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区块链飓风”过境:华强北矿机盛况不再

摘要: 大风刮来的机会,来得快,去得也快。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吴东拿起桌上的计算器,手指飞快地跳动,在上边按出了几个数字。

相比于界面新闻记者一个月前来深圳华强北探店时的报价,这个数字缩水了超过20%。

吴东报的是比特币矿机的售价。这种经过改装后的电脑主机设备,是比特币的专业生产工具。目前市面上盛行的几种矿机型号分别是“蚂蚁矿机S9”、“蚂蚁矿机L3+”,以及“神马矿机M3”等等。

数字货币在2017年迎来了爆发期,一年比特币涨幅13倍,以太坊涨了100倍。这也带动了许多衍生领域的繁荣,矿机生意就是其中之一。

嗅觉敏锐的生意人开始在市面上大幅搜刮矿机,然后加价倒卖赚取暴利。

作为数码产品集散地的华强北因此也焕发了新的活力。赛格广场的不少店铺都换下原本写着“电脑配件”的精致招牌,转而挂上标有“矿机出售”的简易荧光板。

鼎盛时期,来自全球各地的卖家都来这里进货,热门矿机一机难求。

但在经历了2017年底的狂飙突进之后,2018年开年数字货币市场的一系列负面消息,让华强北的矿机买家们也遭遇了打击。

价格大跌

吴东抬起头来,看到了界面新闻记者脸上疑惑的表情,他以一个略显尴尬的微笑回应。

“过完年回来S9的价格跌了不少,没办法,币价最近跌的太厉害了。”吴东所指的是比特币的价格。

上周,比特币交易所币安称遭受了黑客攻击,大量账户出现异动。受此影响,比特币的价格跌破10000美元。迄今为止每个比特币的市场价格一直在9000美元价格线上徘徊。

矿机的行情也随之波动。

3月12日,界面新闻记者来到位于赛格广场四楼的几家矿机售卖柜台上,得到几乎的一致回答是:现货蚂蚁矿机S9的价格每台在14500元左右。

如果要香港版本的话,销售们普遍说价格还能再便宜1000元,这是由两地的关税差异导致的。“不过现在货不多,因为这个不好带,体积太大了,容易被海关抓。”一位矿机销售说。

“现在我给你的这个价格是上一批货的,下一批货大概月底到,到时候价格又会高一点。”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吴东给出的价格和“市场参考价”没有区别。但在2月7日,当界面新闻记者第一次找到他时时,他同样快速地在自己手边的计算机上按出了一串数字:每台19000元。

“这个是裸机价格,带官电加500,要13的话算你便宜点。”一串术语从他的嘴里流利地涌出。

蚂蚁矿机S9是比特大陆生产的一种矿机,额定算力为13.5TH/s(±5%),根据换算,这意味着每台这样的矿机一天能够带来约0.0011个比特币。

它也是市面上最主流的一款矿机。每家店铺都用彩色笔把它写在了荧光板上最显眼的地方。

“挖的是硬通货比特币,性能稳定,设置也简单,基本上插上电就能运作。”吴东如数家珍一样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着S9的优点。

S9也是目前市场上需求量最大的机型。在吴东2018年初的朋友圈中,“500台S9现货已备好”之类的话语比比皆是。

要应对纷至沓来的询问,卖家们已经发展出了一套专门的术语。

比如“裸机”指的是矿机本身,不带其它配件;“官电”指生产商提供的电源配件;“13”指的是矿机的算力为13TH/s,算力低自然能挖出来的比特币也就更少。

但过完一个年,一台S9矿机的价格就下跌了5000元左右,市面报价14500。

在比特大陆的官方网站上,一台带有官方电源的S9矿机价格为15000元,但要从3月20日到3月30日之间才能发货。而且这批货也早早就售罄了。

这意味着,除非靠以往的囤货,新入局的矿机卖家已经没有利润空间。吴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的店铺也是靠着早期的积累才能维持盈利。

他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当初的“盛况”:“去年9、10月份的时候,一台S9在官网才卖一万块出头,我们普遍卖三万一台,还要提前订货。”

