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传3亿美元赴港IPO,映客的最后一搏?

摘要: 纵观直播行业的整体增速已经放缓,而资本市场留给映客的时间会有多久……

据外媒报道,映客正筹划今年赴香港IPO,计划募资3亿美元。

虽然映客方面的回应是不予置评,但这个新闻的真实程度大家心里都明白,继借壳宣亚国际被否之后,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映客再次接触资本市场,急迫之心由此可见。

如果说斗鱼、虎牙和B站等视频公司IPO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一次成人礼,向投资人和团队一个交代;那么映客则复杂得多:DUA加速下滑导致在国内IPO几乎等不起;变相借壳失败让国内资本运作空间几乎被封死;全力押注的直播答题无疾而终意味着想找到下一个增长引擎的失败……

这一切让映客压力陡增,也让其IPO衍生出更多的解读,映客直播似乎只能孤注一掷赴港IPO。

映客借壳上市失败,资本运作路径和投资人退出均不理想


去年4月份,上市公司宣亚国际突然停牌,宣布有重大资产重组,9月份宣亚国际公布重组方案,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奉佑生、廖洁鸣、侯广凌、映客常青、映客远达和映客欢众分别持有的蜜莱坞20.9429%、4.6934%、4.6934%、7.7915%、 5.0633%、5.0633%的股权,合计资金28.95亿元。

然而,实际上宣亚国际本身并没有能力收购映客,因为宣亚国际的账面资金也只有不到3亿元,披露的更多细节显示,收购的现金主要来自宣亚国际股东借款,值得注意的是,这笔借款有70%来自映客的创始团队。

这种操作曾一度被业内解读为映客的“借壳上市”,尽管宣亚收购映客的情况并未满足借壳的所有条件,但这些都被解读为精巧设计而躲避监管层多重审查。

这种铤而走险的操作无异于火中取栗,尤其是在监管层收紧文娱产业重组并购的情况下,宣亚国际与映客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方式,无疑是挑战监管底线。在宣亚国际停牌七个月之后,这项备受争议的并购案被迫终止。

重组失败对于映客的投资者来说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映客自2015年成立以来,正赶上了直播风口,映客作为直播领域的独角兽公司也受到资本的青睐:

2015年7月,映客获得A8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11月,映客获得赛富基金领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跟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6年1月,映客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9月,昆仑万维转让映客3%股权给光信资本,总作价2.1亿,对应100%股权估值70亿元人民币。

映客前后经历了不下六次融资,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估值翻了近400倍,独角兽企业无疑。

然而,随着直播行业的整体增速放缓,映客的估值也将面临着重新评估,映客急需接触资本市场,其投资机构才有机会脱手,这也是为什么在宣亚国际重组失败不久之后,映客就做好了港股IPO的准备。

月活急速下降,映客盈利陷入困境


对于大多数的直播平台来说,流量无法变现已经是行业共同的难题。根据此前映客公布的财务状况可以看出,映客直播业务收入占据了绝大部分比例,2017年1-3月份、2016年、2015年比重分别达到99.84%、99.71%、94.63%。

与花椒、斗鱼等直播平台不同,映客没有签约主播制度,在这一块省下了大量成本,而这意味着平台对主播没有掌控能力,主播可以轻易跳槽。2017年1月1日,映客针对微信红包的提现采取了新政策——每月提现总计小于等于2万免费,每月超过部分收取5%手续费,平台上的大主播可以申请大额提现。

显然,映客直播并不想只把与主播的分红变成唯一的收入来源,而流量变现的另外一种方式便是广告。而2016年映客为了实现业务多元化,尝试广告变现业务却十分不理想,2016年的广告业务仅仅只占到0.22%,金额也不足一千万,2017年前3月更是一单也没有。

这使得映客陷入了收入困境:一方面,映客的商业化之路并不顺利,另一方面随着月活下降,直播业务收入也会随之减少,根据此前映客直播的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10月,映客直播的下载量超过一亿次,日活量超过1500万,日前网上曝光一张映客直播的日活数据图显示,2018年2月21日,映客用户活跃量仅有68.54万。

这一项映客赖以生存的数据也表明如今的映客已经到了危急时刻,港股上市或许是映客的最后一搏。

曾经寄希望的直播答题无疾而终


就在映客用户日活量急速下降的2018年初,直播答题横空出世,映客旗下《芝士超人》以直播撒钱的方式,迅速圈住了新的用户,从上图日活量图中也可以看出映客的日活量在2018年1月份有所回升,但从单日流量来看再也无法与往日同语。

直播答题来势汹汹,引来了监管层的注意。就在春节前夕,广电总局正式发出通知,要求加强管制网络视听直播答题活动。通知中明确指出,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下称《视听许可证》)的任何机构和个人,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

整个春节期间,芝士超人APP上不再是直播答题游戏,取而代之的是“血战麻将”和一档语音类的“1v1小游戏”。

在监管之下,直播答题之于映客或许只是一次“回光返照“。

伴随着直播平台从高潮滑向低谷,从泡沫化走向正规化,整个直播行业的头部力量迎来了IPO潮:斗鱼获得腾讯独家投资40亿之后,虎牙也收到了腾讯4.6亿美元的战略投资,很明显的是,直播平台迎来了资本收割期,扎堆上市的原因一部分来自企业发展的局限,更重要的还是来自投资人的压力。

直播行业的整体增速已经放缓,而资本市场留给映客的时间也不多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娱商业观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1

  • Superbonic Superbonic
    回复
    0

    从影院看到这家广告的时候就知道不行,出门前形象都没设计好,怎么能博得对象芳心呢!

    2018-03-10 11:47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