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朱亚文念情书、许知远搞直播 ,音频世界里的都市夜归人

摘要: 场景做重,具备伴随属性的音频则成了夜间活跃度最高的互联网产品类型之一。

叫份外卖,拯救胃的饥饿感;养只青蛙,慰藉你的孤独感。崇尚笨拙、抗拒庸俗的许知远,和看似犀利、骨子温柔的叶三曾在蜻蜓FM做过一期《外卖时代的爱情》的直播。或许是因为聊起自我、女人和爱情,这期节目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化学反应。

在第18个世界睡眠日的晚上,许知远又要开启一场题为“梦游人之夜”的音频直播。他们是这样解释这个名字的:请抛下白天的理性和秩序感,接纳春夜的混沌与激动。让我们沉下心、暗下灯,放低声线、重拾温柔,一起聊一次难忘的失眠之夜、午夜暴走、荒诞梦境、心动邂逅……

类似这样的节目,这样的话题,总是在夜晚迎来高峰。双眼紧盯屏幕的我们,并非离群索居,却常感到孤独。对于以蜻蜓FM、荔枝和喜马拉雅FM这样的音频平台来说,睡前向来是一个重要场景。

在传统广播时代,以《千里共良宵》为代表的深夜电台节目曾俘获众多悸动的年轻人。移动互联网时代,在蒋勋、许知远、高晓松,青音、杨晨、蕊希、程一,以及《声临其境》冠军朱亚文等众多声优“网红”加持之下,具备伴随属性的音频则成了夜间活跃度最高的互联网产品类型之一。

失眠是“病”,音频有“药”?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的孤独,科技的发展无疑加剧了其喧嚣的程度和失眠的比率。今年世界睡眠日的主题是“规律作息,健康睡眠”,这对于都市年轻人来说是一件很难做得到的事情了。《中国睡眠诊疗现状调查报告》及《2018中国互联网网民睡眠白皮书》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睡眠障碍患者约有五六千万人,而诊治的患者不足2%;56%的网友认为自己有睡眠问题,包括多梦、浅眠等。

就算是那些日常睡眠平均时长超过7小时的睡眠时长佼佼者,也仍有56%的网民认为自己有睡眠问题,包括多梦、持续浅眠、早上醒来头脑昏沉等。其中,90后群体中,有睡眠问题的超过六成,对助眠产品线上消费贡献最大。

白皮书显示,工作压力大是影响睡眠质量的“罪魁祸首”,七成互联网用户受其影响。其次为生活压力、环境因素、个人习惯等。还有超过58%的网友表示,会牺牲睡眠时间完成最重要的工作。近九成网友习惯在睡前玩手机,平均时间为65分钟,58%的95后睡前玩手机平均时间达到80分钟。

努力调整作息当然是最好的改善方法,可是对于金融、房地产、互联网等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夜猫子已经成了很难甩掉的身份。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睡前音频收听场景研究报告》提出来,除了自身调节外,“听音”助眠成为借助外力改善睡眠的首选。其中,选择收听音乐占比34.9%,而选择收听音频节目或直播占26.2%。

夜间的泛娱乐消费对互联网用户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这份报告显示,在一天的忙碌之后,58.3%的人喜欢用看新闻来弥补一天错过的“国事家事天下事”。排名靠前的娱乐活动均为“单看”或“单听”的活动。毕竟,耳朵或眼睛,总有一个要休息。

视频、短视频、阅读、音乐等产品在晚上八点到十点之间,都会迎来其使用高峰。十点之后,也就是大部分互联网用户上床睡觉的时间,这个时间段只有音频类App的用户活跃仍在增加。到了周末或者节假日,在线音频的最高峰直接出现在了晚上十点之后。

这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忙碌了一个星期,很多人都会有一种“难得周末,毕竟周末”的内心戏,然后会在周末的狂欢中更加体会到孤独,进而寻求声音的慰藉。就像那句歌词说的,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睡前听音频,是想听点什么?


