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智能助理这样的轻体力劳动,可能是AI找到的第一份工作

摘要: 人工智能技术溢出带来的当然不仅仅是智能音箱,也的确有对工作机会,尤其是轻脑力劳动者工作机会的侵蚀。

关于人工智能抢走我们工作的恐怖故事是不是听腻了?没关系,同样的故事总会有新花样,最近在达沃斯上发布的一份名为《Towards a Reskilling Revolution:A Future of Jobs for All》(下一次技能革命:未来的工作)的报告声称,在未来女性的工作机会将会受到重大打击。

报告中指出,在美国由于技术发展和其他因素影响,在2026年会有140万个就业机会受到影响,其中有57%的女性,会因为行政助理、秘书等职位被替代后失去工作机会。

在这里我们暂时不去讨论这份报告中提到的工作机会减少是否真的应该全部归咎于人工智能技术,又或者所谓57%女性工作机会受威胁是不是在玩数字游戏。换个角度想,抢走“女性”的工作,是不是人工智能进入大众市场最好的方式呢?

劳动分级,人工智能可以胜任哪种工作?


这份报告之所以引起这么多人的注意,是因为“人工智能抢走女性工作”这个论点有些出人意料。毕竟我们常常下意识的认为,人工智能最先替代的,应该是出租车司机、工厂工人等等体力劳动者,而报告中提到的秘书、行政助理等工作,应该还是属于较为安全的白领工作,依靠脑力而非体力。

在这里,我们可以简单给人类从事的工作分个类。

搬运工、建筑工人这一类属于重体力劳动,对从事者有一定的门槛(年轻、男性、体力)。要说这一类工作被替代,其实早在自动化时代就完成的差不多了。至今还留存的工作机会,基本都是因为同样的工作用机械完成需要的成本太高。未来随着技术发展平坦成本,加上劳动力成本的不断增高,重体力劳动同样有可能被新技术取代。

而出租车司机、维修工人这一类属于轻体力劳动,对从事者有着技能方面的要求。不得不说,这类工作机会被新技术替代的可能性反而是比较低的。虽然深度学习技术的出现会消弭轻体力劳动者的经验优势,但轻体力劳动往往要求更高的精确性,让很多工作不能立即进入无人化。轻体力劳动者即使暂时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对经验和技能的掌握也能让他们更容易进入无人化衍生出的其他职位。

报告中提到秘书、行政助理等等工作,可以被划分为轻脑力劳动。如果说体力劳动一般工作在物理世界,那这一类工作通常工作在数字化世界,处理一些流程化问题:整理、记录、接人待物、上传下达等等……这一类工作的特点是,很大一部分可以被技术代替,但技术缺乏人所拥有的记忆系统、灵活度等等。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一类工作的确很容易被替代,问题的关键在于,轻脑力劳动很难累积出有效的经验壁垒,让轻脑力劳动者很难进入其他职位。

当然,写作、创作、策略制定这些重脑力劳动是最不容易被技术替代的了。

想给AI找点事做,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成熟


我们一直号召大家,对人工智能抢走工作这件事别太在意,原因是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人工智能代替人类工作这件事目前还处于“别管你要什么,先看我有什么”的状态。

其实我们最希望人工智能能帮上忙的,通常是恶劣、危险条件下的工作,或者是长期接触化学物质这一类对人体有害的工作。这些年我们提高的是机器学习、数据分析的能力以及算法算力,这些技术对物理世界的自动化机械和远程操控技术的提高相对较低,更别提很多研究成果还停留在实验室里。真正针对应用场景进行研究的,往往还是由企业牵头。如KEBA、徐工这类机械工业巨头,企业自身牵头的技术革命往往比社会自然的劳动力迭代造成的影响要小的多。因为这些可以替代劳动力的技术被掌握在小部分手里,由于是企业根据自身要求进行研发,向其他行业溢出的可能性也不大。

“要什么”是这种状况,那人工智能究竟“有什么”呢?

从目前大量竞赛上排名来看,大概是越来越强的NLP能力和图像识别能力,加上随着英伟达股价上涨而越来越强的算力。

实际上,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这些能力的应用基本集中于对数据的采集、处理和生成,而采集这些数据的方式又很容易,所以这些技能基本可以被看做适用于纯数字化世界。这一点就大大降低了技术的部署和使用门槛:只要有一台电脑/手机,加上云端足够的计算资源,就能享受技术带来的便利。

这一切便利的条件,加上风口上的鼓吹者,导致人工智能的“有什么”正在疯狂溢出到生活的各个角落。看看前一阵疯狂的智能音箱就知道了。

智能助理,可能是AI找到的第一份工作


人工智能技术溢出带来的当然不仅仅是智能音箱,也的确有对工作机会,尤其是轻脑力劳动者工作机会的侵蚀。

报告中提到的助理、秘书一类的工作,其目的通常是为雇主节省时间,人工智能想要完成这一点显然不难。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让人工智能可以理解雇主的要求,大多数企业信息化的程度已经足够让人工智能完成雇主的需求。

加上很多手机厂商都会把人工智能技术加入到个人助理功能中,推出个企业适用版本应该也只是在个人版本上升个级。

这样看来,如果轻脑力劳动者的确像报告中所说的以女性为主,那么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人工智能抢走女性工作这一点的确是成立的。不过轻脑力劳动本来就包括了大量壁垒和门槛较低的工种,即使不被人工智能替代,也有可能被更廉价的劳动力替代。人工智能的出现,只是在轻脑力劳动者一直很大竞争压力上,又加了一点点而已。

现如今我们与其恐慌人工智能会抢走谁的工作,不如欢呼人工智能终于有可能找到工作了。让技术发挥其所长,提高整个社会的运转效率,才是技术自身的价值所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脑极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脑极体
脑极体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评论(1

  • 榜一最光荣,菊花万人捅! [心]智[心]冻[心]评[心]论[心]

    2018-02-06 11:44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