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被杀死的出租车

摘要: 七八家主流网约车平台正在南京鏖战,不断蚕食与解构着出租车行业,从2017年至今,已经有占总运营车数量四分之一的出租车退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朱明今年50岁,他已经开了近20年出租车。

就在昨天,他和“出租车司机”这个身份彻底说了拜拜。

2018年4月9日,朱明开着陪了他三年的这辆大众朗逸退还给了公司。停车、关门、交钥匙,这辆车和近一年南京停运的3000多辆出租车一样,成为了一辆“僵尸车”。而后被停在南京市诸多停车场中的某一个,宁愿赔钱,也没有司机愿意开着它们上路了。

朱明们如此决绝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网约车的侵蚀,开出租车已赚不到钱。

不限号也不限外地车牌,加上政策相对宽松,南京可以说是全中国网约车最活跃的城市。

从2014年底,网约车平台快的和滴滴在南京掀起价格战之后,战斗从未停歇。现在主打专车的曹操、易到、神州,和主打全平台的美团和滴滴等等累计共七八家平台正在南京对擂。

特别是2017年,美团打车率先在南京试点,和滴滴再度挑起网约车战火之后,南京出租车行业订单量锐减,出租车司机收入也锐减。大量出租车司机弃车转行,哪怕要损失两万块的保证金。

虽然出租车公司在几年间不断下调“份子钱”,从8400元一路降到现在的4900元,依然无济于事。

“原来每次开会都是黑压压的一片,现在来开会的不到三分之一。”朱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现在每天都有车子来停车场,再也不开走。”

据南京市客管处相关人士的介绍,从2017年至今,已经有3000多辆出租车退租,占总运营车数量的四分之一。

南京并非孤例,而是观察中国出行市场变化的一个典型样本。城市交通研究专家徐康明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成都、广州等地区也出现了出租车空置的现象,情况不容乐观。

无奈的出租司机

成立六年的滴滴,在南京市场上,主动或被动地挑起了两次价格战。

快的和滴滴还没合并前,2014年10月刚拿到老虎基金和泰和资本1亿美元融资的快的,和同年12月拿到腾讯等多家VC共同投资的7亿美元融资的滴滴,正在供给和需求两端价格战。

而最近一次,则是众所周知的美团战滴滴。

大部分用户知道美团打车是在今年,它向北上广深等主要市场发起召集令,并正式在上海上线,吸引了大量关注。其实在此之前,美团打车已经在南京试点了一年。

南京本地媒体《现代快报》援引南京市客管处相关人士消息称,2017年开始出租车退租率明显提高,截至2018年3月中旬,因无人驾驶而闲置的车辆已经超过3000辆,退车比例占总运营数的四分之一。这其中绝大多数车辆都没到7年的更新期,有些甚至是2017年的新车。
界面记者摄:位于南京市安德门附近的一处停车场

界面记者摄:位于南京市安德门附近的一处停车场

这些车辆被分散停留在南京市的浦口、尧化门、铜井、周岗以及各出租车公司大院内。在安德门大街东中吴停车场一角,界面新闻记者看到,有约400辆黄色出租车停放在此,这个被围墙围住的停车场,依然不断有人来办理停车事宜。“这些车都是被交警扣下然后停在这里的。”门口处一保安告诉记者。

“交警查的?如果是事故,怎么可能会大规模的把事故车辆停放在一起呢?显然是退车的。”对于保安的说辞,已经开了近20年出租车的司机朱明表示质疑。而据在附近上班的公司员工介绍,每天都有车子停进去,整体规模估摸有1000辆左右。

2015年1月,面对网约车冲击,南京大量出租车司机上街罢工。如今,这些收入锐减的司机已趋于理性,也更加决然。“和公司提交退租申请后,公司只要求把车子退回,依据合同,司机违约在先,两万的服务保证金不予以退还。”

“公司也很无奈。”朱明说,现在每天都有去退车的人。

朱明原本再过五六年就要退休了,但现在他也加入了退车大军的行列,转型去开网约车。

做这个决定并不容易,两万块钱的服务质量保证金对于现在每个月收入4000元左右的他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损失,尽管如此,他仍然做出选择。

