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引得巨头争相采购,以色列是如何把AI这门生意做起来的?

摘要: 以色列能够把AI这门生意做起来的诀窍在哪?科技大佬们到底想在犹太人的应许之地买到什么?今天咱们来梳理一下“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买到就是赚到”的以色列人工智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当我们回首一下2017,会发现人工智能开始发飙,并不是从AlphaGo战胜柯洁开始的。在那遥远的3月份,英特尔150亿美金豪购以色列科技公司Mobileye,已经让我们看到为了争夺AI,巨头们有多努力。

这起创纪录的年度收购已经被讨论了很多,但从侧面来看这件事,或许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擅长做生意的犹太人,在人工智能领域又一次没有让我们失望...

无人驾驶领域之外,巨头对以色列AI技术的鲸吞始终没有停止过。比如Google 收购地图应用WIZE、Facebook收购AI数据应用分析公司 Onavo,包括中国的BAT和华为,都在近两年开启了去以色列买买买的新AI模式。

综合来看全球范围内的AI流通,以色列或许已经形成了“我不做大公司,但我是所有大公司的供应商”这种神奇的人设。

以色列能够把AI这门生意做起来的诀窍在哪?科技大佬们到底想在犹太人的应许之地买到什么?今天咱们来梳理一下“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买到就是赚到”的以色列人工智能。

政府牵头的产业组织能力,击中了AI的刚需

提起以色列的科技创业文化,大家会首先想到几个关键词,比如犹太复国、希伯来创新精神、地缘争夺等等,这些东西加上以色列政府推动的全民创业、科技导向战略,确实长久性推动了以色列的科技产业繁荣。

但这些条件对于大多数技术创新都有推动作用,这里我们想讨论几个存在于以色列产业群落中,却专门对AI发生效应的特定条件。

我们知道,1990年苏联解体后,以色列开始借助科技移民资源,刺激民营科技公司发展。最著名的故事要属1993年以色列政府推出的“YOZMA计划”。

在那之后的二十多年间,虽然经历过金融危机和互联网泡沫,但以色列的民间科技创业其实始终走在高位上。但很多人容易忽视的是,近几年间,以色列政府本身一直也在调整和改变支持科技创业的方式与节奏。

比如在2011年颁布的《天使法案》当中,除了鼓励向创时期科技公司投资外,以色列政府还强调了加强产业组织协调能力,集合国家、高校和境外投资资源引导创业公司发展。

而产业组织协调能力,正好集中了AI时代向跨国巨头输送技术解决方案这件事的痛点。

高效且产学一体化的组织能力,是隐藏在很多以色列技术创业公司背后看不到的优势。尤其是对于近两年AI创业的热潮来说,以色列政府有意引导的科技创业框架持续发生了关键作用。

当然了,“产业组织”这个词我们并不陌生,但是实际做成什么样就难说了。近几年以色列的高科技创业孵化领域,更多会采取对孵化器的监管、学术与产业的紧密交流、为创业公司提供战略与人才服务这些“软”支持来实现。而不是单纯的给钱之后任由死生。

比如说在以色列,大多数知名孵化器每周都会迎来不同领域的教授或者专家进行分享与讨论。政府会给申请国家资助的创业企业配备导师,帮助企业对接资方关系、人才网络,甚至打通与大公司的合作桥梁。

一套完整的政府、高校、资本、孵化器、跨国公司与创业企业间的咬合关系,有效推动了以色列的中小企业创业始终保持着对世界主流科技需求的敏感度。在近两年,这让以色列发展出以无人驾驶、网络安全、企业服务为导向的AI技术型公司收益良多。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中国的AI公司创业通常会遇到什么:高校中研究了什么?资本的热衷方向是什么?如何与跨国巨头建立联系?我想绝大多数AI创业者是部分或者完全不知道的。但AI是一个需要高度产业关联能力、信息密集导向的东西,尤其是B端市场更是如此。中国的优势在于应用场景和用户体量,但要论不同产业角色之间的聚合能力,今天的以色列要远远高过其他对手。

这样的产业格局背后,是以色列的AI初创项目很容易获得投资,也很容易完成退出。以色列有超过一半的AI创业公司会在3年内卖掉或者倒闭,快速试错或者变现,然后马上投入下一个循环。

这种产业组织形式,也让以色列成了“AI超市”的区位文化。当大公司缺某种技术的时候,会率先想到以色列。当大公司普遍渴求AI的时候,以色列已经把热腾腾的AI端上货架了......

