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赛车产业纵览:纳斯卡撑起3家上市公司,中国赛车金矿究竟在哪?

摘要: 体育产业的哪些领域中蕴藏黄金?在选择赛道之时,抬头看看体育产业最发达的美国,其实是很有帮助的。

体育产业的哪些领域中蕴藏黄金?在选择赛道之时,抬头看看体育产业最发达的美国,其实是很有帮助的。

此前生态圈在分析千亿级体育公司时提到了赛车领域,在纳斯卡的孵化下,美国有三家赛车上市公司。作为对标,中国的力盛赛车也在去年登陆了中小板。

美国赛车上市公司都在做什么?中国赛车产业会成为下一个金矿吗?这样的命题值得我们深入思索与探讨。

 

纳斯卡与三家美国上市公司

从1948年正式成立以来,NASCAR赛事已经走过了70个春秋。在生态圈之前的文章中,我们介绍过,美国最受欢迎的赛车运动NASCAR起源于私酒贩子和警察之间的躲避追逐。

从一个带有违法色彩的起点到成为最为炙手可热的顶级汽车赛事之一,纳斯卡的发展历程堪称是体育史上的一个传奇,也是商业上的一个传奇。

说到纳斯卡的商业价值,一个不得不提的数据就是纳斯卡的转播权价格。就目前纳斯卡与福克斯体育和NBC体育的合约来看,从2015-2024年,这项美国最为昂贵的赛事之一与两家转播商达成了总价值达82亿美元的合同。这个数字,纵然放在全球范围也堪称天价,但纳斯卡的商业价值却显然不止于此。

从诞生至今,纳斯卡以契合国民性格和美国文化的独特赛事呈现形式,吸引了大量的美国赛车爱好者,而这种广泛的群众基础才是纳斯卡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宝贵土壤。在这块土壤上,不仅仅有纳斯卡这项吸引人的赛事,同样也诞生了无数凭借纳斯卡赛事而生存发展的商业公司。

在这些公司中,以3家上市公司登上了资本市场。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Speedway Motorsports和Dover Motorsports均依赖于纳斯卡赛事,旗下资产以赛道为主,以在赛道举办纳斯卡赛事和其他美国主流赛事比赛为主业,最终登陆资本市场。以一项赛事,支撑起3家上市公司,纳斯卡的商业价值从这个角度也可见一斑。

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

在这3家公司中,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ISC)是纳斯卡协会的嫡系。1947年10月,纳斯卡的发起人比尔-弗朗斯召集了35名当时美国南部赛车界的“大佬”,成立了一个统一举办和制定规则的组织,第二年,NASCA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Stock Car Auto Racing)就诞生了。在这个组织里,成员都是当时美国赛车界的风云人物,手上大多拥有着专门举办赛车比赛的赛道,以举办赛事来获取相关收入。

而发起人比尔-弗朗斯也不能免俗,为了推广赛事并获取商业利益,其于1953年成立了ISC,以此实体在戴通纳建设了一条2.5英里的高速公路赛道,这即是目前鼎鼎大名的Daytona International Speedway,而纳斯卡最为知名的Daytona 500赛事即在此举办。在之后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ISC不断并购其他纳斯卡赛道,至今已经拥有赛道多达13条,位居全美赛车场公司之首。

戴通纳500是纳斯卡最具有影响力的赛事

由于纳斯卡协会和ISC的实际控制者均为弗朗斯家族,ISC自然也能得到许多便利之处。在纳斯卡主打的the Monster Energy NASCAR Cup Series, the NASCAR Xfinity Series和the NASCAR Camping World Truck Series三大系列赛中,ISC均是最主要的赛事承办方。

在2017年,ISC举办了超过一半的纳斯卡怪物能量杯系列赛,共计21场,还举办了14场Xfinity系列赛,9场Camping World Truck系列赛。除此之外,ISC还举办了一些IMSA(国际摩托车运动协会)、IndyCar、NHRA(全国高速汽车协会)及一些区域性赛车赛事。

由于纳斯卡的影响太深,ISC甚至选择将每年纳斯卡赛事结束的11月作为公司财务年度的终点(财务年度定在上一个年度的12月1日,到本年的11月30日止),这是3家赛道公司中唯一的一例。2018年1月26日,ISC发布了2017年度的财务报告。截止到2017年11月30日,ISC在2017财年总营业收入达6.71亿美元,净利润达1.11亿美元,分别创下5年内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新高。截止2018年1月31日,ISC的股票市值达20.5亿美元。