但那终归已经是过去式。界面新闻记者在华强北走访发现,过年前还开着的几家矿机店铺,现在已经换了主人。

吴东说,很多人在过年期间看到行情不好,回来出清了手上的存货之后就没有再做了。

“再做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开始亏钱。”说完这句话后不久,他又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发出了一条矿机的销售信息,配上了“跳楼价”、“急甩”之类的宣传语。

这是他一天之内发出的第五条朋友圈“小广告”了。

春节前已“退烧”

数字货币市场价格的剧烈波动,以及挖币难度的提升,使得人们购买矿机的热情开始消退。

界面新闻记者在今年过年前两周到访华强北赛格广场四楼的“矿机聚集地”时,发现很多矿机销售柜台已经早早地打出了“过年休息”的字样。

商场贴出的官方标志显示,赛格广场的四楼本来是主营电脑整机、配件等产品。但界面新闻记者看到,随着数字货币的大热,这层楼里有过半数的商家都开始从事矿机销售等相关业务。

在那之前,不少媒体曾经报道过矿机在华强北“一机难求”的火爆。

但是2月7日,偌大的楼层之中,只有50%左右的商铺还在营业,其中销售矿机的店铺依然占据了多数。不过,前来咨询的顾客却寥寥无几。

在店铺和店铺之间游走的,除了收货发货的顺丰快递员之外,基本上是来自外国的顾客,其中以来自东欧地区或者东南亚地区的顾客为主。

这些地区大多是能源价格相对低廉的地方。以俄罗斯为例,这个国家的消费者电价低至每度电1.3美分(约合人民币0.08元),这大概是国内民用电价的15%。

低廉的电价使得俄罗斯成为了挖矿大国。这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俄罗斯人成为了赛格广场四楼的常客,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些店铺招牌上中文名称的下面往往不是英文,而是俄文。

“他们觉得这里的矿机比那边的便宜,质量也有保证,所以会一次买不少。”一名刚刚送走客人的俄语翻译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她说,之前多的时候,自己一天要接待四五批顾客,都是直接点名要到华强北买矿机;但2月7日当天,她才接到了两批客人。

这些游荡的外国顾客并不能够掩盖当天卖场呈现出来的萧瑟感。“人头攒动”、“一机难求”的现象并未出现,更多的时候,销售们有不少空闲的时间可以专注在自己的手机上看一集电视剧。

“一个是过年前很多商铺都休息了,顾客也少了;另一个币价跌了肯定会有影响,大家热情也没那么高了。”一位矿机销售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比特币价格下跌的背后,是2月初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力度在全球范围内的加强。

央行旗下《金融时报》报道称,针对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中国将采取一些列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

一系列利空消息的出现,让比特币的市场价格一度跌穿6000美元。

相应地,矿机的价格也同步下跌。蚂蚁矿机S9的价格就已经在那时候跌到了每台两万元以下。

这并没有给市场带来抄底的热情,反而是遏制住了玩家们蠢蠢欲动的心。

就在界面新闻记者逛了两圈,准备离开卖场的时候,矿机销售黄丽叫住了记者。她的摊位在扶手电梯不远,算得上是“黄金位置”。

“要矿机吗?”她急切地问我,“我可以给你这个价。”说着,她在计算机上按出了18000这个数字,这比当时的市场价要低了1000元。

“我直接找供应商拿货,比其他店要便宜。”她说,卖完手上剩下的几十台后,她也准备也回家过年了。

反弹期望落空

春节过后一个月,界面新闻记者再次来到华强北。

尽管比特币的行情显示出了一定的复苏迹象,但这并没有给矿机热度带来回升。

3月12日当天,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赛格广场四楼的店铺基本全部开业,但人潮和年前相比,并没有明显增加。就连顺丰快递员出现的频率也要比年前低了一些。

“年前行情不好,挖矿的成本都跌破币价了。年后也没好转,现在一天挖币的收益也就不到70块,基本只能是刚刚回本。”矿机销售韩峰对此很无奈,他本来以为过年回来,人们的热情会逐渐回温,但事与愿违。

彭博新能源财经分析师Sophie Lu此前表示,按照国内政府制定的电价区间,只要比特币的市场价格能维持在6925美元以上,国内的“矿工”就能赚钱。但很多人似乎已经没有了信心。

