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前谷歌女性技术总监:别再对技术团队男女比例提要求了!

摘要: 本文作者 Vidya Narayanan 是前谷歌技术管理者,曾主持过一些 20 - 30人(其中大部分是工程师)规模的跨职能工程项目。大部分时间里,她都是项目 / 团队中唯一的女性,并且能够赢得男性同事的喜爱与尊重。

钛媒体注:本文作者 Vidya Narayanan 是前谷歌技术管理者,曾主持过一些 20 - 30人(其中大部分是工程师)规模的跨职能工程项目。大部分时间里,她都是项目 / 团队中唯一的女性,并且能够赢得男性同事的喜爱与尊重。作者写下本文的原因,是她实在受不了目前刻意对技术人员男女比例提出要求的做法,并想探讨一下该如何改善现状。

我在 Google 参与过大量的招聘工作。那时,我向招聘委员会写过很多请求,为一些能力很全面的候选人争取机会,虽然其他男性面试官认为他们不合适,但我相信我作为女性,在某些方面的判断更加准确,并坚信这些候选人将会成为 Google 的宝贵财富。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我可以说服委员会,而且几乎每一位因此招聘进来的员工在后续的工作中均表现出色。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 98+% 是男性。我并非不想招聘女员工,事实是候选池里面 90% 都是男性 —— 不要急着反对,你可以先搜索一下有传感器、无线、以及硬件经验的工程师简历 —— 我已经无法再提高女性员工的雇佣率了。

后来我离开 Google 创立了 UrbanAMA ,作为一名女性创业者,我希望能构建一支性别多元化的团队。但遗憾的是,我至今仍未成功。

我们很努力地尝试过。你要知道,我们还是一个早期创业公司,还开不出市场平均水平的薪资,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向一些在面试中表现不错的女候选人提供了较优越的薪资待遇。

然而,她们加入公司后表现不佳,没有成为团队的强心针,反而让团队失去了活力。最终我们为了公司发展的考虑而解雇了她们。所以,现在我又变成了(技术)团队中唯一的女性。

虽然我对 UrbanAMA 其他岗位的女性员工们很满意,她们干得非常好,但在技术团队的多元化上,必须承认我们虽然努力过,但仍然做得很糟糕。

我同时也是两个小孩的母亲 —— 我有一个 7 岁的儿子和一个 9 岁的女儿 —— 他们都有良好的数学和逻辑能力,你可以认为他们天生如此(因为他们有一个 GRE 作文拿满分的妈妈和一个 GRE 数学拿满分的爸爸)。

今年夏天,我们开始教他们学习 Python 。儿子显得饶有兴趣、不断地提问题,但女儿却表示她不想学,反而乐意去学 Photoshop 并给 UrbanAMA 做新的滤镜和贴纸。

有时候,比起逻辑性问题,女孩子对创造性问题更感兴趣,可能是天性使然,也可能是受环境影响。虽然鼓励孩子们起步已经尽到了我的责任,但我要做的远不止于此。

我告诉女儿,她必须学会编程,等她学到足够的程度之后才能选择继续还是放弃(育儿专家们就不要来翻我白眼了)。

经历过各种不同的性别多元化尝试后,我发现大家对于性别多元化的执着以及目前采用的方法,实际上对女性技术人造成了伤害。

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对技术领域的性别比例感到不满,因此我们制定了一些规则,要求雇佣更多的女员工。然而候选池里面的男性远多于女性,因为长时间的颗粒无收,我们不得不降低招聘要求,以凑够女员工的人数。

然而招进来的女员工的表现不尽如人意,这令那些本来就反对性别多元化的人更加坚信女性不能胜任技术工作。他们甚至把这种结论以偏概全地推广到整个技术领域。

这些意见会传播出去,被外界所知。女权主义者们会被激怒。于是性别多元化的拥护者们再次奋起,又一次制定了要雇佣更多的女性的规则。

于是,陷入了恶性循环……

我们举着性别多元化的大旗完成着招聘的指标,但实际上却给技术领域中真正有才华的女性带来了伤害。我对此深表厌恶。

我不反对性别多元化,我实际上反对的是这些现状:

  • 男女员工工资和收入的不平等;
  • 对女性技术从业者的潜在偏见,这里涉及的内容有很多(从“你是女人,所以你一定不能成为工程师”,到“你是女人,你的性别大概率使得你只能徘徊在低级水平上”);
  • 职场性骚扰;
  • 女孩俱乐部和男孩俱乐部的互相排斥;
  • 我反对的是在一个本来就是男性主导的领域去强行要求性别多元化。这种做法会给我们造成困扰。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们应该从根源出发:鼓励更多的女学生报考工程专业!

我在 UrbanAMA 的一部分时间是和一些来自高中或大学的年轻女孩子一起工作的,并借机鼓励她们学习计算机科学专业以及取得工科学位。有很多女生跟我讲述了她们在校园中遭到的不友好待遇(即便是在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样的高级学府中),并对我的支持和鼓励表示感谢。我认为这些才是我们需要改变的地方。

如果接受技术教育的女性的人数有所增加,那么技术领域的性别多元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我恳请那些杰出的技术女性,在年轻女孩群体中发挥你们的影响力,在她们踌躇于技术学科的路口时,给予鼓励和指导。

另外还有一些本来真心诚意想帮助我们的男性,被激进女权主义者吓跑了,他们其实乐意支持和发展技术女性群体,但我们那些治标不治本的“性别多元化运动“却让人们敬而远之。

对那些愿意来帮忙的人,我们应该加以指导;而那些并不尊重女性技术人的人,我们无视即可。

我理解女性人面临的苦恼,比如编程能力也许高于同事的平均水平,但却得不到认可,这实在是一件让人非常沮丧的事情。但与其徒增抱怨,不如积极面对,寻找解决之道。

有时候,让厌恶女性的人感到自讨没趣反而是一种有效的做法。

我们可以怎么做?

  • 走出去与大一大二的女学生们交谈,告诉她们选择走技术之路的好处;
  • 开展导师活动;
  • 如果你是一名管理者,确保你手下的女员工得到应有的对待和认可;
  • 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告诉他们如何察觉与纠正潜在偏见;
  • 找些男性志愿者,让他们去向其他男同胞们进行宣导,会事半功倍。

为女性技术人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查看原文(本文作者 | Vidya Narayanan,翻译 | 谢健芬)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TGO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TGO
TGO

技术人聚集地,这里有你喜欢的大咖专访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