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穷人银行家”尤努斯: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项目,我没有满意的

摘要: “很明显,在中国,富人通过小微金融赚钱的模式是错误的。”尤努斯称。

有一位孟加拉国老人,在世界经济史上,地位举足轻重。

他开创了无抵押小微贷款模式——格莱珉银行,因此获得20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并被称为“穷人的银行家”。

这位老人就是穆罕默德·尤努斯。

而他对于中国的影响,也极为深远。

中国最早的普惠金融实践者,譬如宜信和拍拍贷的创始人,都称自己是受到尤努斯的启发而创业。

而他的这一模式,被100多个国家复制,全球出现200多个试点。

尤努斯老人极为关注中国。二十多年来,他多次造访中国,推广格莱珉银行模式。

近日,一本财经独家专访尤努斯,他对中国的格莱珉银行模式颇为失望,并认为这是政策和立法尚不到位导致的结果。

“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卡住了。”尤努斯称,在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尽管可以成立,但并不能获得存款,因此成为“一条腿”。

无法持续获得低成本的资金,小微金融将难以为继。

此外,这位老人反复强调,小微金融利率不能太高,“在孟加拉国,我们的利率从来没有超过20%”,他对于中国某些公司利用小微金融赚钱,甚至放高利贷的行为颇为反感。

“很明显,在中国,富人通过小微金融赚钱的模式是错误的。”尤努斯称。

01 全球发展现状


一本财经:格莱珉银行模式在哪个国家的推广你最满意?

尤努斯:格莱珉银行模式在很多国家都发展得不错,特别是在孟加拉。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已经有41年历史了,它的网络遍布这个国家,在每个村庄都起到了扶贫的作用。

多年来,孟加拉格莱珉银行的水准从未下降,业务也在往不同的方向拓展。我对它目前的发展状况特别满意。

格莱珉模式在印度也起步得比较早,它的工作人员还在孟加拉接受培训,目前他们是印度较大的银行,发展得也非常好。

10年前,格莱珉模式开始在美国起步,目前有20家分行,光在纽约就有7家,借款者有10万,还款率100%。这是很了不起的成绩。我希望格莱珉银行在美国开设40家分行,为50万人提供借款服务。

此外,格莱珉银行在墨西哥发展得也不错。

除了孟加拉国,全球发展令我最满意的,是美国的格莱珉银行,它的运转十分顺利。

一本财经:格莱珉银行在哪些国家的落地不尽人意?

尤努斯:有些国家热情不高,不怎么重视,所以格莱珉银行发展得就不太好。在某些发达国家,比如英国,格莱珉银行就没怎么发展起来。在巴西,格莱珉银行的进展也不大。

格莱珉银行在中国的推广也不尽人意。

在中国的项目还没有满意的,但是我们并没有放弃。

一本财经:格莱珉银行在全球推广时,遇到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尤努斯:第一个障碍是观念,即说服人们相信格莱珉银行模式可行。

有些国家法规规定:无抵押时,银行不能发放贷款。

但格莱珉银行反对这一点,我们就是一种无抵押模式。

另一个障碍就是地下钱庄和高利贷者。这些高利贷者已渗透进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对格莱珉银行虎视眈眈。

要推广格莱珉银行模式,必须清除这些障碍。

这就需要一位对格莱珉银行模式有坚定信念的人站出来。他得是强有力的领导者,他得提出:必须改变规则和法律,创建新型机构。

一本财经: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人?

尤努斯:是的,我也这样做过。我没有官方的力量,只是一个人。但我一直在不停地呼吁,终于,这一切改变了。

02 中国落地,困难重重


一本财经:你在2006年就来过中国,并推动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落地。你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在中国推广格莱珉模式?

尤努斯: 中国和孟加拉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有广大农村,人口的密度都很大。现在中国发展很快,带来的机会很多,中国人也热衷于创业。但在中国农村,大部分人从事的,还是传统农业。

农民同样具有创业的潜质,但他们缺乏缺少创业资金,农村缺少金融服务。金融就像经济发展所必需的“氧气”。没有氧气,人无法呼吸。没有金融“氧气”,经济也无法正常运行。

我一直想让人们获得经济的“氧气”,这就是我来中国的原因。

一本财经:在你观察看来,格莱珉银行在中国落地遇到的困难,主要有哪些? 

