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辛苦拍网大,最终颗粒无收,女制片人哭诉“9万海报费20万直播费”

摘要: 回款先回宣发费,再回投资款,这的确是影视行业的一种合作模式。但游千惠依旧不死心,她还是想试一试,“总觉得人心不会那么险恶”。

近日,一封标题为《致网大圈的一封公开信》在各个微信群风传。

声明来自制片人、演员游千惠,她的网大《奇门遁甲之九字真言》由聪明传媒负责宣发,但在付费期结束双方分账时才发现,最终拍摄这部网大,她作为出品方,颗粒无收。

“电影回款35万余元,而宣发成本就要45万”,而一份宣发费的清单更是让她吓了一跳:3张倒计时海报9万元,2场直播20万元……

娱乐资本论多方了解发现,有类似遭遇的片方,不止游千惠一家。

去年上海电影节,聪明传媒曾重磅发布片单,包含投资500万的《魔盗同船》、过千万的超级网剧《倾世妖颜》、《不可言说之手机的秘密》等。为啥转眼就成为多起纠纷的主角?

这些林林总总的纠纷背后,似乎也揭示着网大宣发领域的种种“潜规则”。

(据游千惠讲述,片名字体是她找人专门设计好,连带拍好且精修过的照片一同发送给聪明传媒。这组海报,被收费9万元。)

游千惠:拍完网络大电影,却陷入“回款噩梦”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又一个月过去了,钱是要不回来了,那我就要让更多人看清他们的真实面目,免得上当受骗,坏了网大这个行业的名声。”在百子湾一家咖啡店里,游千惠讲述了公开信内容的来龙去脉。

2017年2月,由游千惠担任导演、制片、主演的网大《奇门遁甲之九字真言》与聪明传媒达成合作。聪明传媒负责影片宣发,预算45万。同时,甲方以针对该片的宣传发行投入占有该片20%的份额,并享有该片所有收入20%的分账比例。

游千惠暗自算了下,假设影片分账为40万,聪明传媒分走8万,她仍可以拿到剩下的32万,在接受范围。彼时,初入圈子的游千惠还沉浸在电影即将上线的喜悦里面。

万万没想到,这是一场长达一年多的噩梦的开始。

影片于同年3月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付费期为6个月。9月底,游千惠第一次询问《奇门遁甲之九字真言》的分账和回收款。结果得到的消息是,之前负责她这个项目的聪明传媒的员工已离职,而朱其民微信、电话均处于不回复状态。

随后,聪明传媒方以腾讯未结款为由,拖了大概一个多月。为此,游千惠还专门向腾讯视频方相关负责人询问,对方表示发票到位,钱两周之内就会结清。经了解,该影片共计分账35万多一点。

于是,她与聪明传媒宣传总监Y联系上,但,回款依然无果。

游千惠被告知,根据她和聪明传媒的合同,聪明传媒不需要给她一分钱。

原来,在聪明传媒与游千惠签署的合同第二页第五项,即项目分配之5.1.3.123条,双方约定影片发行收益,由甲方,即聪明传媒先收回宣发投资,之后乙方才能收回制作投资。

具体如下图:

游千惠一下就慌了,她迅速找资深律师咨询,得到的答案不容乐观,建议她私下调解。

回款先回宣发费,再回投资款,这的确是影视行业的一种合作模式。但游千惠依旧不死心,她还是想试一试,“总觉得人心不会那么险恶”。

在与Y员工软磨硬泡了好久之后,聪明传媒表示同意付游千惠2万元。游千惠心底再次泛起希望,自己也退一步,35万除去聪明传媒原本应该拿走的20%(7万),剩下的28万,她只要求给10万。听闻此消息,对方依旧处于不拒绝也不给钱的状态。

“9万海报费”“20万直播费”,引爆了委屈和不满

真正引爆了游千惠的所有不满和委屈的,是2017年11月聪明传媒给她发的《奇门遁甲之九字真言》的结案和明细。

在这份结案里,聪明传媒方表示,在这个项目上他们的宣发投入共计90万,打了5折,45万。而游千惠对此表示怀疑,询问聪明传媒能否给出推广费用的相关票据证明,得到的答复从他们属于“现金交易”到“资源置换”再到“商业机密”。

