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从经济学角度看,为何区块链无法颠覆公司的存在?

摘要: 不妨先抛开技术信仰,来从经济学的角度重新审视区块链……

目前总有这样的观点,区块链从长期来看则将彻底颠覆当前的社会形态、人类组织架构方方面面,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方式,将会完成彻底去中心化的壮举,而公司这样一种中心化的组织必然也将全解体,不复存在。

虽然我个人坚信区块链的价值所在,但是对于这种绝对去中心化的观点并不赞同,而最近在《人机平台》这本书中,作者埃里克则通过经济学的原理重新展开了对于区块链的理解,并指出区块链不可能颠覆公司制度的存在。

所以这里,不妨先抛开技术信仰,来从经济学的角度重新审视区块链。

交易成本经济学(TEC)如何看待公司存在


1)科斯的成本理论,以及对极客的影响

交易成本经济学的开山鼻祖科斯提出了公司之所以存在于市场的洞见,其解释了为何市场经济既然如此行之有效,为何还会出现公司这种臃肿、层级、官僚的组织存在,为何大家不能够以自由人的方式自由结合,生产,然后再分散,这也是当今去中心化信仰者的梦想。

科斯给出的答案是,选择成本。

因此,去中心化的极客们都非常喜欢科斯的理论,因为这意味着一旦技术进步,各项成本都能够降低,公司原有的成本优势将会瓦解,这也意味着市场能够全面夺回话语权,而实际上技术的进步确实瓦解了诸多传统公司,并让个人价值全面崛起。

我们今天看到的个人自媒体的崛起,纸媒组织的全面衰落等等,也正是对于科斯理论有效的强力回应,而区块链显然是全面降低各项成本的有力技术武器。

但要继续思考的是,技术在未来真的会让公司解体,市场全面接管吗?

2)后成本经济学理论,合同的边界

在真实的世界中,我们看到技术越强大,科技巨头们的马太效应反而越明显,苹果、谷歌、脸书、亚马逊、微软、腾讯、阿里巴巴等公司这几年的股票反而越来越高,触角越来越大。

如此看来,仿佛违背了科斯开创的理论。

不过交易成本经济学的后来者,则继续将这一门派进行了补充和发展,其将交易的过程更为深入地向交易合同推进。

后来的学者通过严谨的推理指出,所有权仅在合同不完全的意义上才具有价值。

例如合同明确规定了一座建筑物、一台机器或一种专利的每一种可能用途,那么把合同一方标注为该项资产的“所有者”将不会带来额外的权利。

经济学认为完全的合同不可能存在,因为世界的复杂性过于复杂,未来的不确定过于庞杂,人类智力因素也有其范围,所以不可能巨细靡遗地规定一切细节。

有了不完全合同,一方就能掌握剩余控制权,这也意味着更为弹性的资产配置以及激励,而在设计高效率的公司、经济体时,资产配置以及激励策略又是关键问题之一。

因此,公司存在的原因之一在于,市场的所有参与者无法聚合在一起写一份合同,说清楚各自的责任边界,并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而公司这种中心化的组织结构则是在解决这些合同问题的关键,是对剩余控制权的预先确定。

也就是说,不完全合同是降低整个市场参与成本的重要组成方式。

所以从经济学的视角回到“合同”本身,来解读ICO们最引以为豪的“智能合同”解决新方案,我们就不难发现其中问题。

从合同角度看DAO,"智能合同"无法颠覆公司


目前以太坊的DAO是ICO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众筹,作者以其为例。

人类社会之所以需要公司的运作与参与,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完全合同不可能被撰写,因此需要中心化的公司建立起的合同,使部分市场经济效率运作最大化,能让所有人以最低成本的方式参与到市场协作中。

所以说得彻底一点,人类之间的合同天生具备不完全性,这是人类真正降低成本参与市场协作的发展模式,以应对世界的不确定性,是人类组织的根本方式,从头到尾都不是什么技术问题,并且也无法通过技术手段来解决。

而区块链解决的只是技术问题,其如果要想成功,就必须符合人类组织形式的发展,但问题是以DAO的ICO为例,其实一个100%去中心化层级的设计,也同样要求100%的完全合同存在,这是在人类组织运作中无法做到的。

DAO没有中心化的层级管理,只有一个分布式的区块链和代码体系,它收款、接受项目方案、计算项目方案的投票结果,然后根据计算结果分配资金。

DAO无法实现不完全合同以及剩余控制权,那么也就意味着无法与人类组织运作底层的根本方式进行协同,因此必然会面临困境。

因此作者最终表示,在2016年,1/3的以太币被黑客盗窃之后,一些熟谙交易成本经济学的人已经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而未来ICO们的处境也会更加糟糕。

而最终,当人们重新以交易成本经济学的角度审视ICO时,其问题也将越来越暴露。

智能合同与公司都将继续发展


当然,作者并没有否认智能合同的价值,在作者看来智能合同与公司都将继续发展。

智能合同作为区块链的核心价值,配合未来的IOT设备的井喷爆发,必将大有用武之地,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在未来区块链将会更好地帮助这个世界,将现实与虚拟进行更为紧密的捆绑,让线上线下的融合变得更为紧密。

另外再说回公司,数字时代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而各种动态的协调工作也将持续上升。优秀的公司能够胜任于市场变化,并且时刻能够进行反复协调,因此更为弹性的组织管理、组织边界必将是大势所趋。

同时,不变的规律是,当所有人参与某部分纯粹市场的成本低于公司组织时,某部分的市场将会由纯粹市场取代,反之亦然。同时只要科技巨头们的发展方向,有利于降低成本市场双方交易成本,那么其依然具备马太效应。

不完全合约以及剩余控制权,都是对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底层保证,也可以反过来帮助我们理解人类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时,权力运作的组织方式,在充满弹性与变化的数字时代中,二者作为经济学的研究价值也更为重要。

【钛媒体作者介绍:作者微信公众号:“首席发言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首席发言者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首席发言者
首席发言者

关注科技产业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