Speedway Motorsports

除了ISC,Speedway Motorsports(SMI,证券简称TRK)也是纳斯卡赛事中不可忽视的角色。SMI以Charlotte Motor Speedway(夏洛特赛车场)为核心。这个赛车场与戴通纳一样,是纳斯卡最早的一批现代化赛车场。

正因为SMI的重要地位,纳斯卡拥有两个总部,一个设在戴通纳,另一个则在夏洛特。在21世纪之前,SMI一直都是拥有最多赛道的公司,直到后来被ISC反超。目前的SMI,拥有着8个赛车场,与ISC几乎瓜分了纳斯卡的全部赛事。

夏洛特球场是纳斯卡最早的一批现代赛车场之一

作为两大赛道巨头之一,SMI虽然不及ISC,每年仍然举办了绝对数量的纳斯卡比赛。

在2017年,SMI举办了13场纳斯卡怪物能量杯系列赛。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两大巨头举办了怪物能量杯系列赛的近9成赛事。在2016年报中,截止2016年12月31日,SMI的营业收入达到了5.12亿美元,净利润为3954.5万美元。而截止2018年1月31日,SMI的股票市值达8.3574亿美元。

Dover Motorsports

在这两位赛道巨头之外,另一位赛道上市公司Dover Motorsports(证券简称DVD)则相对弱小,它也是为数不多能够在两大巨头之外举办纳斯卡赛事的赛道公司。

在接近完成出售Nashville Superspeedway之后,这家公司旗下仅剩一个赛车场,即为 Dover International Speedway(多佛国际赛场)。这条赛道每年举办2场纳斯卡杯系列赛、2场XFINITY系列赛、一场Camping World Truck系列赛和一场K&N Pro系列赛。

在每年举办6场纳斯卡系列赛的情况下,多佛赛车仍能实现盈利。在2016年,多佛赛车总营业收入达4587.3万美元,净利润达380.1万美元。截止2018年1月31日,多佛赛车总市值达7454万美元。

从这3家上市公司的基本情况,我们可以简单计算出,仅此3家上市公司,从以纳斯卡为主的赛车赛事中就能够得到总计约12亿美元的总收入,而3家上市公司的市值总计更是可以达到近30亿美元,其中两大巨头ISC与SMI占据了绝大部分。

除这些上市公司之外,另有一些与多佛赛车类似的小型赛道公司,虽然在收入水平和盈利能力上并不能与行业龙头相提并论,但凭借纳斯卡在美国的市场影响力,这些公司仍然能够每年取得近乎固定的收入来安稳度日。

从正式成立至今,纳斯卡经历了70年。如今,市场格局基本稳固,各大赛道公司经过彼此之间不断地妥协来共享这一顶级赛事带来的庞大商业价值。

中国赛车产业与上市的力盛

从一场场私酒贩子与警察之间的追逐到成为市场巨头,纳斯卡的发展很值得学习,尤其是对目前正处于成长迷茫期的中国赛车产业来说。

中国赛车行业虽然起步较晚,但已然具体而微,更是诞生了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2017年3月24日,力盛赛车登陆中小板,成为了中国第一家以体育经营和赛事运营为主业的上市公司。

2017年3月,力盛赛车登陆中小板,成为中国赛车第一股

力盛赛车逋一上市,其新股的特性和资源的稀缺性使其立即受到了资本市场的追捧。股票发行价为10.67元每股,一路攀升至最高价83.37元每股。经过10个月左右的调整,截止2018年1月31日收盘,力盛赛车的股价为34.45元每股,总市值达21.76亿元。以此市值计算,力盛赛车的市盈率达66倍,远远高于3家纳斯卡赛车场公司20倍的市盈率。

力盛赛车主要从事赛事运营,赛车队、赛车场经营及汽车活动推广业务,拥有上汽大众333车队、星之路车队和星车队三支赛车队,其中以上汽大众333车队最为知名;拥有上海天马赛车场,同时承包经营管理广东国际赛车场,这两个赛车场均为中国大陆地区通过国际汽联安全认证的国际标准赛道,并经营管理汽摩中心培训基地。

