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争议EOS:区块链3.0还是炒币3.0?

摘要: 自今年3月份以来,几乎每隔几天就有EOS超级节点竞选的meet up,成为区块链最大的热点之一。对EOS的争议,随着主网的上线,看空和看好观点的争锋愈加激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距6月2日EOS主网上线只剩三天时间,EOS却状况不断。

5月28日,三点钟社群创始发起人玉红在贵阳数博会上抨击EOS是最大的传销币。

紧接着,5月29日,360宣布发现了EOS的一系列高危安全漏洞,甚至可完全控制虚拟货币交易。受此影响,EOS当天价格大跌近10%。

5月30日凌晨,EOS创始人BM在电报群里回应,称360披露的EOS安全漏洞早已被EOS修复,且早于360发布报告的时间。

但对于EOS的争论,看好者和看空者的交锋,愈加激烈。

这和今年3月份以来EOS的大好形势想去甚远。今年3月份之后,多位区块链领域的重量级人物和机构陆续宣布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这使得EOS的人气大大提升,EOS在舆论获得的支持几乎是压倒性的。但随着EOS的“主网”6月2日上线之后,有人预计,将于另外一番景象。

EOS全称为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即商业操作系统。目标是构建一个区块链操作系统的底层,在这个操作系统里,可以构建各种各样的智能合约应用,并且使得EOS系统里的每一个软件都可以获得高性能的支撑。

EOS究竟是未来能够超越以太坊的下一代区块链操作系统,还是彻头彻尾的传销币?这是个问题。

支持者:EOS是区块链3.0,目前最好的公链


坚定支持EOS的声音,来自于EOS的相关平台和超级节点。在网易科技的采访中,欧链团队清晰阐释阐述了对EOS的理解,这个团队目前致力于创建EOS预言机数据服务平台。

他们对EOS的判断是:EOS是目前欧链团队所知的最好的公链。执行免费和高速处理是EOS最突出的特点,这两点使得EOS比以太坊有质的提升。

速度方面,以太坊每秒只能接受20笔交易,EOS每秒可以接受近2000笔交易。如果一个Dapp每秒就要占用10笔交易,以太坊只能支持2个Dapp,EOS可以支持200个Dapp。

以后,EOS速度要进一步提高,需要突破“单链并行”和“多链”的技术。这两方面的技术在区块链领域还没实现,需要一定的创新,但是目前已经有一些解决思路和实现上的尝试。

费用方面,在以太坊上运行应用程序是要收费的,在EOS上跑应用程序是免费的。欧链创始人赵微向网易科技举例,如果在以太坊上提供随机数数据服务,提供一次算下来就要花100元—200元,这就导致运行应用的成本太高,应用很难落地。

欧链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谭智勇告诉网易科技,做到这两点并不容易,这需要系统性的创新,而不仅仅依靠共识算法的改变。EOS最突出的地方不在于具体的编码实现,而在于对区块链的深刻理解,以及针对区块链痛点所提出的全新的理念和技术架构。

欧链团队称,看过EOS底层代码,并且较早进入EOS的生态。欧链创立于2017年6月,EOS第一版中文白皮书就是欧链的三位创始人和一个朋友一起翻译的。欧链创立之后,也一直在追踪EOS的代码,并且根据EOS的进展同步开发产品。同时,欧链团队的三位创始人都有较强的技术背景:创始人赵微在新加坡科研院所留学工作八年,联合创始人谭智勇是清华大学密码学与信息安全博士、联合创始人宋承根是北京大学数学博士。

对EOS更直接的肯定来自Dapp开发者。由于EOS诞生的初衷是为商用分布式应用设计区块链操作系统,商业应用的开发者是否认可EOS,是决定EOS能否落地和可持续发展的最关键因素。

寰宇链彩创始人周大庆就是这样一位开发者,他正在创立的寰宇链彩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体育娱乐博彩交易所。他告诉网易科技,他的团队尝试了市面上目前已有的20多个公链,EOS确实是最好用的。

周大庆曾经担任Ripple中国技术总监,后者是当下知名的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跨境支付的创业项目。周大庆详细对比了在开发者看来,以太坊和EOS的区别。

