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一个程序员是怎样创业卖面的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摘要: 一个程序员做餐饮创业的方法论。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时代的个体。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在北京,点外卖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做了7年程序员的汤怀也从这里找到了机会,他把自己对产品、运营、数据的认知和经验,跟父辈的手艺结合,把家乡湖北的热干面卖到了北京,一年半时间开了4家分店。本期的钛媒体《在线》,我们来学习一下一个程序员做餐饮创业的方法论。

2017年12月27日,北京长楹天街商业街,汤怀和他的父亲老汤在“汤师傅热干面馆”。他们来自湖北,这里是汤师傅热干面的第四家店面。汤怀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老汤是一名老面匠,来京之前在武汉卖了半辈子热干面。

2017年12月27日,北京长楹天街商业街,汤怀和他的父亲老汤在“汤师傅热干面馆”。他们来自湖北,这里是汤师傅热干面的第四家店面。汤怀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老汤是一名老面匠,来京之前在武汉卖了半辈子热干面。

汤怀已经在互联网行业做了7年。几年前他开始盘算着利用自己的优势,包装盒改良父辈手里的那碗热干面,把它们卖到北京、卖到全国。

汤怀已经在互联网行业做了7年。几年前他开始盘算着利用自己的优势,包装盒改良父辈手里的那碗热干面,把它们卖到北京、卖到全国。

汤师傅热干面的创业起始于北京大黄庄的一条巷子。2016年,在汤怀建议下,老汤夫妇来到北京准备做面馆。汤怀建议做外卖,找环境很好的店面,而老汤觉得要先用一个低成本的方式做市场调查,于是他花了几天时间在大黄庄寻找,找到了一间月租一千多的简陋店面,开启了汤师傅热干面。

汤师傅热干面的创业起始于北京大黄庄的一条巷子。2016年,在汤怀建议下,老汤夫妇来到北京准备做面馆。汤怀建议做外卖,找环境很好的店面,而老汤觉得要先用一个低成本的方式做市场调查,于是他花了几天时间在大黄庄寻找,找到了一间月租一千多的简陋店面,开启了汤师傅热干面。

最开始,在这个空间逼仄、环境不太理想的地方,老汤像在武汉一样,把热干面当早点卖,结果根本卖不出去。他接受建议,把早点改成中晚餐,再利用外卖平台,生意很快好了起来,附近上班族和传媒大学学生是他们的主要客源。

最开始,在这个空间逼仄、环境不太理想的地方,老汤像在武汉一样,把热干面当早点卖,结果根本卖不出去。他接受建议,把早点改成中晚餐,再利用外卖平台,生意很快好了起来,附近上班族和传媒大学学生是他们的主要客源。

从2016年6月到2017年12月,1年半时间,汤师傅热干面先后在大黄庄、通州万达、双桥、慈云寺、长楹天街开了4家店,并且都以外卖为主要来源,甚至有的只做外卖。为了让更广泛的人群接受热干面,老汤父子做了一些改良,还重新设计了配菜小食、煨汤。常营店堂食区的价格表上,一碗面的价格在20元左右,在外卖平台上品类更加丰富,价格从十几块到四十左右不等。

从2016年6月到2017年12月,1年半时间,汤师傅热干面先后在大黄庄、通州万达、双桥、慈云寺、长楹天街开了4家店,并且都以外卖为主要来源,甚至有的只做外卖。为了让更广泛的人群接受热干面,老汤父子做了一些改良,还重新设计了配菜小食、煨汤。常营店堂食区的价格表上,一碗面的价格在20元左右,在外卖平台上品类更加丰富,价格从十几块到四十左右不等。

2017年1月22日,常营店后厨,厨师打面准备当天食材。这里目前是其他几家店面的中央厨房,肉、酱料等食材都由这里配送。

2017年1月22日,常营店后厨,厨师打面准备当天食材。这里目前是其他几家店面的中央厨房,肉、酱料等食材都由这里配送。

以常营店为例,这里有5个员工分别负责下面、打包、售后、准备小食、酱料、配送食材等工作。厨师每天早上7点到店开始做一天的准备,并为前一天在外卖平台预约了早餐的顾客下面,每天早上不到10点就有外卖骑士前来取货。