尤努斯: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大部分银行是为富人,而不是为穷人服务的。

我们要创建的是为穷人服务的银行。但在中国,有关小微金融的政策没有改变,也没有法律支持。因为这个原因,穷人得不到贷款,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走不了多远。

创建格莱珉这样的银行,前提是要立法,允许“穷人的银行”出生。在此之后,钱根本不是问题——中国有足够的钱。

这些钱不一定要来自政府,也可以来自存款人。在孟加拉,格莱珉银行就是这样运作的。

一本财经: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你认为中国是否有与“穷人的银行”相关政策的变化?

尤努斯: 没有。唯一的变化是,中国允许小额贷款公司出现了。

这听起来不错,但它们不能接收存款。也就是说,这类金融机构只有一条腿,所以不能走路。

中国人很聪明,有很多创意。假如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正常运转,那么,中国人会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让人惊喜的事情。

可是法律上还需要些改变,才能正常运作。

一本财经:在中国推广格莱珉银行模式的过程中,政府是否大力支持?

尤努斯:我们的一些项目获得了政府支持,但大多数项目并没有。比如和中国的银行、NGO合作部分,政府就没有参与。

在中国落地项目,总会回到了前面提到的难题:我们不能接收存款。就算我们和银行合作,也会发现他们的服务并非是为穷人提供便利的,这产生了很多矛盾。

为富人设置的规则,并不适用于穷人。

一本财经:如此来说,格莱珉银行模式在中国推广困难重重,其实也可以走通。

尤努斯:当然。格莱珉银行模式在美国行得通,为什么在中国行不通?

问题是,要先为穷人量身打造一家银行,然后它就可以像其他银行一样正常运作。

这是制度问题,不是人的问题。人都是一样的,不管是孟加拉人、印度人、中国人,还是美国人,他们的心愿都差不多,都希望有美好的未来。但假如制度不对,格莱珉银行模式就无法推进。

实际上,在中国,格莱珉银行被卡住了。

一本财经:你还会继续在中国推进格莱珉银行模式吗?

尤努斯:会。我会经常去中国,会继续劝说决策者,解释格莱珉银行的重要意义,以及它在其他国家的运作情况,并和热衷于格莱珉银行模式的人士交流。

我感觉大多数中国人都很重视格莱珉银行模式,政府也想为穷人做事。

一本财经:在你看来,这一模式在中国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尤努斯:我认为,在未来,中国的决策者会通过立法,为“穷人的银行”提供空间。在这方面已经有很多先例,比如印度、孟加拉和尼泊尔,我想中国也会逐渐认识到这一点。我预测这个改变会在未来5年内出现。

我的一个愿望,就是让小微信贷在中国的偏远地区也能成功。

03  利率从未超过20%


一本财经:格莱珉银行具有公益性,但却是商业银行。作为它的“生父”,你怎样定义格莱珉银行的性质?

尤努斯:格莱珉银行不是NGO。

NGO通常从外界获得资金,然后把钱给其他人;而格莱珉银行具有商业性,它接收存款,支付利息,然后用这些钱为穷人提供贷款。它是一个营利性机构。

在很多方面,格莱珉银行和其他商业银行类似,但区别在于,格莱珉银行是社会企业,富人无法用它来赚钱。

此外,格莱珉银行由贷款者所有(注:格莱珉的贷款者拥有银行94%的股权)——格莱珉的贷款者约有900万人,其中大多数是妇女。银行赢利时,他们可以获得分红。

一本财经:在中国,有一些人利用小微金融模式赚钱,甚至放高利贷,你对此怎么看?

尤努斯:我们一直强调,小微金融应该成为扶贫的手段,而非赚钱的工具。

我们创建小额贷款银行的初衷,就是做一家社会企业,去帮助穷人,而不是成为高利贷者。

很明显,在中国,富人通过小微金融赚钱的模式是错误的。

一本财经:在全世界范围来看,格莱珉银行针对穷人的贷款用途会有不同吗?