“没希望了,开了20年出租车,现在每个月收入还不到4000元,你说能怎么办?”言语有些激动的他同时把当日的流水展示给界面新闻记者看,和往常一样,早上六点半出门的他,截止到晚上8点多,总营收额是469元,载客里程为139.9公里,空车接近100公里。

这469元的营收中,按每月6400元(4900元份子钱,公司代缴五险一金1500元)的成本摊平折算每天210元后,他拿到手的只有260元,再刨去平均每天130元的油钱,真正到手的只有130元。“500元算是比较好的情况,哪怕在满勤的情况下,每个月收入也就4000块钱。”

网约车的竞争已经打乱形势像朱明这样“本分”的司机在浪潮席卷之下,坚守岗位数年,最后也只能无奈转型,而有远见的出租车司机在浪潮开始时就看到了机会,屹立潮头。

补贴留下了什么

2015年6月,开了近20年出租车并参与撰写南京市“保证金”相关方案的殷浩便从公司离职,和朋友一起出资成立了南京卓讯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卓讯),作为滴滴的供应商之一,承担滴滴在南京市场租车、司机招募的部分工作。

“2017年1月、2月,在滴滴平台上,我们的数据是华东区第一,是滴滴的十大合作商之一。”目前,南京卓讯在南京市场上辅助滴滴投放了700辆车,在全国范围内有1500辆。

2016年5月,他参与滴滴总部研究院的发布会。“当时,滴滴官方发布了长江三角洲地区快车订单,南京和杭州并列第一。日均订单已经突破20万单。”2017年7、8月期间,滴滴平台旗下在南京日均订单已经突破70万单。

雪上加霜,原已趋于平静的网约车战局再起波澜。2017年2月,美团进入南京市场,两个同等量级的玩家掀起新一轮价格战。

团进入南京后,大力补贴司机端,先后将司机分为普通、萌芽、猛龙三个级别,并针对每个阶段司机给予不同的补贴力度。

“萌芽司机要求每周流水达到2200元,达标后每周可获得800元的额外奖励,如达到3200元,可获得1500的补贴,若达到4000元,可获得2100元补贴。”美团打车一属于萌芽期的司机给界面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加上补贴,每月他将拿到16000元,扣除美团的8%的佣金,到手接近15000元。

“随着美团在南京市场的份额逐渐扩大,美团对司机的补贴已下滑,但和原来的也相差不大。”他说。但据多位美团司机告诉界面记者,一天10个小时左右,收入可以超过1万。

为了应战,滴滴针锋相对的在司机端推出雏鹰和飞鹰计划,每周跑满170单,奖励1800元,跑满250单,奖励2600元,再加上200元加油卡,若司机双周拿满满勤奖,还可拿到额外800元。若是A类司机,每天营业额度至少在500元。“一个普通的A类司机,每月收入可达23000元,扣除滴滴从中抽取的五分之一佣金,到手依然可以达到17000元左右。”殷浩说。

“现在都去叫网约车了,便宜又方便,谁还愿意打出租车?”朱明已经成为退车潮中的一员,渴望在网约车战场上获得“新生”。

“我还在开出租车时,日均订单量能达到26单到28单。到了2017年,每台出租车日均订单只有15到18单之间。”对于急剧萎缩的出租车行业,殷浩甚是无奈,“若按南京市场现存有8000辆出租车,每辆日均订单在15单,那现在每天的总订单量应该是12万单,整体订单数量相较于2015年,已流失近一半。“

面对网约车的蚕食,出租车公司也被迫压缩成本。

2014年,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南京举办,南京市政府向市场扩容投放三千辆出租车。徐斌所供职于传统出租车公司拿下其中的1500台。

“按南京市要求,出租车每五年就要更新一次,企业可以申请延期2年,当一辆出租车运营到7年时,必须报废。”徐斌说,这也就意味着,南京市场上,最新投放的一批出租车的年限已接近期满。