以常营店为例,这里有5个员工分别负责下面、打包、售后、准备小食、酱料、配送食材等工作。厨师每天早上7点到店开始做一天的准备,并为前一天在外卖平台预约了早餐的顾客下面,每天早上不到10点就有外卖骑士前来取货。

除了面条是工厂定制发货,面馆提供的麻团、虎皮鸡蛋、面窝、莲藕汤、萝卜汤等小食和煨汤都是厨师现场烹制。1年半时间,除了品类的丰富,最主要的是包装的升级,“我们尝试过三种包装方式,目前的还要改良,要确保面在1个小时以内吃,口感都不会差”。汤怀向钛媒体《在线》介绍,传统的热干面,一般要在15分钟内食用,才可以保证口感。

除了面条是工厂定制发货,面馆提供的麻团、虎皮鸡蛋、面窝、莲藕汤、萝卜汤等小食和煨汤都是厨师现场烹制。1年半时间,除了品类的丰富,最主要的是包装的升级,“我们尝试过三种包装方式,目前的还要改良,要确保面在1个小时以内吃,口感都不会差”。汤怀向钛媒体《在线》介绍,传统的热干面,一般要在15分钟内食用,才可以保证口感。

常营店配送范围9平方公里,午高峰开始,配料的案台上,订单多了起来。后厨人员从接单到打包好一碗面,只需要花2分钟。为了不影响面的口感,他们一般不会在接单第一时间就开始下面,“要等到骑士过来了才做,因为我们下面和打包都很快,如果放在外面久了,骑士没来取餐,怕影响面的口感”。一名厨师介绍。

常营店配送范围9平方公里,午高峰开始,配料的案台上,订单多了起来。后厨人员从接单到打包好一碗面,只需要花2分钟。为了不影响面的口感,他们一般不会在接单第一时间就开始下面,“要等到骑士过来了才做,因为我们下面和打包都很快,如果放在外面久了,骑士没来取餐,怕影响面的口感”。一名厨师介绍。

午高峰的常营店,两名外卖骑士伸着脑袋往后厨探望、催促。这家店主要订单来自饿了么和美团,每天订单总量在150到200单左右。在外卖平台上,汤怀每天花费的竞价排名推广费用在400元左右,每一单成交,平台要提成百分之十几到二十,这个提成一般是3天一结算。

午高峰的常营店,两名外卖骑士伸着脑袋往后厨探望、催促。这家店主要订单来自饿了么和美团,每天订单总量在150到200单左右。在外卖平台上,汤怀每天花费的竞价排名推广费用在400元左右,每一单成交,平台要提成百分之十几到二十,这个提成一般是3天一结算。

常营店所在的长楹天街商业街,位置相对比较偏僻,这里的餐饮店都有堂食区域,但基本都靠外卖接单盈利。每到午高峰和晚高峰,外卖骑士就在这些店之间匆忙穿梭。每天400元的推广费用,汤怀觉得非常有必要,因为“80%的顾客只会在排名前20的店铺下单”,这个竞价排名是分时段的,如果不做推广,店铺就很难排到前20名、前10名,“一定要根据实际情况做推广做活动,不做不行,因为竞争太激烈了,这商圈有几百家商家竞争。”

常营店所在的长楹天街商业街,位置相对比较偏僻,这里的餐饮店都有堂食区域,但基本都靠外卖接单盈利。每到午高峰和晚高峰,外卖骑士就在这些店之间匆忙穿梭。每天400元的推广费用,汤怀觉得非常有必要,因为“80%的顾客只会在排名前20的店铺下单”,这个竞价排名是分时段的,如果不做推广,店铺就很难排到前20名、前10名,“一定要根据实际情况做推广做活动,不做不行,因为竞争太激烈了,这商圈有几百家商家竞争。”