所以韩峰说,就连回收二手机器的单子,他现在都基本不接了。他说,之前行情好的时候,成色好的二手矿机反而有时更加抢手,因为价格相对便宜。

“现在我们不敢再收了,一手货都不好卖,哪还敢要二手货。”他摇了摇头,“哪怕是过年前那批货,你现在要是对半开卖给我们,我们都不一定会要。”

吴东则是对界面新闻记者明确表示:“二手矿机我们现在绝对不收,只能是帮你发朋友圈,看看有没有人需要的。”

在他的朋友圈中,一条二手矿机的销售信息显示,年前生产的二手S9矿机价格已经跌到了10000元上下,即便是这批矿机还在保修期内。

“新的生意”:到北方去

矿机的销售不好做了,店家们开始变通。

3月的赛格广场四楼,不少店铺已经在自己柜台前的荧光板上写上了“矿机托管”的字样。这在年前非常少见。

“(把挖矿)当作是个长期的生意来做嘛。”韩峰的店铺招牌上也贴上了一张写有“托管”字样的A4纸。在接待前来问询二手机转卖的顾客时,他会极力推荐对方将自己的矿机托管,而不是卖出。

“反正现在行情不好,矿机不好卖,要是立马卖掉也回不了本,还不如一直放着让它挖矿,等行情回来了再说。”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他说的“托管”,是指矿机持有者支付一定数额的费用,让专门的机构来负责矿机的运行。一般来说,这些机构会在北方一些省份设置专门的“矿场”,进行托管工作。

彭博新能源财经的报告则显示,约3/4的比特币矿场位于中国,主要集中在一些电力低廉的省份。

韩峰没有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们公司矿场所在的具体省份,只是说在北方地区,“我们那边拿的都是国家电网的一些场地,电量供应和储存空间都绝对没问题,起码可以放得下几千台矿机。”

也有一些商家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他们把矿场设在了马来西亚,“能放下超过一万台矿机”。和东欧诸国类似,东南亚的电费成本也相对较低。

针对托管服务的收费方面,卖场内的不同店家也各有心思。韩峰介绍称,他们店里对于蚂蚁矿机S9等普遍机型不收取托管费用,只收取每度0.65元的电费,算下来每台矿机每个月的托管费用大概在600元左右。

“我们和别的店铺不一样,他们还要在电费之外收一点托管费,每个月算下来也要多不少钱。”他说,如果用户选择在他的店铺购买,然后直接进行托管的话,电费上面还可以给出一些优惠。

不过,对于一些相对冷门的机器,他们还是会酌情收取一定的托管费用。比如一款能够挖出超过10种数字货币的Baikal-B型号矿机,韩峰就表示,要托管这种矿机的话,除了每度0.47元的电费之外,还需要每个月100多元的托管费用。

用户在选择了托管服务之后,可以将自己的矿机交给这些店铺,让员工把矿机运送到当地的矿场;也可以选择自行将矿机寄送到矿场。韩峰表示,目前更多人选择的时候一种方式,因为直截了当,比较省时间,“币价每一天都波动,一天都耽误不起的”。

一般而言,矿机要在路上运送3-4天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在这个过程中,以及矿机到达当地的矿场之后,安全问题是用户所最关注的。

“我们在当地有24小时专人轮班全天候看护,还能在线监测,消防、散热设施都齐全;如果运输过程中有什么损失,我们公司是会全额承担用户损失的。”韩峰一条条地报出了自家托管业务的优点,试图平息界面新闻记者的“疑虑”。

最后,韩峰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矿场里还有2000个位置,“手快有手慢无”。但界面新闻记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中发现,几天前他所发出的广告中,矿场的位置依然“还有2000个”。

即便像韩峰这样的销售依然在卖力的招揽着顾客,但可以明显看到的是,华强北赛格广场的四楼,到矿机店铺前进行询问的人已经比高峰时期少了许多。前来询问的人,也大多抱有一种观察的心态。

“矿机不好卖了就继续卖电脑呗,显卡之类的还是很抢手的。”吴东最后满不在意地说。

(文中吴东、黄丽、韩峰为化名)

本文转自界面新闻,文 | 饶文怡 编辑 | 刘方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界面新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是中国最大的商业新闻和社交平台,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