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三点钟圆桌对话:听不同领域大佬谈区块链

摘要: 三点钟群再次掀起讨论热潮,链得得邀请了四位不同领域的大佬,通过他们迥然不同的身份和区块链从业经历使读者全面了解这个新兴的行业。

链得得 区块链

链得得注:本次三点钟创始群中的圆桌对话,由链得得App主持,邀请了四个不同行业的区块链大佬从各自视角分享对当下区块链热门问题的看法,他们分别是区块链项目创始人,区块链投资者,传统金融从业者,媒体从业者,通过他们迥然不同的身份和区块链从业经历使读者全面了解这个新兴的行业。

参与本次对话的嘉宾如下:

区块链项目创始人/极客:黄步添,云象区块链创始人,VNTChain发起人,浙江大学计算机博士,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发起人之一,主编《区块链解密:构建基于信用的下一代互联网》一书。

区块链投资者:DFUND 创始人赵东,原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著名比特币早期投资者。

传统金融从业者:初壮,曾任职于中国证监会信息中心,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长期工作在金融信息化领域,特别是网上证券业务,信息安全和互联网金融,有丰富的事件经验。中科院大学信息与通信学院兼职教授,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研究生导师,微金融五十人论坛的主要发起人。

媒体从业者:钛媒体&链得得创始人赵何娟,曾任职于财新传媒、《财经》杂志、《第一财经日报》等主流财经媒体。Diageo杯非洲最佳商业报道提名奖,中国《南方周末》年度致敬记者、搜狐IT年度优秀记者。

以下为本次对话实录,由链得得App整理如下:

赵何娟:@赵东,你怎么看ICO之后带动的这一波区块链,舆论和监管谈区块链的趋势都是链币分离,区块链和Token分开谈。我感觉分开挺难的,你具体怎么看,区块链和Token分得开吗?

赵东:我认为分不开—- 就像手机和wifi一样分不开。 如果你只用没有wifi的手机那当然没问题。 我的逻辑是: 区块链的最大价值是去中介化,实现价值超导。 那么,如果没有token,用什么来传导价值呢? 关于ICO,我倒是认为,做币也好做token 也好,并不是一定要向公众募集资金吧。

比特币本身,没有募资,中本聪一个人(也许一个团队),默默地写了白皮书,默默地写了代码,发布了,没有向任何人募集任何资金,不一样成功了吗?现在ico最大的问题就是面向公众募资,涉嫌非法集资。部分项目比如一些公共服务的确可以无token的区块链方式实现。无token的区块链项目应该大都是公益性质的、公共服务项目吧。最宝贵的是,这是个自由竞争的市场,有能耐的人都可以来竞争,市场很残酷,剩者为王。

黄步添:针对区块链技术目前发展到什么阶段与各行业结合的难点的问题,我认为目前区块链技术,主要以Hyperledger为代表的联盟链,以以太坊为代表的公有链。

联盟链中参与的节点比公有链的节点有更强的安全与性能保证,联盟链使用了技术成熟的PBFT等共识算法来达成共识。目前的联盟链技术还是着力于核心与协议层面的技术发展,作为综合的技术解决方案仍然不成熟。联盟链与行业结合相对切合的应用场景包括供应链金融、资产证券化、信用证等,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公司都有相应场景在跑;但在实际业务推动过程中,难点还在于线下协调各个参与机构来参与业务。

大家新闻看到的大部分场景为区块链而区块链,真正有实际价值的区块链应用还很少。大多数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为了趁热点,做个POC,再做个PR,就结束了。公有链的问题主要还在于性能问题,还没法适应大规模应用,一个以太猫应用,对以太坊网络造成了堵塞。

赵东:也就是,联盟链的难度在于“联盟”的形成,而不是“链” 。我也想听你评价一下eos的DPOS。

黄步添:社区内很多人经常拿eos的dpos开玩笑,21个超级节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缺失了区块链精神。但区块链存在完全去中心化、弱中心化等多种形态,采用何种共识机制,还需适应应用场景需求。

目前公链之争的技术焦点在于“共识机制”。比特币的POW机制,实现了完全的去中心化,但极大的牺牲了效率;部分公链牺牲去中心化程度,采用高效的共识机制来提升网络的吞吐量。除了共识机制外,但还要考虑可扩展性(侧链等)、智能合约的安全性等。 光技术还不够,无论哪条公链,最终是否能形成自己的应用生态,这才是重点。