店里50平米的堂食区域,除了展示,基本上没派上用场。1月22日当天,仅有4名顾客在这里堂食消费,其中2名还是外卖骑士。

店里50平米的堂食区域,除了展示,基本上没派上用场。1月22日当天,仅有4名顾客在这里堂食消费,其中2名还是外卖骑士。

跟常营店不一样,慈云寺店根本没有堂食,这个十几平米的档口只做外卖,这里每天需要的食材都由常营店的厨房配送。这个地方月租金一万,高峰期订单量每天达到300多单,“平均下来每天也有一百几十单”。

跟常营店不一样,慈云寺店根本没有堂食,这个十几平米的档口只做外卖,这里每天需要的食材都由常营店的厨房配送。这个地方月租金一万,高峰期订单量每天达到300多单,“平均下来每天也有一百几十单”。

这里是个美食城,除了几家大一点的店面有堂食,其他店面都像汤师傅一样只做外卖。“除了是否有正规手续,找店面还有两个考量,一是看附近聚集的外卖骑士多不多,二是打开外卖平台看附近月订单量3000单到5000单的店铺有几个,如果没有这个订单量的店,说明这个地方流量不行,就不用考虑了。”汤怀向钛媒体《在线》介绍。

这里是个美食城,除了几家大一点的店面有堂食,其他店面都像汤师傅一样只做外卖。“除了是否有正规手续,找店面还有两个考量,一是看附近聚集的外卖骑士多不多,二是打开外卖平台看附近月订单量3000单到5000单的店铺有几个,如果没有这个订单量的店,说明这个地方流量不行,就不用考虑了。”汤怀向钛媒体《在线》介绍。

这个美食城仅有一部客梯供外卖骑士使用,每到高峰,他们不得不排队等待。做了4家店,汤怀投入了近60万,这其中最主要的成本都是房租,最贵的店面月租金大约2万,“除掉房租水电、人工、推广、平台抽成、食材成本,我们的利润可以保持在30~40%。”汤怀介绍。

这个美食城仅有一部客梯供外卖骑士使用,每到高峰,他们不得不排队等待。做了4家店,汤怀投入了近60万,这其中最主要的成本都是房租,最贵的店面月租金大约2万,“除掉房租水电、人工、推广、平台抽成、食材成本,我们的利润可以保持在30~40%。”汤怀介绍。

1月下旬,汤怀从公司离职,专心投入到餐饮店运营上。他最关注的是运营数据,每天都要花一定时间来分析每个店的数据变化,研究商圈内的商家、顾客,以此来制定运营策略。“这件事越做越有信心,经常有顾客打电话给我们问地址,有的人还专门找过来吃,吃完还很开心地找我们的员工聊。”汤怀希望再把基础打好一点,“将来做直营连锁和加盟共存的模式,把家乡的美食卖到全国各地。”

1月下旬,汤怀从公司离职,专心投入到餐饮店运营上。他最关注的是运营数据,每天都要花一定时间来分析每个店的数据变化,研究商圈内的商家、顾客,以此来制定运营策略。“这件事越做越有信心,经常有顾客打电话给我们问地址,有的人还专门找过来吃,吃完还很开心地找我们的员工聊。”汤怀希望再把基础打好一点,“将来做直营连锁和加盟共存的模式,把家乡的美食卖到全国各地。”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和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我拍的
我拍的

拍摄线索,工作联系邮箱:zhengchen@tmtpost.com

评论(6

  • hHxFwb hHxFwb   回复  h-evan
    回复
    1

    可以找老板聊呀……

    2018-02-01 06:17 via iphone
    • h-evan 还是没说程序员如何改革面生意呀。。。
      2018-01-25 21:43 via android
      回复
      1
  • xiaozunbao xiaozunbao
    回复
    1

    好面好味道。

    2018-01-28 20:55 via android
  • 鬼谷云清 鬼谷云清
    回复
    1

    完美的降维打击。

    2018-01-26 08:14 via android
  • 潇澎 潇澎
    回复
    1

    精准营销 服务下沉

    2018-01-26 07:08 via android
  • Dv Dv
    回复
    1

    程序员要有离开程序员地狱的勇气

    2018-01-25 22:03 via android
  • h-evan h-evan
    回复
    1

    还是没说程序员如何改革面生意呀。。。

    2018-01-25 21:43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