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解密由谣言铺就的“脑控”黑色产业链

摘要: 他们认为自己被境外势力控制大脑,于是组织互助、集体报案,还筑起了产业链。

在网上放出些完全没科学依据、超乎人类想象的消息,却可能收获不同的结果。

比如你说茄子是外星人留在地球的联络工具,那么大概不会有人理你。

而如果你说蜥蜴正在密谋推翻人类的统治,可能真的会有一两个人来跟你讨论“蜥蜴人阴谋”。

可如果你说,有人正在世界另一边,通过高科技设备监视并影响你的大脑。你就会惊讶地发现,有大量态度认真、逻辑清晰的人来赞同你的看法。他们还会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大脑遭受过虐待。接下来或许还会有人把你拉进某些神秘的QQ群,让你找到“组织”。

这并不是开玩笑。如果你百度一下“脑控”两个字,就会发现铺天盖地,关于遭受“大脑控制”迫害的相关消息。除了亲身经历,还有无数媒体报道、科学分析作为这一“罪行”的佐证。

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果壳、豆瓣还是知乎,每一条分析和批驳“脑控理论”内容下面,都一定会有相信脑控或者声明自己是“脑控受害者”的言论出来反驳……近乎无一例外(幸好未见“脑控”支持者获得高票赞同)。

更厉害的是,如果透过“脑控论者”的网站和贴吧、社群深挖下去,就会发现背后还有一套严整的产业链。各种脑控检测秘籍、脑控防护头盔、脑控信号屏蔽器,都在“脑控”这个听起来荒谬并恐怖的关键词背后隐隐现出“变现”的企图。

只要愿意相信基本的常识理性,肯定会明白人类对大脑的研究才刚刚开始。隔着数千公里监控一个人的思想,并且用“黑科技”来折磨这个人的大脑,在这个时代完全是无稽之谈。

可是,那么多人相信的“脑控”阴谋,分布于世界各地的“脑控受害者联盟”究竟该如何解释?今天中国的“脑控信徒”处在怎样的生活状态当中?

今天我们的故事,关于这段并不光彩的科技史。

恶魔的开关:唐纳德·卡梅伦与精神驾驭


可能必须要把时间点退回去很久,才能解释为什么“大脑控制”这个一听就不靠谱的流言,竟然会变成长时间影响世界的阴谋论。

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名字隐藏在这段历史背后——苏格兰精神病学家唐纳德·埃文·卡梅伦。

这是一个毁誉参半的名字,有人敬仰他的功绩,也有人将他视为恶魔。这个活跃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精神医学狂人,直到今天其影响与争议还在发酵。

作为医疗专家的唐纳德无疑是成功的,他是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的首任主席,同时也担任过美国和加拿大精神病学会的主席,其研究指导了当代精神病学的发展。但这个有一点狂信和偏执的“技术主义者”,同时也是精神病学史上臭名昭著的“精神驾驭”理论的创建者。

唐纳德相信,人类的记忆和情感就像磁带——完全可以被重新录制,从而覆盖原有的内容。坚信用技术可以影响人类大脑,帮助治疗精神病,甚至治愈“不良习惯”的唐纳德,曾在50至60年加拿大代麦克吉尔大学艾伦纪念研究所展开了一系列介于“医疗”与“洗脑”之间的实验。比如给受试者服用致幻剂、麻醉剂,禁止睡眠,甚至电击受试者直到休克……是不是听起来有点熟悉?

而这名专家争议最大的一件事,是他在1957年到1964年接受了CIA的资助,协助其开展了一项代号为MK Ultra的计划:在蒙特利尔的实验室中,用致幻剂、电击与心理惩罚,研究审讯手段与大脑控制方法。

这项计划的初衷,是CIA认为从朝鲜归来的部分战俘疑似受到了“洗脑”,于是希望能够从神经病学的角度对其进行甄别。此后又希望能够通过技术手段帮助审讯、间谍识别和间谍培养。在冷战的大背景下,MK Ultra像滚雪球一样扩大。

美国作家泰德·斯奇瓦兹曾经出版过一本叫做《绝密武器》的书,书中描述了CIA在冷战时期进行的“洗脑实验”。尽管CIA认为这本书中描述的并不真实,并且宣称从来没有未成年人接受实验。但迫于外界压力,官方还是承认了MK Ultra的存在。

尽管资料显示,唐纳德·卡梅伦利用精神病人进行“大脑控制”的实验并没有进行多久,就因为破坏性太强被关停了。但其违法与非人道手段被曝光后,还是在八十年代掀起了集体诉讼与大规模的舆论声讨。虽然这时唐纳德已经作古,但他提倡“用技术手段影响人类大脑”的阴霾,还是聚拢在普通民众头顶,迟迟不肯散去。

