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我们跟陌陌和探探的创始人一起聊了个天,得到了几条陌生人社交的通关密语

摘要: 两家公司,一家主打陌生人的社交场景,一家专注于一见倾心的相遇方式。他们合并在一起,会变成什么样子?关于让陌生人约起来这件事儿,背后的基本逻辑是什么?未来还有哪些想象力?

2月23日,陌陌发布公告:将以向探探发行股票及现金的方式收购探探100%股权,对价包括约265万股的ADS及约6亿美元现金。

两家公司,一家主打陌生人的社交场景,一家专注于一见倾心的相遇方式。他们合并在一起,会变成什么样子?关于让陌生人约起来这件事儿,背后的基本逻辑是什么?未来还有哪些想象力?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跟陌陌的创始人唐岩,以及探探的创始人王宇和潘滢(Sophia)在一起聊了聊。以下就是我们聊天的情况,希望能对大家有点帮助和用处。

“我们从来没想到陌陌会有兴趣”

品玩:据说这次收购真的很快,前后搞了不到一个月?

王宇(探探创始人):对,不到一个月,我们1月26日第一次见唐岩,之前我们不认识,也互相没见过。我们一开始是准备新一轮融资的,在融资过程中接触到了唐岩和王力。其实我们没有被收购的想法,是唐岩和Zach(陌陌战略投资副总裁)提出来的。接触了之后聊得很愉快,能说到一块儿去,感觉是一路人。你知道在互联网行业里能聊天聊得那么舒服的人,其实并不多。

品玩:之前真的从来就没有过被收购的打算?

王宇:想过有人可能会来收,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刻意地找人来收,我们没追求过这个。

潘滢(探探创始人):其实我们也从来没有想到陌陌会有兴趣。

 品玩:那如果选择继续融资的话,估值会不会比现在的收购价格高一点?

王宇:没太大区别,几乎是一样的价格。我们当时的情况是:如果选择融资,肯定是我们这么多轮融资里最快的一轮。跟陌陌接触的时候有两家机构已经做完我们的尽职调查了。所以我们真的在聊完之后,主动选择了跟陌陌合作,接受了被收购的提议。

品玩:你们互相都看上对方什么了呢?

唐岩(陌陌创始人):我对探探在这三年里取得的成绩,是非常认可的。尤其认可的一点,是这个团队的心态处理得非常好。比如说他们会把社交生态的健康度放在第一位考虑,而不是单纯追求用户数据的增长。对企业发展的节奏,他们把控得比较好,甚至比我们当年还要好。

另外我对他们的认可不完全是针对业务,更是针对两个公司互补的层面,因为双方各有侧重点。这从我们用户的一些差异,比如年龄、性别比例、地域的差异,甚至包括用户的重合度的问题,都是能够得到验证的。

“收购探探有助于自我反思”

品玩:唐岩在你没接触过探探创始团队之前,你对探探怎么看?

唐岩:我对探探的看法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吧。最开始我对这种模式不看好。那个时候还没探探,Tinder比我们大概晚8到10个月左右,我觉得Tinder过于“效率”了,人来得快,去也得快,很难真正地形成社区。

第二个阶段是在2015年,那会儿我们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大,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对女性用户的保护比较差,女性用户经常受到骚扰。其实它是产品形态决定的,所以很难改,非常被动。这导致我那会儿再来反思探探的模式,发现这个模式最好的一点是:产品逻辑从根本上是保护女性用户的,因为如果她不去like一个人的话,是受不到骚扰的。所以大概2015年底或者2016年初,我们也加了类似探探的功能,叫点点。

对探探产品和整个公司的看法,我是一直在反思自己的。因为作为一个创始人,很不好的一点就是:总觉得自家的东西更好,别人家的东西没那么好,几乎就没有办法客观。但事情的发展往往会打自己的脸。创始人一般都觉得自己的产品挺不错的,别人家的不行,弄不好今年就死掉了,但现实会打脸,人家不但没死,反而做得越来越大。

第三个阶段就是最近一年,我们发现探探三年多以来做到现在这个地步是非常了不起的,如果把自己的主观因素排除,我对他们取得的成绩是非常钦佩的。

品玩:那王宇和潘滢之前怎么看陌陌?

