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链得得“吐槽大会”】何一舌战群儒五小时:交易所大战何去何从

摘要: 近日交易所大战备受争议和关注,2月20日晚至21日凌晨,链得得“吐槽大会”邀请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座客,直面500名链得得“吐槽师”群怼。何一在链得得吐槽大会回应了所有关于交易所的质疑。

何一

何一

链得得注:近日交易所大战备受争议和关注,币安的多个回应以及联盟1000家交易所进行“交易即挖矿”模式的声明,都引起了巨大争议2月20日晚至21日凌晨,链得得“吐槽大会”邀请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座客,直面500名链得得“吐槽师”群怼。

何一在链得得吐槽大会回应了所有关于交易所的质疑,链得得App先提炼了何一十大金句:

1、你知道在玄幻小说里面,一般跟恶龙战斗的时候,最后要把恶龙封运起来,有的时候你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2、我们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和公链都已经在路上了。

3、我觉得所以FT和币安没有什么竞争关系,但是他可能会和我们的一千家交易所的这个个体会有竞争关系。

4、对呀,那如果要比补贴就看谁补贴得起了,看谁用户最多,看谁补贴最多,看谁撑得久了。既然都是比烧钱比留存比服务,整个币圈从互联网转过来,经验比我丰富的也没几个吧。

5、与其说他们一帮人被资金盘利用,我们不如说把交易挖矿这个口卡住,这一千家都是能够观察他们是不是有去操纵市场的,难道不是更好吗?

6、大家可能是觉得说,币安1000个(联盟交易所)都是拍脑门拍出来的,的确就是拍脑袋拍的。

7、不仅仅是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有无数的小的交易平台活着,但是确实大家都各自很艰难,然后大家也在不断的去寻找出路。不是大部分交易挖矿平台,而是大部分交易平台都会半死不活。

8、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所以一般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总体来讲我觉得大家如果把这个看成是FT的互怼就太天真了。

9、在币安上币,不是能不能不付上币费的问题,而是币安给不给上币机会的问题。

10、(链得得怼友问1000家交易所就是个噱头吗,耿直的何一回答)是呀,1000家不是说一天要把它做完呀,而且这些所有的合作方的利益最终都会返还到BNB的持有者手里。

由于链得得“吐槽大会”社群超级活跃,链得得App小编今天爬楼一万层,终于整理了这份2万字精彩吐槽的精华全文:

赵何娟:

这是链得得吐槽大会群。今晚都在吐槽币安,还有你的回应也被争议,两边要打起来了 。

何一:

其实怼哪个平台都没有问题,我们也觉得说挖矿这个模式有很多值得置疑的地方,但是我觉得张健总这么nice,欣赏币安,还给我们上了bnb,我觉得我们怼他这个行为是不对的,是错误的,所以我们决定follow他的脚步,直接做1000家(联盟)。市场上现在总共有17000多家交易平台,其中很多都想转型做有代币的交易平台,我觉得这个市场还是真实存在的。

毕竟总的来讲呢,这些平台也是有自己的用户的。今天不是应该更关注法国和秘鲁的球赛吗?

链得得怼友(飞翔的大鸟):

面对愈演愈烈的开交易所现状,某币圈大佬说,别整天挖苦抱怨,要直面现实。其实在交易所竞争这个问题上,各家管理层是很强硬的,对竞争越来越无底线的危机早已有应对策略并已基本定调:交易所嘛,肯定会恶性竞争 ,早点竞争比晚点竞争,这是国际大环境,亚洲小环境所决定的!交易所争相挖矿,不仅可以敲打币安,对ok、火币以及其他交易所震慑意义。恶性竞争是不以散户的意志为转移的,大家都想拉量,但也都不畏惧竞争!! 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 一、子交易所是开100家还是1000家? 二、返点到底是80%还是500%? 三、恶性竞争前是不是要给媒体放风? 四、竞争之后还用不用合并?五、是不是能让机构朋友们先刷?

何一:

我们对于这个轻怼张健同学这个事情感到非常的遗憾,毕竟他如此的欣赏币安,所以我们觉得要给用户更多选择,既然大家喜欢,就给大家,当市场上有一千家的时候,真相就会浮出水面。其实明天怼张健啊,就刚好是提到张义挖矿。我不怼,我不怼,你看我现在都已经给用户提供这种选择了。

链得得怼友(Denis浩青@NF Capital):

其实我很想关心一下就是币安的招募一千家交易所,这个大概多久可以完成呢?

何一:

但有问题就是关于币安这个一千家交易所计划的可以问一下我们。不着急,现在市面上17000多家,有合适的能通过审核的就帮他们做转型。

不贵不贵,跟OK比起来便宜多了,我们还便宜个500万呢。

链得得怼友(Denis浩青@NF Capital):

这个一千家我觉得好像是他肯定是有一个过程的嘛,对不对,然后一是收编,二一个是重新组建嘛,对不对?

何一:

没错,Denis的理解是完全正确的。

链得得怼友(Multiwfn):

一姐认为国家政策会变好吗,币安有机会成为国家队吗?还是赤子之心报国无门。

链得得怼友(汪伟):

想问你们是认真的吗?

链得得怼友(你不必天生强大,只要你有链得得):

如果你职责一件事是坏的,不代表你也要去做坏事,比坏人更坏啊。

链得得怼友(彭林):

一千家如何管理?

