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B站快跑,特立独行的后花园必须向钱看

摘要: IPO之后,B站最急切的需求就是让用户接受自己的商业化进程。

断断续续传了一年多的哔哩哔哩(B站)IPO终于靴子落地,当初徐逸要上市买版权回馈用户的梦想,如今也终成现实。

近日,哔哩哔哩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提交了上市申请,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融资金额4亿美元,股票交易代码为“BILI”。承销商为摩根史丹利、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至于发行价以及发行数量并未在招股书中透露。

对于关注ACG文化和B站命运的用户来说,这次IPO恰如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8年时间,哔哩哔哩终于从当初脱胎于AcFun的“备胎站”,一路成长为国内二次元ACG领域无可争议的领头羊,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而回看AcFun,却多次陷入倒闭的风波,令人唏嘘不已。

视频网站最赚钱的却不是视频


当然,IPO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艰苦历程的开始。资本市场不会像B站的粉丝们那样,疯狂刷着“哔哩哔哩干杯”、“此生无悔进B站”等热情标语,他们更看重的是企业盈利的能力和前景。作为一家在线视频网站,而且在会员准入机制上强调不收费、无广告形式,IPO之后的B站如何证明自己拥有强大的盈利能力?

从此次提交的招股书可以看到,B站的净亏损率从2015年的437.%,到2016年的226.6%,再到017年的23.1%,已经呈现出逐年下降趋势。另外,招股书显示2017年B站的总收入为24.68亿元人民币,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的年净亏损为1.01亿元人民币。

这些信息说明,B站的经营是在逐步好转,但是其盈利能力在IPO之后会被资本市场认可吗?其最大的隐忧又是什么?

首先,B站无法采用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思路,通过传统的内容付费来支撑起营收。其早年推出的“大会员”会员收费制度,即按月、季度、年收取会员费,实际上已经是无疾而终;而目前刚推出的“付费先看”,能否因为8部热门番剧吸引众多非“大会员”群体那10B “赏金”,仍要观察一段时间。

其次,从营收的来源可以发现,作为一个在线视频为主业的网站,其主要营收中直播业务和广告业务占比都很低,营收的最大来源是来自游戏。数据显示, 2017年B站的总收入为24.68亿元人民币,这其中游戏业务的营收为20.6亿元,占比高达83.4%。直播和广告的营收分别为1760万和1590万,占比分别为7.1%和6.5%。

相比之下可以看出,直播和广告营收的处境非常尴尬,与B站业务定位和用户定位多少显得有些错位,与游戏业务相比确实是天壤之别。

国内从PC互联网时代发展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一块业务尽管一直饱受诟病,但一直都是最赚钱的,那就是游戏。所以网易掌门人丁磊最重视的业务之一就是游戏(另一块是电商),而周鸿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他很羡慕马化腾做游戏最赚钱。

而做视频内容的B站,游戏业务究竟做的如何?


据统计,截至去年年底,B站经营联运的游戏达到了63款,加上独家游戏8款、自主开发游戏1款,总计72款游戏。在这72款游戏中,最出名的当属《命运-冠位指定》(Fate/GO)和《碧蓝航线》。《命运-冠位指定》(Fate/GO)在去年9月AppAnnie发布的收入最高游戏排名中,还曾经超越《王者荣耀》登顶榜首。

得益于旗下游戏业务的火爆,B站手游用户也在去年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2017年B站的手游活跃用户数量高达910万,相比2016年的310万翻了两倍。

但是,当B站的游戏业务不断壮大,成功解决变现难问题的同时,也为其发展埋下了一个隐忧。

金鸡独立的境况毕竟不太美好


我们纵观B站目前所经营的游戏就可以发现,绝大多数都为二次元ACG内容。诚然这样的游戏风格很符合B站二次元的定位,而且目前其绝大多数游戏用户也都是通过内部消化而来,但是对于B站而言,过度依赖游戏业务并不是一件好事。

首先,在游戏本身来看,B站目前的联运模式就自带一定风险。目前B站所运营的72款游戏中,仅仅只有一款为自主开发,这也很充分的暴露了B站在技术层面的劣势,毕竟拼联运能力仍然有被第三方钳制的隐患。

