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对话雪球方三文:新经济股屡“破发”,但港股仍将成中国科技股主要 IPO 市场

摘要: 对于这些互联网新贵们而言,港股市场似乎并不是那片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反而正在遭到估价虚高、泡沫过多等质疑。

2018年4月30日,港股市场终于向“同股不同权结构”公司敞开大门,这次拥抱新经济股的改制被港交所赋予了“开启新时代”的宏大愿景。

但此刻来看,港交所的“开启新时代”似乎进展得并不顺利。

最直观的一点是,新经济股正在遭遇连连破发。

在港股市场,近两年来上市的主要的新经济企业代表有五家:雷蛇、众安在线、阅文集团、易鑫集团和平安好医生。这批互联网独角兽上市前就备受投资人青睐,普遍出现了超额认购。

但是如今,五家公司中四家跌破发行价,易鑫集团截止25日的最新股价相较发行价更是几近“腰斩”。

港股5大新经济股表现

平安好医生是另一则典型案例。这家中国平安旗下公司上市之前的估值便高达741亿港元。其上市也是2018年年初至今港股最大规模IPO,其公开发售期间,其超额认购达654倍,冻结资金超过3768亿港元。然而,这家“中国互联网医疗上市第一股”也在上市第二天即告跌穿发行价。

对于这些互联网新贵们而言,港股市场似乎并不是那片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反而正在遭到估价虚高、泡沫过多等质疑。

另一种质疑的声音认为,港交所新政面临市场冷遇。

自4月30日新政落地,5月3日,小米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成为第一家依据“同股不同权”新规申请上市的大型企业;5月7日,生物科技公司歌礼制药正式提交申请文件,首次有未录盈利生物科技公司按新例申请上市。

仅有上述两家公司在新规下申请上市,市场各界原先普遍预期的新型企业“积极踊跃”申请上市的局面并未出现。

南华早报援引金融服务业人士称,计划在港交所新制度下上市的公司“目前可能采取观望态度来审视内地的CDR计划”;由于上海和深圳市场估值高于香港,港交所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吸引公司赴港上市。

对此,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也作出了反驳,


“新上市申请一般集中在下半年,八月暑假过后,如九至十一月才会进入上市申请的高峰期。”


李小加称,他不能透露港交所现时收到的上市申请数目,但从港交所之前收到很多公司的查询,有信心新上市制度下的上市申请数目会愈來愈多。

大量的投资者活跃在投资者社区雪球上,钛媒体就新经济股的表现以及港股新政的相关话题,专访了雪球的创始人兼 CEO 方三文。

对于新经济股表现不佳的问题,方三文认为,


“新股上市基本上都估值过高,尤其在香港和美国市场,由于没有像内地证券市场规定23倍市盈率,新股上市一般估值都比较高,上市后回调非常正常。”


而关于同股不同权是否会损害投资者保护问题,在方三文看来,公司经营不佳才最损害投资者利益。新型企业特征是离开了创始团队通常很难搞好,如果无法对创始团队的控制权有一个保障,很可能经营不佳。此外,港股新政的另一个“可取之处”是,新政并未改动公司私有化时大股东要回避的原则,此举在保护小股东与维护创始团队控制权之间获得了平衡。

同时,方三文还认为,港股即使涨了很多以后,现在仍然是便宜的(即具备“买入”的合理性)。在方三文看来,过去一年港股市场的表现优于A股和美股市场,但是就全球资本市场的估值而言,港股的估值依然垫底。

以下是钛媒体与方三文的对话实录: 


I. 新股普遍估值过高,潜在IPO企业数量非常大


钛媒体:新经济股股价表现普遍不佳,如何看待这一状况?独角兽是否存在估值过高的问题?

方三文:新股上市基本上都是估值过高,尤其是香港和美国市场,因为没有像内地证券市场规定23倍市盈率,新股上市一般估值都比较高,上市以后有一个回调是非常正常的。

资本市场本身没有办法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估值或者保证你一定挣钱,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让标的尽可能丰富,这是市场可以做的。现在香港的交易所,在非常清楚的致力于这个事情,让香港市场的投资标的更加丰富多样,创新行业的品类,比如互联网、创新商业的占比更高。

钛媒体:哪些内地企业会对香港上市新规感兴趣?目前来看,向香港交易所申请的企业似乎没有出现预期的大规模“井喷”局面,这是新政遇冷的表现吗?

方三文:完全不能这样说,还有很多在筹备的。想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他的主体肯定是在内地上不了的。而在内地上不了的公司主要有三类:一个是美元股东的,所以内地上不了,二是现在盈利状况达不到A股上市的要求,三是现在的行业处境问题,比如互联网金融在内地上不了,这些公司都可能到香港上市。

潜在的企业数量还是非常大的,只是你看到现在提交的比较少,但是后面还有很多。

钛媒体:小米能够以这么快的速度IPO申请,是什么原因?

方三文:小米的上市热情很迫切。后面还有公司想上市,比如今日头条、美团,如果想上市也可以在香港上市,这是香港市场和美国市场的好处。比如香港市场只要你达到它的上市要求,整个上市流程是可控的,大概8-12个月就能完成这个事情。上市的可控性也是香港和美国IPO市场非常大的吸引点。

II. 公司经营不好才最损害投资者利益


媒体:香港这次上市政策改革的背景是,包括A股都在拥抱新经济,您如何评价香港的改革,您觉得香港的改革有多大的成效?

