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币安COO何一亲述,一文看懂币安的布局与思考

摘要: 币安眼中的世界和未来发展怎样,何一为何此刻发声,与红杉的龃龉根源是什么,币安上币分哪5步?一文看懂币安之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场四两拨千斤的媒体发布会,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币安COO何一顶着“一姐”的光环,在币安话题满满这个节骨眼上公开发声,不仅一次性辟谣了币安各种负面,BNB在发布会之后更是逆势上涨20%。

略过币安COO何一的辟谣环节,本次币安的线上交流会其实还是干货满满的。链得得APP为大家整理出币安眼中的世界,以及币安感兴趣的和不感兴趣的事情。比如不会参加EOS竞选,但是已经正在做法币交易,未来也会做。

全球观:币安不存在全球化布局

何一在此次线上交流会上对币安的全球各地区及国家的政策和发展趋势都有解读,包括中国的台湾、海南地区的个别发展规划看法,币安的全球扩展计划中,选中非洲如多哥,以及今日在百慕大、马耳他的频繁活动,也回答了链得得APP驻日研究员的日本发展情况。

何一表示,某些媒体报道的币安的“创世计划”简直荒唐。

币安眼中的世界:图片来源于币安赵长鹏推特

币安眼中的世界:图片来源于币安赵长鹏推特

说币安最终会回到中国落地,只是大家的揣测。何一表示中国目前政策是不承认数字货币交易,在中国已经定性了数字货币交易以后币安不会顶风冒险踏这条红线。但是币安很看好台湾,目前正在跟台湾相关党派沟通。

海南发放牌照的传闻是大家脑补过度,数字货币交易行业并不是一个牌照就能解决的。

币安目前在人均收入过7万美金的百慕大等地十分活跃,不仅因为该国国民富裕,还因为百慕大政策允许,比较向新加坡。而在多哥等非洲国家,主要是这些资源不足的国家,有极强的弯道超车的愿望,这些国家更想在金融科技层面突围。

虽然火币目前在日本活动频繁,但币安面临的日本金融厅的监管问题,是全球交易平台共同面临的问题。日本是全世界相对对比特币比较友好的一个国家,但它对Token非常严,从目前来看日本的监管过于的严苛,不利于日本这个国家在区块链的发展中突围。

红杉在币安未来发展中能提供的支持有限

何一表示,币安文化向来简单粗暴,没有“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态度,表示了尊重红杉在传统VC世界的地位,但与红杉决裂,主要原因是未来红杉在币安的发展道路上的支持有限。

何一承认,最初在和红杉谈判时,币安是非常弱小的,币安需要有品牌、资金的红杉做背书,帮助币安发展,但在七部委联合发文之后,红杉没办法给币安这些支持,在未来,红杉能够给币安提供的支持也相对有限。当时与红杉签订的TS并不是正式的投资协议,所以并没有排他性义务。

为了防止有针对性的造假,币安上项目上币准则保密

据统计(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国内竞品破发率为81.25%和77.94%,而币安破发率仅为11.76%。这么低的上币率与币安神秘的上币机制密不可分。但是何一表示,币安有自己的上币模型确保上币的公平性。

币安的上币要经过初审——二审——平台联系——上币——后续观察这5个步骤(具体请看下文中链得得APP记者速记)。

币安曾公布过上币基准,但是实际操作中发现,有些发币机构在这些基准上做文章,伪造数据,因此开始改变策略。而且不能因为认识币安的人,是币圈老人,有大机构投资就相当于拿到通行证,项目本身是唯一的评估标准。

币安ICO观:是非对错不能只看当下

何一表示,ICO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事情,就跟以前的股权众筹一样,它是没有对和错的,最关键是这个东西掌握在谁的手里。ICO本身很难讲是对还是错,起码在国际上还是富有争议性,但归根结底要去看这个新事物好的地方是什么,不好的地方是什么。

她以股权、IPO和众筹为例,表明币安将ICO看成一个新事物,ICO在中国非法,并不是在全世界都非法。对于ICO,我们不能把是非对错仅仅限定在眼前。

国家收购币安?跟收破烂没差别!