2011年前,很多企业都会在第五年时,将车子折价出售,投放新车,当时依然可以卖到11000元左右,但到了2015年时,价格直线下降,仅仅只能作价2000元左右出售。徐斌说,随着网约车的冲击,司机外流,大部分出租车公司基本都选择不再更新车辆,直接到第7年下线。“这次空置的3000多台车子,也有是因为期满7年,直接下线的。”

“接下来两年,将有很多出租车公司歇业。”徐斌认为。

网约车混战

出租车市场不断被蚕食,司机收入下降,而相反,网约车的数量却有增无减,各个玩家高歌猛进。

“美团在上海上线三天后抢占了三分之一的网约车市场份额。”对于滴滴而言这是个噩耗,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期,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亲自到上海督战。

“休战”许久的滴滴,此刻正面临着严峻考验。这个成立了6年,护城河不低不高的公司,在上半场已经通过资本快速形成垄断。与Uber结束苦斗之后的滴滴,没料到在自己的主战场又会迎来美团这个新敌人。

去年3月,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曾公开表示,滴滴模式不科学,靠资本烧来的垄断,易攻难守。尽管此前滴滴的市场份额较大,但挑战者一直存在。

特别是最近美团扛起了挑战滴滴的大旗之后,又有更多的新玩家陆续入场。

比如近期携程也高调宣布拿到天津网约车牌照,预计在本月上线;3月27日,高德地图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成都、武汉两地率先上线,同时开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的车主招募。

“巨大出行市场,意味着会有很多挑战者不断出现。”余目认为。

网约车业务的老牌军神州也迎来转机,据去年其发布2017年财报显示,其专车业务量继续保持稳增态势。经营业绩持续改善,年度净利润已实现转正。专车服务收入56.7亿元,在营收中占比57.5%。

不过,最能刺激程维神经的还是美团这个重量级挑战者。美团拥有大量用户地理位置数据,相较于滴滴,因其业务线更多元化,出行成为美团链接场景的有效路径和必争之地。

美团来势汹汹,今年宣布在国内七座城市开启了第二轮打车业务的扩张,通过烧钱补贴抢夺市场份额。与此同时,美团还调整了内部组织架构,成立单独的出行事业部,与到店、到家、旅行三大事业部平行。

网约车战场,硝烟弥漫。补贴不停,意味着出租车行业受到的冲击将持续不断,敏感并且焦虑。

“在南京市有52家出租车公司。”殷浩说,但随着网约车的兴起,各种第三方的租赁公司却越来越多。

目前,和滴滴合作的网约车租赁公司有45家,美团接近120家。“今年2月11日,南京市政府给美团和滴滴开出罚单,要求其在两个月不能在增加新的车辆,4月11日,网约车的增量市场将再度释放。”殷浩说,目前,南京已拥有9000辆合规合法的网约车,4月11日,又将有9000辆车上线。

你还需要一辆出租车吗?

“手上抱着一大堆早上没卖出去的烧饼油条,谁还敢去做面包和蛋糕?”徐斌用一个比喻道出目前出租车公司所面临的困境。

出租车公司其实可以去做网约车业务,只要公司有租赁资质,车辆达到网约车的技术标准,拥有十辆非出租车以上便可以经营“网约车”。事实上,在网约车浪潮下,出租车公司大都采取双向并轨的经营模式,尝试通过网约车来平衡出租车的亏损状态进行自救。

徐斌所在的公司,尚且在运营的出租车单台依然是处于盈利状态,但加上空置车导致出租车业务大盘整体亏损。“按地方法规,出租车无法转换为网约车,这是症结。”徐斌说,“通过授权第三方辅助运营,可以一定程度上盘活存量车子,现在我们和其他租赁公司有一些合作。”

另外,美团和滴滴等平台其实也都有出租车入口,并推行了“惠州模式”,为出租司机派单增加单量,并给予一定奖励。

“但出租车司机的奖励比网约车司机奖励要少,一样的单数,网约车司机所获得奖励比出租车司机高200元左右,派单也相对较少。”徐斌说。

去年10月,主打拼车的网约车平台嘀嗒接入出租车业务,并将其定位为“一个没有专车、快车的出租车平台”,4月2日进入南京,这也是其开通的第17个城市。“短时间内,出租车业务我们不考虑营收,希望能提高全国150万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嘀嗒拼车副总裁李金龙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市场成熟后,会考虑每单收取1到2元的信息服务费。

