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跟《头号玩家》相比,现在的VR影院可能更适合用来养生

摘要: 电影从来被称为“造梦的艺术”,VR+电影,再+去年声势颇大的线下VR影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能让我们体验到几分《头号玩家》带来的感官?

“10块钱我都不会玩。”体验了不到5分钟,我旁边的女生摘下三星Gear VR(头显设备)小声嘀咕,她为这次VR观影付了79块。

口碑爆棚刷屏朋友圈、票房破10亿、有望跻身内地票房总榜top20,比这些更能说明《头号玩家》火爆程度的是,昨晚娱乐资本论旗下预言家游报认识的一位死宅程序员突然冒泡,在群里甩出这部电影的购票链接问:“有没有没看的?”

嗯,看来《头号玩家》是真火了。

现实中的nobody穿上VR装备就立马穿越到游戏“绿洲”,还通过个人奋斗在虚拟空间成了统治阶级high 5,一跃成为人生赢家。斯皮尔伯格用贯穿全片的彩蛋造了个好梦,但玩家们终究要回到现实,毕竟,“只有现实才是真实的。”

想做梦?那要看看目前的VR技术到底怎样了。电影从来被称为“造梦的艺术”,VR+电影,再+去年声势颇大的线下VR影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能让我们体验到几分《头号玩家》带来的感官?

电影院从按小时收费,到不限时还可以玩几天

在位于北京马甸桥号称“全球首家专业VR影院”的国美内,付费79元后,店员直接把我们领到一旁的桌边坐下,在三星Gear VR头显里塞入三星S8手机,给我们戴上装了手机的Gear VR和一幅耳机,观影就算开始了。

 这家VR影院去年6月12日开业,国美提供场地和店面运营,HTC Vive负责技术支持和服务,悦诚科技提供内容和控制软件。

当时对外宣称的收费标准是正式营业后一小时收费30元,两小时50元,全天的价格为90元。据娱乐资本论旗下预言家游报了解,这家VR影院正式开始收费运营后第一个月,其营业额是9140元,远远低于预期。

而轮到河豚君今年清明假期去光顾的时候,收费模式已悄然改变为在提供同等服务的情况下,不光一次游玩不限时间,同时一张票的有效期长达8天,可以反复体验。 

据店员介绍,店里一般白天没什么人,晚上会有人来。预言家一共去了两次,除了白天遇到一名男性体验者外,没有见到其它客人,而影院在晚上8:30就停止营业。

一个细节是,通过扫码进入支付页面后,预言家还在跟店员沟通观影事宜,店员伸出一只手指帮我选择了手机上的“确认支付”。

我们将体验到的全套服务是戴Gear VR观影,戴Vive观影,和VR体感游戏。从片单上可以看到,大部分VR影片时长都不长,平均在10分钟左右。

片单上的VR动画《拾梦老人》是去年入围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的三部中国影片之一,由Pinta Studios出品,据CEO雷峥蒙对娱乐资本论旗下的预言家游报介绍,这部不到11分钟的影片投入超过300万人民币。

VR影视作品中,动画作品投入更高,普遍耗资在百万美金往上,实拍相对门槛低一点。而往往一部顶尖的VR工作室,十几个人的团队工作一年,也只能出一部作品。

所以提供VR观影的地点,往往是给观众播放VR电影合集。

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出现了VR单元,展映三部作品。

其中的VR film也是4部电影合集,全长44分钟,观众佩戴头显设备观影即可;另一部“立体交互式VR”也是合集,但需要观众参与影片做交互操作,推动发展;还有一部《沙中房间》是在去年威尼斯电影节上斩获“最佳VR体验奖”,它的定位是“虚拟现实互动作品”,看起来更像是实体艺术装置和VR设备的结合。可见北影节展示的是三个不同形式的VR作品。

