,最懂年轻人的B站,就是映客这次港股IPO的基石投资者。

世界是我们的,但归根到底,世界是他们的。

另一个不能被忽视的数据是,内容产业注定的头部效应。这不仅仅是二八法则,甚至是1:99的法则。

所以我们看到,即使在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活跃主播数受影响明显下滑,但是观看人数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出现了上升,而且这个季度的收入还同比上升了。

映客直播间对战

因为绝大部分的流量和收益,都来自头部主播和直播间,和经济价值最高的那部分用户。

在争夺这部分用户的战场上,映客从来没有输过。

根据沙利文的调查,映客57.4%的注册用户在中国的一二线城市,46.5%是女性,35%的用户月收入过万。

简单的说,一线城市月入过万的年轻人们尤其是女性,撑起了映客奇迹。

“下沉”,并占领心智


一线城市月入过万,这个用户画像代表了映客的昨天,但另一方面也暗示了这家公司未来的潜在方向。

这个国家,精神生活最贫瘠的地方并不是一线城市,而是在广阔的内陆城市。

依靠从沿海走向内陆的足迹,微博重回巅峰,抖音力战快手,可以预见同样的选择,迟早会摆在映客决策层的桌上。

因为精神娱乐这个市场上,农村包围城市是一条最难的道路,快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从北上广深把时髦玩法渗透进低线级城市,却有着大把的成功案例。

而在向二三四线城市扩散的道路上,传统高举高打的互联网渠道渗透,或许不如更有效的地面部队。

在映客这次的基石投资者里,将下一场决战放在城市下沉的分众传媒,或许可以和映客形成有效的线上线下合力。

尽管直播作为摇钱树,赚钱太容易使得这家公司在短期内,并没有巨大动力开拓其他盈利模式,但是在其极度年轻化、高强度互动的用户流量池里,潜藏着无数品牌梦寐以求的东西:下一代消费者心智。

映客直播间

但是如何找到打开这个沉睡金矿的正确姿势,似乎不会是传统的展示和效果广告样式,唯有寄望于映客团队,加上股东序列里的B站、分众、腾讯、宣亚这样的联合战队,去耐心寻找和尝试。

主动低估?


相比起映客惊人的盈利和港股IPO的平均PE倍数来说,奉佑生和他的上市团队选择了一个相对安全和保守的估值。

去年近8亿利润,据预测今年利润或超10亿,而这次IPO募资,映客最高估值10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88亿元左右,PE倍数不过10余倍。相比起同行虎牙,以及港股科技股的平均市盈率,都显著偏低一个数量级。

一方面由于直播行业整体已经度过爆发期,另一方面或许受到近期小米等大宗IPO,以及市场资金面紧张影响。

但这背后也透露出奉佑生的野心,映客似乎希望参照虎牙的增值之路——虎牙拟IPO时约人民币160.35亿元到184.43亿元之间的估值,而如今市值已经超过400亿。

包括平安好医生、阅文等内地科技股在港股的低迷,在一定程度上,与其IPO时定价较高,透支了未来预期有关,而较低的IPO估值,会给投资人留下更大的未来增值空间。

加上这次IPO的募资金额,映客手中的可支配资金将在40亿人民币量级,这几乎是其谋求估值的近一半。也就是说,映客手里的现金足够充裕,上市后,映客手里的现金,或将比这家公司IPO新发行股票的全部市值还高得多。(文/后厂村来信,本文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后厂村来信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后厂村来信
后厂村来信

读懂商业模式小秘密。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