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讲故事、玩创意,「收了」把短视频拍出了艺术气息

摘要: “在有限的时间内讲好一个故事。”这个原本由版面提给记者的要求如今被用在了视频制作中。

在接受北京电视台的拍摄邀请前,秦思源已经在北京“寻找”了三年鸽哨声。

秦思源说自己不是一个田野录音师,而是一个收集声音的人。他开了一家声音博物馆,里面收藏着他记录下的声音,全世界都有人养鸽子,但只有老北京会给鸽子背上哨子,鸽哨声是北京独特声音基因的一部分,这个事实鲜有人知。

一则4分钟的短视频带为他带来了一些改变。

作为视频中的主角,秦思源展示了他的日常,举着收音器去北京城的各个角落收集、记录声音。这条视频在全网获得了1800万的播放量,更多的媒体开始找上这个操着一口京腔的“老外”。

短视频中的秦思源

短视频中的秦思源

“秦思源的镜头感很好,他本来就是个艺术家,尤伦斯的策展人。”这条短视频的出品人韩国强对钛媒体说。

从2017年开始,“收了”短视频围绕艺术家、摄影师、设计师群体制作了几百期短视频,在风格上保持着电影的画面质感。

如今的短视频内容创作方向,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种扎根于抖音、快手,网红、聚集着网红的MCN以及社区的运营支撑着头部内容的不断产出,另一种则以“一条”“二更”等高品质短视频为代表,他们用媒体的内容生产思路去操作选题,并通过短视频建立了自己的品牌风格。

“收了”的思路接近后者。

但跟“一条”有所区别的是,“收了”并没有一套可以不断复制的视频模版,视频创意是他们让观众保持期待的点。负责内容生产的联合创始人孙菱对钛媒体表示,收了正在尝试一种新的视频媒体表达方式,意思是,纸媒的从业经历让他们能对一位艺术家身上的故事性保持敏感,“在有限的时间内讲好一个故事。”这个原本由版面提给记者的要求如今被用在了视频制作中。

在前期,编辑们会负责与采访对象进行采访,敲定剧本和故事线,接下来导演和剪辑师会在几个小时的素材中选择出适合“表现这个故事”的画面。

传统电视媒体制作访谈和纪录片的思路没有被“收了”采用,取而代之的是,编辑、导演、剪辑,三方沟通,围绕不同的拍摄对象,定制每一个新的视频创意。

流浪狗、残垣断壁、废弃的铁轨、国贸的车水马龙,在拍摄艺术家欧阳春时,“收了”把他提到的景象都拍进了视频中,“一个金碧辉煌的包间,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最破烂的、潦倒的窝棚”,用口述+画面的切换表达他的艺术理念。

“老徐(指“一条”创始人,徐沪生)的构图已经很牛了,后面抄他的人很多,我们需要去开辟一个更大的空间。”韩国强表示,他选择了艺术领域,但拒绝把艺术作品当作拍摄主体,从《天梯》创作者蔡国强、到街舞之佛胡宏俊、装置艺术家林万山等青年艺术家,这部分有想法、有作品但只在小圈子里出名的人是“收了”青睐的选题对象,“我们不会就对着作品拍。”

“你是艺术家、我们拍视频也是在做我们的作品,你只是我们作品的一个元素。”韩国强说他们是用这样的方式与艺术家们沟通的,这给了双方更大的发挥空间,一些电影的拍摄手法也被应用在了“收了”短视频的拍摄中,比如用蒙太奇、空镜头等叙事方式去展示拍摄对象的价值观、精神力。

这样的视频审美为“收了”积累了200万粉丝,由于在艺术领域足够垂直,粉丝的标签也足够鲜明:对艺术感兴趣的高净值人群,一个更直接的印证是,在“收了”最近上线的电商平台上,艺术家及设计师的限量产品,基本都是上线24小时内全部售空。

高质量的内容和粉丝,这在初期为“收了”吸引了始祖鸟、爱马仕等奢侈品赞助方,但韩国强不认为接广告就是艺术类短视频的未来。困扰他们的问题依旧是,如何通过艺术这个偏小众的领域收获更多粉丝,以及,与新闻热点毫无关系的媒体内容要如何为粉丝制造期待。

韩国强认为机会在线下。通过拍短视频,“收了”积累了几百位艺术家资源,除了为他们的作品提供电商渠道,韩国强打算通过建立线下空间IP,让“艺术”获得更多与大众接触的机会,“消费升级的背后是审美升级。”韩国强说,在审美教育一向缺失的国内环境中,变化始于90后这一代,格调高冷的“收了”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粉丝是90后,虽然购买力不强,但他们的自我意识及审美意识都在被开发出来,这让艺术大众化、商业化具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赫婧
赫婧

营业中,人不在。说事留言:hejinggong@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