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用中国考试技巧教美国孩子,7EDU 想颠覆美国精英化 K12 教育

摘要: 在美国,大部分课外辅导市场都属于白人开设的机构,他们往往将“快乐教育”的理念延伸到课外培训,与课上无异。7EDU希望将中国的K12教学辅导经验引入到美国本土教学辅导,将两者理念融合,帮助到更多学生。

【本文来自钛媒体特色栏目 快公司,项目由钛媒体 TMTBASE 数据库「我造社区」推荐】

“我是美国人,英语是我的母语,你让一个母语不是英语的老师来教我阅读和语法?”

16岁的美国高中生小 K 听说他母亲试图让他参与这个在线课程后,感到不可思议。

“我们来讲讲试试吧。”刘君说道。

刘君是北美在线教育机构 7EDU 的创始人及 CEO。她在新东方工作过十数年,担任过全国优秀讲师、区域总监及国外考试部总监,在赴美读 MBA 的过程中,她发现了北美 K12 课外辅导的缺陷——美国传统课外辅导机构缺乏有效的做题和考试技巧的总结分析;纯粹亚裔的传统补习方式,又不符合美国的教育理念,不能真正满足教育需求。

几堂课下来,出题规律、错题规律、常见的陷阱一一剖析完毕,小K彻底被震撼了,连连发问:“这就是中国学生分数那么高的原因?你们是怎么研究出来的?我这算是‘作弊’吗?”

“我们还得给他解释,告诉他考试设计也是一种科学。”刘君回忆当初在美国教的第一个学生。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机构能真正把中国应试辅导技巧融合到北美的 K12 教育体系中去,而我刚好能做这件事。”她的愿景吸引了美国大学终身教授、斯坦福大学博士后刘艳成为她的合伙人,还吸引了一个拥有众多从耶鲁、MIT、斯坦福等名校博士毕业、在北美有超过10年职业经验的教师团队。

创立至今,7EDU 辅导的数千名学生中有超过90%的学生 SAT 分数提高了200分,1600满分也经常出现,录取的学校包括哈佛、斯坦福、耶鲁、伯克利等等。

不过,比起做一个能成功提分的培训机构,刘君告诉钛媒体,她更希望能够通过教育来改变美国 K12 教育精英化、两极分化严重的现状,通过中国与美国教育方式的结合来帮助尽量多的学生。

融合中式考试技巧与美国开放式教育

7EDU 一共有三种服务:小班教学、一对一和 VIP 定制成长服务。

学生分为三种:在北美出生长大的本土学生;在中国出生长大、但在北美高中读书的国际学生;在中国读国际学校的国际学校学生。这三种学生有一个共同点——都需要在美国教育体系里提高自己的 GPA,以及 AP、SAT、ACT 等标化考试成绩。

其中,SAT 和 ACT 都可以算是美国高考,都是大学做录取和奖学金发放决定时的重要参考。AP 作为大学程度的高阶课程,可以帮助增加大学申请竞争力,甚至有时可以用于抵扣被录取大学的学分。

把中国的考试技巧和美国的考试内容结合,可以有效地做到这件事情。

每个学生入学时,7EDU 都会经过一个专业评估过程。根据过往数千名学生的教学数据及反馈,他们会根据学生的特点和目标,针对他们的选课情况来匹配合适的老师。课程主要以线上形式进行,学生和老师可以通过 7EDU 提供的在线平台来进行课程选择和预约。

“中国式的教学,会给学生先从横向和纵向来进行知识点的筛查和讲解,帮助学生把一个基础的知识框架搭建起来,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查漏补缺。这对于美国现有的偏重自由、丰富、鼓励独立思考的教育方式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刘君说道。

比如文初的小 K,他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学生,对知识兴趣很强,但是从来都不理解考试这件事到底意味着什么。在跟着课程梳理过一遍考试技巧之后,他 SAT 考了满分,最终被哥大录取。

