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杠精是怎么成为“网络公害”的?

摘要: 当微博只提供了点赞、转发等正面反馈的时候,负面反馈只能在评论区以杠精的形式表现出来。

突然之间,杠精这种无处不在新物种成了互联网上人人喊打的对象。你可能亲身遇到过一两只活体杠精,看过《杠精逻辑大揭秘》、《杠精的一百种应对方法》等科普指南,观摩过一众短视频绘声绘色的“杠精演绎”,然而依然搞不懂杠精这种“网络公害”是如何出现的——为什么杠精成为了一种万能标签?为什么你发觉自己有时也会有“杠上一杠”的冲动?

杠精并不寻求讨论,而是寻求认同,毕竟在网上再极端的观点都有同类,越是极端的观点越是具有“代表性”,杠精只是想做某些观点的民意代言人,争夺评论区的话语权,而点赞就是杠精撬动地球的杠杆,是民意收集器。在类似滴滴司机杀死女乘客这样的热点事件评论区,排名前几位的都会是不同角度观点的民意代表,互相认为对方是杠精。

对于媒体机构号来说,不存在杠精的概念,它们乐见评论区各种观点互相交锋。但对于私人号而言,评论区却是私人领地,发表观点仅仅为了获得认同,而不是为了引发讨论,而杠精却会把评论区作为公共空间,把评论区作为自己的布告牌。

所以哪怕博主明确了不欢迎讨论、杠精退散,制订了讨论规则,评论者依然会认为对方无权约束一个公共空间。当然,博主有自己的惩罚机制,比如拉黑,但是杠精是出其不意无法预测的,而且并不像网络暴民那样带有明显的恶意,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微信评论区里不会出现杠精,因为公号运营者完全可以把杠精言论扼杀在后台,这是言论控制的专制主义。同时,在新闻客户端和头条的评论区,也不会出现杠精,因为这里就是提供一片借机发泄的场所,而不存在着作者与读者交流的可能性。

有人说杠精这个词被严重滥用了,成了随意扣在别人头上,理直气壮抹杀反对言论的万能标签。实际上,这是博主对自己领地的一种净化“武器“,在“官方武器”拉黑无效的情况下,通过分发“杠精帽”划出评论区无法容忍的言论底线,让那些潜在杠精乖乖退散闭嘴。

而无论是杠精,还是圣母婊、女权婊、屌丝、小粉红都是团结同道,打击异己者的舆论武器。而杠精又因为人人可以随手拿来而格外应用广泛。在一些有自己的共同价值观与禁忌的小众圈子里,因为会受到集体排斥,杠精几乎没有生存空间,比如同人圈,站的CP不一样就会水火不相容,在汉服圈杠一句“我觉得很丑”也会被乱棍打出。

只有在评论区这样的开放空间,才会成为舆论的竞技场,只有粉丝无法100%筛选,无法让评论区团结一心的情况下,杠精才会防不胜防。而狗头护体,正话反说等抖机灵的语言游戏,又不断把舆论空间弄得扑朔迷离,敌友难辨,总会有新来的老实人搞不清楚状况与潜规则,从而被群嘲和孤立。这更加让正常的思想交流变得不可能,让发言变成一个小圈子对接头暗号的的游戏。

哪怕你发表最人畜无害的言论,依然会吸引杠精的出现。杠精不过是一种搏出位的尝试,一种对于大V话语权的反抗,重要的是反抗的姿态而不是对方说了什么。这是在大V与“小透明”话语权极端不平等的情况下,激发的一种天然的嫉妒。凭什么大V无论说什么都一呼百应、万众点赞,小透明只能玩“单机版”?而杠精这种行为是成本最小(因为自己是nobody)、可能收益(获得的关注,对大V的“杀伤力”)最大的一种操作。

当微博只提供了点赞、转发这样的正面反馈的时候,负面反馈只能在评论区以杠精的形式表现出来。当用户习惯了在朋友圈里集赞,习惯了以“我”为中心的社交网络,就不太会愿意在微博上做几千个点赞之一,只有与众不同才能凸现自己的存在,只有抓住一点走极端才能脱颖而出。TA的抬杠不一定是与你为敌,你的言论不过是TA的支点而已。

当追求存在感成了所有人的目标时,谁都不想作为他人发言的附属,谁都想要通过杠一下来争夺主动权,网络舆论正在变成一场“所有人视所有人为杠精”的战争,就像朋友圈所有人都觉得对方是“戏精”从而互相屏蔽乃至发言越来越少一样。

只有退回到三观相投的小圈子中,集体性地维护一种极端价值观,以其他圈子为敌,杠精才算找到了归属感。这是否意味着,微博这种开放的社会化媒体,正在被一个又一个抱团的兴趣圈子所撕裂。当大V被杠精吓怕了,可能会退回收费粉丝社群当中,将杠精排除在外。

很多媒体、大V想通过教杠精逻辑学、对话规则与阅读理解,来消灭杠精现象,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微博这种碎片化信息媒介,只能承载点状的思考而不可能面面俱到,而杠精有时只不过提供了其他角度的补充,并不以为自己是在“抬杠”,基于这些“散点”之间不可能形成有效的讨论,也不存在真理越辩越明这种事,只会促进站队和互视对方为杠精。

微博之所以在微信的冲击之下,走出低谷重新复兴,月活用户突破了4亿,正是因为作为中国目前唯一的公共舆论场,它是民意显现、聚合、交锋的地方。

然而,微博不是万能的,它是一个理想的舆论收集器,自然生长出各种民意代表,让各种群体都找到了归属。然而它只会让分裂的民意更加分裂(尤其是当“围观改变中国”这样的“民意公约数”被压制、瓦解的时候),而不会成为一个民意理性沟通最终达成社会共识的平台,它无法替代现实中民意博弈的制度设计。(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张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远
张远

钛媒体记者,insights provider, 微信:haizi0001000

评论(7

  • Yor Yor
    回复
    4

    我说你是杠精,你说我喷子。我们都不是好玩意

    2018-05-20 00:55 via iphone
  • Godric_Chang Godric_Chang
    回复
    0

    莫名有种读论文的感觉

    2018-05-19 23:15 via weibo
  • 同为九年义务教育,你却背着我偷偷补了课。

    2018-05-19 21:52 via weibo
  • 松松go 松松go
    回复
    0

    我是杠精。

    2018-05-19 21:48 via weibo
  • Magee_chan Magee_chan
    回复
    0

    图片评论 http://t.cn/R3HnC13

    2018-05-19 17:54 via weibo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1

    如果这么说的话,我应该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杠精”233333。

    2018-05-19 16:52 via pc
  • 锅包肉 锅包肉
    回复
    0

    “凭什么大V无论说什么都一呼百应、万众点赞,小透明只能玩“单机版”?而杠精这种行为是成本最小(因为自己是nobody)、可能收益(获得的关注,对大V的“杀伤力”)最大的一种操作。”哈哈哈哈哈哈这句话太对了

    2018-05-19 15:56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