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重启的二次元风口,版权问题将是最大的“困扰”

摘要: 看似还很自娱自乐的Cosplay,在二次元风口再次出现之时,经济效益不高、却受众覆盖面极大,一旦侵权问题被引爆,则将形成一波粉丝关注的热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28日,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不管B站的股市和故事如何,这一轮上市,确实让本在2017年有些消歇的二次元经济似乎又将重新迎来新一波的风口。

有业内人士则认为,二次元产业的竞争中,版权问题将是最早被抛出的“杀手锏”。较之手办、公仔、绒毛玩具之类的二次元周边,Cosplay这个营收能力常常被无视的领域,却很有可能成为版权问题的引爆点。

无他,经济效益不高、却受众覆盖面极大,一旦侵权问题被引爆,则将形成一波粉丝关注的热潮。

从兴趣爱好走向营销的真人“角色扮演”

Cosplay是英文Costume Play的简写。通俗来说,即让真人打扮成二次元动漫、小说里的人物。这些真人就叫做 Coser。

最早在国内引发关注,源于2004年1月在北京举办的第一届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上,同步推出了Cosplay嘉年华。其由于位于展会最核心区域,并引来15个游戏展商的100余个游戏角色参与演出,立时让这一舶来名词,被动漫、游戏爱好者所熟知。

最初,Cosplay大多是兴趣爱好者们的个人行为,但随着这一手段的新颖、独特,以及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扩大,导致Cosplay已经成为了国内大中城市里较为常见的一种社会营销现象。尤其是一些商超均会在一些营销活动中,邀请Coser到场助兴,并用一些经典的动漫形象来招揽潜在的年轻顾客族群。 

“这样的揽客手段并不奇怪,甚至很常见,尤其是在许多线下场景越来越缺少年轻客源的状态下,必然越来越频繁被使用。在迪士尼乐园里,各种真人装扮并与游客互动的米老鼠、唐老鸭等迪士尼经典角色,其实就是一种Cosplay。”

营销从业者陈慧告诉笔者:他们往往还会根据动漫,改编出一些真人剧目进行现场演出。而这也是当下Cosplay的一种核心,换言之,没有内容只是变装的Cosplay,只是一种低劣的模仿。

作为泛娱乐的一种对年轻族群有号召力,Cosplay也正在进军传统娱乐行业,比如电视综艺。

最为知名的一次,是2016年7月,一组刘翔Cosplay美少女战士的图片在社交网络上被广泛传播,而“1米9的美少女战士月野兔”装扮,恰恰是刘翔参与深圳卫视真人秀节目《极速前进》的一个环节。

同时,近来大行其道的漫威和DC的动漫改编电影,在一些人看来,也是一种真人Cosplay的电影演绎,尽管对此,大多数Cosplay粉丝并不认同。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大量的Cosplay出现在公众面前,并引发更多关注的同时,版权隐患也开始发酵。

被侵权“葫芦娃”和版权罗生门

有关Cosplay的版权案例很少,但并非没有。

2017年4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将将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和浙江广播电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诉至法院:

浙江广播电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制作的综艺节目《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第7期《宋仲基来了!跑男齐变葫芦》,大量抄袭和使用了《葫芦兄弟》中的内容,包括多次使用《葫芦兄弟》中故事发生的场景、人物设定、道具。而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未经许可和审查在其网络播放平台上播放了该节目。

“没有获得版权方授权的Cosplay,严格意义上来说都可以算作是盗版,此处并不分是商演还是公益。”Coser雪花在等待坦诚道。

不过,中国Cosplay发展状态本身却颇有戏剧性。

“除了这些综艺节目或名人Cosplay外,大多数的Coser并不受待见。”Coser四叶童称:只是作为一些展会的余兴节目呈现,在表演上没有舞台剧那样专业,而在还原度上又因为个人能力限制而缺少真正的吸引力,整个产业链并没有成功拉通。倒是一些Coser总在因为自己的照片被“免费”使用,而维权。

四叶童所指的维权,是2016年5月,知名Coser张婉玉在微博上的一则声明,其宣称《意林》杂志长期存在不问自取,或被拒绝后依然使用他人作品的情况,并在COS版面公然标注“本版已获授权”。

随后,《意林》杂志在官微中回应称,后期审核流程出错,误刊了维权Coser张婉玉的作品,并表示会支付图片使用费。

此类事件偶发于一些知名的Coser的身上。

就在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报》上,一篇署名为华东政法大学陈虎的评论中则指出:近年来,法院处理过多起就Cosplay照片主张摄影作品版权的案件。值得注意的是,当Cosplay行为本身未获得原权利人许可时,这些照片是否可以获得版权保护?这样的问题在业界尚有争议。

陈慧则分析称:

看似还很自娱自乐的Cosplay,在二次元风口再次出现之时,之所以隐患颇大,在于早前针对动漫盗版、盗播的维权,已经告一段落。

而针对周边产品如公仔、玩偶的维权,不仅因盗版者众难以取证,而且影响力不大,较难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且对粉丝的影响覆盖面不高。反之,还很初阶Cosplay由于版权问题严重,加上粉丝关注度高、受众高度集中,其维权效果,将非常可观。

从501军团到304社团的产业链蔓延

在中国,具有版权方认可的最具影响力Cosplay团体是谁?