许知远说他曾梦想的工作就是夜间电台主持人,不断有人call in,不断讲他们的故事,就像进入人类经验的博物馆一样。彼此不相识,在黑夜之中突然对另一个人敞开心扉,某种意义上又有自我呈现的色彩。

这其实是《夜色温柔》的柴静,《千里共良宵》的姚科、林白等曾经做的事情。随着媒介变迁,广播也慢慢与网络音频融合,所以当蜻蜓FM、喜马拉雅FM和荔枝兴起的时候,我们似乎看到了电台复兴的迹象。

但与其说复兴,不如说这类产品延续了广播时代的电台情歌特点,继续承担着精神伴侣角色。

那么,当失眠的都市人在深夜听音频节目的时候,究竟在听些什么?艾瑞的报告称,有声书成为最多人收听过且收听最多的在线音频内容,阅读模式变“看”为“听”,解放了双手双眼,因此备受喜爱,其次是调频广播以及音频节目,在音频节目中,音乐类节目受众最广泛。

睡前听节目,有人可能是在伴听中入眠,有人或许是想寻找内心。柴静曾经说,没有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这大概就是想表达,有些经历和挫折可能是没法与人分享的,唯有熬过那些被孤独照得筒体透明的日子,才能放下和释怀。

比如有些作家的创作就是如此。里尔克写作时总是与世隔绝;里希特抱怨人人都喜欢他的艺术,因为这种喜欢与对名利的追逐有关;马尔克斯则说:“一百万人决定去读一本书全凭一人独坐陋室,用二十八个字母、两根指头敲出来的书,想想都觉得疯狂。”这其实也像极了当下年轻人通宵达旦做一个方案,搞一个项目。

如果说孤独是一门生意,声音经济如何延展?

以前我总结说,诸如夜听,蕊希的《一个人听》,程一电台等孤独款内容产品,都是在发行情感社交货币。但随着蒋勋、高晓松、许知远等头部知识网红入场付费音频,再加上朱亚文这样的声音荷尔蒙、娱乐明星与蜻蜓FM这样的平台合作推出音频节目《最美情书》,我觉得孤独这门生意的边界又拓展了。

我们看到,当以人文出道的新世相转向功利类营销课程的时候,大众出现了不理解甚至弃粉现象。原本无可厚非的卖课,却被讨伐,一方面显示用户不自觉的警惕情绪,另一面也说明这和他们所期待的新世相不太一样。

新世相卖营销课所引起的争议,恰恰说明了知识付费人文性与功利性的二元对立。从长久来看,《蒋勋细说红楼梦》、《矮大紧指北》包括《艳遇图书馆》等节目几乎是没有时效性的,再过五年、十年,再翻出来也毫不违和。这种长久陪伴特性,加上人文走心的风格,也使得《矮大紧指北》这样的音频脱口秀成为互联网用户睡前最喜欢收听的类型之一。

如果说蒋勋和高晓松的声音经济在于内容付费,那么朱亚文则代表了娱乐IP的想象空间。朱亚文其实是一个演技派,但频繁上热搜却是因为在综艺节目《声临其境》上的配音表现。看过《身临其境》的观众,应该对朱亚文的那句“宝贝儿~”记忆犹新,也清楚他配音电影《喜欢你》金城武的角色后圈粉无数,主持人王凯称他为“百变声魔”。

此前一个明星IP的开发或许就是影视、综艺和音乐,朱亚文则联手蜻蜓FM趟出了音频节目这一条新路子。现在已经有推测说,除了朱亚文,同属《身临其境》冠军热门人选,也在壹心娱乐的宋佳、同样是“荷尔蒙系”的李现,也会推出各自的音频节目。

对音频平台来说,《最美情书》播放效果好,可复制空间也大,或许能成为下一个流量大头。对于明星艺人来说,可以丰富曝光维度,展现实力,甚至还能沉淀新圈层的粉丝。双方联手,极有可能促成新的文化娱乐现象。对于用户来说,睡前可选择的陪伴声音则越来越丰富。

互联网风口常追常新,和孤独、情感相关的音频却长久活跃在历史舞台。就像《最美情书》要读的丘吉尔、霍金、里根、海明威、约翰列侬、叶芝、胡兰成、鲁迅、沈从文、王小波……他们笔下的每一封情书都是汹涌时代长河里的坚定瞬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吴怼怼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怼怼
吴怼怼

专栏作者,专注文娱和互联网个性解读

评论(2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商人沾染文艺气息,好样的;文人沾染商人气息,这是堕落。这世界就这么奇怪,先入为主,不讲理性。

    2018-03-24 13:42 via pc
  • 杨川 杨川
    回复
    0

    转发微博

    2018-03-22 10:45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