方三文:这个改革的成效是非常大的。过去港股上市主要的问题是不支持同股不同权的安排,跟现在科技创新类的企业状况有点不符合,因为这些企业都有比较长的投入期才能成熟,这个投入期需要大量的融资,大量的融资会导致创始人、管理团队占的比会比较低,但是这些企业又跟传统企业不一样,如果没有创始团队,这个公司通常是搞不好的,不像传统公司靠职业经理人可以搞好,所以在创始团队占股比较低的情况下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所以有了同股不同权。

过去美国支持这个安排,中国内地和香港不支持,现在香港也改成支持了,这会对这些企业到香港上市有非常大的影响。

最近关于港股最热门的事件是小米在香港上市,但实际上之前已经有众安在线、阅文集团等相继在香港上市,这些公司都和港股传统金融消费类不同,是互联网创新类企业,过去这些公司主要上市地点都在美国,为什么这些公司现在都跑到了香港来上市呢?其实是因为香港的监管方面、市场方面,对这些公司的上市做了比较开放的安排。

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说,如果香港上市能走得通的话,我相信大部分公司都是会优先选择香港,为什么?因为去美国要坐12个小时的飞机,去美国路演非常辛苦,要倒时差,美国市场主要的投资者都还是美国人,这些人不是你公司的产品和服务用户,所以他们理解公司是有一定困难。

在香港上市就没有这个问题,在同一个时区,同一个语言。而且除了直接投资香港市场之外,内地投资者现在可以通过港股通非常方便的投资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港股有可能会成为中国科技股主要上市市场,这样可以非常好的丰富港股市场上公司的多样性。

钛媒体:港股市场从不支持到支持这个过程经历了什么?

方三文:是的,这里面有一个出发点,当初阿里巴巴跑到美国去上市,可能阿里巴巴当时是考虑过港股,但是具体是怎么样要问马云才知道,我们外人猜测是考虑过的。在阿里,马云的占股很少,但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没有马云团队根本搞不好的,所以必须实现同股不同权,保证创始团队对公司的控制。

当时香港没有支持,然后他就跑到美国上市。这对于香港交易所市场肯定是很大的刺激,传统的叫BAT,百度现在体量稍微小一点,A和T是一个体量,T已经在香港,如果A也来香港,意味着香港已经把中国大体的互联网主体都搞过来,但是现在A跑到美国去了。

港交所现在的着眼点是看以后能不能把小米、美团、今日头条这样大体量的公司也搞到香港上市,这些公司到香港上市,使香港市场地位又会上升,又会带动小体量的公司来香港上市。

钛媒体:关于同股不同权会损害投资者利益的说法您怎么看?

方三文:这个事情得两面来看。什么叫损害投资者利益?公司经营的不好最损害投资者利益。这些企业的特征是离开了创始团队通常很难搞好,如果你不能对创始团队的控制权有一个保障,很可能经营的不好,最后不是最伤害投资者利益吗?核心要抓这个。

第二个逻辑,有可能伤害投资者利益,在表决权方面。在大多数的时候,大股东利益和小股东利益并没有矛盾,往往是统一的,但是某种情况下会出现大股东利益和小股东利益是对立的,比如说私有化,比如说大股东提出私有化,这时候大股东和小股东就成为交易对手,如果大股东这时候有绝对投票权,小股东完全没有办法。

现在港股在这一块是没有改动的,私有化的时候大股东要回避,也就是你不能投票。这样就取得了一个比较好的折中方案,当大股东的利益和小股东的利益没有明显冲突的时候,这个时候维持大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权,保证他们把公司经营好。当大股东的利益和小股东的利益出现交易对手的安排的时候,大股东要回避,所以这个安排还是可取的。

钛媒体:ICO会对IPO带来实质性的影响吗?

方三文:目前来看做不到,现在全球把ICO打死的差不多了。总体上,这完全违背了现在上市所有审查的安排,它最后到底能不能成为一种融资的方式,现在看来是很难的,最后其实是变成ICO的发起方个别的“割韭菜”。

III. A股CDR难对港股构成竞争


钛媒体:A股的CDR的模式会不会对港股新政构成竞争关系?

方三文:目前来看非常难以构成竞争,因为两个方面:


  • 第一,内地对CDR总体来说现在还是控制总量的状态,能上的CDR品类可能是比较少的;

  • 第二,因为CDR市场是封闭的,最后上来肯定也是估值比较高的公司,甚至可能会出现跟美国正股的差价,对美股、港股的影响非常浅。真的影响美股和港股上市的公司只有两种情况,一是A股实行注册制,二是允许美元股中的公司在A股上市,那我觉得就会造成非常大的冲击,但是目前短期看不到这种可能。


钛媒体:CDR具体落地的过程中有哪些难点?

方三文:这个政策可能是一个临时性的安排。所谓中国的好公司只到海外上市,这一点让很多人不舒服,你要解决这个不舒服。但是怎么解决呢?又回到原来的轨道上了,中国的监管部门还是非常爱民如子的安排,特别害怕不好的公司来上市,他们解决的办法就是来审核,而一旦审核就会变成对于有限的大公司的挑选。(本文首发钛媒体,采访、作者/蔡鹏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蔡鹏程
蔡鹏程

钛媒体记者 邮箱:bzyy406@163.com

评论(4

  • 蔡鹏程 蔡鹏程   回复  曹操去打饭
    回复
    0

    已修改,谢谢

    2018-05-29 07:27 via iphone
    • 曹操去打饭 李小加称,他不能透露港交所现时收到的上市申请树木。数目
      2018-05-28 16:01 via iphone
      回复
      0
  • 葱葱 葱葱   回复  潇澎
    回复
    0

    方老师的一贯风格,真性情

    2018-05-29 07:13 via iphone
    • 潇澎 笑得如此灿烂
      2018-05-29 06:59 via android
      回复
      0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笑得如此灿烂

    2018-05-29 06:59 via android
  • 李小加称,他不能透露港交所现时收到的上市申请树木。数目

    2018-05-28 16:01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