灯塔之下的军用AI仓库

另一个必须要注意的方向,是以色列的军用转民用科技文化,在今天非但没有衰落,反而因为AI的崛起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军用科技普及化,一直是以色列的保留项目。最出名的要属上世纪70年代以色列提出的“Talpiot计划”,该计划中提出每年从高中生中选拔2%入伍训练,签署延长6年兵役协议。这些“军中高材生”会加强在科技领域的培训,培养他们打通军事和科技间的界限。

这个计划培养出的人才,后来都成了学术专家或者科技公司创始人。开放军用科技向民用转化,鼓励军队内部创业和战友变创业伙伴,成为了以色列科技创业的主调之一。

有意思的是,进入大数据通讯和无人控制时代,军方成为了第一批积累人工智能技术的单位。以以色列为例,由于兵源紧张战略环境吃紧,以军方在网络安防、通信、密码战、无人交通、军用机械制造、航空航天等领域都在新世纪之后就开始部署AI相关研发与应用,成为世界范围内最早的重AI型军事实体之一。

随着AI产业热潮的到来,以色列军方积累的AI产业势能成为了大型宝藏。比如微软今年购买的以色列AI网络安全公司Hexadite ,就是从军方退伍的网络安全部队高管成立的技术企业。

随着数据学习、安全、无人驾驶等领域的风口持续扩张,军用AI技术进一步拓展到民用领域,甚至解决关键问题大约会成为常态。

换个角度想,购买达到军用级别的AI技术,对于海外资本来说也是种诱惑。

2017:2B人工智能井喷的一年

最后,让我们来关注一下AI界今天究竟会从以色列买到什么。

截至目前为止,以色列大约已经有超过400家以AI为核心业务的初创公司。整个2017年AI领域融资额度,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5倍还多。

可以说,2017年同样是以色列AI井喷式发展的一年。而非常值得关注的是,以色列的AI初创公司中有大约85%是B2B业务企业。另外15%则主要集中在农业、生物制药业等领域。

以色列本来就是B2B企业占据产业比重最高的国家之一。而过去一年,B2B服务和人工智能的结合与垂直场景铺开,可以被视为整个以色列AI的年度动作。

这当然由多方面原因所决定。比如B2B服务更适合被欧美以及中国大公司收购,可以达到快进快出的效果。其次2B产业可以与以色列原本的技术服务产业更好的结合,很多领域的AI化是水到渠成的。再次,机器学习和机器视觉等技术更容易在企业端获得良好的落地体验,缺少用户市场和消费基数的以色列,往往希望AI在产业内部完成商品化过程。

以色列AI的2B服务,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1营销与传播、2企业服务、3金融服务。各种算法和解决方案的创新渗透到这些领域当中,形成了花样繁多的AI市场。

总体来看,以色列的AI与中国今天的AI市场正好走向了两个方向。当然,我们在希望中国AI市场多元化繁荣的同时,或许也该认同不同市场的发展规律不一致,并且国家化技术与产业流动,将进一步激化AI国家间的产业角色差异。

当我们需要购买的时候就去购买,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未来,如何依靠中国的市场与资本优势,进一步融合更多其他国家的技术优势,或许会是AI产业中巨大机会。

而如何将B2B业务中的AI解决方案抽取出来,形成适合中国今天市场需求的AI产品,其实也是一个巨大话题。

但以色列AI真正值得我们学习的,其实是他们的产业组织能力。AI是一场足球赛,但显然中国企业更擅长短跑。如何弥合这个差异,才是我们接下来真正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脑极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脑极体
脑极体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