《沙中房间》展览內部

不喜欢?你很可能只能忍着,服务成致命伤

这次我们体验的似乎是第一种,只需要带着头显静静地观影就好了。

结果证明,VR观影对初次体验者并不友好,观众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意识到画面是全包围360度,这意味着,你需要不断地在转椅上转动身体,找到故事叙述的主要画面,否则可能听了半天画外音,却发现你看到的画面不过是旁边的背景板。

因为不同于戴Vive+PC机(连线设备,体验者无法随意走动),用无线的Gear VR+三星S8手机观影时我们就坐在家电卖场的一边。有人还是有点尴尬,因为可能在当天某个来买电饭煲的大妈眼里,她看见的是几个围坐在桌旁,带着硕大头显设备,不断转动身体、晃动脑袋(这些都是为了找角度!找角度!)的奇怪年轻人,时而焦躁、时而迷茫……

这时候,我们隐隐对那些带着蓝牙耳机跳广场舞的大妈产生了同情。

没事,让我们在电影的世界里自我沉醉就好了!

第一部短片是动画,场景好像是在阁楼里,半分钟过去了还没有变化,我试着往左边转动30度,终于看到了萌萌哒外星人张嘴大叫,口型倒是变换得很夸张,剧情,没看懂;第二部是实景纪录片,很多外国人在讨论制造飞天大气球,需要仰视的场景极多,这部片子很好地帮预言家锻炼了因长期伏案打字酸痛的后颈肌肉;第三部全是背包客的自拍视角,这部片子连全景都没做完全,仰俯角度的画面让我以为在看万花筒……

彻底失去观影耐心的我,拿下头显仔细对照了桌上的片单,猜测它们分别是图片上的1、5、6号片。

对于我们的困惑,店员一再向我们强调片库有更新,顺序不是按照片单来的,且影片播放无法快进、跳过。换一种理解,如果你想继续看,你就只能忍受。

在预言家不断呼叫服务,表达了强烈诉求后——不知道我能不能光荣地排进开店以来最聒噪客户前10位——终于拿到了店员口中“就不是给客人用的”平板电脑,通过内置的控制app,选择要控制的头显设备,比如我的就是Gear02,然后就可以选要播放的影片和顺序了。

这就可以自如观影了?Too naive!Gear VR这类VR盒子的清晰度并不是很好,而我们被告知的唯一一个能自我掌控的操作,是通过鼻梁上方的滚轮调整焦距,但对清晰度并没有明显的提升。设备上另外两个home键和返回键,除非你天生对电子产品有很高的敏感度,用它们操作观影,还是算了吧。所以画面再花,不小心误触了旁边的按钮不知道怎么回到影片界面,想调声音——请呼叫店员。

毫无疑问,VR影院提供的服务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店员往往把设备给顾客戴好,没有详细地告知操作,就去干别的事了。而一再表示的顾客无法自主选片,后来也被证明在技术上是可以做到的。

VR电影院做两个月的快闪店最好

悦诚科技是这套控制软件的开发商和内容提供商,去年8月,我们第一次见到CEO顾斌的时候,他透露悦诚科技会在9月份推出几家电影院,规模达到700~1000平,公司还打通了VR主题公园、VR吃喝玩乐一体产业链。

当时,在国美众多的宣传通稿中能看到其要在2017年开100家VR影院的计划,更早前2016年,苏宁就表示要开300家VR体验店。一两年前的这些消息目前看来声量很小。

“那时候是看不清但是很乐观,现在是看清了但是很痛苦。”这是今年我们见到顾斌时,他说的话。

对于VR电影院的模式,现在他认为更大的机会在于做2个月的快闪店和电影展。在全球内容产量有限、设备更新换代不够高频的时候,观众几个月去体验一次就好了。

现在悦诚的线下电影院只有跟国美合作的这一家,而顾斌在三里屯的电影院“成了一个还不错的餐厅”,“这不是我想要的!” 他说。

顾斌把VR影院的考核标准分为五个方面:设计、内容、服务、位置、宣传。其中服务是最重要的,“如果我再开影院,我肯定用自己的人去运营。”

