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逃不掉的“天使税”,正折磨着印度初创企业和投资人

摘要: 目前印度全国各地许多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都被要求支付高额天使投资的税费。而大多数公司都拿不出那么多现金,这让他们非常的焦虑,他们希望政府能够出面干预,挽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目前印度全国各地许多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都被要求支付高额天使投资的税费。而大多数公司都拿不出那么多现金,这让他们非常的焦虑,他们希望政府能够出面干预,挽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企业家阿齐兹(化名)在去年年中获得这样的税务通知,开始时并不十分担心。他需要提供他在2014-2015财年筹集的天使投资的更多细节。但很快更多的其他要求便接踵而来。

根据阿齐兹的说法,税务评估官员认为,其公司基于业绩预测的估值过高。公司虽然筹集的资金是1.5亿卢比,但官员认为其中只有1亿卢比可以算作投资,剩下的5000万卢比必须作为收入计算,且阿齐兹必须为此支付30%的税。

现在虽然有了上诉程序,但公司创始人必须在接到通知后的30天内提出上诉。然而问题是,创始人在提出上诉时必须缴纳20%的罚金或税款。包括阿齐兹在内的大多数创始人都拿不出这笔钱。 

现在印度各地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 

对于早期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来说,筹集第一轮天使资金是一件大事。这意味着除了你之外的人,你的联合创始人或者你的直系亲属们相信你的想法,同时,你也开始有足够的钱能够创业了。 

任何一位企业家最不厌其烦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在税务机关里四处游说,试图让官员相信,公司的估值是公正的,天使投资的资金是投资,而不是收入。 

在阿齐兹的案例中,他在创办公司时按估值所得到的投资受到了税务机关的质疑。

阿齐兹痛苦的说,“我被告知,当我筹集天使资金时,我应该让投资者的估值和我给投资者报的估值保持一致。税务部门表示,税收将在数十亿卢比(确切的数额没有透露,以保护企业家的身份)。我都没见过这多出来的资金,怎么去上税呢?”

去年,许多创始人和投资者都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提出了这个问题。他们在互相沟通中逐渐意识到这个税费给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了。他们中的许多人聚在一起,组建了一个WhatsApp讨论小组,大家联起手来共同寻求政府的救助。这些创始人还向iSPIRT和Nasscom等机构寻求了支持。

“我们希望政府能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以pune为基础的TrueElements的联合创始人Sreejith Moolayil表示,他现在也是被迫处理自己的税务问题。Sreejith Moolayil已经和其他受影响的创业者一起发起了一个Change.org的请愿活动。

逃不掉的“天使税”

sreejith于2015年1月筹集了9800万卢比,并于2015年10月收到税务通知。此后,他不得不分享许多公司文件,所有这些文件都是为了证明筹集资金的估值是合理的。

创业公司的估值是这个问题的核心。大多数初创企业都是在轻资产模式下工作的,它们的估值是基于贴现现金流法( DCF )得出的。

Goodbox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阿贝·扎卡里亚(Abey Zachariah )表示,“大多数创始人都是在没有注册公司的时候筹集到的天使资金。大家都能够想象的到,当公司处于构思阶段或还处于纸面上时,收入预测的准确性是极其不准确的。如果公司在后期的运作中按照预期的构想实现了盈利,那么税收索赔可能不会出现。然而,如果现金流没有如预期的那样发生,税务官员就会说之前的公司估值是无效的,按照重新估值后,公司的价值要低得多,因此天使投资将被征税。” 

在Sreejith一案中,该公司确实达到了盈利的预期,但评估官员对DCF估值方法提出了异议。最后,在12月份,该公司被告知必须缴纳4000万卢比的税款。而如果要提出上诉,斯雷吉兹·沃尔德则必须预先存入800万卢比才可以。

斯雷吉兹·沃尔德说,“我们刚刚结束了新一轮的融资,所以我们现在有钱可以提出上诉了。但当我告诉税务官新一轮投资的估值是上一次的10倍时,他告诉我,我很快就会收到另一份税务通知。这简直就是一个没完没了的死循环!” 