国家收购这个问题,其实我不认为哪个国家会去收购一个比特币交易平台。因为在这个不支持数字货币的国家,比如说中国,这个数字货币行业的这个从业者基本是看成一帮乌合之众,他为什么要收你啊,在他眼里跟收破烂儿没差别。

币安的网页和其他的交易平台的网页,其实都是已经由中国对应的监管部门进行了屏蔽,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高规格的待遇,基本上像谷歌、facebook、推特才有这样的待遇,我觉得还挺荣幸的。

币安动态

币安正在做法币交易,未来也会继续做。但不会参加EOS竞选。币安链今年夏天决胜团队会组成新的链,今年内会上线。币安慈善、币安Labs也正同步进行,近日,凯鹏华盈的张灵加入币安。

以下为线上交流会精选,略经链得得APP记者编辑

币安全球观

币安回国问题

我觉得用回国这个特别有意思,因为实际上币安是一个真正的联合国(式公司),我们的员工来自超过三十个国家,而且都是在全球分布式办公。我们其实不存在全球化布局,因为这个公司其实一开始呢,他就是一个非常全球化的公司。

但我们并不是在逃避监管,我们是在降低系统性的风险。因为我们知道,总有一些国家是支持数字货币交易这个行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这些支持数字货币交易的行业的国家拿到当地合法的牌照,然后进行落地。所以我们对于所有欢迎我们去落地的国家,我们都愿意去做、去尝试。

说币安必然要回中国去落地公司,这真的是一个揣测。因为实际上中国现在政策非常清晰——不支持数字货币交易,无论是做法币交易还是做币币交易,目前来看中国是不支持的。

关于海南发放牌照的传闻

大家在海南这个事情上有点脑补过度了,这个话说的可能有点直接。但是事实中国政府七部委联合发文已经说了,在中国是不能够做比特币交易这个生意的。就更不用说什么法律充值、什么期货这些生意了。这就是国家对这个事情的定性、结论。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把中国这边办公室撤掉的根本原因。我们就是一个公司,如果这个国家说你们不能够在我们国家做这个生意,那我就不在这个国家做,我们到那些欢迎我们的地方去做。

海南的政策,建议大家不要过度解读,猜测和揣测政府下一步的规划。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当然愿意在中国落地,但是这个要看中国政府本身对于数字货币交易这个行业怎么去看待。

中国对于数字货币交易行业是否放开还存疑,所以不是说你在海南去办了一个营业执照就等于你拿到了数字货币交易的牌照。而且这个(数字货币交易行业)真的不是一个营业执照能解决的问题。每一个国家和政府本身对于新兴行业的监管和许可,都是在摸索的过程中,不是一个营业执照或者随便注册一个牌照就等于拿到了真实的牌照。

台湾前景很好

币安目前和台湾的当局,包括不同的党派都有一些沟通。因为整体来讲台湾确实是是积极支持区块链的发展,币安也愿意为台湾在区块链行业的监管方面提供一些建议和意见。包括我们跟台湾的立法部门在区块链监管以及这个防范洗钱风险,这些维度都有沟通。所以台湾的前景还是非常好的。

百慕大很富,且像新加坡

百慕大是一个人均收入超过七万美金的一个小国家,虽然他是这个英联邦国家,但是这个国家的发达程度,可能远远超过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百慕大更像新加坡。

多哥等非洲国家

为什么是岛国小国家或者不发达国家?相对来讲,那些没有庞大的资源的国家,往往更希望在金融科技层面突围,来实现自己的弯道超车。所以币安去的国家也是该国政府本身比较欢迎我们的国家,他们的政府邀请我们去的。

在日本金融厅下达警告以后,币安与金融厅的交涉情况如何

币安与日本金融厅是保持沟通的,上次突然爆出来的新闻也挺在我们的意料之外,因为我们之前一直是有沟通的,现在也还在保持深度沟通中。据我们的了解,目前并没有哪一个国内的大这个交易平台在日本和美国有合法经营的条件。相反,他们反而是被金融部门要求在自己的网页上注明,并给用户发邮件,明确地表示自己不为这个国家的用户提供服务。据我所知,他们(火币等交易平台)应该是对日本用户宣称不提供服务。

所以币安所有面临的所谓的监管问题,其他的交易平台也同样需要面临。

东京(日本)是一个全世界相对对比特币比较友好的一个国家。但它对Token其实还是非常严的。但是从目前来看,日本的监管,我觉得过于的严苛,反而不利于日本这个国家在区块链的发展中突围。

币安ICO观:是非对错不能只看当下

ICO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事情,就跟以前的股权众筹一样,它是没有对和错的,最关键是这个东西掌握在谁的手里,是不是被别人利用来诈骗,是不是被别人利用来去伤害用户。