他告诉网易科技,以太坊转账收手续费和速度都不适合交易类的应用,但EOS目前的开发体验要好很多。以太坊的手续费非常高,平常一笔交易就需要1—2元,在网络拥堵的情况下收费更高,不适合电商等带交易色彩的应用。平常一笔交易1—2元。以太坊每秒能够承受的交易不到10笔,不适合交易频繁场景,EOS确认交易的速度比以太坊快。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欧链团队,还是周大庆的寰宇链彩,都不排斥其他公链,他们并不是只看好EOS。事实上,他们曾经尝试过,未来也会尝试很多其他公链,现在基于EOS开展工作,是因为EOS是目前他们所接触的公链当中性能最好的。

反对者:EOS是炒币3.0,价格严重偏离了价值


不过,欧链团队的观点在数字货币分析师肖磊看来都要打个问号。他质疑的核心在于:EOS的价格目前严重偏离了它真正的价值。

肖磊从2012年开始关注比特币,他的公号“肖磊看市”粉丝众多,一般的原创文章阅读量都在1万以上。现在他有多个币圈投资者群,很多数字货币投资者专门付费购买肖磊对于币价涨跌的分析。

因此,对肖磊来说,站在投资者角度考虑问题是天然的职责。“站在投资的角度,我们永远要考虑价格和价值的匹配程度。”他向网易科技表示,他最担心的是,很多人把上一波买币赚的钱都亏进去。

肖磊不质疑EOS所表现出来的两个突出优点:免费、速度快,但是他认为,这两个优点如果放在区块链里面,是伪需求。


“区块链主要解决两个重大的痛点——货币私有化和交易领域去中介化,其代价就是要牺牲效率和成本,而并非是要让这个世界或互联变得更快,或者说去中介化之后完全免费。因为变得更快和免费这种需求,根本不需要用区块链技术去解决”

肖磊认为,“任何一个公链,减少节点,速度都能更快。”


他不否认有基于EOS开发的Dapp,但他认为:

一来,有很多人开发基于EOS的Dapp,是因为EOS生态已经有一定的捆绑属性,只有基于EOS开发才能获得一些人或机构的融资,基于别的平台开发就不容易拿到融资;

二来,现实中的很多应用,用Dapp未必能解决问题,但可以转移到区块链上面去做,至少是个生意,比如尽管诸多跟产权等有关的应用遇到的更多的是社会、法律方面的问题,但可以先跑在区块链上。

不过,肖磊提出的最核心的问题还是EOS的价格与价值的严重偏离。他不否认EOS具有一定的价值,但他认为EOS目前的价格太高了。“以太坊最初融资的时候估值还不到2亿人民币,EOS现在主网还没上线,私募还没结束的情况下,市值就已经600多亿,最高的时候超过1000亿,这是个什么概念?”

肖磊在这一点上的核心观点是,一个事物的真正价值,是由它所能解决的问题决定的。“一个产品,只有它解决了人们的刚需,人们生活中不得不用它,它的价值才会特别高,比如腾讯的微信。这个应用的普及程度,决定了它的价值。”他解释。

肖磊拿EOS和以太坊进行对比:“以太坊解决了人们可以发行私人货币的刚需,现在大约80%的币圈融资需求都是用以太币,以太币成为一种融资的计价货币,就算在这种情况下,它的市值才只有大约4000亿元。现在还看不出来EOS满足了什么刚需。”

跳出区块链这个小领域,与更大范围的公司产品对比,肖磊认为EOS目前的价值更加微不足道。他认为,国内炒币的人群不过300—500万,即使EOS影响了全部这些人,也只是一个很小的数量和价值,并不足以和谷歌、亚马逊等公司相媲美,想象空间被严重高估。

这也是肖磊立论的一个核心,评估一个东西的价值,不能只限于一个小圈子,而应该把它和所有有类似价值的东西对比。

肖磊举了乐视的估值偏高的例子。他告诉网易科技,乐视估值最高的时候达到1300亿,超越了当时在中国香港和美国上市的联想、微博和奇虎360。尽管乐视业绩增长较快,但2014年的净利润还不足奇虎360的四分之一,更不要说加上联想和微博公司了。2015年5月28日,肖磊在新京报发表篇名为《创业板真的疯了吗?》的文章。后来乐视市值跳水,是大众都知道的故事。最近EOS价格从高点已经跌去了接近60%,肖磊认为这是对他分析的一种印证。

肖磊观点与EOS支持者观点对比图

肖磊观点与EOS支持者观点对比图

争议:想象力支撑600亿市值?


