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艺人经纪能有多赚钱?这里有一份行业收入排行榜

摘要: 根据2017年各大上市公司发布的财报,整理出了2017年艺人经纪收入排行榜。到底艺人经纪营收规模如何,哪些公司真的在艺人领域拥有优势,又有哪些公司默默赚钱。

做艺人经纪到底能多赚钱?

近年来,作为中国娱乐行业的稀缺资源,艺人,尤其是一线艺人片酬动辄几千万,代言接连不断,利益空间的想象极大。对于综合性影视娱乐公司来说,艺人经纪更是抢夺产业链上游资源、增加话语权的关键。

事实如此吗?根据公开的财报,华晨宇一年为天娱挣了9000多万,嘉行传媒艺人经纪营收达到2亿多,开心麻花话剧演员的价值开发让艺人经纪收入达到9304万,王京花的星河文化在被北京文化收购后,去年净利润过亿,四年净利润超过3亿……

虽然一个公司的艺人经纪收入规模,并不一定完全代表其造星能力和在经纪领域的地位,但也很能体现经纪公司的综合素质:行业背景与资源、艺人质量与把控、持续开发和变现能力等都是影响收入的因素。

我们根据2017年各大上市公司发布的财报,整理出了2017年艺人经纪收入排行榜。到底艺人经纪营收规模如何,哪些公司真的在艺人领域拥有优势,又有哪些公司默默赚钱,来看看吧:

天娱收入登顶,但造星还要看嘉行

代表:天娱传媒、嘉行传媒

在能够查到具体数据的上市公司里,天娱传媒和嘉行传媒在艺人经纪收入上,毫无疑问处于第一梯队,2亿+的收入与其他公司产生断层。

根据快乐购发布的相关报告,2017年天娱传媒的艺人经纪业务营收2.57亿,相对于2015年和2016年,艺人经纪在总营收的占比大幅增加。嘉行传媒2017年报显示去年营收4.778亿,其中艺人经纪营收也在2亿以上。

事实上,天娱传媒艺人经纪收入排名第一,多多少少让人吃惊。

虽然天娱曾经创造了《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选秀历史,也曾是拥有大批人气歌手的行业巨擘,但随着近些年来艺人接连出走或合约到期,天娱的品牌影响力逐渐下降,旗下一线艺人更是所剩无几。另外,天娱在助力艺人事业发展上,表现得缺乏一定主动性,也被不少粉丝诟病。

2017年,龙丹妮马昊离开天娱创业,天娱传媒总经理由湖南广播电视台节目交易管理中心主任肖宁接任,之后天娱整体发展方向偏于影视,内部架构也发生改变,原先的两个核心板块“天娱音乐”和“天娱影视”合并,统一叫艺人管理中心,大部分艺人都会朝影视方面发展。

这一改变也体现在了财报上,除了去年事业进阶产生大额收入的华晨宇,天娱传媒的主要创收艺人是欧豪、陈翔、姜潮、于朦胧,这四位艺人基本是影视路线为主,辅以综艺、商务和商演。

根据快乐购发布的相关报告,姜潮2017年确定收入的就有四部剧,《麻辣变形计》《神犬小七第三季》《少年盾》《我站在桥上看风景》,且都是担任男一号。陈翔去年也在《天枢·契约行者》和新版《寻秦记》饰演男一号。另外,天娱传媒旗下还签约了担任《你好旧时光》男主的张新成,今年上升态势也较为良好。

不过从去年的《快乐男声2017》,我们可以感觉到,天娱传媒在捧新人上已经乏力,从节目中签约的魏巡、养鸡这一年的发展也让人略担忧。

同是在艺人收入第一梯队的嘉行传媒,近两年则是在“造星”上,显示出越来越强势的操作。

2017年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直接捧红了“嘉行模式”:通过大剧造星,划分四个不同的艺人梯队,配合资深经纪人团队手上不同的剧集、角色资源,再施以不同的营销体系,一系列测评、培训、市场反馈的游戏闯关式流程。

嘉行现有30多位艺人,2017年随着大多数艺人知名度提高,艺人经纪收入的数量和单价均有增长,也就是说艺人接到的影视邀约、商业代言等增加,且艺人身价纷纷上涨。

其中核心艺人杨幂去年新增代言12个,还拿下了MK全球大使、伯爵POSSESSION系列推广大使、雅诗兰黛亚太区代言人这几项重量级代言;迪丽热巴更是在一年内新增14个代言,商业价值一跃成为女艺人中的佼佼者;嘉行的不少成长期艺人也开始担纲大剧主角,拿到代言,价值已然彰显。

对比这两家艺人收入规模差不多的公司,简单粗暴可以理解成歌手类和演员类。

嘉行近两年十分大势,但仍稍稍不敌天娱,刨除财务操作的因素,其实也能看出歌手类的盈利空间也很大,除了常规的影视剧片酬、综艺、商务代言等,歌手还会有商演收入和音乐收入,尤其是偶像类的歌手会更有优势,或许这部分确实也不能小觑。

传统老牌经纪公司的价值几何?