7EDU 的 SAT 一对一教学辅导收费为每小时120美金,在国内普通的培训机构报价至少在每小时1500元人民币,后者大概是前者的两倍有余。而小班教学价格则是1万多人民币,在一个月内完成80个课时,平均每节课收费不到200块。这个价格同样是国内其他主流培训机构提供的小班价格的1/2。

一位 7EDU 的家长林芳伊(化名)曾给自己放暑假回国的孩子在国内报过一个收费十数万元的“30天封闭培训班”,因为信奉“贵的不会错到哪里去”,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国内的培训与美国的教育很多地方是脱节的,这些仅有暑假在国内度过的孩子必须在短时间内把中英文的定义对应起来——“在美国,老师讲的是 Pythagorean Theorem 和 attributive clause,所以他不知道勾股定理和定语从句指的是什么”——还要在高度压力下吸收大量新的知识,最后几近崩溃。重新开始 7EDU 的在线课程后,林芳伊儿子的分数又稳定了下来。

不过在创始人刘君看来,分数以外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

她觉得美国的教育方式很好,它更强调发掘出优秀的孩子,与此同时让所有孩子都能接受“快乐教育”。这可能意味着它可以培育出很多天才,但较为松散的学习环境也让中等生进阶变得很难,有时容易懈怠。

在十数年的教育生涯中,她看到了许多一开始看上去很平庸的学生,在接受到正确引导后,走向优秀的例子。

“不仅仅是把中国的教学方法和美国的教学内容结合,达到提分的目的;更重要的是要浸润式地培养学生,让他们找到受益终身的学习方法,从考试、知识学科、学习习惯等多方面都做好准备。” 

7EDU 提供的“VIP 定制成长计划”是一项“限量版”服务。每年的学生中选取10%的学生,由名师团队从头到尾协助学生的整个高中学习及最后的大学申请。

除此之外,他们会根据学生的兴趣爱好规划丰富的课外活动。比如说,参加一些美国本地非盈利机构的志愿者服务、进入大学的实验室帮助教授做项目研究、提供美国硅谷科技公司实习机会等。

“精英绝不仅仅是由遗传基因决定的。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教育方式,能够让学生在学习能力、视野方面都得到提升,有一个足够广阔的平台,给他们选择的权利和能力。”大学只是人生的一个起点,刘君希望她和她的团队提供的教育的影响能够更加深远。

在线教育如何满足挑剔的美国家长?

美国的 K12 市场的潜力巨大。根据 Technovio 刚刚发布的市场研究,从2016年到2021年,美国的 K12 辅导市场会从接近250亿美元上涨到320亿美元。这和中国蓬勃发展的 K12 教育市场颇为相似,不过由于族裔差异度巨大、教育理念先进,美国家长相对中国家长更加挑剔。

在美国,大部分课外辅导市场都属于白人开设的机构。和国内课外辅导的方式不同,他们“快乐教育”的理念也往往延伸到了课外培训,给学生补习的方式与课上无异,只是按部就班地给学生做习题、查看结果之后再进行讲解。

而在一些华人聚居区域,比如加州和纽约,亚裔人开的 K12 课外辅导机构已经有悠久历史,但大多数都是以小作坊的形式进行——这些机构在招募销售、客户经理,给兼职老师排班,让他们来负责这些注册的学生。这些兼职老师往往并不稳定,“有时候会有第二天要上课,兼职的 tutor 突然来不了了,或者由于兼职老师不够专业,错过大学申请 deadline 的事情。”一位刚刚从一家硅谷当地华人培训机构离职的销售经理对钛媒体说道。

这些问题是很多美国家长的困扰,也是刘君最初选择创立 7EDU 的原因之一。

同一份报告显示,预计美国 K12 课外辅导市场在2018-2022年间还会有7%的 CAGR 增长率,其中在线教育贡献了很大一部分。

在此过程中,家长最担心的问题,往往是在线教育的可信度,包括在教学方式、教学材料和教师资源等等方面。

“在硅谷,我们接触到的家长平均教育水平都是研究生以上,他们对于在线教育的要求也会比在中国遇到的家长显著要更高。”刘君说道。他们接触的学生家长中,有著名科技公司的 VP,夫妻都是来自名校的博士等等组合,对基础教育往往都有很深的了解及很清晰的要求。