有一点可能是不争的事实:目前EOS的市值主要是靠买币者对未来的高预期支撑的。

肖磊戳中了一件事:EOS超级节点形成了竞选的热潮,包括EOS高涨的币价,是因为有“主动营销者”存在。

这些“主动营销者”,就是EOS超级节点的竞选者,以及他们所建立的社群当中的积极成员。

对这一点,EOS引力区创始人廖洋阳也不完全否认。EOS引力区成立于2017年11、12月,是中国最早加入超级节点竞选的团队。后来加入的好多超级节点,都受到廖洋阳的影响。EOS引力区目前有社群成员12万—15万,是全球最大的EOS社区之一。

廖洋阳认为,币价的不断上涨,和EOS社区的不断成长一定是有关系的。“只不过我没办法说它的关系有多大,因为我们做了一个催化剂的角色,促进了这件事的发展。”他表示。

一个是事实,EOS引力区成立的时候,国内还没有团队宣布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大量的团队宣布加入超级节点竞选是从今年3月开始的。

廖洋阳告诉网易科技,EOS引力区确实在其中做了很多教育的工作,很多节点的候选人、大部分人不知道EOS超级节点的机制体制,很多人是通过接触EOS引力区逐渐了解到的。

综观EOS诞生以来的币价走势,2018年3月18日的币价跌到了一个低点4.7美元,之后币价逐渐走高,在4月30日到达20.87美金的高点,之后又有所回落。

EOS诞生以来价格走势图

EOS诞生以来价格走势图

廖洋阳不否认EOS当前的币价当中可能包含了一些“炒作”的因素,但他不同意肖磊对EOS的估值方法。


“你经过以后才会知道,在区块链领域,这些固有的经验在这个行业里真不适用,而且它已经证明过太多次了。”他向网易科技感叹,并且又重复了一次,“这个事发生了太多次。”


他举了个例子:“像比特币就是这样,我们的同学在2013年买的时候,涨到200—300元的时候,就天天睡不着觉了,觉得这个价格太高了,根本撑不住了,全卖了。结果呢,比特币最高涨到一个价值2万美金。”

另一个例子是以太坊。廖洋阳告诉网易科技,2016年以太坊进行融资的时候,当时对以太坊所有的评论,都是很悲观的,大家都觉得是一个骗钱的东西,觉得以太币能涨到10块钱以上就偷着乐了,类似这种说法很多。结果,现在一个以太币价值接近4000元。

廖洋阳总结:“在现在的时点,用以前的经验去看未来的世界,其实这种方法就不对。我们不可以用这种方式来评判价格高低。”他补充,“以前都没有预测到以太坊会带来一个众筹的热潮,发币的热潮,这是没有人能预料到的。只有当它出现以后,用互联的眼光回头去看,以太坊能涨成这样是有道理的。只有现在才知道,在那个时点是没人知道的。”

对于其中的原因,廖洋阳给出的道理是:“生产演进了以后,新时代的东西和旧时代的东西是没办法对比的。现在的公司跟未来的区块链的社群不能简单类比。”

他解释,一个公司生产一个产品,卖给用户,公司价值完全取决于公司能给用户多少价值,用户能给公司多少钱,创造多少收入。但是,未来不是这样的,未来是一家公司生产一条区块链的价值的源码和架构,把它开源,所有持有代币的人,全部成为利益共同体,这个公司的规模是无限的。

“以前最大的公司规模才多少人?谷歌公司才多少人?苹果公司几万人,这是最多了。EOS这家公司,我们要看所有参与的人数,通过token经济学,通过治理框架,通过它的work机制,不一定每个人都是全职员工,但是所有人都会参与这个生态的过程。这个生态上面跑起来的这些应用都是它的价值的一部分。”廖洋阳指出。

“中间是存在着认知上的不一样。我们只能说不一致,但是谁对谁错,现在没有办法知道。”廖洋阳认为。

“就是因为在区块链的行业里,由于它结合了组织属性,也结合了金融属性,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所以这个事哪怕最后是错的,它也出不了问题,这个周期也是会很长的,就是证明它错的时间也是极其长的,也许到一百年后才知道这是错的,那这一百年要不要参与,就是这样一个问题。”他最后说。

【本文来源于网易科技,作者:温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网易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

钛媒体内容合作方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