但事实上,根据双方合同,游千惠对于该片的宣发享有一切知情权和建议权。

其实,作为制片人,游千惠自己也是清楚宣发“潜规则”的,宣发公司报出的宣发预算,一般都会比真实的虚高一些。

但结案费用清单上的一些开支,还是让她觉得有些“夸张”。在她看来,投资失败是常态,但此次宣推的效果“不值这个价”。

游千惠表示,主页banner直播,时间为10余分钟,价格却高达20万。海报照片是我们拍且精修的,他们只做了背景调色和倒计时logo ,“怎么就值三万一张?”此外,他们所找的一些App开屏渠道,无论是自己还是身边的朋友都知之甚少。

一位聪明传媒前员工对娱乐资本论表示,她曾接触过游千惠的项目,“抬高宣传费用、吹嘘宣传资源,看似是行规。但在聪明传媒,除非他们自己投资出品的作品,否则可能做得比同行更过分。”

听完这话,游千惠算是彻底死心了。

“游千惠”不是孤例,聪明传媒回应:一切合理合法

与聪明传媒发生类似纠纷的,不止游千惠一家。

****(北京)影业有限公司影视策划宣传部总监亮亮(化名)对娱乐资本论表示,他们公司在去年2月也因为一部网络电影和聪明传媒进行了合作,但同样,至今没有拿到任何回款。

与前文游千惠有所不同。亮亮认为,他们与聪明传媒之间的争议点在于合同的另一条:“如果影片因为内容本身不能过审,不能上线的话,乙方(即亮亮所代表的一方)需要支付甲方(即聪明传媒)相应的宣发费用。”

这部名为《**传》的网大,上线三个月以后,被告知,已被下架。

事实上,影片已成功上线三个月,且一般网大的最佳收益期也就是最开始的三个月,按说应该有一定的收益可以汇款给制片方。

此外,亮亮通过各种渠道获知,平台已将该片的28万元分账,给到了聪明传媒。

但聪明传媒的态度始终是:影片内容出现问题被下架了,所以聪明传媒拒绝分账。

亮亮也曾尝试朱其民打电话,但在他表明来意之后,朱其民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这件事,随即挂断电话,再打,就再也打不通了。

在亮亮看来,影片虽然被下架了,但并非合同里写的一样审核不过,无法上线。

讲述的过程中,亮亮表示越想越气不过,之前一起合作这个项目,与聪明传媒亲自签署合同的同事,因为觉得丢人、对不住公司也辞职彻底离开影视行业。

目前,该影视公司已选择走法律途径。据亮亮透露,该案由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目前处于一审状态,公司律师告诉他,法院已把对方公司的账号冻结了。

“我们还在等,现在是漫漫讨薪、讨公道之路。”说这话时,亮亮语气里,掺着无奈。

此外,娱乐资本论还获悉,万合天宜也与聪明传媒因《超级神丁病》等项目,同样发生了诉讼。万合天宜方面婉拒了采访邀约,表示希望交给法律裁决。

3月7日晚间,聪明传媒创始人兼CEO朱其民在微信群回应了相关争议。

他要求游千惠女士删除其不当言论,并列出了部分双方合作的协议和内容,并喊话游千惠:“你可以说聪明传媒宣发做得不够好,但你不能一副说我们诈骗的样子,这样合适吗?”

随后他发了一条朋友圈:“聪明传媒还在成长的道路上,早先选择合作伙伴上确有不成熟支出,如今给自己惹了麻烦,也是教训,但我们更不会害怕任何诽谤。该我们负的责任,我负责到底,不该我负的,也别想往我们头上扣屎盆子。”

至此,这场长达一年多的纠纷,仍未结束。

游千惠表示,她的投资人在催过她无数次之后也表示心寒了,原本有希望继续投资《奇门遁甲之九字真言》第二部、第三部的事也彻底凉了。

“一颗热爱电影的心被摔得稀巴烂。”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5

  • 郭声响了 郭声响了
    回复
    0

    生意的残酷性。????的问题

    2018-03-08 11:47 via weibo
  • 发条镫 发条镫
    回复
    0

    什么咬什么

    2018-03-08 10:37 via weibo
  • 不懂法就容易上别人当!

    2018-03-08 10:03 via weibo
  • 只有淘汰了这些风险意识不高的人,影视才能真正成熟,泡沫怎么形成的?就是因为这些弱智脑残自以为自己聪明,肯定不会像别人一样被骗,话很残酷,但是市场了不管你残酷不残酷。

    2018-03-08 10:00 via weibo
  • 26号到北京 26号到北京
    回复
    0

    换个角度考虑,网络新媒体宣传真心烧钱,而有效流量的转化率有待商榷。

    2018-03-08 09:42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