赛事运营方面,力盛赛车为中汽摩联旗下赛事——中国房车锦标赛、中国卡丁车锦标赛暨中国青少年卡丁车锦标赛和华夏赛车大奖赛三项重要赛事的独家运营商,同时承办国际汽联旗下赛事——世界房车锦标赛中国站,并举办自主赛事POLO CUP中国挑战赛、TMC房车大师挑战赛和超级耐力锦标赛以及两大赛车场的定点赛事——天马论驾和风云战。

中美赛车上市公司对比,与中国赛车金矿

力盛赛车上市之后,作为中国体育产业一部分的赛车产业开始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但我们也应注意到,3家赛车场公司虽然没有车队和相应业务,但力盛赛车与之仍然有着巨大差距。

从2016年财务数据来看,不提ISC和SMI,力盛赛车与多佛赛车营收额基本处于同一水平,如果以净利润来看,力盛赛车在2016年净利3267.39万元,甚至远远超过多佛赛车的380万美元净利润水平。

由此表面数据看来,相较于多佛赛车,力盛赛车的盈利能力甚至更加强悍。但是如果深入探究的话,对于纳斯卡3家赛车场上市公司来说,举办赛事的转播权收入占据着总收入的大头,这种情况在体量更小的多佛赛车公司中体现的更为明显。

在2016年,多佛赛车虽然仅仅举办了6场纳斯卡赛事,但由此获得的转播权收入即达3098.4万美元,占据了当年总收入的三分之二。而对于力盛赛车以及所有中国赛车公司来说,电视转播或许存在,但想要将转播费转变成主要收入来源则是难上加难。

转播收入的差距,归根结底还是群众基础的差距,这一点或许在四家公司门票收入这一项体现地更为明显。

门票收入在力盛赛车的财务数据中未单独列出,其招股说明书也未特别点出此项收入。而对于这3家纳斯卡公司来说,每一年,ISC与SMI的门票收入约占总收入比重的20%,虽然有一定波动但基本稳定,而多佛赛车虽然体量小,但门票收入占比也能保持在15%以上。

对于3家纳斯卡赛车场公司来说,转播收入和门票收入占比已经超过了总收入的一半,而对于力盛赛车来说,这两项收入却绝对是小头。

对于目前的包括力盛赛车在内的赛车企业来说,其媒介属性更加大于其竞赛表演属性。在2016年,力盛赛车最大的收入来源是汽车活动推广,其次是赛事运营,两者占比均接近30%。而力盛赛车赖以起家的赛车队经营业务,收入仅占总收入的15%。

从此也可以看出,在赛车市场基础薄弱的当下,只有借助于赞助商和广告商,赛车企业才能实现盈利,而这种to B的业务一直是中国赛车产业的大头。这种以赞助和广告维持的商业模式虽然成立,赛车企业也能靠微薄盈利过活,但产业的最大难题仍然未能解决。

中国赛车产业起步较晚,目前还很稚嫩,存在较大的成长空间,但与众多体育项目一样,制约产业发展的根本问题还在于缺乏深厚的群众基础。虽然从某种角度看,赛车运动的发展与各大车企密不可分,但是只有那股从下而上的力量才是使之成为一个产业的关键。

虽然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汽车保有量最大的国家,中国庞大的市场也具备了消费赛车运动的基础,但这种基础却无比的脆弱,更需要持续而温和的培养。

NASCAR本就起源于民间,有着强大的市场基础,经过数年发展,逐渐成为了一项商业价值数百亿的顶级赛车赛事。而在中国,虽然市场空间很大,但赛车产业的发展基础却无比薄弱,赛车企业们想要平地抠饼,委实任重而道远。因此,对于目前依赖赞助和广告过活的中国赛车企业来说,如何为中国赛车运动打造好群众基础才是最为重要的事。

在2004年,随着德国房车大师赛、F1、必比登挑战赛在上海举办,有媒体就已经下定结论:中国赛车产业将成为下一个金矿;而十几年过去之后,随着力盛赛车的上市,这一次更多的媒体,多家券商都认为赛车产业将成为下一个金矿。

诚然,十几年来,中国赛车产业得到了飞快的发展。但是,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中国赛车产业的金矿绝对不在于那些车企和赞助商,而在于那片十三亿人所生存的土壤。

【钛媒体作者:文/董武英,编辑/ 陈思怡。本文为体育产业生态圈www.ecosports.cn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寻求转载请添加圈哥微信(ID:tiyuchanyeco)】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打造体育商业新入口(微信:ECO-SPORTS,官网:www.ecosports.cn,【上场】体育圈招聘官网:sc.ecosports.c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