另外说到区块链和Token,从技术上来说,区块链和Token是可以分离的,Hyperledger项目是没有Token的,确切的说是分布式账本;但从业务设计上,区块链上如果没有Token,很难激励生态的参与者,是否有价值,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初壮:区块链应用大体上可以分成三个大的领域:一是溯源与存证,二是高可靠记账,三是可信任价值分配。目前凡是没有token的区块链应用,感觉少点东西。国内最好应用范例应该首推迅雷。乐视去年花了30亿购买cdn,如果和迅雷一样的模式,现金流问题就可以减轻甚至解决了。

很可能,区块链技术的终极演进目标,是重新定义一个人或企业如何获取收入报酬的方式。所以,也许不管内生货币还是代币,本质上都是一种可信任的对未来价值进行管理的体系。

比特币的创始理念是哈耶克的超主权货币理论,最终的目标达成是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区块链会使越来越多的场景交易成本趋于零,企业组织就被碎片化,变成自由人的联合体。所以,上升到理论上,区块链是通向共产主义的技术工具,或生产力基础。

黄步添:人工智能解决生产力问题,区块链解决生产关系问题

初壮: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是对立统一的。人工智能的必然结果是越来越多的人失去工作机会。而区块链将为人们建立新的获取报酬的体制机制。其实从监管上,已经有清晰的框架:支持扶植区块链,打击数字货币。但是我一直纠结的问题,就是区块链是否可以与token分离而单独发展?

赵东:我更认同“多中心”模式,因为对于具体应用来讲,“去中心化”不是目的,而只是技术手段之一。千万不要“唯去中心化”,很多时候中心化是提高效率的方式。对于联盟链,“联盟”的成立可能仍然是最难的事情,而不是“链”本身。追寻一个逻辑: 如果不能否认token + 不能ico 。 继续推理能不能得出这个结论: 做无ico,有token 的项目。

初壮:中国的各级政府,从乡一级开始,每一级其实都是多中心模式。政府信息公开,解决证明你是谁的问题,可能区块链是一个好的信息化方案。所以,多中心体系,现实中多留意观察,可能都是这个模式,也许这就是自然法则。

9月4日的监管规则,其实是一个特殊时间做出的断然决策。主要原因是非法集资正在向ico聚集。这个可能有回旋余地,其实有合规的金融工具是可以归集资金的。但token交易,能否被允许,也许要解决缴税的问题。实名制,交易即征税,监管沙盒。我觉得这可能是走向监管合规的基本前提。

也许,

每个IP都可以是发币的主体。主权货币有有价凭证,股票也是有价凭证。中国的上市公司股票,有点像代币:没有分红,也没有人关心表决权。主权货币相当于一个国家发的证券,股票相当于一个企业发的货币。将来也许每个人都可以在粉丝群里发一种数字货币。

比如,区块链用于足球,用于粉丝纪念,仅仅是个皮毛,本质上都算不上一个区块链应用。其实区块链与足球,真正用好了能解决的是黑哨和赌球问题。节奏控制是主裁的问题。可以把决定输赢的最重要的裁决,上链解决。足球是娱乐,大众参与才是王道。

这是一个区块链的模式问题,IT公司依靠出售产品服务技术专利获取报酬。而区块链搞得好的,都是直接通过发币和持币获得报酬。因此更愿意采用ORG,基金会,开源等模式实现快速推广。

赵何娟:来了来了。两个小时前遇到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打乱了我很多计划,就像区块链的节奏,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我刚才在躲雨的时候突然想拟了一小段开头,跟大家交流下。

我估计是这个群里被怼得最惨,但也最顽强的了吧。我很顽强。从我据说是被群主怀着“要教育她”的目的请进群第一天就开始被陈伟星当靶子怼,我在一脸懵逼中也不服气的互怼,当然现在我俩聊得也挺多挺好的,他其实算是个蛮简单的人。

很感谢好几任群主都一直心疼我,没踢我。我也没有因为时不时被围攻而退群。顽强地在这里存在着。

谢谢群主们,尤其是大群主玉红一直在鼓励我,也给链得得这个机会来主持今天的整个分享,并且让我更多参与。

这正是支撑我愿意顽强在这里“活着”的一个最重要原因,三点钟群可以看作整个区块链圈的一个缩影,其实是一个可以也一定会更开放更多元更包容,有竞争和对立但更多留下互相欣赏和协作的世界。坦诚、担当地去面对所有挑战与质疑,不仅是我,也是每一个区块链世界里的人要对外实践的。争议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内心的标尺与信仰。