链得得怼友(Alex Guo):

看来还是Fcoin上bnb是直接的导火线。

何一:

你知道在玄幻小说里面,一般跟恶龙战斗的时候,最后要把恶龙封运起来,有的时候你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链得得怼友(Jacky):

特朗普之前说了不跟中国打贸易战了,现在还不是再打了。

链得得怼友(tracy区块链 深圳):

一千家一视同仁吗?有没有亲疏。

何一:

会选择啊,不会都中啊。

链得得怼友(今天你下载链得得了吗):

张健是恶龙吗?

何一:

我觉得大家要理解就是中国支持的是区块链,不是比特币交易,也不是代币交易。

链得得怼友

币安会开1000家吗?

何一

我觉得谁是恶龙谁是英雄都不重要,时间会证明一切对吧,我觉得这个行业还在一个变革期,所以呢我们当然没有什么骄傲的资本,但是我们有我们的判断,然后我们觉得说,如果大家都觉得交易挖矿是一个未来的话,那我们做一千家看看。

链得得怼友(Jacky):

谁是恶龙?谁要斗谁?

何一

谁都不是恶龙,只是前面有人在问说,如果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的事情为什么你还要参与其中,就是比如说有人选择独善其身,有人选择兼济天下,方式不一样而已。

链得得群友(Fcoin什么时候是底):

币安敢上FT吗?

何一

我们为什么要上FT呢,就是我很感谢各个交易平台上我们包括其实其他的交易平台,包括gate.io什么的也上了bnb,还挺感谢的,就说明其实认可我们币安本身的价值以及bnb本身的价值。

链得得怼友(不是每一家媒体都叫链得得):

币安会不会做类似Cybex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何一

我们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和公链都已经在路上了。

链得得怼友

bnb也会上ft吗?

链得得怼友

这个意思就是不认可FT本身的价值?

何一

另外我觉得这个行业本来就是在动荡和变化当中啊,如果有人出来搅局,那我觉得我们可以把局搅得更浑了,那只有把这个局打散的更溷,大家有更多选择的时候,那自然能够判断是非了。

链得得怼友(李嘉俊):

这些千团大战对交易所行业会有所推倒重来的趋势。

何一

其实我觉得这个东西跟反映激烈不激烈没有关系。所有的行业,只要是有利可图的地方,必然就会有无数的人去参与,当然有人成功,也有人失败,只是说你的战术是什么而已对吧?

链得得怼友(路子):

一姐,你们做不做帮助创业者做交易所,就是从0到1那过程?

链得得怼友(Rose):

一姐,请问币安会考虑往数字货币托管这块做吗?还是走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路呀?

何一

是好事还是坏事,时间能证明。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ICO这个事情,ICO里面有那么多的骗子公司,有那么多的传销公司,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好事还是坏事对吧。然后第二个问题是ICO本身带来的以太坊的价格波动,是浮想的吗,不是啊,以太坊一条公链反而更茁壮的成长了呀,我如果有一千个应用在陆陆续续的搭建在我binance chain上面,我觉得对binance chain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基础。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

交易挖矿如果确实没有价值,你觉得你的生态足够完备,能留住用户,完全不用理睬。

链得得怼友(没有链得得,慌的一批):

这个玩法很犀利,虽然币圈很早期,没有成熟的游戏规则,但是不能舍本逐末的去投机取巧,否则对整个行业都会遗留下不可挽回的损失和阻碍,甚至严重拖累整个发展趋势,这个应该是头部玩家的责任,也是荣誉的战书。

链得得怼友(呼呼):

压力很大啊,那么多人骂币安不分红

链得得怼友

门槛有些高 ,币安从哪些方面认为能够招募1000家交易所,对于加盟的交易所又有什么实质的利好,因为交易返还手续费。

何一

我们是一个用户导向的公司,所以当你的用户要求我们去做EOS糖果分红的时候,我们会做EOS糖果的空投,然后当用户要求我们去做返利的时候我们就要在符合我们模型的前提条件下去做符合用户要求的分红和返利。

我就说了,全球有17000多家,你们所知道的这些交易平台不过凤毛麟角,只是大家熟悉和经常看广告看到的而已。

对于我来讲他是我binance  chain公链的一个应用,对吧,那这个应用本身赚钱不赚钱不是关键,而是这个应用他能不能活下来,能不能有用户基础,那就要看他团队的运营能量了。

链得得怼友(Alma@HK):

张健也是说他们是用户导向。

何一:

我觉得所以FT和币安没有什么竞争关系,但是他可能会和我们的一千家交易所的这个个体会有竞争关系。

链得得怼友(平平):

币安此处手续费返利会持续到什么时候,等到那个契机的发生?结束后这一千家交易币安还会管吗?

链得得怼友(暴走的铁板烧):

一姐…你为啥那么爱发语音,原因是语音不好截图吗?

何一

因为我之前老被PS,就是PS的是我发一段什么什么话,投哪个币买哪个币,所以后来我会发语音。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

请问币安有什么护城河?

何一:

交易平台确实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特别强的护城河,谁都可以开交易平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交易挖矿本身也不是说什么特别强的护城河,那既然用户喜欢,我就给他了,那A类用户喜欢说以前的传统的币安对吧,那就继续玩传统的币安,那大家喜欢挖矿的交易的,我们有其他的合作方给他选择,有其他的应用合作方给他选择,不就完了吗。

链得得怼友(韭儿):

这个事情结果会怎么样,一姐的预想是什么样的结果?

何一:

每一个行业只要有钱赚的地方就会有很多人涌进来,这是很正常的呀。

赵何娟:

大家疑问最多的分红怎么看。不挖矿也可以分红。

链得得怼友(韭菜收割厂厂长):

法币开放交易会在什么时候,期待中。

链得得怼友(路子):

链上模式您认为如何?