在中国确实(ICO)目前定义为非法,就跟比如说众筹超过两百个人也非法一样,但是并不是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非法。所以CZ在说ICO的时候确实没有专门去考虑中国这个事情,这也是我们缺乏东方智慧的一个表现。

目前不管是圈内的还是圈外的人对ICO这个事情都有一个巨大的误解,就认为只需要就是写几行代码,就可以收割用户,就可以拿到很多钱了,我认为这是极大的错误。所以我对于很多互联网公司出来做ICO时,我都会问他们一句话,我说你真的想好这个事情了吗,包括我之前去那个斯坦福去跟他们做分享的时候,我就把ICO从头到尾跟他们讲一遍,我把我的认知讲了一遍,最后他们自己都不做ICO了。

我认为究其根本,IPO其实是用前面那些时间去完成一个指标,当你上市以后你就可以退休了,这就是你的人生荣耀时刻,你就完全实现财富自由了。但是ICO一个更痛苦的事情,首先你作为一个团队不能脱离创业的根本,你得是一个足够强的团队,不管是技术、产品,还是这个公司本身最终能够去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帮助社会发展,脱离了这些,所有的不管是IPO、创业,都是伪的。

比如说当下这种状况,很多人天天搞私募,难道它和ICO有区别吗,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有大量的人被一些人所谓的这些大头骗了钱跑路,然后倾家荡产。

ICO本身很难讲是对还是错,起码在国际上还是富有争议性,但归根结底要去看这个新事物好的地方是什么,不好的地方是什么。它最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有一大帮骗子出来,圈钱圈完钱跑路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去把这个行业规范起来,然后去建立一个准则,把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行业变得更干净。

目前全世界不同国家在对token的定义这件事情上,包括如何监管上还存在争议。对于在国际上还存在争议的事情,CZ表达他的观点,我不认为说他是错。

我们要理解的一件事情是,股权这个东西的出现也不过数百年,它的来源其实是在鸦片战争时期,英国美国他们为了确保自己有足够的资金能够带着自己的战队在全世界开拓殖民地区、收割财富,所以他们开始发行股票,然后发行股权。所以对于这个世界的发展,我们不能把是非、对和错仅仅限定在眼前。

红杉很伟大,但是未来对我们支持有限

红杉这个事儿,其实我觉得大家都过度的去解读了。第一点香港高院已经驳回了红杉的申请,并且判决律师费由对方承担就是一个特别清晰的结果。对于一个已经有清晰结果的事件,为什么大家做了不同的解读。我觉得可能这个和中西方文化有关。而且也确实是大家说的这个新世界和旧世界的这个差异。

在过去传统的这个投资市场,著名的VC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角色。因为他们品牌好,所以可以在后面帮你拿到更多的投资,可以帮助你去找PE,可以帮助你去上市。所以从这个维度来讲,确实红杉是一个非常伟大,而且非常成功的公司。

但是对于币安这样一个在区块链行业快速发展的公司来讲,我们其实当时和红杉谈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是因为我们当时非常的弱小。我们是八月和红杉谈的,也是八月签的TS。我们是希望能够有这样的一些品牌、基金能够帮我们做品牌、帮我们做背书、帮助我们去拓展市场的。当然后面七部委发文之后,大家也清楚这个过程,红杉没办法给我们提供对应的价值,TS并不是投资协议,协议的细节不是重点,重点是红杉确实在未来我们的发展中,能够给我们提供的支持非常有限。

当然作为一个企业来说,我们最大的负责任就是对我们的股东负责任,对用户负责任,所以我不能因为认识沈南鹏,就在一些关键的决策上就无限的退步,或者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觉得这里面还蛮复杂的,这是一个新兴行业和一个过去的融资模式的冲突,是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冲突。

中国文化讲究中庸之道,一般来讲,就不太得罪人,但是其实我们公司结构是扁平化的,比如CZ其实会经常骂我。所以币安本身在这种中庸之道,或者说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个层面,确实不太带有东方的色彩。CZ从小在国外长大,在他关键的成长期,在他人格形成的关键的周期,都是在西方。在西方生活和工作,决定他更多的是对事不对人。

但中国文化里,哪怕双方已经恨不得掐死对方,但表面上也会笑嘻嘻,握手言和,大家都是好兄弟,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氛围。很少有像我们这样怼天怼地还特别不给面子的。

