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倪光南院士:芯片差距不可一概而论,网信安全更不能被卡脖子

摘要: 中外芯片的差距,不是中兴事件的关键,关键是暴露出我们在网信领域自主可控的观念不够强,供应链存在风险,容易被人卡脖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近期,因中兴遭受美国制裁一案芯片产业受到舆论高度关注。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亲自撰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倪光南生于1939年,1961年毕业于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作为中国最早从事汉字信息处理和模式识别研究的学者之一,提出并实现在汉字输入中应用联想功能。主持开发的联想式汉字系统,较好地解决了汉字处理的一系列技术问题,于1988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所在企业亦由计算所公司改名为联想集团。随后又主持开发了联想系列微型机,于1992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因中兴被美国“封杀”,芯片产业受到中国人的高度关注。美国扼住了中兴产业链的咽喉,是不是就说明中国芯片产业技不如人呢?我认为这要分不同领域、不同场合去看,不可一概而论。

芯片差距不可一概而论


芯片分超级计算机应用、桌面应用、移动应用、工业应用及消费应用等不同场合。在高性能计算机领域,安装中国自主研发的“申威26010”众核处理器的“神威太湖之光”在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中排名第一。

在移动领域,华为的“麒麟”也与高通基本旗鼓相当。但在台式机、笔记本领域,中国与国外有3-5年的差距。国产CPU很多用28纳米,国外可能是7个纳米或者10个纳米,工艺也更先进。

但一些比较特殊的芯片领域过去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与国外有差距,并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做不出来。以往有种流传很广的说法,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在不考虑安全的情况下,一项技术如果自主研发可能需要比较长的周期,最快最便宜的办法是买现成的。

然而我们过去在研制大型计算机时感受最深的是,真正的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我们因地震勘探、天气预报等应用需要从国外购买大型计算机,国外公司要派人来看着,不允许用在别的地方。我们自主研发做到哪个水平,人家才会开放到哪个水平。

较早地形成这种认识,是我国高性能计算机发展较好的原因之一。

从芯片产业来说,可以分为设计与制造两大部分。中国的设计水平还可以,最大的短板在制造。芯片制造接近于传统工业,涉及设备、材料、工艺、封装测试等一系列问题,需要长时间的投入和大量资金,没有几百亿人民币可能都形成不了一条生产线。

过去我们在芯片制造领域投入不够,要赶上发达国家可能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以及至少几千亿人民币的连续投入。

中国网信技术整体处于可用阶段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个过程。具体到网络信息技术领域,从用户体验来说,有个比较站得住脚的共同规律,是从不可用到可用,从可用到好用。

我国在网信领域整体处于可用阶段。所谓可用,就是可以用,但性价比不够好,有些应用不能适应。并不是差到不可用,也没有好到好用。因此,顶层设计应该加大力度突破一些根本不可用的领域,进一步支持目前已经可用的领域,向好用方向发展,直至实现所有部分百分之百好用。

这个过程是比较难的,因而更需要坚守国产替代。比如某大型国有集团有大约40000台计算机,其中28000台已经实现从硬件、软件到后台全部国产化。

在这个过程中,甚至曾有过这样的情况:平时准备两台计算机,领导来了用国产的,领导走了还用回进口的。进口的是会好用一些,但即便如此也要坚持以国内产品替代国外品牌。不替代就没有推广应用的机会,只有越用才能越好用。

从体系建设的角度看,芯片和操作系统构成基础,在它上面有大量软硬件构成一个体系,再发展大量应用形成对体系的支持,这就是一个生态。

生态的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积累,特别是我们处于后来者的位置,而先到者已经实现垄断。

微软在台式机领域的生态系统从1993年windows3.1应用推广开始算起,已经经历了25年时间。但在移动方面却没有成功形成自己的生态,被苹果和安卓挤掉。过去我们很多体系的生态支持不够,应该认识到,没有替代就建立不了自己的体系,把生态建设好需要加速替代过程。

在这方面,政府的主导非常重要,一方面原因是用户已经非常熟悉现有产品,不愿承担替代成本,不愿意学习新东西;另一方面原因是垄断巨头的打压,比如早年在中国市场泛滥的盗版windows操作系统,微软可能不清楚吗?实际上这是它们为打击国产操作系统起步采取的一个免费推销策略。

政府主导作用还应该体现在整合资源、避免内耗方面。目前我国以liunx为基础研发操作系统的公司大概有七八家,每家不过几百名员工,都没有跟微软这样的巨头单挑的实力。2006年,原信产部、国家版权局、商务部、财政部曾下发通知要求计算机预装正版操作系统软件,希望给国产操作系统厂商一个机会。但由于缺乏协调统一,几家国产厂商打起价格战,最后竟出现零价格销售的乱象。

由此可见,在国产自主品牌的替代过程中,应发挥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由国家主导,社会跟上。涉及重大投资、大批科研人员参与、整个产业链配套的项目,不要形成好几个单位互不合作的局面。国家有责任出面把分散的力量整合起来,形成统一标准,在同一体系下与发达国家跨国公司竞争。

北斗导航系统的成功证明了我们的制度优势,坦率地说,这种跨产业项目的自主研发难度高于芯片这类本产业内部的自主研发项目。中国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条件已大大好于过去。

如果芯片无法实现自主,可能是执行方面出了问题。

2006年国务院公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将“核高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作为与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并列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目的就是要在信息领域替代国外体系。

如今12年过去了,有些“核高基”项目要自问是否不忘初心。据我所知,有些项目拿着国家拨款去做英特尔架构的推广。中央就推进国产自主有很好的顶层设计。执行部门和项目要按照线路图去做,不要走着走着就忘了,对走偏了的项目,有关部门要及时予以纠正。

网信安全更不能被卡脖子


中外芯片的差距,不是中兴事件的关键,关键是暴露出我们在网信领域自主可控的观念不够强,供应链存在风险,容易被人卡脖子。

但中兴事件还没有充分暴露出我们在网信安全方面的风险。

在传统产业领域,一件产品的安全体现在使用寿命内不出现质量问题,本身产品的安全性是可预期的。而网信安全是不可预期的,黑客攻击、后门、密码这些风险在传统产品中不存在。

“棱镜门”事件说明,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信息就可能被别人监控;乌克兰电网被黑、伊朗核电站受攻击事件说明,不掌握核心技术,国家安全就会被人卡脖子。

网络信息产品必须实现自主可控、安全可靠或安全可信,这包含两个层面:一是网络信息产品和传统产品一样必须保证质量过关,二是产品要能防御网络攻击,保障信息安全,不至于泄露信息。

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一再强调,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我们必须认识到,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安全发展要同时推进。及早投入力量坚决突破,一劳永逸地掌握网络信息核心技术,决不能有侥幸心理。

【本文转自创事记,原文标题:《倪光南撰文:有件事,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作者:倪光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新浪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评论(2

  • 网络安全重中之重啊!360有没戏

    2018-04-26 17:46 via weibo
  • fengsir70 fengsir70
    回复
    0

    领导见不得上网群众困难

    2018-04-26 16:13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