何一:

对于币安来讲,币安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平台,我们在全球各个国家都非常受关注,分红这种类型在国际上是没有办法work的,所以币安本身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收入分红给大家,但是没有关系呀,所以我们把……

链得得怼友(Alex Guo):

最后的结果可能不是由市场和用户决定,而是由交易所所在地的立法和行政单位决定。

何一:

对,我认同Alex说的那个话,这个事最后可能不是市场化用户决定的,而是最终由管理决定的。

链得得怼友(得意Bo快下载链得得App):

来自无眠吐嘈大会预备军分叉群的问题:请问币安有考虑跟otcbtc合作发展场外吗?

链得得怼友(李岳恒@岳恒说):

感觉合格投资人的概念要引入。

链得得怼友(辛舟):

币安平台币BNB不也是用户ETH换的。

何一:

几个部分,第一个是去中心化交易所其实我们已经在做了,也就是链上的交易平台,然后第二个问题是证券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非常严格的监管,如果是直接分红的话,肯定是证券,所以我们自己不会做,所以会让其他的合作方做,因为有非常非常多的交易平台都想做这种类型,有非常多的用户天天过来骂我们说我们不给分红,那我们就换一种方式好了。

链得得怼友(Alma@HK):

谢谢一姐的回复。去中心化的不是来颠覆中心化的吗?解决中心化不透明等问题的吗?

何一:

很多人对区块链的理解过于的极端,比如说绝对的中心化和绝对的去中心化。但大部分时候效率最高的往往是兼容的,所以你去看一个事情,他不是看他是不是绝对的中心化或者绝对的去中心化,而是这个项目他本身是不是有提高效率,有没有降低成本,这个项目如果作为一个传统的项目来看,他是不是有一个成熟的盈利模型。

这个盈利模型其实你可以把盈利两个字换成对用户的帮助和支持。

所以我觉得小雪说的那个多中心化其实是一个点,那像我们这个联盟计划其实也是一个多中心的尝试,而且是试点开始。

链得得怼友(辛舟):

谁的BNB不是ETH来的?

何一

对,BNB的平台币当初募资的时候是按照一亿募的,但是他现在流通市值是一百亿,所以实际上所有的利益是已经分享给用户了。

我们应该跟所有的做只要在做法币交易的都有合作吧,包括很多用户可能都是通过包括从火币什么的,包括Local  btcoin  OTCBTC还有gdex转帐过来。

其实我在想就是我们的场外交易的部分,其实也可以像挖矿交易这样,我们自己不做可以交给合作方做,当然包括其他业务也是。

链得得怼友(tracy区块链 深圳):

女神怎么看现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未来?

链得得怼友(得嘞韭爷):

做交易所就是做流量就是做用户,护城河就是用户忠诚度,主动忠诚靠品牌,被动忠诚靠利益。所以币安对用户的策略是补贴老用户还得加一个继续发展新用户吧,一姐对新用户的获取有信心么?

链得得怼友(路子):

佩服你们得决策速度。    

何一:

我觉得当下完全去中心化的平台其实他最大的瓶颈是效率,那其实这也是我们BChain本身正在试着解决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如果是在能够解决效率的前提条件下去中心化交易所还有另外一个困境就是所有的币不经过审核上线,你可能会很容易买倒垃圾。

链得得怼友(Seafun):

去中心化和效率。

何一:

然后第二个部分其实我觉得我们没有做什么补贴用户的行为,那我是觉得说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这个技术分享给其他想要开交易平台,想开挖矿交易平台的这些合作方,但是对应的这些收入和利润是通过其他的形式补贴给BNB的持有者。

链得得怼友(辛舟):

FT用交易的ETH换的,HT、BNB/OK是直接ETH换的,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钱换的;从法律角度,也许FT更安全的;最终落角点,就是持平台币用户收益率,谁高支持谁,没有对错?

何一:

我觉得交易平台他真正的护城河不是模型,或者商业模式,因为那个东西很容易拷贝,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说你是不是在保持你本身的品质,是不是在保持你原有的价值观去做决策。

我觉得你完全去看今天或者明天的回报率是不科学的,第一个问题你是要看长期的回报率,我们有用户从ICO到现在,可能他已经赚了超过一百倍了。

从法律的角度看,我不觉得分红更安全,就是我觉得群里面应该有一些法律背景的朋友,应该更了解就是这种分红的证券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更大的法律风险。

链得得怼友(Fcoin什么时候是底):

请问 binance 推出 1000家合作交易所 是否 是针对 OK推出的 100家交易所?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

我个人认为,现在的交易所仍旧处于同质化竞争中,用户群仍旧不稳定。另一方面,整个币市处于存量博弈不断失血的状态,币安交易量600亿到60亿,躺着赚钱的日子已经逐渐远去。现在已经进入转型困惑期,对任何威胁都会十分担忧。

链得得怼友(FrankLin):

您认为Fcoin分红模式是资金盘的延伸模式吗?

何一:

我觉得交易所现在其实不是同质化竞争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其实他的热度在降低,你不管去看百度的指数还是去看谷歌的指数是整个热度在降低,但是比较幸运的是说,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一个比较头部的优势,当然我觉得就是这种头部的优势他未必是永久的,所以我觉得保持对市场和用户的敬畏是应该的。

链得得怼友(辛舟):

品质是长久的情怀,更多的是流动的屌丝。

何一:

我觉得我对分红这个事情的态度应该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我觉得平台的品质本身还是在你选择上币和对这些项目的审核上吧

我觉得资金盘有非常多样化的形式,是不是资金盘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是觉得这个模型呢,比较容易被资金盘操控而已。

链得得怼友(吴飞):

所以项目审核更严苛?