但是我一贯认为如果公司想要成功,一定不是靠着和谁的关系好,或者说是会做人,我们更多地是认为说你做的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为用户考虑,是不是能够真正的帮助这个行业发展。如果说你最终做的是正确的事情,那么最终你这个公司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所以我个人是非常欣赏欣赏乔布斯,因为乔布斯在他的工作当中,一直不是一个特别nice的人,他一直是一个很难搞的人,他对他的下属也极其的残暴无情。

其实我们公司内部也是这样的一个简单粗暴的一个风格,对内对外都特别简单、粗暴,我觉得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一个高速发展的公司,有的时候原则比面子跟重要。

纳斯达克等主流机构的入场是一个背书,也会促进行业自清

很多人说纳斯达克这些主流机构的入场是对我们的一个冲击,其实不然。在我们看来,越多的主流机构、大公司、实力雄厚的基金进入,才证明这个行业能够持续蓬勃的发展。而且根据我跟纳斯达克的沟通来看,目前宣传自己是纳斯达克的那个交易平台,其实不是纳斯达克自己的,它只是用了那些大客的技术。

我们也非常高兴地看到这些主流的金融机构接触这个行业,能够帮助这个行业去肃清,帮助这个行业更好的去做风控和监管,而不仅仅在乱世当中真的是完全没有规则。

关于上币、上项目选择标准

币安是上币最严格的币币交易平台:据统计(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国内竞品破发率为81.25%和77.94%而币安破发率仅为11.76%,4月到5月我们上币更是屈指可数,因为你研究越多,对项目要求就会越高,我们不敢保证上线的每一个币种都能让用户赚钱,但我们会用目前的上币模型去验证项目,确保上币的公平性。

关于上币的部分,我也多聊两句,经常有老朋友会要求我推荐商务、上币团队的人给他,通常我不回复,以至于觉得“给脸不要脸”“币安骄傲了”,所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我们的恶意揣测;对我们来讲,这是风控的一部分,如果因为原则被抨击,我们愿意接受。

不能因为认识币安的人,是币圈老人,有大机构投资就拿到通行证,项目本身是唯一的评估标准,所以我们上币唯一的通道是网页提交项目材料,审核团队在线调取信息,不同小组进行不同维度的评估和调研,只有通过第一次审核,才会有同事进行深入评估,大部分项目都过不了这一关,通过初审的项目也经常被搁置,比如我们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其他潜在风险。

我们的这个上币机制,唯一的通道就是在网页区提交你的材料信息。我这两天没有统计,但之前其实平均保持在五千左右,但是大家知道我们四月到现在总共加起来上的币应该不超过十个,我还没有数。

核心来讲,我们的上币机制很简单,就是你的项目先提交完以后,我们会分流到审核那边,先经过初次审核,我们会对这个项目有一个初审的评估,然后再会进入二审。二审的时候他们会对项目做深度分析,包括这个项目他有没有缺陷,比如团队架构,我们如果发现团队的核心成员有财务问题等等,都会被我们pass掉。然后再下一个环节,我们有人会去跟这个项目去联系。

在经过审核的项目里面,我们内部有超过五个以上的维度分布,在二审通过里面后面还会有若干个分级,根据不同的分级,上币费用是不一样的

  • 顶级的项目是不需要上币费的;
  • 有的项目可能是要付一些活动的费用,跟他的评分是正相关,我们会有一个区间;
  • 相对存疑的项目甚至会要求他交高额的保证金,这个保证金,就是就是你的这个币的多少百分比放到平台,其实包括前面有一些项目,我们其实已经都还给对方了。

然后我们去观察你的这个币更新迭代的速度,包括你这个币是不是实现了你在白皮书里面写的那些承诺,是不是在往一个正向的方向去走。我们对已经上线的这些币是有监察机制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帮CTR说话的原因,因为我们监测他的给他gate up更新,以及产品的迭代,他们的表现还不错,而且之前的CPU也离职了退出团队了。

当然我们的这个下币的机制还在一个完善的过程当中。对于我们来讲下币动则可能影响超过十万人,所以我们这下币的过程会是一个相对来讲困难一些的过程,我们也不想轻易的去下任何一个币。

投票上币辟谣:没有一个交易平台需要去针对某一个项目专门做什么

投票上币确实有这个事儿,而且是币安的首创。但投票是有若干个维度的,这其实是我们的一个用户给我们提的建议,后来我们就采纳了。当时其实更多地是让这些社区热度比较高的产品能够上币安。但是随着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有越来越多的币来申请币安。通常我们会对项目进行一个筛选评估,再让他们去进行投票。