或许,是从Cosplay粉丝,到团体成员都未必承认这是Cosplay的501军团。

作为星球大战迷的一个自发组织,501军团于1997年成立于美国。而所谓“中国驻防军”则创立于2009年,其成员涵盖建筑师、设计师、航空公司经理、私企业主、广告从业者、金融业从业者、翻译员、公务员和高级程序员等多个领域,这形成了和大多数以在校大学生为主题的Cosplay团体的一个核心区别。

而这些可以“换装”为冲锋队、侦察兵、赏金猎人、钛战机飞行员或者黑武士的团体成员,加入门槛即是按照自己独一的体型手工制作、改装,并严格遵守官方造型设定加工而成星战道具服装,单套成本往往在5千到2万之间。

这一狂热发烧团体的官方认证,其实来自于星战之父乔治卢卡斯的个人点赞,以及在后续影片中加入501军团的桥段。另一方面,参与到星战的IP推广、所有活动公益化的团体运作模式,则是其得到认可的关键。 

但这仅仅是纯粉丝行为的一种较为极端的呈现。然而,在国内,一条围绕Cosplay展开的产业链正在形成。

2016年,次元文化宣布获得复星昆仲的数千万A轮融资,而次元文化前身就是Cosplay圈内较为知名的“304社团”。

该公司已经开始走向正版授权之路,如围绕热门国漫《狐妖小红娘》、《九州缥缈录》、《斗罗大陆》、《花千骨》、《倩女幽魂》等作品推出官方 Cosplay ,并试图由此进入影视行业,往二次元内容创作,进行深度挖掘。

同样聚力该领域的美盛文化则走在另一条路上。

“美盛最早是为迪斯尼做公主裙的,Cosplay衍生品是我们擅长的。”2017年,当该公司相关人士在媒体上说出此番话时,正值该公司拿下国漫热门IP《全职高手》的正版周边和服饰授权,而此前《初音》《银魂》《月歌》《少年锦衣卫》等中日动漫作品的周边授权,已让其获利颇丰。

仅以美盛在天猫店开的主营Cosplay正版道具服装的店铺“UWOWO”为例,这家2014年开张的店铺,在去年双十一,单天营业额就突破了一千万。

按照官方要求还原人物设定,从服装、道具、假发等多个部分,全方位展开制作。美盛的正版服饰模式,似乎可以解决更多动漫爱好者无力手工制作服饰的难题。

同时,对于一些如裁缝之类正面临“职业消失”的手工业者来说,机会也同样存在。如早前媒体曾报道上海一位60后大叔,用四台老旧缝纫机化身“二次元”裁缝。只要自带布料和设计图上门,他就能化图纸为“二次元”传奇。

当然,这个创业机会背后,依然存在着难以规避的版权风险。

“但是,这未尝不是一个机会。Cosplay的第一个难题是服装,标准化生产的正版服装对于普通爱好者来说,够用了,就如同当下的汉服热。但对于从业者,则绝不合身。”雪花在等待认为,这也是为了501军团明明可以直接购买星战服装,却还要手工打造的原因之一。

为何不能将专业定制化的小众市场,由获得正版授权的二次元公司,再次授权和分包给具有匠心的手艺人呢?至少,大家都没有了版权隐患,也能更多姿势开发市场。

【钛媒体作者介绍: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张书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书乐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出了本《榜样魔兽》,卖的不好,出了《实战网络营销》(1、2版),卖的还行;2017年出了本《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正在卖

评论(2

  • cos圈子比较混乱,既有打着旗号卖身的也有初心只是想 蹭热提关注的,而cos本身初衷作为热爱动画动漫的人来说也逐渐变得不再熟悉,热爱二次元的不一定关注cos,而cos的人也不一定是知道二次元的。

    2018-04-09 14:48 via pc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实际上我觉得这1-3年内青年消费者成熟的阶段,cos应该不会被版权方给与抵制态度,因为有利可图。主要是国内触达二次元爱好者的途经太少,B站只能给出曝光,却做不了针对性推广,腾讯洗的还是嫩,只会做联运和线下宣传,也是做不到高效推广。对国外版权方,由于其缺少垂直触达目标用户群的手段,相比之下cos起到了一个助推推广的作用,所以我觉得国外是对此乐见其成的;问题在于腾讯,因为不排除脑抽砍受众活性的可能,不过应该不是普遍现象,抵制不是腾讯的画风,亲自组织或者控制代理人才是。

    2018-04-07 15:52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