但这并不一定是福音。“份子钱已经够受了,还要收1到2元的信息服务费,不是雪上加霜么。”朱明不能理解其中逻辑,尽管如此,嘀嗒出行登陆南京首日,在司机的朋友圈中依然被刷了屏,渴望痛过“福音”来缓解收入降低的焦虑。

“事实上,出租车公司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徐斌说,一定会找到转型的方向,鸡蛋从内部打破才会有新生命。我们也在慢慢尝试,和资本对接,做金融产品,也许会是一种有效途径。

不过,出租车行业的自救手段,在来势汹汹的网约车平台面前依然显得被动且无奈。

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易观出行领域分析师余目分析,按移动端数据估算,网约车平台单日交易量达到2000万以上,每年的流水超过2000亿元,同时市场依然处于增长期,未来五年内,市场份额有可能突破5000亿元。

庞大的出行市场永远不会和平,现在依然不断有人离场和入局。如今,随着美团、高德、携程等新玩家的入场搅局,这个场面又变得异常胶着,这意味着,短期内,从供给和需求两端的价格战不会结束,出租车所面临的蚕食和解构也将持续不断。

对于出租车业务萎缩,徐康明忧心忡忡,在他看来,网约车前期打市场的确能给乘客带来一定的优惠,但形成垄断之后,如果出租车公司大量歇业,那定价权将掌控在网约车平台上,此时,用户打车将会变得更贵甚至更难。

在界面新闻采访的多位乘客中,他们概莫能外地对此情况流露出担忧。如果出租车都歇业了,可能新一轮的打车难也就开始了。

他们普遍认为,需要有实力的出租车公司存在,继续和网约车平台抗衡,出租车数量可以减少,但需要能和网约车形成互补。这样,价格才能不是完全由网约车所控制。而且,回忆过往的经历,你总有偶尔需要在街上招手打车的时候。

“网约车和出租车,谁是主,谁为辅,并不重要,但出租车一定不能消失。”徐康明说。

在网约车和出租车这场对垒中,不管结局如何,对于朱明而言都不重要了。4月9日,这是他在出租车公司站的最后一天岗。作为一个开了20年出租车的司机,无奈代替了此刻的不舍。眼下,赚钱,覆盖一家人每月近8000元的生活成本是当务之急。

(应受访者要求,朱明、徐斌为化名)

本文转自界面新闻,文 | 柯晓斌 编辑 | 文姝琪。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界面新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是中国最大的商业新闻和社交平台,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评论(8

  • Morni Morni
    回复
    0

    除了出租车,请关注下长途客运及农村班车。 一辆再不起眼的普通农班车,加营运证有小100万。 对于县城来说,基本是一个家庭的全部家当。 现在缩水严正,对折都卖不出去,无人接手。 而且还有强制跑车,没人坐也要跑,贴钱也不能停运。

    2018-04-12 14:45 via pc
  • 钛imAAD4 钛imAAD4
    回复
    0

    淘宝出现了,百货公司倒了。说明百货公司应该值得同情么?时代的变迁需要代价,无论如何变都是残酷的

    2018-04-10 22:41 via iphone
  • 近40公里,车费近500元,小编,你宰客了吧[doge]

    2018-04-10 14:28 via weibo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真像联通和移动之间的关系。

    2018-04-10 14:03 via pc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2

    “随着美团在南京市场的份额逐渐扩大,美团对司机的补贴已下滑,但和原来的也相差不大。”他说。但据多位美团司机告诉界面记者,一天10个小时左右,收入可以超过1万。 月收入吧?日收入1万?

    2018-04-10 13:57 via pc
  • 近40公里,收入快500块,这一点就有点贵了

    2018-04-10 13:47 via weibo
  • 出租车公司就是一种虚无的存在哈哈笑cry[摊手]

    2018-04-10 13:17 via weibo
  • 呦吼VU 呦吼VU
    回复
    2

    服务跟不上,车况差,没性价比,不进化就淘汰

    2018-04-10 13:13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