潘滢:陌陌跟我们比是一个更有“魄力”的公司。我们很专一,一直在想把这一个事儿干好,我们在做所有的功能的时候,都是非常谨慎小心的做很多的A/B测试,如果效果达不到我们觉得可以完全上线的标准的话,我们可能就在很多小城市悄悄地跑无数的测试版本,但是全国大部分看不到我们的产品的变化,我们对产品的功能很谨慎。

但是陌陌的变化就很快,三年半就上市了,而且说赚钱就赚钱了,说赚很多钱就真的赚了很多钱了。我们平时不太看股市和股票,跟唐岩见面聊的时候才知道:人家已经一年赚到80亿了,这一点感觉让我很佩服、很震撼,感觉他们好像今天想做什么,明天就已经做出来了。

王宇:说实话,我们挺感谢陌陌的。我们A轮和B轮的融资都比较顺利,是因为有陌陌做参照,一边是陌陌,一边是Tinder,因为两边都很成功,所以我们融资反而挺容易的。

 品玩:你们觉得陌陌有魄力,很快,那你们是不是一个比较慢的公司?

王宇:其实就我们就没想快。每一个东西,在真正上线之前会抠得比较紧。所以我们在产品上扔掉了很多东西。比如我们对真正的用户在我们app上时长,或者对聊天的成功率和配对的成功率会比较在乎。你要加功能的话,肯定有人用,但是如果这些功能对我们核心要干的事儿没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就宁可扔掉,所以我们扔了很多这样的功能。这个必然就看上去很慢,其实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我们更小心一些。

唐岩:这其实也是我最看重他们的一点。因为我陌陌我做了7年。其实我经常是后悔的:好多东西我都觉得快了。比如我们对社区生态的建构,我们其实花了很多心思,但我们原本可以做得更严格,更克制。我私下里跟很多人说过:我挺后悔的,如果再给我选择的机会的话,我不会选择在2014年就上市,它有的时候会打乱你在产品上的节奏。

我是觉得自己在公司发展的节奏上把握是不好的。我看到像王宇和Sophia(注:潘滢)他们会更加沉得住气。我们过去并不认识,我只是觉得这个产品做得好,做的不错,业务的发展很好。但是我对他们真实的运营探探的想法是不知道的。所以跟他们聊过两回之后,我觉得其实反而他们给我们提供了甚至是个人能力上的互补。让我能更好地反思自己。

品玩:陌陌上线“点点”这个功能的时候你们什么反应?觉得被抄了吗?

王宇:当时是在我们C轮融资的时候,有投资人跟我们说,他们有顾虑。因为陌陌将上一个跟探探类似的产品。我们没太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陌陌的点点这个功能上线之后,我们也没感觉到太大的影响。因为双方的用户在那个时候已经有一定的区分了。陌陌的做法是广一点,我们的做法是专一一点。

唐岩:真的不是说别人有个相似的功能就会怎么样。陌陌一开始上线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是2011年8月4日。结果上线的前一天我们发现,微信出了一个新的功能,叫附近的人。那你能怎么样呢?后来又有什么影响呢?我们融资的时候一直面临一个「腾讯做你们要怎么办」的问题。我最烦的时候只好跟那些投资人说:那腾讯也有投资部,那他们也投资,你们是怎么活的?不是一个问题吗?

陌陌的点点界面和探探

“被收购了,更得独立思考”

品玩:唐岩给你们带来一个什么未来,他不是特别擅长画饼吧?

潘滢:如果是画饼的话听起来挺虚的,但是他说的非常有逻辑。说白了,我们两家合在一起,真的就是中国的Match Group。

品玩:当时他拿着这个Match Group的故事来去讲吗?