正是因此,她在选择教学团队和完善教学材料时显得尤为谨慎,只接受拥有长期在美国教学经验的教师,并且一定要求全职。整个团队里80%的老师拥有博士学位,比如超过20年教学和申请经验以及加州教育执照的芝加哥大学心理学博士、耶鲁大学博士后 Shuhong Lin,有超过20年教学经验的法学博士 Sarah-Ann Trask,拥有超过13年的 SAT/ACT 教学及 AP 教学经验的英文文学博士、加州大学英文讲师 John Nieman,以及化学工程博士、美国高中优秀教师、AMC 和 MathCounts 冠军团队教练的 Robert Jing 等等。

7EDU的教师团队里大部分老师都拥有博士学位

“教育需要持续、长期的付出,只有全职的老师才能对孩子有全面的了解、并且按照个人的水平来安排合适的学习方式。这些老师本身有的在大学教过书,带过研究生,本科生,他们发现大学已经无法改变很多孩子,已经定型了,转做更低龄的 K12 能够更多的帮助改变学生。另外,美国的大学教育已经发展非常完善,但是基础教育暴露出非常多的问题,尤其是公立学校,这让很多老师认为,教育应该从小抓起。”刘君解释道。

她的合伙人刘艳是美国大学终身教授,斯坦福大学博士后,曾担任著名在线教育公司 Coursera 数据科学家,在顶级期刊及会议上发表超过40篇论文,在 7EDU 主要负责教学研发和课程研发。“我在学术界建立的 connection 可以持续地给我们输送可靠、专业的教师力量。”刘艳说道。

在教学之余,7EDU 团队花了很多时间来打磨教学形式。“在线教育为什么是一种颠覆?它是对传统教育的强大补充和延伸,科技赋予了在线教育更多的灵活性和跨地域的优势。”刘君说道。

她不希望仅仅是把线下的课程搬到线上,而是能利用好科技的优势提升教育质量,以优质的师资为基础,结合了中国教育的应试优势,同时融合美国教育自由与丰富的特点,通过人工智能辅助教学,真正做到因材施教。

“通过数据分析以及建立在线平台,这个体系能够将自适应教学以及自适应学习结合起来,让每个老师都可以最大化、最优化的帮助学生。”

刘君表示,通过这种教学体系带来直观结果,就是能让这些“挑剔”家长满意的直接方式。

在创业初始,两位创始人刘君、刘艳及全职老师就已经共同完成了有针对性的教学研发,希望长期稳定地为学生提供 K12 学科培训,未来这个研发过程还将继续。“我们不但帮助学生提高学术成绩,也在整个的中学规划中注重能力培养。”刘君说道。“通过一个团队的老师跟进学生3-5年,有效的帮助这些学生顺利完成高中学业,进入理想大学。这是我们最引以为傲的事情。”

刘君说,未来,她希望能在北美各个地区建立线下中心,提供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教育形式,比如在各地建立线下中心,辅导学生教学、与家长交流教学进程等等,让学生和家长在线下有更好的互动体验。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丁诗贝,编辑/李程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丁诗贝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丁诗贝
丁诗贝

钛媒体驻硅谷记者

评论(4

  • 钛iAAeA3 钛iAAeA3   回复  钛a5s351
    回复
    0

    没错

    2018-06-12 14:13 via android
    • 钛a5s351 纯粹的应试教育产物,是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的体现。学知识的目的是拿来用不是用来纸上谈兵。
      2018-06-11 15:07 via android
      回复
      2
  • 钛iAAeA3 钛iAAeA3
    回复
    0

    说的好

    2018-06-12 14:12 via android
  • 喜娃 喜娃
    回复
    2

    我们的教育确实需要努力,别人认为我们的教育就是在作弊!

    2018-06-12 09:30 via android
  • 钛a5s351 钛a5s351
    回复
    2

    纯粹的应试教育产物,是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的体现。学知识的目的是拿来用不是用来纸上谈兵。

    2018-06-11 15:07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