“脑控”开始:从“冷战愤怒”到全球阴谋论


虽然唐纳德所谓的“精神驾驭”,主要手段还是电击、言语攻击和药物这些传统“洗脑方法”。其中有些方法与理论甚至早在几个世纪前就存在。唐纳德的研究成果,远远没有达到用远程仪器读取和影响一个人的大脑这么神奇。

但这项由CIA资助的计划毕竟是实锤,“政府在秘密研发读取民众大脑”的消息一出,马上在西方世界引起轩然大波,各种阴谋论纷至沓来。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美国和加拿大“政府已拥有读脑技术,用其监测和影响异见人士,甚至拿普通民众做实验”的阴谋论不胫而走。很多人权组织宣布拥有政府滥用“读脑术”的证据,还有人宣称因“反脑控”被神秘势力追杀。

由此开始,“脑控”和51区、百慕大等关键词一样,成为了神秘主义和阴谋论者的关键词。

根据国内报道显示,90年代,日本曾经有所谓人权组织发表过宣言,宣称在日本有超过1万人被脑控。2013年,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欧盟反医疗系统私营化示威活动中,有人趁机宣传“被脑控”经验并散发传单。

这些迹象表明,就像“外星人”与“共济会”一样,“脑控”成为了世界化的阴谋论因素,参与者甚众。加上很多电视探秘节目以此为噱头,经常拉几个所谓的“被害人”出来采访一圈。如此不着调的理论,竟然看上去像模像样。

并且,“脑控”的脚步,已经很早就踏入了中国。

我们身边的“中国脑控受害者联盟”


在知乎、百度贴吧的相关讨论,以及“反脑控”人士的主要聚集地“全球脑控”网上。笔者都见到了这样一条消息:2016到2017年,“脑控受害者联盟”在全国22个省进行了“反脑控集体报案”。

目前笔者见到对此活动的最新消息,更新于2018年2月。可见如此荒谬的事件其实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根据活动主办者给出的资料,这个所谓的“脑控受害者联盟”进行的报案,是认为目前有境外势力,用一种“全球脑控武器”对中国公民进行“脑控残害”。这些武器可以从根本上控制一个人,受试者无论躲在哪里都无法摆脱。而这些“武器测试”选定“受试者”是随机的,也就是说什么人都可能成为“被害者”。而“受害”的主要表现,是颅内出现他人说话;感觉自己被全天候监视;手机、电脑出现信号干扰;以及大脑出现被电击感等痛苦症状。

显然,从这些所谓的“症状”中可以判断。所谓“被脑控者”属于精神病学中定义的妄想症和精神分裂患者。而“被读取感”也确实是精神分裂的常见临床表现之一,而且很容易伴随有语言逻辑丧失、对他人莫名仇视等症状。

从很多网上流传的“脑控”记录中,都可以看出文字作者确实出现言语片面化、逻辑失衡等问题,而且会将“脑控元凶”想象为身边有矛盾的人。

事实上,这种情况并不是今天才有,只不过在这个年代“罪责”被推给了科技而已。上世纪80年代气功热流行的时候,很多“气功大师”就宣称可以解决他人用超能力“读脑”的问题。著名诗人海子,在自戕前的日记中,就表述过某同事用气功读取他的想法。

本来就容易偏信的精神疾病患者或潜在患者,是传播和相信谣言的良好载体。在某些人的特意煽动下,“脑控”就这样流行起来了。

为了了解“反脑控者”的真实生活,笔者在某贴吧上找到了一名宣称“被脑控”的用户。我并没有询问他的“感受”,而是向他了解“脑控被害者联盟”的运作状态。

据其告知,他进行“脑控讨论”的地方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某些百度贴吧,但是原本最大的聚集地“脑控吧”已经被关停,他们现在只能在一些关键词相似的吧里进行讨论。再就是一些QQ群,但他所在的QQ群也有很多被关停,只有少量还运作。而因为与群主有分歧,他经常被禁言,所以主要还是活动在贴吧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更重要的信息是,这位用户向笔者描述了关于“脑控”的商业模式。据他说,以前很多吧主和群主都会提供“脑控防护头盔”和“脑控电波屏蔽器”,还有群友在特定城市提供收费的脑控检查。现在“脑控屏蔽器”也被淘宝封禁了,但还是会有人推销两种商品:1是价格几千块的信号屏蔽器,据说可以让一个屋子免受“脑控信号”;2是“防脑控头环”,价格几百到几千不等。

而“脑控”谣言真正可怕的,也正是那些为了满足感和钱财,奔波在各个论坛与社群中的身影。

无间众生:“反脑控者”的画像


统观整个关于“脑控”的谣言空间,除了最底层的“患者”之外,有几种人的存在比较令人担心的。当然,这些人有可能相信或者不信自己也是“脑控受害者”。

1.阴谋论与造谣者

关于“脑控”的讨论,最常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些人。他们会采取各种反问、诡辩和复杂的逻辑,来跟常识理性“抬杠”。比如他们会反问“你说没有脑控,有什么证据?”。而其宣传“脑控”的最后手段,往往就是归结于阴谋论。