借用我很欣赏的沈波老师的一句话,区块链就当是在参与一次社会实验吧,最重要的是包容与开放。

大家有感兴趣的关于媒体的问题可以问我,没有问题我也会充当一些圆桌临时主持,组织群主东叔@赵东ZhaoDong 、黄总@黄步添-云象区块链 和初总@初哥拉底 再来总结一下这一天的讨论,讨论下两会后区块链格局。

我先简单回答一下,然后请出今天的几位嘉宾再次出山。我很看好区块链媒体的发展,无论是自媒体还是机构型媒体。现在这个时间窗,虽然有一些政策上的限制,也虽然有很多混乱的局面以及劣币,但是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全球性机遇。我曾做了十多年财经媒体,我常说以前我最大的心结是,三座大山永远无法跨越:道琼斯(华尔街日报)、汤森路透、彭博。今天我们突然到了可以另辟蹊径的地方,这让带领钛媒体一直在努力国际化路上的我燃起了希望。此外,在中国可贵的是,币圈媒体再怎么混乱币圈再怎么被政策限制,媒体尚没有被一刀切。我曾见证过“一刀切”的媒体非常时期,不好明说了,所以更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健康、安全、良性的发展。劣币的存在不是我们不去作为的理由。我相信没有人天生想做劣币,那么就一步步地,我们一起努力逐渐走向良性发展。中国有希望走出一条新的媒体国际化之路。而且媒体的形态将发生巨变,不再是传统意义的媒体。

这次两会传递出来的声音。在我看来,正面效应比负面效应更强。我注意到前面初总说,ICO去年九四被一刀切,是为了及时阻止非法集资的蔓延,现在又有了一些回旋余地。这个回旋余地是指什么,是有了一些转机吗?(人民日报发表了几篇区块链的暖风报道,初壮补充)

黄步添:监管机构也看到一刀切对行业的负面影响。在技术的早期阶段,旧的监管框架已不符合目前的实际情况;监管的宽容是至关重要的,需要监管机构通过制定监管沙盒,使新的商业模式从POC阶段快速转变为定量和定性阶段。

赵东:总体而言,我对于国内的监管政策的态度还是略微谨慎乐观,短期内我觉得不能期待太宽容。 这也是为何我们寻求海外发展的主要原因。对于准备长期做事情的朋友,大家做好夹缝中求生存的准备。我们的主线是全球化,全球化我们也在摸索中,目前我们主要是寻找对于数字货币宽容、政策稳定的国家地区。

一个政府关于数字货币的政策,是创业团队必须考虑到的风险和成本因素。DFund 今年可能几乎不投资或者尽量少投资,投也只投资“冬小麦”(能够过冬)的项目。我觉得当市场被低估的时候(目前还在泡沫期),二级市场可能会有不错的机会。

赵何娟:关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问题我还蛮感兴趣的。传统投资机构和基金公司做一级市场和做二级市场分得满开的,简直是两个圈子。区块链你觉得还能分开吗?

赵东:不太容易分开吧。我一个朋友是做天使投资挺有名的一个机构,他们参与了两个区块链项目之后就觉得二级市场太麻烦精力照顾不过来放弃了。

未来区块链行业的投资需要把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结合起来做。价值投资需要低估值的好项目。而在牛市中好项目估值容易过高,那么就不如在市场过冷时二级市场介入。 区块链项目投资逻辑和传统项目是不一样的,我认为传统项目是以卖出套现法币作为退出手段,而对于优质区块链项目应该以“长期持有”作为投资方式。

赵何娟:三位给所有区块链里的创业者和投资都说一句寄语吧。

初壮:我觉得,区块链正在改变IT产业的业态。中国在IT产业上,一直是美国的跟随者,但缺少核心技术包括芯片,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等。但是围绕着矿机的设计和生产,可能绕开这些劣势,改变IT产业的方向。对IT产业的影响,特别是充分利用区块链技术的首发位置,中国也许可以实现IT产业的弯道超车。

数字货币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也许只有潮水退却,才能发现珍珠。

赵东:我想送给大家一句话: 我很庆幸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新技术不断出现, 变革仍然在继续,未来有无限可能和机会,希望大家拥抱未来、活在未来,Living in the future !

(以上内容为链得得App编辑整理,如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次圆桌对话完整交流记录可加入链得得区块链社群——【得得成长营】获得(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期待与你们在这里分享交流,共同成长。

本文原发布于链得得,作者:链得得雅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链得得
链得得

下载链得得App,更多区块链金融原创报道,更多独家和深度,24小时实时更新。微信号:区块链得得(ID:ChainDD)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