事实是,现在去体验VR的几乎没有人是单为看VR电影而去的,在大众点评输入“VR”,出现的都是枪战类、赛车类等佩戴头显的体感游戏。

“以前我是everything for VR,现在是VR for everything。”

不再把目光局限在VR上,顾斌介绍悦诚科技的重点是做“沉浸式娱乐”,公司在全球谈VR内容版权,目前已有300多部,从中选出最好的几个打造IP产业链。比如线下的主题体验场馆,“里面可以分为观影区、交互区、教学区”,然后跟购物中心等人流量密集的地方谈进驻,“最后是希望能做像环球影城那样的沉浸式主题乐园。”

剩下的内容一部分提供给VR影院,比如保利就和数字王国合作在传统影院内打造VR影厅;一部分提供给VR硬件厂商。

资本崇洋?国内内容方:过于神化

无独有偶,雷峥蒙也提到了“沉浸式体验”。

VR应用更可能出现在复合型主题乐园,分众化,VR影院会成为其中的一个部分,吸引特定人群。

而对于VR电影到底该如何定义,有吃鸡经验丰富的朋友直接表示,当我们说起“VR内容”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游戏内容。

VR内容针对游戏确实更加主流。事实上,如同VR体验馆以类游戏厅的形式渗入城市商业区,VR内容服务游戏,一方面制造要求更低,离钱更近;另一方面,用VR讲故事,等于没有长镜头,没有场景调度,对于传统视听语言是很大的挑战。

雷峥蒙把团队在做的事叫做“VR线性叙事内容”,他说全国在做同样事情且具有一定水准的机构不超过5家,这类机构往往为了寻求内容变现,也会把作品发到Steam这样的平台上。

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做这个?雷峥蒙笑说这个是“更虚的话题——梦想,我们都是动画制作出生,更喜欢这个领域”,多位VR故事内容从业者也给了我们类似的回答。

目前,Pinta Studios的第二个项目VR动画《烈山氏》在等待发行和继续商业化探索。第一个项目《拾梦老人》的商业化主要是在视频网站上发布普通版本,带动流量反哺资源。片中的广告牌有招商,有结合人物做品牌营销,发行片中小狗的衍生品,还推出了相关音乐集和绘本等……

但这些都无法覆盖短片300万的制作费,雷峥蒙直言“挑战很大”。

Pinta Studios在去年完成了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世界知名的VR动画工作室Baobab获得了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SMG)的数千万美元投资,2016年,上海文广还宣布将投入1亿美元,联合美国VR公司Jaunt成立合资公司。恒信东方以1.5亿人民币投资美国影视制作公司Virtual Reality Company(VRC) ,斯皮尔伯格是该公司的顾问之一。

VRC动画影片《拉克斯的魔幻旅程》

对于中国资本重仓海外VR故事制作方,有人对娱乐资本论旗下预言家游报解释是因为目前国内的VR内容水准只在第二、三梯队,而雷峥蒙却认为国内团队技术不弱。

但是对比起来,欧州有补贴,不急于谋求商业化,美国则工业制作水平很高,有一套标准的工业流程,且商业化成熟,从皮克斯等大厂出来的动画人才很受资本追捧。

对于国内资本争相往国外投资,雷说:“过于神化。”

采访中,谈及国内资本对VR的态度,曾有从业者连呼“不公平”,“他们都让我考虑要不做个区块链、人工智能”。

VR影视和商业落地在国内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河豚君在VR影院的HTC Vive观影体验比Gear VR好很多,其中一个恐怖短片吓得胆小的女生直接摘下了头显。毕竟两者不是在同一量级的产品,售价也相差数倍,只是HTC Vive是连线设备,在我们不停旋转的时候,不知不觉电线已经搅成了麻花。

这次我们没有体验到一体机(具备独立处理器、没有连线束缚的VR头显),观影结束才发现最期待的还是戴上设备痛快地打了一场游戏,被问及是否还会再次来体验VR电影时,我内心想,还得过很长一段时间吧。

【钛媒体作者介绍:娱乐资本论;作者/付于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