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在戛纳多次碰壁,Netflix与欧洲传统电影势力的矛盾难以结束

摘要: 随着投资的影视内容包括欧洲影视内容越来越多,如果坚持现行的政策,Netflix和欧洲传统电影产业势力的矛盾恐怕并不容易解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第71届戛纳果然是迎来了大年。

当大家还在热议《江湖儿女》里的赵涛和毕赣新片的60分钟长镜头时,17日李沧东的新片《燃烧》首映后瞬间抢走了热度——场刊评分3.8分(满分4分),成为历年戛纳场刊评分最高。

这部改编自村上春树小说《烧仓房》的影片也入围了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主演包括刘亚仁和因美剧《行尸走肉》大红的史蒂文·元。

从场刊评分来说,今年金棕榈热门原本就不少,包括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新浪潮名导戈达尔的《影响之书》和波兰影片《冷战》,而具有魔幻色彩的《幸福的拉扎罗》和贾樟柯的《江湖儿女》也有一定的希望。

但在《燃烧》碾压性的口碑下,今年拿金棕榈的门槛恐怕是又提高了,即便是阿斯哈·法哈蒂和斯派克·李这样的戛纳常客,今年带来的新片都基本失去了角逐大奖的机会。法哈蒂凭借《一次别离》一举成名,今年的《人尽皆知》还获得了开幕片的待遇,然而影片的口碑却相当低迷。

在交易市场上十分低调的Netflix


然而就是这么盛大的一届戛纳,去年的话题角色Netflix却几乎不见踪迹——今年戛纳所有竞赛、展映单元里,都没有Netflix出品的电影。

不仅如此,作为全球电影界翘首以盼的新金主,Netflix今年在戛纳电影交易市场上的动作也少得可怜。

截至18日,今年戛纳期间Netflix只有一宗交易落定——其以3000万美元买下了动画电影《暴走吧!失忆超人》除中国以外市场的版权。

这是今年戛纳电影版权交易中公开价格最高的,尽管数字并没有得到交易任何一方公开确认。数娱梦工厂此前采访了解到,不仅是Netflix,好莱坞“六大”也有一家洽购过该片。

在交易市场上低调,并非Netflix有意为之。

按照《好莱坞报道者》的说法,事实上Netflix今年依旧在戛纳积极地寻找项目,然而多个项目的卖方都拒绝了Netflix,选择了财力并不如Netflix的发行方:


  • 开幕片《人尽皆知》最终花落焦点,后者买下了包括北美在内大部分国际市场的版权;

  • 麦斯·米克尔森主演的《北极》最终选择了Bleeker Street;

  • 来自哥伦比亚的《候鸟》最终选择了The Orchard。


传言称,Netflix非常喜欢《候鸟》,甚至为这部西班牙语的电影开出了几百万美元的报价。但其最终还是落败了。

相比之下,去年Netflix可以说声势大得多——为《雷神3》导演伊加·维迪提的定格动画《泡泡》,他们付出了近2000万美元买下全球版权。

更风光的是,其投资的《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去年双双入围了主竞赛单元。

前者是韩国著名导演奉俊昊的科幻新作,主演包括蒂尔达·斯文顿、保罗·达诺和今年又有作品参赛的史蒂文·元,后者的主演阵容也包括了亚当·桑德勒、本·斯蒂勒、达斯汀·霍夫曼等好莱坞大咖。

然而两部电影不仅最终颗粒无收,更是引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绕过电影院直接上流媒体的电影,到底有没有资格参加戛纳或者奥斯卡的评奖?