代表:华谊兄弟、星河文化、千易时代

说到传统老牌经纪公司,当然绕不过几个人和几个公司,以王京花、常继红、李小婉为首的中国第一批经纪人开启了艺人经纪1.0时代,如今她们仍旧在发光发热,王京花的星河文化(原拾捌文化)、常继红的千易时代仍旧掌握着不少圈内优质演员资源。

星河文化旗下有白百合、郭京飞、焦俊艳、陆毅、柯蓝和导演沈严等。2014年北京文化7.5亿价格收购星河文化 100%股权,双方签订四年的业绩承诺,2014年-2017年每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4970万,6530万,8430万和1.004亿,

3月份北京文化发布审核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星河文化2014至2017年累计实现净利润3.03亿,业绩承诺已经实现。

对于北京文化来说,此前收购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是入局影视娱乐行业的一步好棋,目前北京文化的营收已经达到13.21亿,其中影视及经纪业务贡献了93.24%,相比2016年的86.69%进一步提升。

北京文化年报显示,未来公司还将打造艺人产业模式,涵盖艺人培养、艺人经纪、商务广告等艺人产业全链条经营模式,并为公司其他板块业务提供强有力的资源支持,这么看来,星河文化估计在新人培养和商务开发方面会有更多动作。

和星河文化类似,旗下拥有刘烨,王珞丹,李小冉,郭晓东,余少群,黄轩,张鲁一等艺人的千易时代,也被中南文化收入麾下。

作为中南文化布局艺人经纪的关键,千易时代母公司千易志诚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6,810.51万元,净利润4,564.95万元,同比上升27.37%,影视策划业务为其主要收入来源。

中南文化2017年报则显示,其艺人经纪收入为5000多万,营业利润4300万,相较于星河文化来说,这样的数字明显弱了不少。

另外,华谊兄弟作为国内专业化经纪公司的先驱,黄金时期可以说是星光熠熠,曾聚集了范冰冰、李冰冰、周迅、黄晓明等众多一线明星。不过随着艺人逐渐掌握主动权,纷纷开设个人工作室,华谊经纪也不再垄断行业。2009年至2013年,华谊兄弟“艺人经纪及相关业务”营业收入占比由20%降至8%,2014年停止报告单项收入。

当然,现在的华谊经纪仍然还是占据娱乐圈一席之地的,通过收购华谊浩瀚,华谊与Angelababy、李晨、陈赫、郑恺、冯绍峰产生资本层面的绑定,据了解,这几位艺人的经纪约也仍在华谊,不过分成比例有所调整,目前华谊也在培养新人,不少新人贡献了较大比例的收入,如从《芳华》走出的钟楚曦。

此外,华谊兄弟在《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中都有新人参加,还是体现出了一丝新气象。

作为传统老牌经纪公司的典型代表,这几家在经纪领域都有所式微,这主要还是因为行业格局分散,艺人资源重组,新型经纪模式和市场冲击。

不过另一方面,他们在经纪领域的名头仍然响亮,如果想要继续发展,还是会有一定优势。

影视公司的经纪布局:本质还是影视公司

代表:华策影视、欢瑞世纪、唐人影视

“唐人并不是一家艺人经纪公司”,前不久娱乐资本论就2017年唐人影视年报采访蔡艺侬,得到了这样的结论。(点击复习)

从导语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被大众划分为经纪范畴的公司,艺人经纪收入占总营收比例都很小,除了天娱传媒和嘉行传媒,其他基本都在10%以下,即便是以造星著称的欢瑞世纪和唐人影视,也是如此。

确实,与影视剧相比,艺人经纪收入其实逊色很多,一些知名影视公司的重点影视剧项目,一部剧就能卖几亿,抵得上艺人板块一年的营收,欢瑞一部《天下长安》5.67亿进账,华策影视《创业时代》《时间都知道》《甜蜜暴击》《老男孩》《谈判官》五部已经在2018年排播的电视剧提前确认收入24.70亿元,平均单部作品发行价格接近5亿元。