何一:

项目的审核本来就应该是严苛的呀。

链得得怼友(彭林):

我觉得项目要有门槛。

何一:

当然也没有任何一个平台敢保证自己上的每一个币都100%只让大家赚钱而不赔钱。我觉得应该说以币安的用户结构和目前的情况,如果做分红的话,会给自己带来比较大的法律风险。

链得得怼友(努力努力再努力):

一姐对fc上bnb有没有看法?

何一:

没有看法呀,任何一个交易平台都上以太坊,你需要去问V神他有什么看法吗。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

这个回答非常好,用户公认是核心。张健认为他的日500亿成交的流量里面,也会转化成用户。如果他真的做成了,你们不是要喝西北风。

何一:

我觉得每个平台可能都会有自己的用户,有一些小平台,虽然说活的很艰难,还有一批死忠呢对吧?一千家又不是说瞬间都会全锁对吧,是一个陆陆续续的过程呀。但确实想做这件事情或者说来申请的用户蛮多的。

链得得怼友(辛舟):

不一定分红,可以送币。

何一:

对呀,我现在已经做的就是不分红,但是送其他币的模型了呀。

链得得怼友(这个吴小明):

你刚才提到行业热度降低,你是怎么监测的?降低了多少?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

但是,他们认为他(FT)的一系列打法有颠覆性。你觉得对你们有威胁吗?

何一:

我觉得群里面应该如果不是媒体圈也是币圈的朋友,这个行业的热度降低了,你可以去看百度指数,可以去看微信指数,可以去看谷歌的指数,可以去看所有的交易平台,最近一年的访问量的变化。

链得得怼友(辛舟):

同质化竞争,挖矿也会形成头部公司。

何一:

所以是挖矿这件事情有颠覆性吗,没有关系呀,挖矿也是一个,挖矿也不是壁垒呀。

链得得怼友(辛舟):

不是每一家都可以挖成巨头。

何一:

对呀,既然不是每一家都能挖成巨头,那难道不是竞争越激烈,对用户越好吗?

链得得怼友(辛舟):

还记得当年百团大战不,比补贴。

何一:

币安自己不想做交易挖矿,但是有一大把的想做呀。

何一:

对呀,那如果要比补贴就看谁补贴得起了,看谁用户最多,看谁补贴最多,看谁撑得久了。

链得得怼友(彭林):

互联网就是烧钱模式啊,看看最后用户沉淀在谁手里面。

何一:

没毛病啊,既然都是比烧钱比留存比服务,整个币圈从互联网转过来,比烧钱这个事,经验比我丰富的也没几个吧。

链得得怼友(辛舟):

FT挖矿只是个补贴政策,最终目的拉用户而已,当然最后比的是服务,留存率。

何一:

我觉得那个辛舟挺站FT的,其实(我们)本来也不是说FT,FT跑出来躺了个枪而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链得得怼友(辛舟):

FT的招会有很多,当然币安也会与时俱进,竞争就是如此。

何一:

我知道的最近储备在开这个挖矿交易平台的,本身就特别多,甚至有非常多的用户主动找过来说,我们原来是做其他交易平台,能不能帮忙做转型,所以在这个前提条件下,我们本身对这个事情确实是不那么看好,因为我们觉得这个事情确实容易被资金盘利用。

链得得怼友(Fcoin什么时候到底):

我感觉可以出一个交易所链,交易量就是算力,交易所是矿池,用户是矿工。

链得得怼友(前面):

当然最大的问题可能直接烧钱烧死好了。

链得得怼友

尽管整个数字货币交易所每天都上演波云诡谲的故事,我们还是会坚守初心,永远要做正确的事。

何一:

那在这个情况下,确实他们上一个BNB,然后FT的叫什么持币用户在币安的群里挑衅我们,我们想了想既然有人喜欢,那就给他们喽。

链得得怼友(烨影Yestery):

专门弄一个交易所,只上各个平台的平台币。

何一:

那用户也有不同类型的对吧,那比如说同样是KTV有人去喜欢去高档的,有人就喜欢去小酒吧。

链得得怼友(辛舟):

大部分会被资金盘利用。

何一:

对呀,与其说他们一帮人被资金盘利用,我们不如说把交易挖矿这个口卡住,这一千家都是能够观察他们是不是有去操纵市场的,难道不是更好吗?

链得得怼友(李嘉俊):

大家觉得这样的交易所千团大战后,交易所行业会走想什么样的趋势呢?

何一:

大家可能是觉得说,币安一千个是拍脑门拍出来的,其实还真是,因为我们最近统计了一下最近市面上浮出来交易平台总量得出来的一个数字。

链得得群友(前面):

你们这样做,有被他们绑架的嫌疑,从这个角度看,你们是被动的。

何一:

被动不被动不要紧,有用就行。

链得得怼友(李恒):

还是得拼服务、重用户体验。

链得得怼友(辛舟):

除了BTC有点儿信仰外,其余都是资金盘吧?

何一:

再说了,市面上涌出来这么多,谁绑架谁还不一定呢。

链得得怼友(没有链得得,慌的一批):

头部玩家不坚定,去指引方向、市场还是一地鸡毛。

何一:

这个行业本来就刚刚开始,三天两头就是变化,我们要拥抱变化呀,不能固执呀,但是确实与其让别人搅乱市场不如肃清市场。

链得得怼友(辛舟):

其实FT也是借鉴了EOS资金盘模式。

何一:

谁借鉴谁其实不要紧,这个行业本来就是在不断被借鉴呀,平台发币也不是我们先做的嘛,最后大家都做了嘛对吧。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

张健刚刚宣布将交易收入另外的百分之二十也返还给用户,团队也宣布解冻筹码全部锁仓。失血点基本全部堵住。平准基金也启动维稳模式。你觉得他的体系还有没有对用户不利的地方?