比如别人说“身边的人不可能掌握脑控技术”,他就归因于政府;如果说政府不可能这么闲,他就说是国外神秘组织干的。笔者看过很多评论,直接将“脑控”的罪魁祸首归于“蜥蜴人”和“外星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友军来钓鱼的。

2.民科爱好者

有这样一些人工智能和神经医学的民科爱好者,他们不像物理民科那样喜欢解释一切。但他们会找各种似是而非、好像有点相关的东西当做谣言的证据。比如前不久《自然》杂志发表了美国科学家成功用大脑电流控制白鼠尾巴的实验,“脑控”民科爱好者简直高兴得不要不要的,认为找到了美国政府操控人类大脑的直接证据。殊不知这与他们想象的“脑控”在技术上远远不是一个等级,甚至不在一个体系里。

3.带着商业目的的互助群主

真正让人怀疑动机,甚至有点作呕的,是“脑控圈”里很多想方设法当选吧主、建群的“组织者”。不管他们是否真的相信“脑控”这件事,但至少普遍很享受传播相关信息、组织管理相关人群的快感。夹带私货,成为群内独家“防脑控商品”供应商的更是不在少数。

最后承担这些人与整个流言产业线恶果的,是真正的精神疾病患者和整个社会。

必须直视的“脑控”黑产与患病人群


根据笔者的了解,2015年网络环境中展开过对“脑控”的清理。关闭了不少QQ群、贴吧,并下架了很多公然出售的骗人商品。效果虽然显著,但必须直视的是,今天整个关于“脑控”的讨论中,支持和相信它的人依旧不计其数。

更重要的是,关停也不是根本办法。毕竟这部分人的主体很明显是精神疾病患者,让他们失去信息窗口,当然可以防止谣言进一步发酵,但也很可能让他们愈发相信阴谋论。

另一方面,“脑控”产业链也在用各种各种的方式灵活躲闪着。比如明面上只有知识和新闻,私底下进行商品交易;或者将“防脑控”商品打上科技保健品的名头进行出售。

或许,问题的根本在于整个社会必须直视精神类疾病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不能讳莫如深,甚至将其搞成一种嘲笑和羞耻。精神疾病患者宁可相信阴谋论也不愿意承认自身疾病,恐怕是一种社会习惯的副作用。

必须能看到的是,“脑控论”追随者数量绝对不少,而其中确实受到幻听、焦虑、精神分裂与被迫害妄想等疾病折磨的普通人更不在少数。此外还有一部分应该是心血管疾病患者,却以为自己“被脑控”而拒绝治疗。

这条由谣言铺就的黑色产业链,充满了无奈,以及血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脑极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脑极体
脑极体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评论(6

  • h1Yy4h h1Yy4h   回复  钛ai7Rjz
    回复
    1

    我是脑控受害者,这文章是脑控狗写的,其实都怪我,当年到妓院的时候~!哎,没戴套,搞出这么一群玩意

    2018-05-19 03:55 via h5
    • 钛ai7Rjz 脑控是真实存在的,科技的发展早已超出常人的想像,套用一句广告词吧“一切皆有可能”,用精神病来掩盖其脑控迫害只不过是其巧妙的手段,当然不能否定脑控受害者群体里有真精神病的存在
      2018-03-13 08:37 via android
      回复
      3
  • h1Yy4h h1Yy4h   回复  hgxzd4
    回复
    1

    这是一条脑控狗,他不是在胡说,他是是在掩盖脑控犯罪,这也意示着,脑控狗们已经不淡定了,这群玩意~

    2018-05-19 03:52 via h5
    • hgxzd4 不懂别乱说。你是拿别人生命开玩笑,等你倒霉的时候也没人相信,就默默等死吧
      2018-04-01 10:59 via h5
      回复
      6
  • hgxzd4 hgxzd4
    回复
    6

    不懂别乱说。你是拿别人生命开玩笑,等你倒霉的时候也没人相信,就默默等死吧

    2018-04-01 10:59 via h5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共济会是存在的哦,起码那个基金会还是存在的。

    2018-03-14 13:04 via pc
  • 钛ai7Rjz 钛ai7Rjz
    回复
    3

    脑控是真实存在的,科技的发展早已超出常人的想像,套用一句广告词吧“一切皆有可能”,用精神病来掩盖其脑控迫害只不过是其巧妙的手段,当然不能否定脑控受害者群体里有真精神病的存在

    2018-03-13 08:37 via android
  • RIG RIG
    回复
    1

    智商欠费的人收割智障的人...

    2018-03-12 17:04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