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真正的个性化推荐及内容分发精准?

摘要: 几乎所有资讯APP都声称自己做的是个性化阅读,但只有当四种阅读需求都被认真考虑之后,才能真正做到个性化推荐及内容分发精准。

几乎所有资讯APP都声称自己做的是个性化阅读,但只有当四种阅读需求都被认真考虑之后,才能真正做到个性化推荐及内容分发精准。

几乎所有资讯APP都声称自己做的是个性化阅读,模式都声称是个性化推荐和精准分发,但实际上目前一家也没有做到。

其实百度新闻App原来版本的设计思路是对的——从订阅到精选,订阅为用户行为——精选基于热度算法,是从长尾到大热门的过程。后面只需要继续优化实现从大热门到长尾,有了更多用户行为用做机器学习,会使精准推送的粒度大为降低,结果更为准确。算法本来就是百度的专长,如果后期加上扰动,会极大提升用户体验。然而,2.0版以后去掉订阅,完全走歪了。

阅读需求有四种情况:

1.知道自己想读什么,会用订阅。

2.不太知道自己想读什么,会看精选。

3.不知道自己想看什么、但知道不喜欢什么,会先选择兴趣并贡献行为,然后看推荐。

4.如果啥也不知道,就提供“随便看看”。

——只有以上四种情况都被认真考虑并分别对待,才能做到真正的个性化推荐及内容分发精准。

传统纸媒最核心是内容和发行,有了这两块,读者和广告才是水到渠成。其实,让出版社、报社和杂志社活不下去的,并非内容不够好,而是没有顺应变化形成更有效的发行渠道,来把合适的内容投递到合适的目标读者中。但亚马逊和google做到了更好一些,因为搜索和购买都是纯度极高的行为数据,有基础才有上层建筑。

传统媒体等内容提供方如果失去了发行这一环节的控制权,就意味着不再掌握读者数据;一旦失去了对完整读者数据的控制,就意味着无法据此获得广告主的信任;无法通过广告盈利,这是现在纸媒无法发展的根源。

如果亚马逊真正的目标是想做平台,那做全链条就是与内容提供方争口粮,然后断人家的口粮实际上相当于自绝后路。出版是个有多项精细分工的专业活,亚马逊自己跟读者打交道尚且可以,驱动作者自出版也可以基本实现,但出版并非只有这两个环节。作者的专长在写作,然而把作品策划、包装、营销等全系列的吆喝起来,不是亚马逊给些算法推荐就能覆盖全行业的。衔尾蛇通常意味自我毁灭。

亚马逊的野心极大,做自出版和自运营的起步最早、根基也最稳。贝佐思的理想并非做一家大企业而已,而意在改变时代,成为下一个Google或Facebook。

Google也早已看到搜索发展的瓶颈,Sergey Brin早在2009年就公开提出建一座“永远的图书馆”的理念,Google Books直指图书,而Google News则直接剑指以报纸和杂志为首的纸媒最擅长的资讯领域。与之强烈对比的是,广告发行是Google最擅长的部分,而传统纸媒原本的广告收入已经江河日下,流量带来的收入眼看着已经揭不开锅来。这是最近纸媒又对Google公开指责的真正原因,因为他们已经不在意了。

本文系作者 lazylorna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lazylorna
lazylorna

TMT观察者。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评论(2

  • tuifangongdang tuifangongdang 2012-11-13 04:17 via weibo

    成人读物,交钱才让看

    0
    0
    回复
  • 赵乐米 赵乐米 2012-11-12 22:22 via weibo

    这篇文章对我也很有借鉴价值,新媒体从业者值得一看-------几乎所有资讯APP都声称自己做的是个性化阅读,但只有当四种阅读需求都被认真考虑之后,才能真正做到个性化推荐及内容分发精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