链得得怼友:

可不可以设想以后币安生态的交易所,大家挂单的交易都是互通的,就像券商一样,会不会有这种可能。

链得得怼友(暴走的铁板烧):

一姐日常怼用户。

何一:

我以前直接对怼用户怼的比今天狠多了,我最近都很收敛了,因为有人会觉得是我骄傲,其实我不是,我就是脾气暴而已。

链得得怼友(不是每一家媒体都叫链得得):

不要收敛,要放纵。

链得得怼友(FrankLin):

我同事听你声音都想约你吃饭了。

何一:

我前面点了一下自己的视频,我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链得得怼友(DagX.io):

交易未来会可能在钱包里完成度,高于中心化的交易所吗?

何一:

所以未来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还有就是把交易的记录上链就是这种功能。

链得得怼友(Alma@HK):

去中心化现在有不好用。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

张健刚刚宣布将交易收入另外的百分之二十也返还给用户,团队也宣布解冻筹码全部锁仓。失血点基本全部堵住。平准基金也启动维稳模式。你觉得他的体系还有没有对用户不利的地方?

何一: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其实每一个交易所都有一大批他的死忠,从OK到火币小到比如说像今天上BNB的那个叫什么hothit还是hithot我忘了,他也有很多死忠,所以没有对错对吧,就是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个团队,都有人支持他,有人反对他。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

下午我还刚说过FT最大的黑点就是团队那部分。

链得得群友(辛舟):

毕竟交易所用户多了,就是印钞机。

链得得怼友(DagX.io):

bitshares还可以其实,玩熟了。

何一:

其实CZ(注:赵长鹏)和我都没有点名说过FT这公司,或者点名说过张健怎么怎么样,我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作为同行不方便做评价对吧。

只是我们认为确实是交易挖矿这种模型非常容易被资金盘操控,所以我们希望卡住这个口嘛。

链得得怼友(辛舟):

FT只是把印钞机分享持有FT者。

何一:

当然我觉得每一个交易平台呢,他要出来发声,都是正常的。

链得得怼友(辛舟):

其实最终大部分交易挖矿会半死不活。

何一:

其实不是大部分交易挖矿平台,而是大部分交易平台都会半死不活。

对呀,CZ说的是不搞资金盘呀。

链得得怼友(辛舟):

币安之前的创新一举夺冠。不到一年FT的创新也是如此,后面的故事更精彩。

链得得怼友(彭林):

现在交易平台快要比米铺还要多了。

链得得怼友(Alex Guo):

交易记录上链,有没有具体的进展?

何一:

因为我说话不太去思考,所以基本就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边想边说了。当然从15号到现在,新增的交易平台就更多了。

链得得怼友(辛舟):

如果不开,也希望入股各大创新交易所。

何一:

但总体来讲,不管他是挖矿交易平台还是币币交易平台,还是法币交易平台,只要你去做投资,他必然是有一定的风险的,我觉得这个还是所有人都需要提前把这个问题想到。

链得得怼友

很佩服币安的决策效率,思路清晰。原以为今天的决策是对FT的反击,但今天听完一姐的答复,感觉格局大的多。不存在反击,都是在对用户的需求做出的反应。拥抱行业变化,跟着用户需求走,探索市场。难得在这个过程中还能保持不变的价值观。

何一:

我们为什么要去反击FT呢,我觉得我还挺感谢张健同学上了我们BNB的,毕竟我觉得这个BNB上的平台还是越多越好嘛,虽然说我们现在在所有以太坊的EOC20代币里面已经是持有用户基本可以排在前三,但是我觉得还是需要持续的去发展的。

不仅仅是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有无数的小的交易平台活着,但是确实大家都各自很艰难,然后大家也在不断的去寻找出路。

赵何娟:

FT提的交易所透明化,最透明的交易所,你们怎么看呀?

何一:

什么叫最透明呢?最透明是你的哪些地方透明呢?永远可以做得更好。

链得得怼友(辛舟):

不便公布各家假数据。

何一:

如果大家有哪些平台的数据是杂的,其实我觉得公开挺好的,当然是我觉得。

链得得怼友(李嘉俊):

币安的交易量真实度还是非常高的,但其他的就比较难说了。

何一:

我觉得不管是你的持币用户量,你的日访问量还是你的日交易量,还是你的代币的就是释放,锁仓其实很多信息你如果用心是可以查的。 包括你的收入和你对应的最后比如说我们销毁的那个金额其实都是大家可以自己算的。

链得得怼友(Zhanglei):

很多交易所都在以高额上币费为行业恶性为理由用免上币费的方式来推广,这个您怎么看,是不是币安的上币费太高了?

何一:

币安不是上币费太高,币安是通过率太低。

链得得怼友(Acacia):

币安没有法币入口,之前的有消息币安要收购otcbtc,后来谈崩了吗?

何一:

币安没有说过要收购OTC、BTC,但是我们确实在有一个阶段,没有法币入口的时候,有用户文我们会告诉他你可以通过OTC、BTC去完成你的法币转换。

链得得怼友

币安的一千家公告,整体和OKEX的区别不大,这个公告是怎么考虑的呢?

何一:

交易挖矿的模型都非常的相似呀,不同之处在于我们开放的入口更大,然后另外返利补贴更高。

链得得怼友(孔华威):

现在直接可以走欧元了?

