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观点】自媒体转型之路,咪蒙和新世相都错了

摘要: 时刻要考虑用户的接受度,给他们新鲜感可以,一两次还行,“哗众取宠”的营销玩多了,就会刺激用户流失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最近朋友圈似乎刮起了两阵风潮:一个是抖音不胫而走一度“众望所归”,另一个就是新世相因为新一波的刷频营销陷入“知识传销”风波后来居上成为“众矢之的”。

抖音的火爆,我们暂时可以理解是用户对于微信微博乃至今日头条的审美疲劳;对于陌陌爱恨交加,当然陌陌的洗白也确实伤害了一部分忠实用户的心脏;而在此之外快手的出现,屌丝逆袭给了大家极度的“不真实感”,以至于天佑快手也无法抹除它固有“低俗”的底层印象……

这中间似乎还有明星直播以及直播竞答掀起过一层大浪,只是潮水过后,用户却发现只有自己还在“裸泳”。

在经历过一波又一波的“生态化反”之后,用户的注意力被这些“朝生夕死”的App搅得一团乱麻。

当然在这里收割用户的注意力还不止这一款又一款的App浪潮,浪潮之巅还有各种各样的10w+爆文以及刷屏事件在薅用户的羊毛。

比如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比特币和区块链就一直没有消停过;三月份更是一个悲伤的日子,霍金、纪梵希乃至李敖他们结伴而去,大家亟需找到新的话题“娱乐至死”。

于是这一次抖音被大家寄予厚望,新浪又很配合的和它们打了一组“太极拳”,更是一瞬间把抖音捧上了紫禁之巅。

鉴于抖音我们已经讨论过,《抖音创世纪:社交媒体的下半场》;在这里我们就聚焦另一个话题,风口浪尖的新世相。

相信在这几天大家对于有关新世相“知识传销”的内容已经“阅尽千帆”,所以我们不妨换一个视角,联系咪蒙的职场提升课以及GQ实验室的 MINI 广告来看看自媒体人应该如何正确的打开“增长黑客”?


有趣的是,不管是咪蒙去年12月份的《咪蒙教你月薪5万》,还是这一次新世相CEO张伟当纲的《新世相营销课》,他们都是打着“知识付费”的幌子做“经验主义”的“勾当”。

对于咪蒙来说,她确实有过一个叫做黄小污的助理,月薪5万;但是人家咪蒙都说了黄小污已经不是她的助理,人家是商务总监了;所以这一次咪蒙教你月薪5万,3年不涨薪50%就退款的逻辑本来就是有问题的。

咪蒙借着月薪5万助理引爆的话题风口,又一次成为了自媒体界的“话题女王”:你瞧!咪蒙的助理在她手把手“英明神武”的领导下这都月薪5万了,可见咪蒙的“真材实料”?

但你有没有想过,黄小污本身的实力以及他们刚好干上了“咪蒙”这个IP大火的时机,甚至于咪蒙给黄小污5万月薪的时候是不是就在心底策划这一次“知识付费”,想想,是不是细思极恐。

对于把周遭同时一个个“安利”一遍,无时不刻不再表现着公司“优越感”的咪蒙,逮住“实习生”之后终于对“职场白领”也下手了。

那么,话题是怎么来的?

话题从来不是什么“50选一,四级采访,5小时互动写作”,话题从来都是从“逻辑谬论”中提取的。

那么这一次《咪蒙教你月薪5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呢?

毕竟咪蒙的一千多万粉丝从来都不是吃素的。

况且,咪蒙在一切开始之前就给自己打了一个补丁,3年不涨薪50%就退款。

你想想,月薪已经足够高的人,谁会去定咪蒙的职场课;而那些月薪起步就较低的人3年上涨50%从来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这种单纯只靠自己就能达成的事,为什么非要被一锅鸡汤迷失了心智?