尤努斯:会有些不同。

在纽约,妇女们会经常贷款开理发店,或者做宠物生意,帮人照顾猫狗。

但在孟加拉,理发店根本就不流行,孟加拉妇女也不会去帮人遛狗——她们可能都不理解什么是照顾宠物的生意。她们经常贷款去养鸡、种菜,或者买制作工艺品的原料。

不同的国家,会有不同的市场和不同的创业模式。

一本财经:如何得知他们的贷款用途是真实有效的?

尤努斯:我们给贷款者提供创业资金,这就是“创收行动”。

贷款前,我们会问清楚他们的在商业计划。

他们也许会说:“我想开一家裁缝店,专门为孩子们做衣服。”那么我们就会问:“你能卖掉多少衣服?你需要多少钱?”

他们拿这笔钱去创业,营收后还给我们。

创业的内容是贷款者自行决定的。他们可以做衣服,也可以做糕点,可以卖给邻居,也可以拿到市场上卖。

一本财经:贷款利率是多少?

尤努斯:我们尽量让格莱珉银行的利率接近商业银行。在孟加拉,和商业银行的利率相比,这个数字稍微高一点,因为我们为客户提供上门服务,成本相对会高一点。我们的原则是:借款人不用来银行,银行应主动去找他们。

但我们的利率并不会高太多。我们有严格的标准,不会剥削穷人。在孟加拉,政府规定小额贷款机构发放贷款利率的上限是27%。在美国,这个上限是18%。而我们的利率约在15%、18%到20%之间。

说到这一点,微型金融在印度和孟加拉刚出现的时候,有些机构的贷款利率一度高达50%-80%,于是政府介入,规定了上限。

在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的贷款利率约在15%、18%到20%之间,从未超过20%。

04 科技在助力


一本财经:近些年来,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有哪些比较大的变化? 

尤努斯:有很多变化。在孟加拉,我们不仅创建了微型贷款,也创建了健康体系。

我们帮助村民使用太阳能。我们还启动了一个教育项目:只要是格莱珉银行的借款人,他们的孩子就可以进学校,接受教育。

我们也鼓励一些农民创业。我们给他们钱,作为VC进行股权融资,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目前这一切都运转良好。

我们希望每个年轻人都能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而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他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金融“氧气”。

一本财经:你对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的前景有哪些期望?

尤努斯:可以用三个“零”来表述。第一,我们希望孟加拉的贫困人口减少到零。第二,我们希望孟加拉的失业率减少到零。第三,我们希望孟加拉的碳排放减少到零。

这“三个零”,是格莱珉银行致力追求的目标。

一本财经:在你看来,科技的进步和城镇化对格莱珉银行会带来什么影响?

尤努斯:科技的进步给格莱珉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很多交易变得便捷了。

以前人们不得不扛着一大包现金,走很远的路去银行,中途还可能被抢。现在大家可以通过网络转账,银行也可以在网上很容易地查到借款人的贷款信息了。

科技让这一切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城镇化呢?在中国和世界上的很多其他地方,年轻人纷纷离开农村,因为大多数工作机会在城市。但我一直认为,穷人不一定非得离开农村。假如有机会,他们完全可以将乡村变得美好宜居。

我们希望通过推动很多创业项目,让乡村变得适于居住。这也应该是乡村发展的方向。如果农村有良好的教育、医疗和创业环境,人们肯定不会离开家人,去陌生的地方生活。

一本财经:全球小额贷款目前有四大模式,分别是你创立的格莱珉银行模式、玻利维亚阳光银行(Banco Sol in Bolivia model)模式,印度尼西亚人民银行乡村信贷部(BRI)模式和国际社区资金基金会村庄银行(FINCA-VB)模式。你是否认为这些模式都有被推广和复制的价值?

尤努斯:人们可以自行决定哪种模式更适合他们,更适合他们的社区,更适合他们的生意。如果不知道选哪个,就随便选一个开始吧,因为每种模式蕴含的机会都很多——只要它不是为富人服务的。

我坚决反对那种成为富人赚钱工具的小额贷款模式。我的原则是为穷人做事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一本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一本财经
一本财经

金融科技(FinTech)第一深度新媒体。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