何一:

欧元还要等一点时间,就是这种信托帐户已经下来了,就是用户充值的钱会在银行跟他的帐号对应起来,不会直接到交易平台,这样子我们本身在合规性和跟政府打交道层面也会比较干净。

链得得怼友(Zhanglei):

我们有一个OTC自动化交易的方案,是否可以跟币安合作?

何一:

说实话我对我们现在目前审核团队的审币的要求其实更苛刻,包括我们其实在上币过程当中也吃过一些亏,比如说有的币他可能会包装的比较好,然后比如用户基数,代码都没有问题,但是他们可能团队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所以导致用户带来损失,这种时候其实我们自己都会内心非常的痛苦。

链得得怼友:

我们运营微博的同事注意到有一个有趣的小细节,昨天到今天CZ一共发了八条微博,其中4条,多少跟fcoin相关,是否还是fcoin对币安有了一些触动呢?

何一: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有用户去加CZ和我们的人辱骂。

CZ最近的微博总体都会比较活跃一点,因为之前有用户骂说什么,CZ发推特不发微博是对中国人的藐视,我就跟CZ说,你的微博还是发一发吧。

链得得怼友(舌头算力堪比S9的许志宏):

喜欢上一姐了。

何一:

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所以一般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总体来讲我觉得大家如果把这个看成是FT的互怼就太天真了。

链得得怼友(DagX.io):

量化交易币安有新的策略支持吗?

何一:

量化交易那个部分,目前从大部分的用户反馈来讲,应该觉得我们的API是最好的,体验是最好的,当然也有别的问题,比如说我们之前可能伴用户伴的太狠了,有的用户频繁的下单撤单影响用户交易的,这一类我们确实可能会进他的帐号,所以这个维度确实应该再去把它细化一下。

如果你这边的量化交易有什么样的问题,或者说你遇到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跟我说,我看能不能和产品沟通解决。

链得得怼友(Miranda):

看到币安今天发布的数字资产联盟计划公告和ok前几天发布的公告,从文字内容到合作条款差别不大,是币安在follow还是纯属好玩儿?

链得得群友(得嘞韭爷):

提个产品上的问题,IOS客户端启动后会自动kill掉我的ss,虽然客户端的api不需要vpn也能用,但数据响应很慢,所以一姐需要优化一下客户端,要么能走ss别杀进程,要么在普通网下响应快一点儿。

何一:

另外最后的韭菜,还有一个情况,如果你频繁下单,但是没有成交又撤单,这样用户买会买不到,所以他会影响普通用户的交易,这种比较容易被绊。

链得得群友(Multiwfn):

币安怎么解释先去日本但是其实没有牌照又去了别的国家,但是其实一直没落地。

何一:

第一、目前全世界真正有牌照且符合政府要求在交易的,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只有Gdex,所以其实所有的交易平台都是在希望能够获得各个国家的执照。

链得得怼友(Multiwfn):

有一点欺骗大众,让大众以为币安合法。

何一:

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在全世界是获得政府认可且能够拿到他们的信托帐户最多的一个公司。如果你认为币圈的交易是币安不合法,那么同样的其他的交易平台除了Gdax也没有一个是合法的。我忘了日本那些本土的交易平台,本土的交易平台他们也是拿到了执照的,sorry。Gdax。还有一点就是很多朋友认为说中国目前对交易平台是支持的,我还是想说,其实政府支持的是区块链。

链得得怼友(Alex Guo):

马耳他交易所成立以后,法币交易是合法的?币安要吸引创业团队去马尔他创业?

何一: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币安不仅仅在马尔他拿到了合法的能够在本地开户的信托帐号,在其他国家也拿到了。

链得得怼友(海量区块链,省心链得得!):

一千家就是个噱头吧,至少是个计划,真正落地需要时间的。

何一:

是呀,一千家不是说一天要把它做完呀,而且这些所有的合作方的利益最终都会返还到BNB的持有者手里。

何一:

做什么都会有代价,就是你作为行业里面可能相对做得好一点的一方,你可能要承担的东西本身也会比别人更多一些。

链得得怼友(DagX.io):

为什么交易所对项目的判断才是正确的?应该怼这个话题,是不是太中心化。

何一:

我觉得每一个交易平台可能都有他对项目的判断,而他的判断维度可能是多元化的,当然每一个平台他本身上币的标准我觉得也是不断调试的,像我们原来可能会把交易用户人数作为一个判断标准,最早期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机器人这个功能的时候,但后来出现这种密集拉群的情况下,这个数据就已经不作为判断标准了。

本质在于变少了还是没变少以后留着用。变少了就很可能定义为证券,没变少就好说了。冷冻比如说非常稀缺场景可以使用,那就不叫销毁,虽然实际上差不多了。

何一:

所以在本身销毁这种模型上还是有争论的。

链得得怼友(NickShi-TTM):

一姐前面有讨论过小国化的问题吗?现在考虑合规的都小国化,币安是怎么考虑的,小国化合规如何应对大国的追责?

何一:

我觉得其实先做小国后做大国一个简单的逻辑就是,农村包围城市嘛,大国本身在这个领域就会特别特别的慎重。

链得得怼友(NickShi-TTM):

是否有效国合规而大国追究的风险?