潘滢:没有,他会讲得比较隐讳一点,因为我们跟Tinder很像,其实大家都在研究,都知道Match Group的市盈率非常高。可是如果Match Group下面任何一个单一的品牌、或者几个品牌拆出来,是没有那么大聚合的价值的。

而且Match Group完全垄断了整个欧美市场,它不仅把美国垄断了,也把欧洲垄断了,还在扩张剩下的其他的市场。所以对我们来讲这个逻辑是非常通的。而且大家是真的想干这个事儿,而不是说只是讲个故事给媒体听,或者讲给投资人听,这一点我们是特别认同唐岩的想法的。

品玩:收购之后探探独立运营,是在多大程度上的独立?

唐岩:我特别希望王宇和Sophia能够独立思考探探未来的发展,有自己的想法来独立地运营探探。陌陌这个品牌也会独立发展,当然也有一些可以资源整合的,比如一些市场推广上或者整合能够让1+1>2的。但在产品结构这块,独立思考和独立探索,应该是比较适合我们双方的一个道路。

品玩:从人性的角度看陌陌和探探,是独立的么?

唐岩:这两个产品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陌陌更多的在进行场景化社交的搭建,而探探还是希望能够提升互相喜欢的效率。他们专注于它的使用效率,而我们目前的尝试是不希望陌陌那么有效率。

陌陌不能太快地给你提供找到一个妹子,或者找到一个帅哥相互认识的功能。我一定要再想:你们需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互相认识。比如说群组和直播。比如我们都在看一个直播,我们都喜欢这个主播,或者我们在玩《狼人杀》,玩了几盘之后发现,这个人讲话蛮有意思的,那就认识一下吧,认识需要场景。

潘滢:探探一般用的词是一见倾心,或者一见钟情。如果能在0.01秒之内你们两个有化学反应(chemistry),那我们就不要浪费你另外的两个0.01秒。

 品玩:陌陌和探探还有哪些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唐岩:因为产品的不同、用户定位的不同,或者我们发展的侧重点的不同,它会导致很多的不同。比如用户的性别比例,因为产品不一样,性别比例就会不同。而且因为用户使用时长的差别,探探的人群可能比我们陌陌略年轻化一些,他们的用户更加偏一二线城市一些。而我们的用户因为使用时间足够长,用户分布也会更下沉一些。

极光大数据显示,探探95后占比更高,男女比例比较平衡

我们改版的时候,也一直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问题。过去是靠匹配,刷附近的人,但现在的侧重点已经在发生变化了,我们需要建立场景。那么以前的这些东西你要不要?它到底跟场景社交是什么样的关系?其实永远都处理不好。我做场景社交,但舍不得丢掉一些在这里单纯为了认识异性的用户。那就面临一个两难的地步,导致你的主功能不放,其他的功能又在加,慢慢的就会导致你思路不那么清晰。所以这次的收购达成以后,陌陌在单纯“约”的这块的考量就可以少一些了。我们要坚定地侧重在场景化社交的这条路上,走得更放松一点。

品玩:所以有效率的约会这件事,就全交给探探了?

唐岩:可以这么理解,但是有的时候我们还得对我们陌陌上的这些用户负责,可能不会一下子做得那么激进,但是至少我们内心的这份顾虑,会全部打消掉。

“去中心化”的共识

品玩:陌生人聊天,基本是查户口式的尬聊,双方熟了,就会加微信。这是陌生人社交面临的困境吗?

唐岩:对陌生人社交不能抱有太高的期待。比如要结成一段真正的关系,或者真正能在线下发生一个行为关系,无论是网友、男女朋友也好,它都是一个非常小概率的事情。但它肯定是一个极其刚需的东西,它肯定也会随着你的人生阶段,甚至哪怕环境和场合各方面的变化,有波峰波谷,这个很正常。但是你永远都需要这样的产品来在市场里面。

王宇:一个单身的心灵上的孤独感,是没法儿靠娱乐去解决的。它只不过能够敷衍一段时间。

品玩:陌陌的场景化社交更好理解,但是像探探那样,让人通过头像、兴趣标签高效地找人,怎么能让他更容易聊得起来?