与众多游戏平台相比,B站目前最大的优势是在分发能力和用户基数方面,其庞大的二次元用户基数对于消化游戏确实起到了很大促进作用。但与此同时,在游戏本身的质量和出品方面,B站并没有太多把控能力。由于不是自主开发, B站无法决定和左右游戏本身的发展和出品质量。

其次,B站二次元的标签虽然为其游戏业务带来了很大流量,但也在很大程度上局限了游戏业务的发展。二次元游戏的体量虽然近两年在不断扩大,但是终归还是小众市场。对于那些大众市场的游戏(如吃鸡),B站就缺失了精准定位用户的优势。

如今,游戏业务在营收占比中“金鸡独立”的情况,也会让B站的经营背负一定的风险。游戏是一个被严格监管的行业,其本身就会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例如,《碧蓝航线》和《命运冠位指定》就曾在一个月前遭文化部执法部门点名,同时责令其改正并予以罚款处罚。事后,尽管B站回应所涉问题已在2017年9月全部整改完毕,但是这种无奈修改立绘的情况始终会是B站的一块心病。

不能把宝押在一块业务上,B站的领导层心中一定非常清楚。所以,近年来B站也在试图不断开拓新的盈利渠道,走多元化发扎之路,包括成立成立哔哩哔哩影业、开设广告专区、开通大会员服务、召开广告招商会、冠名上海男篮、并购LOL游戏战队等等一系列尝试。

从招股书的相关规划中,可以看到B站已经有了布局,希望加大游戏、直播和广告业务的营收,但从目前形势来看,过去这些投入还没有取得应有的回报。

商业化是否会成为另一个隐忧?


无论B站的游戏业务多么红火,但是在普通用户眼中,其一直都是一个以二次元ACG内容为主的在线视频网站。未来在线视频网站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版权。

尽管近两年B站在版权方面也投入了很多资金,但是相比友商仍然略显逊色。

根据此次的招股书显示,B站目前排名前三的成本支出分别为分成成本、带宽服务器成本以及内容和版权成本,分别为9.26亿元人民币(占总成本48.3%)、4.69亿元人民币(占总成本24.4%)、2.62亿元人民币(占总成本13.6%)。

从比例中可以看到,目前B站的内容和版权成本占比并不高,而与此同时,其他即将赴美IPO的友商在内容版权方面的投入,却一直在不断走高。这一点不仅在影视作品方面有很明显的体现,就连其引以为傲的番剧方面都有很大影响。目前,个别友商在每季新番的版权投入上已经不低于B站,甚至在某些层面要优于B站。

或许,版权内容方面的投入暂时放缓,是B站为此次IPO所做的准备工作,毕竟想要成功登陆纽交所,还是需要一份漂亮的成绩单。而将现有资金先投入到回报更高的游戏业务领域,倒也不失为显然明智的选择。

IPO之后,B站最急切的需求就是让用户接受自己的商业化进程。由于此前B站一直高举免费的大旗,所以其绝大多数用户已经习惯了“免单”。为此,B站每一次商业化收费的试探都格外小心翼翼,毕竟用户底线需要不断测试。

即便如此,这些商业化的尝试仍会引起一些用户的抵触。比如此前的大会员收费以及后来的大会员优先观看等举措,都曾遭到不少用户的炮轰。如今已经走到资本台面上,免不免单(不忘初心)?用户是否会流失?始终如鲠在喉。

2014年,B站创始人徐逸在一次演讲中曾表示,如果有机会IPO的话,会引进一部分版权动画,正规一点,来回馈用户。或许当初的徐逸没有想到,四年后必须走向盈利的B站却要绞尽脑汁让用户掏钱了。毕竟,现在的哔哩哔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而美的“后花园”,它的背后有无数股东在催着他往财神爷那里快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懂懂笔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评论(1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嘛,情怀又不能吃,就像用爱不能发电一样,是商业总得挣钱,更何况你拿了别人的钱去做。

    2018-03-06 09:55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