另一位企业家收到了8500万卢比的税务通知。他的初创公司每月赚的钱只够支付营运资本开支,无法拿出8500万卢比,也无法拿出1700万卢比来上诉。 

Sreejith说,“由于大多数创始人在12月28日收到最终通知,他们需要在1月28日之前提出上诉,也就是说,到那时要拿出20 %的存款。如果不付清这笔钱,税务机关就可以追查初创公司董事的个人资产。他们的组织中已经有一个企业家关闭了他的公司,去做了另一家公司的员工,他当时被要求支付8500万卢比。”

有一项规定是,在DIPP注册的初创企业可免缴此税。但这里有就出现了两个问题。印度天使网络总裁帕德马加·鲁帕雷尔说,“其中一个问题是,很少有创业公司在DIPP注册。”

Sreejith表示,“第二,即使抛开第一个问题,我们在DIPP注册,并收到了DIPP的通知。但我们的评估官员表示,通知的措辞并未明确说明该初创企业是否获得豁免。所以我们仍然有纳税义务。” 

税收“自由裁量权”带来的混乱

这项税收的影响是深远的。对于受影响的初创企业来说,他们不得不花费宝贵的资源来处理这些通知。“你筹集了10亿卢比,然后你不得不花50万卢比去聘请税务顾问和律师。这真是既没必要还给企业增加负担的事情。”天使投资者Apremeya Radhakrishna说。

 投资者也开始变得很谨慎。许多天使投资者被要求提交银行对账单上的各类信息。

“对于大多数天使投资者来说,投资只是他们的一项兼职工作。他们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因为感觉到既不公平又十分麻烦,所以投资的数量开始下降。”帕德马加说。

只有从印度天使投资者那里筹集到的投资才被征税。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人们利用初创企业洗黑钱。“但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因噎废食。”Goodbox公司的Abey说。

现在,许多打算筹集天使基金的初创公司面临的困境是,是否需要筹集额外的资金,这样他们就可以留出一些资金来满足日后的税收需求。 

“投资者对此并不满意。他们问我们为什么要交税。公司连收入都没有,怎么要征税呢?” Padmaja问道。

IAN与其他天使基金一样,建议注册风险资本基金等天使基金平台,并免除从这些基金平台筹集资金的投资税。

问题是,所筹集的资金中哪一部分将被视为收入,完全取决于税收评估的官员。创业公司或投资者在筹资时不会得到任何事先告知。直到他收到通知(可能是几年后),他才知道自己还需要缴税。

正是这种自由的裁量权造成了市场的混乱。阿普里米娅说,“这不仅仅是针对天使税的问题。2015年,当TaxiForSure出售给Ola时,有一个不竞争条款。我们后来才知道,是应该对这个不竞争条款支付服务税的。

税务官员说,我们出售公司所得的全部资金将被认为是这个无竞争条款的对价资金,我们必须为此支付服务税。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现在开始有大量的初创公司在海外注册公司。比如在新加坡,你可以在10分钟内注册好企业,并且没有这么多麻烦事。” 

创业者的救赎

工业机构isprit的nakul Saxena表示,只要公司通过印度创业公司的认证,政府就有会取消评估官员的自由裁量权,因为认证将由合格的CA完成。 

另一个主要问题是关于资金来源的第86款。在这方面,要求政府制定出一个合格投资者类别。这类投资者将有一个具体的识别号码,从这类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的初创企业不应受到质疑。

目前看来解决这一问题还是很有希望的。印度财政部有很多官员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愿意采取一些措施进行补救。

此外,印度政府也希望能为收到缴税通知的创业公司提供即时援助,让他们无须缴交百分之二十的按金便可进行上诉程序,并且这一程序可以在两个月内完成。 

看来印度政府已经开始行动了。只要政府关注初创企业的呼声,那么解决起来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相信随着印度税法的不断调整,印度的初创企业将迎来快速发展期。(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于YOURSTORY)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竺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竺道
竺道

专业评论和深度分析印度TMT行业动态和投资机会,帮助商业人士更准确和更及时的了解印度商业互联网。微信公众号:zd_review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