何一:

这个行业本身就是风险与机遇同在的呀。

链得得怼友(海量区块链,省心链得得!):

特别认同非洲的布局,区块链首先应该是在中心化做的不太好或者说中心化失败的地区生根发芽。而非洲,恰好是一个最好的区块链实验室。

何一:

不好意思刚刚离开了一会儿,前面有朋友有问题说为什么是非洲,我觉得非洲其实是一个特别,非常非常特别的国家,就是你要去了以后你才能够了解这个国家,具体为什么我们会在非洲去花那么大的时间和精力,过一段时间大家就能够了解了。

挺晚了,祝大家顺利。币安是一个形胜于言的公司,很多事情会交给时间,慢慢的你都会看到。最终这些事情只有时间能告诉你答案。

赵何娟:

还有几个问题没回答哈。

何一:    

我还有几个问题吗?娟姐你复制给我看一下。漏掉了什么,因为我刚刚在把这个群里的内容发微博。

赵何娟:

日本沟通咋样啦……

何一:

第一个日本的问题是我们刚来日本的时候,其实有跟律师沟通,但律师的建议说,我们在日本不太适用,所以在了解的过程当中,最后确实觉得我们可能在日本申请执照不是特别的合适,但后来确实有考量,所以跟日本的沟通还算比较顺畅,其实一直跟他们有沟通。

赵何娟:

有怼友NickShi-TTM问,回购也是证券,但币有回购这个怎么理解?以及执行考虑。

何一:

第二个问题是在设计回购这件事情里面,确实我们最开始的考量是说,分红一定是证券但回购不一定是证券。

就像你如果以前募钱直接募人民币一定是非法集资,但是你募币不一定是非法集资。

所以我们确实在设计的过程当中,是把他设计成了通缩模型,另外一点是我也要非常坦诚的来说,我确实在币安最开始的白皮书设计里面,就是在这个回购销毁这个环节里面没有参与,那时候我还没有加入币安。

链得得怼友(NickShi-TTM):

所以您现在认为币安回购销毁是有法律风险的?

何一:

我认为所有的交易平台都有法律风险。

链得得怼友(Alma@HK):

其实特别想问一问一姐,交易所未来的格局会是怎样的?去中心化的到来还需要多久,据说币安已经在布局,何时会推出来?

何一:

我觉得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交易所没有办法直接完成一个质的飞跃,他在中间一定会有一个兼容的过程,而这个兼容的过程,需要你去判断说中心化的交易所承担什么样的职能,而去中心化交易所承担什么样的职能,他们各自的优劣势是什么。

币安本身是第一个去做平台币的,当然用户回报率可能也是平台币里面回报率最高的,然后币安也是第一个去做的。我们的团队其实还不错,他们都非常的专业,我觉得专业度远胜于我,然后我们的infor业务其实是希望直接给币安本身交易的用户提供更多的币种的信息和交流。其他的部分会慢慢慢慢的放出来,但是我们都已经在布局,包括之前大家提到的法币交易平台和我们的慈善的部分。

链得得怼友(Alma@HK):

谢谢一姐的回复。去中心化的不是来颠覆中心化的吗?解决中心化不透明等问题的吗?

何一:

很多人对区块链的理解过于的极端,比如说绝对的中心化和绝对的去中心化。但大部分时候效率最高的往往是兼容的,所以你去看一个事情,他不是看他是不是绝对的中心化或者绝对的去中心化,而是这个项目他本身是不是有提高效率,有没有降低成本,这个项目如果作为一个传统的项目来看,他是不是有一个成熟的盈利模型。

这个盈利模型其实你可以把盈利两个字换成对用户的帮助和支持。

所以我觉得小雪说的那个多中心化其实是一个点,那像我们这个联盟计划其实也是一个多中心的尝试,而且是试点开始。

链得得怼友(NickShi-TTM):

那能否解读一下回购后销毁跟冻结在您的理解里法律风险上的区别,我私以为回购会是fcoin的后手。

何一:

特别遗憾我确实不是法律背景专业,所以我如果要从法律上去说冻结和销毁以及其他的差别,我觉得可能前面有朋友也说过,销毁就是叫什么,彻底的没有后患的通缩,但是冻结是他随时可以在二次使用。

链得得怼友(Alma@HK):

所以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是可以并存的,实现不同的功能,对吗?

何一:

这个有点像太极的阴和阳,绝对的非黑即白我觉得是不存在的,去中心化不是绝对目标,而是提高效率,并且对人类社会起到帮助是绝对目标。

链得得怼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是螺旋的前进。

何一:

对,所有历史都是惊人的相似的,它都是螺旋前进,所以你不管去看任何一个行业的竞争,他最终都会去走一样的曲线。

链得得怼友(李嘉俊):

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产品体验设计是个大问题。

何一:

去中心化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撮合问题,效率问题。

链得得怼友(钛媒体粉):

技术还在2G时代,就要强推移动互联网应用,太早了点。

何一:

客观的说目前的公链确实停留在一个2G的时代,确实至少要3G吧,所以我们自己为什么要去做公链,自己做公链那个事并不是说为了做公链而做公链,而是确实他没有办法去承担一个高效的撮合。

链得得怼友(币圈雷三爷):

一姐,我身边的朋友都反对币安搞太多小平台,大平台要担当重任。别人搞小平台那是别人的事情。大家对币安有感情,不希望被小平台拖累了。

何一:

因为我认为说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是你的核心驱动力是什么,那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核心驱动力其实是产品、技术、安全、风控。

链得得怼友(Alma@HK):

挺奇怪,这次火币为什么没有发声?

何一:

我看之前有宣传说有些平台是火币投的,我不知道,因为其实没有太关注,因为我们觉得那个多中心化可能是一个趋势,只是刚好凑上了挖矿交易这个事,然后确实也有很多人在问,所以就给加上去了。

链得得怼友(赵立琨):

现在区块链的发展还是价格导向为主的阶段,所以各种交易所存在的价值很大;

但如果未来各种项目所预想构建的理想生态世界逐渐达成,对应Token在其生态内部已经可以完美使用,生态内流通已经远大于交易所流通,那么交易所存在的价值会不会逐渐弱化呢?貌似每个生态世界只需要一个兑换所就够了。会不会类证券变成类外汇?