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有一些项目作弊,我们认为诚信其实也是一个项目评估很重要的标准,我知道当时有非常多的以来云用户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去投票的,但是我们不能够接受的事,是一个项目,后期为了赢得投票,去作弊,而且拒绝沟通,这个不符合任何的商业逻辑。我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投票这个事情上不诚信且理智理直气壮的。

对于我们来讲保持投票的相对公平性是很重要的,而不是说项目方让社区的人去分工,有人负责买邮箱、有人负责去投票。我们之前要求里面说明过不能作弊。但如果他没有作弊的话,他一个人怎么投出来一百三十票,这个还算少的呢,有的人可能一个人就搞了个几万票。

项目方有的时候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能够上平台是好的,但是我觉得如果用这种方式的话,可能适合我们的价值观不匹配的。

所以我后来网上出现了大量的关于币安和亦来云之间的负面我也觉得挺逗的,居然有人说亦来云的价格是币安去砸的。我想说,币安有数千个项目等着上,对于我们来讲一个项目就只是一个项目,如果我们觉得对方竟然拒绝沟通,我们就把它放到搁置的地方就可以了。没有一个交易平台需要去针对某一个项目专门做什么。

所以投票这个事情,本身在我们整个公司整个行业的发展过程当中也是一个不断的进化、不断的标准的过程。所以对于行业里面有的说这个上币投票,是为了卷用户多钱。我们一开始投票是免费的,就是为了防范作弊才收费的。而且截止到上次投票,最高的好像也就才十万票,相当于说一万BNB。

上币标准保密

为什么我们要把这个部分保密呢,在过去包括现在,一些公司上市为了实现上市目的,都在包装上市,在造数据满足这个标准,最后一次见他上币的结果却是一个烂项目,但它可能符合你的abcd指标。所以我们自己在这个上币评估的也是不断在调的。举一个例子好了,我们曾经一度一个项目的社群人数作为评估标准,但我们后来发现,有一些公司他的社群人特别特别多,但是全是假的,实际没有用户,都是一些死的,没有人聊天。

所以我们从公司的角度来讲说这个上币的标准保密,反而是对用户、对韭菜的一种保护,不让这些烂的项目去造假数据。所以在这个维度,其实我们内部现在也还在讨论,将来有一天我们要不要去把我们上币的审核维度公开。公开可能有好的一面,让大家对我们上币的标准有更多的了,但坏的一面就可能会让一些项目在这些维度去特别做文章。

币安不会参与EOS

关于节点的竞选,首先我们目前在这个大的决策方向上,不会参加这些节点的竞选,因为相当于说我们变成了某一个代币的代理商。我觉得这样做交易平台的话,没有办法给用户提供一个公平公正、不带利益倾向的通道。所以我们最终的决定是不参与竞选。虽然这个钱(金额)很好看,但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建国买岛创世纪?荒唐

第一,我觉得建国这个事情呢,你们可以去在百度上搜索一下。你会发现说如果要穷了一个国家需要一些基本的条件。比如要有国民、有部队、有外交表示、有基础建设。

我觉得这个事情本身就是是一个非常荒诞的一个笑话,最后被套用到我们的头上。别说过去不存在买岛这件事情,将来也不存在说买岛建国这个事情。但我们认同的是,一些小的国家,他们本身有非常健全的经济体制,他们希望在金融科技领域得以发展,那么我们是愿意跟他们去合作,帮助他们在区块链领域完成快速迭代,在这个行业得到一个特殊位置。

币安未来会做法币交易

将来法币交易我们会做,但是前提条件是合法合规,然后符合对应的国家的监管政策的情况下去做,这个都已经是在进行当中。我们可能对于在中国开设发币通道这个事情是存疑的。但是我们国际的发币通道都已经进行的比较顺利了,目前已经在进行了,包括马耳他、百慕大,当然还有一些目前暂时不太方便公开。

币安的BNB到底是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其实BNB就是我们系统的通用积分,像游戏里面的通用积分,过去你是用钱去充值,在我们整个生态系统里面用BNB。

黑客与做空传闻

以我们目前的用户体量,任何大公司的逻辑是不会自毁长城,就为了做空的。而且做空这个事情得多少一才能够补齐,我们持有的这些币的市值蒸发的部分,又得做空多少才能够补齐?做空这个事儿就是一个伪逻辑,且不说我们没有这个自己没有做空的机制,我们动机也不存在。