王宇: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一个关键点就是算法。它有两个要素:一个是精准度,一个是去中心化。这两个点真正做好的非常少,因为这两个完全不是一回事。

所谓的“精准度”,就是A和B如果互相看到了,在探探上会不会配对,如果配对了,会不会聊天,这叫精准度,这基本上可以用百分比来衡量。而且这靠机器学习,特别是图像学习,是很好算出来的。但是它需要比较高端的技术。

当你在探探上“左滑右滑”的时候,主要还是通过图片,但是图片传递的信息不仅是一个点:他会更多的表达“我是谁”。美国做了一个实验:通过一个dating app(约会类工具),说不定可能就是Tinder,看上面的用户头像,去识别哪些用户是同性恋。最后学习的精准度差不多是90%,而让人眼去识别大概是50%。

所有跟图片无关的文本型的信息,对配对本身影响不大,但是对聊天的影响非常非常大。我们积累了3年的每天10亿次滑动的历史数据,通过机器学习可以让它们非常了解人性,和某一种人的偏好。两个人能聊起来跟社会地位有关系,跟兴趣爱好有关系,跟开放度有关系,聊天的方式有关系。所以这几个东西如果匹配,包括通过你对他的了解,给他设置一些话题,能够大幅度的提高配对聊天的成功率。这是精准度。

精准度以外是“去中心化”。“精准”就是你闭着眼睛把最受欢迎的男孩和最受欢迎的女孩放在一起,他们就很精准,就是大家都能想到。所以实际上帅哥和非帅哥都会喜欢美女,但是美女喜欢帅哥,如果你盲目的追求精准,最后会非常地头部效应,尾部是一个非常非常长的长尾,对大多数用户来说体验非常差。

但是实际上,你看我们的数据就是女用户只喜欢6%的男用户,但是有80-90%的男用户是有配对的。就是说有80-90%的男用户,曾经被某一个女孩以他最喜欢的6%的这个标准挑中过。

一个帅哥,一个不是帅哥,她两个都喜欢,可能其实略喜欢帅哥一点,但是这个不那么帅的人其实也对她的口味,那么你把这个帅哥给她刨去,把这个不那么帅的推给她,其实她也会很喜欢。那么他们俩如果配起对来,那你就解决了这个中心化的问题了。

这个在计算机学里面叫一个二分图。在二分图里面怎么做一个max match是个很复杂的问题,而且你没法儿穷尽的去算。但是你可以通过机器学习,去把它优化。你最后要优化的不是总配对量,而是让人有足够好的配对。因为每一个人今天有五个配对,或者有五百个配对,是没什么差别的,五百的效果其实略差于五。解决好每个人足够多的配对,就是在这个精准度和去中心化的结合里面去做了最好的解决。如果能在配对和聊天都做到这个的时候,体验就完全不一样了。我滑了几个,就滑到了越来越喜欢的人,我滑了就能配对,一聊就能聊起天来,都不知道为什么。这就是算法的作用。

品玩:探探现在有多少人在从事这个精准度和去中心化的算法研发?

王宇:大概10个左右。

品玩:陌陌也有这样的机器学习团队么?也是在做去中心化的尝试么?

唐岩:其实在去年(2017年)我们内部的算法团队帮助公司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但是我们的侧重点已经不在异性一对一的匹配上。我们的算法主要用在直播里面的PK配对。

王宇:我不太知道有多少机器学习的成分在里面,但是陌陌的直播做的非常好,而它最好的地方就是这个去中心化,做的非常非常好。

唐岩:因为一个主播,很容易就头部了。那么到底机器在进行什么样的分类,推荐位的主播名单,怎么去中心化,一定是要靠算法的。你搞500个员工决定推荐哪个,你也做不到。我们有上百万主播,这你怎么做得到?推荐位就那么50个,你怎么弄呢?