Netflix目前执行的是streaming-only的政策——不做大规模开画、不做小范围点映,直接上线。但同时,其也在为旗下一些作品争取电影奖项。

包括阿尔莫多瓦、斯皮尔伯格和诺兰在内,很多导演对Netflix的做法并不认可。斯皮尔伯格的意见颇有代表性:一旦电影变成了电视的规格,这就是电视电影。如果真的好,可以获得艾美奖,但不应该得奥斯卡。

去年担任主竞赛单元评审主席的阿尔莫多瓦当时更是相当直接:“我个人觉得不应该把金棕榈大奖颁发给一部大银幕上看不到的电影”。

争议背后涉及到了法国电影法律的问题。按照法国的法律规定,电影必须在院线上映36个月后才能在Netflix这样的流媒体平台播出。

和对以往作品的策略一样,Netflix对《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并没有制定院线公映的计划。很快便遭到了法国院线联盟的反扑,后者向戛纳提出抗议。

也正是去年的风波,让戛纳今年3月宣布修改规定:任何竞赛片必须要有在法国院线公映的计划才可入围。

Wild Bunch的CEO Vincent Grimond,他认为Netflix是一种新的放映形式。

欧洲国家政府与传统电影业对Netflix感到不满


对于这场争议,也有圈内老炮心直口快说出了关键所在。著名独立电影发行商Wild Bunch的CEO文森·玛拉瓦勒(Vincent Grimond)前几天接受新浪电影采访时就抱怨:法国的电影经济,始终是在保护传统的电影家族和利益集团,包括百代、高蒙、UGC等老牌电影公司。

高蒙和百代至今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在法国电影界举足轻重。

在他看来,法国现行的政策颇为荒谬:电影在院线上映8个月后就可以上付费电视播出,但流媒体平台却要等36个月,而法国是惟一这样规定的国家。

或许也正是对于法国现行政策的不公平存在意见,Netflix今年才选择了彻底退出戛纳各个竞赛单元,就连展映也放弃了。

不过5月初在法国的一场演讲中,Netflix CEO Reed Hastings却表露出了求和之意:“有时候我们也会犯错,与戛纳的关系变得这么棘手,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Netflix CEO Reed Hastings

Netflix CEO Reed Hastings

他还暗示,目前Netflix和戛纳掌门人蒂耶里·福茂还在持续进行沟通,表示“以后肯定会回去”。

事实上,不仅是欧洲传统电影势力对Netflix带来的“威胁”感到不满,一些欧洲国家政府对于Netflix也有意见——Netflix一边大肆收割欧洲的影视内容制作资源、一边却“游离”于政府电影产业政策之外。

一个争议点在于税收。在法国院线上映的电影的票房收入会有一定比例上缴,再交由国家电影中心(CNC, Centre National de la Cinématographie)用于扶持艺术电影、独立电影。其中针对外国电影的征税比例更高,这些钱主要用于法国本土或法国参与合拍的影视作品。

既然没有在法国院线的上映计划,Netflix自然是不用交这笔钱的。

但很快法国政府想到了别的办法。去年9月,欧盟委员会终于通过了一项草案,允许法国向非本土设立、但又在其境内发行内容的在线视频平台征税。很快,法国政府授权CNC向Netflix和Youtube征收2%的的税费,尽管Netflix此前已经被法国要求支付销售税。

德国也紧随其后。就在5月16日,欧盟法院判决Netflix败诉,后者需要按照德国法律的要求,向德国联邦电影法律委员会(FFA)上缴2014年以来在德收入的一部分。和法国的CNC一样,德国FFA同样有权力动用这些钱补贴本国的影视产业。

这样的要求一定上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些Netflix出品的欧洲电影实际上是获得了当地政府的补贴的。比如Netflix之前的科幻电影《缄默》就从德国FFA拿到了100多万美元的补贴。

甚至Netflix还被传计划买下吕克·贝松的欧罗巴影业,这家公司也是深受法国电影扶持政策的帮助。

随着投资的影视内容包括欧洲影视内容越来越多,如果坚持现行的政策,Netflix和欧洲传统电影产业势力的矛盾恐怕并不容易解决。

这会影响到Netflix雄心勃勃的内容扩张计划吗?目前来看,这些矛盾还远远没有结束。

【钛媒体作者介绍:数娱梦工厂(公众号D-entertainment),撰写|友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数娱梦工厂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数娱梦工厂
数娱梦工厂

上海地区知名泛娱乐产业自媒体平台,起家于微信公众号,聚焦影视、游戏、动漫、二次元、VR虚拟现实、视频、音乐产业的深度资讯,帮助用户掌握娱乐业的风云变幻。创始人微信:13816214176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