对我们来讲,我们觉得不参与交易对我们平台对BNB就是最安全的。

因为你不参与交易就不用担心币价涨还是跌,因为这是没有办法完全预测的,如果你刚好踏空,你可能赔得倾家荡产。对于我们这种盈利状况还可以的公司,没有必要去冒那个风险。

币安相关动态

大家会比较关心,比如说业务上市、挖矿呀,EOS竞选我们做不做呀,其实在我们的长期规划里面,不是所有的事情我们都需要自己去做,我们只做我们认为必须要做,而且没有人愿意做的那些工作。另外的部分我们愿意交给合作方去做,我们愿意让我们Labs去投,由于目前我们看的项目确实太多,相应的审核标准就会变得越来越高。

我们确实希望未来区块链数字货币交易能够成为下一个金融行业,但是这可能是一个需要努力一辈子的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去实现这个路径?我觉得核心,在每一个决策的时候就是靠价值观去支撑。币安内部反复强调都是要保护韭菜,有的人认为说韭菜是一个负面的词,其实在币圈,韭菜就是代指所有持币的人。

在金融产品方面,我们抱有一个非常谨慎的态度。比如说期货、杠杆啊,其实核心来讲,你就是提供了一个做空的机制吗,因为我和CZ都是非常坚定的持币者,我们是只有币没有钱。所以在提供做空机制这个事情上,我觉得算是一个私心吧,就是我们其实不太希望这个行业做空的机制太容易。我们其实在这个事情上内部也讨论比较多,当然另外一个维度是因为法律风险(高)。

币安没有PR,我就是大PR

币安之前也很重视PR,但我们很清楚地知道七部委发文已经不让中国做数字货币交易了,而我们作为一个做数字货币交易的平台,在不支持这个行业的国家去发声,我觉得不是特别的灿烂。

现在为什么出来发声?目前整个行业,尤其是一些老的媒体人在转型到去新媒体的时候,受到了极大程度的误导,我觉得我们被妖魔化了,比如,我不能理解一个在全世界合规做的最贵重的公司,为什么在中国反而被写成逃离监管或者说是叫人人喊打的阶段。

何一个人持币的问题

实际上我只有两种并一种叫BNB一种叫BTC,其他的币我基本是不看的。首先BNB是因为我自己在做,我自己清楚我们是个什么样的团队,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然后这个币呢,从我。这个最开始持仓到现在其实是没有动过的就是从来没有卖过,第二个部分是比特币,是因为信仰。

Binance 慈善

山东省慈善事业部其实是我们一直没有对外公开的一个内容,也是一个板块。这个部分,其实我们希望做的是能够帮助整个慈善行业的信息透明化。因为用区块链的技术来帮助慈善事业的发展,我们是认为对整个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有巨大的意义的,6月上线希望有更多合作。

我们的慈善部分目前主要是在和一些慈善机构进行沟通,现在已经在和一个项目进行对接。慈善这个事情我认为他首先是没有国界的,所以我们不会限定在哪一个地方。我们应该在非洲能够快速的落地一个项目帮助非洲小孩子能够上学,帮助他们改善营养。

Binance chain 今年上

我们现在有几个团队在进行开发进行竞赛,今年夏天会完成竞赛,以后我们会把胜出团队的代码放到线上,这个团队会重新再优化组合一个新的链,我们现在的规划是今年可以上链。

本文原发布于链得得,授权钛媒体App发布,作者:玉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链得得
链得得

下载链得得App,更多区块链金融原创报道,更多独家和深度,24小时实时更新。微信号:区块链得得(ID:ChainDD)

评论(5

  • 关注。。。

    2018-05-29 12:13 via android
  • RIG RIG
    回复
    0

    币安上币标准很严格,谁给的钱多谁上,理由是,给钱多的公司有实力

    2018-05-23 11:56 via pc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我看完了以后有个疑问:币安到底是不是中国公司?一边说币安是一家国际化公司,另一边却大聊特聊Token代表了中国文化,VC/PE代表了西方文化,鼓吹阵营对立(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

    2018-05-23 09:04 via pc
  • Dv Dv
    回复
    0

    许多顶级投资者都重点关注这些领域的投资机会。

    2018-05-23 06:54 via android
  • 空气财经 空气财经
    回复
    0

    [嘘]

    2018-05-22 18:47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