那为什么各大影视公司仍然在坚持拓展艺人经纪业务呢?这是因为,影视天然和经纪有协同效应,影视公司为了更好地掌握产业链上游资源、降低成本能耗、甚至布局全产业链,就会布局经纪业务,但本质上还是影视公司,而非经纪公司。

而拥有影视剧制作资源背景又能为艺人经纪提供强劲动力,所以目前国内具有较强竞争实力的经纪公司其实是集中在有影视背景的机构,凭借经纪业务起家的经纪公司也在谋求影视化发展。

例如,欢瑞世纪财报显示,公司 2017 年演员成本占总成本 31.88%,处于市场较低水平。这就是拥有艺人经纪业务的优势,由于公司主演多为旗下艺人,片酬较市场均价有一定折扣,因此在演员成本上享有一定成本优势。

事实上,虽然欢瑞的艺人经纪占比不到10%,但2017年欢瑞艺人经纪板块增长较大,营收金额和占总营收比重都有增加,同比增长240.86%。

常规来看,这主要得益于欢瑞艺人整体知名度的提升,带来艺人销售的数量和单价提升。此前李易峰与欢瑞解约的说法甚嚣尘上,但看财报数据,欢瑞世纪的艺人板块是有着良好发展趋势的。

唐人和欢瑞很像,近几年,唐人的制作发行收入一直占公司收入大头,艺人收入占比则是在10%左右,但唐人的艺人却成为了大众焦点。这也难怪,曾一手捧红胡歌、刘诗诗,旗下艺人深受大众关注,艺人出走风波不断,唐人可以说是人红是非多。

在布局经纪业务的影视公司里,华策算是体量最大的了,作为国内最大的影视剧民营公司,华策影视始终占据市场绝对优势,去年营收净利实现双位数增长,在艺人经纪方面则是实现收入1.38亿,相对于2016年的3885.81万元增长幅度超过200%,达到255.91%。

华策影视在艺人经纪上其实具有相当大的潜力,毕竟每年那么多影视剧项目,还有相当一部分头部影视剧。去年吴倩、胡一天、蔡文静等艺人都实现了较大程度的增长,尤其是胡一天凭借一部《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迅速跻身流量明星前列,估计还会带来更多的正面影响。

另外,在华策影视2017年报中,我们还发现了不少艺人片酬信息。在华策前5名供应商中,倪妮、马天宇、陈坤、陈晓的工作室和公司分列2-5,推测倪妮参演《凤求凰》采购额9777.78万;马天宇所在的盛夏星空采购额为7547.17万,马天宇参演《悲伤逆流成河》;陈坤主演《凰权》采购额6889.9万,陈晓大抵是《独孤皇后》。

或许此采购额并不完全是片酬,也有可能片酬以其他形式给到艺人,但总体来说,一线艺人的片酬确实很高,有时候一个人能够抵得上一个公司总的艺人经纪收入。

经纪公司资本化进程

对于个别艺人依赖性强,是经纪业务的普遍表现,但这恰恰是经纪公司的风险所在。

所以我们能看到,无论是经纪公司还是影视公司,都在向多元化发展,布局全产业链,全方位多层次地探寻新的业务形态和增长亮点。

艺人经纪公司布局影视,向全产业链发展,这是近几年来,明星与影视公司之间合作模式越来越多样化的现状下,经纪公司的必然选择。从明星股东,到购买明星的空壳公司,再到跟明星一起成立公司,经纪公司对艺人的绑定作用越来越弱化。

除了已经上市的公司,艺人经纪领域还有不少优质公司,如壹心娱乐、喜天影视、悦凯娱乐、泰洋川禾等,他们都在进行尝试,壹心是在高度专业化的基础上布局体育经纪,喜天影视和悦凯娱乐在往影视方向走,泰洋川禾则是深耕专业服务模式,并且往短视频、MCN方面布局。

这样一来,经纪公司其实是在进行自我规范,降低艺人带来的相关风险,增强持续稳定的盈利能力,对于经纪行业进一步规范化资本化带来助力。

从各大公司财报中看,2017年各家艺人经纪营收都有明显增长,艺人经纪行业迅速发展。根据艺恩出品的《2018中国艺人经纪行业趋势洞察》,仅2017年,新成立经营“艺人经纪”业务企业就达3036家。再加上今年偶像产业的兴起,艺人概念的泛化,估计艺人经纪行业会迎来一个热烈的春天。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2

  • super_ford super_ford
    回复
    0

    哈哈哈哈

    2018-05-03 22:55 via android
  •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羡慕不过来

    2018-05-02 10:17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