何一:

到最后所有的交易平台都只是一个汇兑通道而已,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认为说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很重要的原因。

链得得怼友(怪咖先生):

等实际生态落地吧,还是需要很久时间。

何一:

需要时间,他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出来,而且可能出来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的成熟,需要不断的迭代,需要不断迭代的。

我今天话说得太多了,都快嘴吐撸了。

链得得怼友(杭新宇):

开通otc的速度,可以再快一些。

何一:

我觉得大家可能没有发现,就是有很多真正意义上的传销团队和真正意义上的资金盘涌入了我们这个行业,而且都号称非常有名,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真的觉得说,我们不应该出来怼嘛?

链得得怼友(李嘉俊):

币安这方面对币的审核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过最受伤的是我们这种做交易所技术的,发展方向会很受影响。不过币安的这个决策是应该支持的。

何一:

每个人都是屁股决定脑袋,每个人思考的维度不一样,那可能有的人他思考的就是说,上币难得一,有的人思考的就是说我想要分红,我们思考的是说,这个行业什么情况下能够把这个所谓的这些传销盘,资金盘,传销币这些真正意义上在伤害这个行业的,把他们去堵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屁股决定脑袋嘛。上币权本身不是说一定得多少钱,而是说你本身要对上的币有一个考量标准。

链得得怼友(币圈雷三爷):

链得得搞个曝光平台。

何一:

对,我也觉得链得得应该搞一个曝光台。

链得得怼友(币圈雷三爷):

传销币要直接曝光。

何一:

没有没有,人家传销圈的币根本不上交易平台,都是自己搞交易平台自己上。

链得得怼友(李瑞):

EOS不是传销币吗?

何一:

EOS这种传销跟我见过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传销比起来算不得什么。

币安之前平台的交易手续费大概是目前的交易手续费的10倍左右吧,少的也大概是五倍左右吧。

如果市场都在赔钱,而大家所有人都认为交易平台赚钱,这个时候他们就会都去做交易平台,而且都认为交易平台在做。

只有你自己做交易平台,你真的去做所有运营的时候,你才知道这事有多难,所以我觉得只有你在那个位置,你才知道你身上扛的是什么责任。

链得得群友(李嘉俊):

在其位谋其政。

何一:

币安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团队,而且非常的平等,而且没有谁是说,哦,特别牛逼,特别老板范儿,其实整个氛围还挺硅谷的。

链得得怼友(Carles张健):

币安下一步生态有啥大动作吗,开发公链这些有计划吗?

何一:

公链已经在开发了,我们应该是比较早宣布做公链的吧。

我们其实本身就更关注交易这个领域本身

链得得怼友(Carles张健):

谢谢解答,那和目前这些公链比,定位上有那些异同呢?

何一:

所以其实我觉得公链重不重要,重要,代码重要不重要,重要,但是公链和代码最终起到了什么作用才是最重要的。

链得得怼友(辛舟):

交易所的责任感还是要提升。

何一:

这个群里应该都是圈里一些比较核心的人物了,大家还真觉得写两行代码还能骗钱了,什么时代了,比特币价格涨了,是因为比特币有两个代码,以太坊价格涨了,是因为以太坊有代码,显然不是。

链得得怼友(Carles张健):

币安项目筛选上有那些硬标准呢?必须达到,否则免谈上币安的这种硬原则。

何一:

币安的上币模型有一个基础的data,不管是团队、社区还是代码,这三个是最基本的。过了这三个维度,会到第二个梯度,第二个梯度就更复杂一些了。早期没有,现在已经有了。第二个梯度更复杂一些,比如说这个项目是不是真的,他是一个有用的项目还是只是写几个代码出来蒙人的,然后再复杂一点,包括到团队成员的征信记录,然后再到第三个维度,比如说你的顾问以及你的整个投资团队里面有没有配律师。然后过了第二个梯度会有第三个维度,还有一部分暂时不太方便公开说。顶级的项目是不用付钱的。

链得得怼友(Carles张健):

评估模型漂亮而完整,坊间流传的有巨额的上所费,直接需要交多少钱,这个底层币民都不甚知晓,导致一些人觉得交易所挺黑的,求证下这个巨额交易费。

何一:

在币安上币不是能不能付上币费的问题,是币安给不给付上币机会的问题。

链得得群友(没有链得得,慌的一批):

信息的公开其实可以更进一步,内外还不通透,这个间隙会裂变出很多混乱。

何一:

这个模型的公开。

模型的公开不是不能做,是公开到什么程度,目前我们研究院的人比较少,所以没有办法完全只求去做这个硬怼,大部分的人可能会说找不到币安负责上币的人,第一个问题是这个问题吧。

链得得怼友(辛舟):

头部交易所垄断了上币权。

何一:

这个不能叫头部交易所垄断了上币权,应该做头部交易所获得了更多的用户,所以对应的他的上币更有价值。小的平台当然也能上啊,但是只是说你上完了以后有没有人交易而已。或者说有多少人来交易。

【本文原发布于链得得App,授权钛媒体App发布,作者:Stephanie】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链得得
链得得

下载链得得App,更多区块链金融原创报道,更多独家和深度,24小时实时更新。微信号:区块链得得(ID:ChainDD)

评论(1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拼存留拼服务拼补贴战,整个亚洲链圈捆一起都打不过何一。

    2018-06-24 17:57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