王宇:把“去中心化”做得好结果带来的就是更多的人会去当主播,要不然头部效应太重,我当主播没人看,那你的主播肯定就越来越少,大家就不想当主播了,它整体就不太社交化了。但是陌陌里面真的是特别多的人去当主播,而且每一个直播室里面控制人数都比较少,所以每一个观众和主播的关系很近,有非常强的一个社交的感觉。

唐岩:这其实是两个原因造成的,一个是算法,我们在强调这个“去中心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数据不注水。你这个直播室里到底是多少人,就20个人就是20个人。有的平台上面主播发现我房间里不是有几万人呢嘛?怎么我说话都没人理我呢?陌陌上不会,不注水。

与其他直播平台不同,陌陌在直播页面中推荐的主播大多为普通用户,在线人数也不像其他平台一样呈现明显的头部效应。几十个、上百个用户观看更有利于主播和用户社交。

品玩:那陌陌把这个机器学习团队叫什么?AI团队?

唐岩:我们比较土,就直接叫“算法团队”,这个团队的码农叫算法工程师。算法团队有几十个人,他们要支持不同的业务。

Zach(陌陌战略投资副总裁):人工智能分几个方面,我们都有布局,主要是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包括推荐算法,这些都是人工智能的一部分。

唐岩:图像识别我们这方面投入还挺大的,也投资过这方面的公司。因为我们本来在图像识别上面,尤其是在直播领域的图像识别里面,目前还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要想长期保持这种优势,光靠这个技术力量的话我觉得还不太够,可能还要更前瞻地做一些投入。

社交产品的逻辑就是“大树底下,寸草不生”

品玩:陌陌收购探探公布后,一些自媒体评论说这个收购是因为陌陌现在很焦虑,直播业务能带来一些收益,但不是长久之计。到底你焦虑不焦虑?

唐岩:所有互联网企业的人都应该焦虑,他如果说我焦虑,我是完全认同的。比如春节期间我陪着家人在新西兰,中间我还要处理这个交易嘛,就比较忙。我没敢跟别人说,就跟我妈说我在处理一个可能的收购,金额还不小。我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你能不能被别人收购?”因为她看我白头发越来越多了嘛。但老实地说,一些业务的瓶颈或者什么,其实是完全没有。我们是上市公司,有财报嘛,你看各项业务的指标目前来看的话都是很健康的。可能更焦虑的是我们未来到底,比如三到五年后,到底有没有可能成为中国真正泛社交、泛娱乐领域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公司。

这是因为在泛社交和泛娱乐领域,你很难用某一个功能点的主打,去满足这些人的所有需求,这根本是做不到的。泛社交领域是大树底下,寸草不生。在陌生人社交市场,陌陌主攻场景社交,探探主攻高效交友,双方是各自领域的第一,而且有了第一,就不会有第二存活的机会了。所以我们在焦虑我们能不能成为最重要的那个公司。现在两个第一合并在一起了,那么我们要看看,我们能不能成为泛社交和泛娱乐领域一家有垄断的公司。

王宇:我同意唐岩说的,创业者需要每一天都焦虑,为所有的事情焦虑,而没有一个什么光为一个点焦虑,那不现实。你应该解决所有的问题,所有的事儿都是事儿。所以你要说有什么特别关键的侧重点,其实没有。

唐岩:创业者的焦虑分两类,一类是正在爬坡的时候的焦虑,一类是往下走的时候的焦虑。其实我自己觉得,像王宇、索菲亚跟我都是在爬坡时候的焦虑。这对我们来说其实算一种比较好受一点和幸福一点的焦虑。但是这种焦虑如果都没有的话,那我觉得这个企业可能也会有比较大的危机在里头。

【本文转载自PingWest品玩,作者明宇小姐,已获授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