甭管咪蒙的职场课有多被人诟病,毕竟是她开了一个坏头,但她至少在3年不涨薪就退款这件事上做了保证,足见她自己没有完全陷进去。

但是对于新世相CEO张伟的这一次营销课,认真来说他们咪蒙的职场课都是同一个类型“经验之谈”。

对于这一类有很大个人属性,IP成为的经验课,它真的不是谁都适用的。

但这一次张伟被“声讨”的原因却不是因为他在效仿咪蒙那种“挂羊头卖狗肉”,关键是他的传播方式有问题。

虽然一切开始之前新世相本身就把传播限定在3级之内,有效避免了自己陷入“传销”的陷阱。

但这种“知法犯法”钻空子的做法,只是因为没有传播到第四级就不是“传销”吗?

而这也就是大家坚信新世相就是在“知识分销”的原因。

所以,对于那些想要为新世相翻案的人,说什么“知识付费的属性,注定其只能走分销路线”——知识付费不是一般商品,更接近一次新内容付费,而且新世相还不是首恶;照这么说传销这种事情就情有可原了?毕竟,传销卖的也不是一般商品,更接近一次性欺骗,而且早在郁金香的时代就有了。

虽然理论来说新世相来讲营销课,确实有其价值;毕竟那么多的刷屏传播事件打底,怎么都该有些“套路”。

但是明显这一次新世相是被自己套路了,以为规避好所有可预测的危险就能横行无忌,殊不知微信从来都不是和善之人,而用户也不是谁都可以愚弄之辈。


相比于咪蒙职场课和新世相营销课一个在内容上“名不副实”,一个在传播形式上“铤而走险”,另一个同样在“转型破局”的GQ实验室倒是让人耳目一新。

当然,或许是因为相比于咪蒙和新世相,GQ实验室没有前者那么大的转型压力,所以还在处于一个相对早期的转型实验周期。

这就相当于咪蒙早期的广告以及新世相早期策划的各种营销活动,由于不用背负那么大的IP变现压力,所以能够更完善的考虑到用户的接受以及反响。

尤其对于现在新媒体已成“血海”,回头无岸,只能砥砺前行的时候,对于这些新媒体大号他们聚焦的注意力已经达到了瓶颈,新的增长空间有限,就必须找到其他的途经来激活粉丝的“购买力”。

其实在咪蒙职场课之前,她就已经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大讲座,试图给自己曝光;而在新世相营销课之前,他们也曾和京东、苏宁、爱彼迎乃至淘宝和腾讯有过合作;但是他们的胃口太大,显然不满足于当下。

于是就有了这些足够吸睛但是却会招来非议的“慢动作”。

那么,同样都是转型,为什么新媒体殊途同归都走向了那条“不归路”?

一是:IP吃像难看,太急于套现;

二是:作为非正规军的他们,想试试市场和用户的底线;

三是:迫于资本倾轧商业化过猛遭到反噬,急火攻心做出“自残”式的营销举措;

那么,鉴于咪蒙和新世相的反面例子,以及GQ实验室的昙花一现,新媒体转型到底该怎么做?

我们要知道,咪蒙的职场课说白了就是在“兜售捷径”,利用弱者的焦虑和畏葸,滋长了他们的懒惰和投机。

至于新世相,他显然也诗在走捷径;但是不同的是新世相面对的人群特殊,对于传播人士来讲他们做的事情本来就是给用户和品牌创造捷径;所以最大的问题是新世相的传播,它刺激了人性的“恶——贪婪”。

最后谈到GQ实验室,段子和表现手法都不新鲜,但是考虑到GQ原本“小资”的用户背景,这一次传播就是在哗众取宠,刺激用户的新鲜感。

考虑到这三者得与失的本质,我们知道新媒体转型的几点基本法:


第一:时刻要考虑用户的接受度,给他们新鲜感可以,一两次还行,“哗众取宠”的营销玩多了,就会刺激用户流失;

第二:跳出图文框架做的东西需要考虑用户的匹配度,需要思考自己的用户到底需要什么东西,不能脱离群众基础;

第三:用户瓶颈是每一个自媒体都会遭遇的状态,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在兴趣,变现和用户之间取舍世间没有三全法。


当然,在此之外我们还需要注意到市场趋势,用户的注意力流向,就像现在抖音就是一个不错的流量洼地,可以预测AR技术一旦成熟起来将会颠覆目前的“人&终端&人”社交生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幻梦邪魂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幻梦邪魂
幻梦邪魂

MWI首席内容运营官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