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两年版权战后《中国好声音》终返场,但留给它的机会不多了

摘要: 两年时间,综艺市场已经大有不同,在“土创”、“偶练”等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的扎堆下,观众的目光早已不再因选拔类综艺节目的“导师转身”、“选手惊艳”而长时间停留。在原创与革新这条路上,“好声音”要做的还有很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灿星、唐德与浙江卫视宣告三方和解之后,《中国好声音》正式解锁了电视综艺上最精彩的一出“版权反转剧”。

6月25日,《中国新歌声》制作方上海灿星制作官方账号发布声明,称唐德宣布三方和解,申请将已经确定于今年7月13日回归的《中国新歌声》更名为《中国好声音》。唐德影视与浙江卫视中国蓝微信公号发布消息称,共同签署了《和解协议书》,各方“中国好声音”相关的知识产权纠纷达成和解,各方承诺在协议签署后及时递交撤销法律程序的申请。

至此,这场长达两年、牵扯到数次版权与金钱纠葛的的“好声音”争夺战落幕,更多人开始关心回归的《中国好声音》是否能够如此前一般占有一席之地,两年时间,“好声音”的回归又能为市场带来什么呢?

旷日持久的“商标争夺战”,一个名字战役如何打响?

复盘这场战线极长的“好声音争夺战”,我们会发现,仅仅更改了名字及LOGO似乎并不意味着什么,无论是《中国好声音》还是《中国新歌声》,节目真正的内核应当在于赛制形式、选手叙事下对观众的新鲜感与冲击力,以及在音乐选秀综艺大行其道之际,“好声音”所占据的电视综艺市场份额。但是“好声音”的名字却牵扯到了长达两年的版权争夺战。

2016年年初,中国好声音《The Voice》荷兰版权方Talpa公司宣布与灿星公司终止合作,并且转手将版权卖给中国另一家影视公司唐德影视。作为星空传媒旗下最为赚钱的业务,灿星在失去《中国好声音》这一重磅IP之后,很快便摇身一变,推出了另一档节目《中国新歌声》,对比此前的“好声音”,第一季《中国新歌声》除了赛制的升级,从播放平台到制作阵容几乎没有变化。

2016年6月,唐德影视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灿星停止使用中国好声音相关元素,及索赔5.1亿元。至此,版权之争便闹的沸沸扬扬,灿星指责唐德抬高市场价格,而唐德则一直强调“中国好声音”的版权所有。这场旷日持久的版权争夺战最终以“灿星支付5.1亿元侵权费”告一段落。

彼时,灿星与浙江卫视都失去了“好声音”的名称使用权,“两个好声音”同期竞争的看法不时出现,好在兜兜转转,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复盘《中国好声音》的成就,这档曾造就“万人空巷”的音乐综艺,不仅率先切中了电视综艺音乐选秀的空白地带,还率先开创了与电视台广告分成的模式,通过与电视台的收视率对赌分得节目大部分的广告收入。

自2012年第一季《中国好声音》播出以来,“好声音”的冠名商加多宝分别以6千万、2亿、2.5亿、3亿连续四年节节攀升的冠名费,将国内综艺市场冠名的天花板一再击碎。

更名对节目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2016年,“好声音”宣告退场,《中国新歌声》的出现,连续4年冠名《中国好声音》的加多宝选择了退场。从收视来看,第一季《中国新歌声》首播全国网收视率2.24%,总决赛收视率为3.956%。第二季首播2.6%、总决赛2.201%,第二季的收视率几乎一路走跌,尽管第二季导师注入了华语乐坛的实力“新鲜血液”——周杰伦与陈奕迅两张王牌。除此之外,“新歌声”中最重要的“‘新歌声”——选手知名度也大不如从前。

尽管摇身一变的“新歌声”也在导师、赛制、玩法上做出了许多创新与尝试,但是节目模式的核心没有太大改变,本就让导演组在挖掘过程中愈发费力的素人选手人选,也似乎被其他类型的选秀综艺的分散中逐渐显现出断层现象,这一切的直观效果就是,节目并未取得实质性突破。

《中国新歌声》第二季落幕后不久,那英宣布将退出已参与6年的《中国新歌声》(《中国好声音》),这也被解读为“新歌声”的落寞巅峰。

选秀综艺“围剿”之下,“好声音”返场后将何去何从?

今年的7月13日,《中国新歌声》或许就能够褪去“新歌声”的标签,正式以《中国好声音》回归,如果我们将二者看作独立的个体,那么这档老牌综艺此时宣告回归,需要应对的挑战难度已经大大超过了两年前。

对于音乐综艺而言,无论是《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等电视综n代,还是《中国乐队》《中国新说唱》等垂直门类的电综及网综,从选秀类别到创作类型,明星跨界星素结合,到垂直乐队文化,在类型扎堆的音乐综艺环境下,爆款却再难出。

新鲜感、原创价值以及网络综艺的冲击都是原因的一部分,而随着近些年大量原生互联网内容在不断的出现,相比过去的电视综艺而言,网络综艺的包容性创新性更强。在进击的网络综艺的冲击下,相比分众化的垂直圈层,一些电视综艺就显现得颇为“佛系”。从网络综艺的崛起到电视综艺的“失势”,加上原生互联网内容在运用互联网实现创新性的技术优势不断加强,电视综艺开始变得被动。

对此,制作方的应对方式是——继续前行,致力于原创模式的持续开发与耕作。

灿星副总裁、宣传总监陆伟曾向媒体作出回应,未来《中国好声音》节目不会再引进任何海外模式,将继续致力于原创模式的开发,“就算中文节目名称恢复,但其内核已经是一档全新原创的节目,因此也不会再使用原先的logo。”

今年的节目最直观的变化是在赛制模式上的大力度革新。在新一季节目中,四位导师将前往四大城市参加海选,实地选拔学员。学员与导师的关系由最初的“一对四”变成了“多对多”,节目会呈现出更丰富的人物关联,也因此更具悬念。

可以看到,从海选的“试音环节”到盲选的学员汇聚,选手叙事的占比被大大加大,节目将更为集中的展现学员心路历程。 “没有上场的学员在场下一同观看比赛,观众可以看到他们之间的交流以及他们自己的表现。”

这意味着,不论是“新歌声”还是“好声音”,制作方已经下定决心将这档节目打造成为不依靠于海外版权模式、具备原创内核的电视音乐综艺。回归的“好声音”能做的似乎不多,但毕竟寻找到“好声音”才是节目的本源。

然而两年时间,综艺市场已经大有不同,在“土创”、“偶练”等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的扎堆下,观众的目光早已不再因选拔类综艺节目的“导师转身”、“选手惊艳”而长时间停留,但电视选拔类综艺需要面临的挑战并不止于此,网生内容如《中国新说唱》《机器人争霸》《这就是街舞》等综艺节目,垂直、圈层化,与其产业链联动的灵活度一般,对传统电视综艺带来了巨大挑战,留给“好声音”的机会是充满挑战的,在原创与革新这条路上,“好声音”要做的还有很多。

钛媒体作者介绍:娱乐独角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