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挂牌新三板公司骤降2/3,影视公司上演新三板“逃离潮”

摘要: 经历了2016年蜂拥涌向新三板的热潮之后,2017年影视公司开始变得更加冷静和理性。

经历了2016年蜂拥涌向新三板的热潮之后,2017年影视公司开始变得更加冷静和理性。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数据显示,2017年挂牌新三板的影视公司共23家,相比2016年的66家,降幅高达2/3。

不仅如此,挂牌公司的含金量也逊色不少。2016年有唐人影视、和力辰光、大地院线、长江文化、海润影业、中汇影视等多家比较知名的影视公司相继登上新三板,而2017年上板公司中营收或净利润规模靠前的只有越界影业、今世界、华海影业等。

从具体的细分行业来看,除了传统的影视剧投资、制作公司以外,去年挂牌的23家公司里出现了多家地区性影院公司、动漫公司扎堆的现象,另外,一些新兴的影视版权类公司也现身新三板,比如森宇文化、一言一默等。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不仅上板的影视数量急剧减少,还有包括耀客传媒、新媒诚品、咏声动漫等多达13家的影视公司,正式宣布或者完成从新三板摘牌,这意味着新三板对影视公司的吸引力正在下降。

其中不少影视公司将转战其他资本市场,比如咏声动漫已进入IPO辅导,新媒诚品的收购方万达影视目前正与A股上市的万达电影筹划重组,等等。

当然,也有为数不少的公司由于经营陷入困境而无奈撤出新三板,并且没有转战其他资本市场的打算,比如盛天传媒等。

去年23家影视公司登上新三板:华海影业领衔,影院、动漫公司扎堆

到2017年年底,新三板挂牌的公司总数为11630家,比2016年底增加了1467家,增长幅度仅14.43%,远低于2016年挂牌公司总数几乎翻倍的涨幅。

而影视公司上板的情况更是低迷,挂牌公司总数不升反降,而且规模大、或者比较知名的公司太少。

尽管如此,娱乐资本论还是试图从这23家公司中,找到一些特点或亮点出来。

                                   

从上表可见,去年上板的影视公司中,2016年营收规模靠前(超过5000万元)的包括越界影业、今世界、华海影业、森宇文化、天沐影业、飞扬文化等;2016年净利润较高(超过1000万)的分别为森宇文化、天沐影业、华海影业、花火文化、一言一默等。

两项财务指标均排进前3名的公司是华海影业。成立时间超过9年的华海影业,曾出品过黄渤主演的谍战剧《锋刃》、《遍地狼烟》、《箭在弦上》、《娘要嫁人》、《铁血军魂》,以及网剧《纳妾记》(1至3)等,而且对资本市场来说也不陌生。

早在2014年A股掀起影视并购热潮时,上市公司熊猫烟花就曾宣布,以5.5亿元的总价收购华海影业100%股权,但是半年后重组夭折。在完成由杉杉资本领投的新一轮融资后,沉寂3年多的华海影业终于登上了新三板。公司董事长王海斌曾告诉娱乐资本论,挂牌后如果有很好的机会,公司也可能会独立IPO、重组或借壳。

除了传统的影视剧投资制作公司外,2017年上板的影视公司出现了多家影院公司、动漫公司的身影。

这些影院公司主要是地区性的,比如重庆的越界影业、辽宁的今世界、西藏的汉泓影院、浙江长兴的百叶龙等。影院公司在资本市场一直是比较受欢迎的,2016年、2017年A股IPO成功的影视公司几乎都是影院公司,比如中国电影、上海电影、幸福蓝海、横店影视、金逸影视;2016年上新三板的影院公司也有不少,比如大地院线、德纳影业、嘉华美瑞、华昕影院等。

也正是因为如此,优质的影院公司已经所剩无几了。2017年上板的越界影业、今世界,尽管2016年营收排在23家公司中前两位(分别为1.15亿、1.11亿),但是盈利情况居于下游,越界影业2016年甚至陷入亏损的境地。

在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再次亏损(-893.07万元)后,越界影业遭到第二大股东上海电影的减持。2017年10月30日,上海电影宣布以8249.4万元转让越界影业17.37%的股权。转让后,上海电影还持有越界影业341.6万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12.63%。

随着二次元经济以及动漫画行业的兴起,不少动漫公司开始进入资本市场,2017年就有花火文化、攀高股份、维真视界、光远文化等动漫公司挂牌新三板。

其中,最受资本青睐的是花火文化。花火文化于2011年成立,拥有来自中央美院的百人动漫专业制作团队,以原创动漫为核心,涵盖影视制作发行、音像出版发行、图书出版发行、主题乐园、游戏、活动及周边衍生品等业务,拥有30万屏原创漫画,包括《魔力课堂》等在内的150多个原创IP。

花火文化2016年的净利润为1164.56万,在统计的23家上板公司中排名第4;2017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748.13万元,同比增长68.55%。

在2015年底完成君诚资本独家投资的A轮融资后,仅10个月花火文化又完成4000万元的B轮融资,由A股上市公司秀强股份领投,广东弘图广电、深圳中海资本、上海映趣资本三方跟投。

不过,除了花火文化以外,其他动漫公司的盈利情况都很一般。

上市公司奥飞娱乐参股的攀高股份、作品融入了AR和VR技术的维真视界、作为山东威海首家新三板文化企业的光远文化,2016年净利润仅分别为128.34万、60.48万、147.47万。2017年上半年,维真视界、光远文化净利润双双告负,分别为-257.53万、-118.03万;2017年1至5月,攀高文化净利润49.68万。

影视版权类公司盈利突出,挂牌后森宇文化定增6000万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挂牌新三板的影视公司中,出现了2家版权类公司,森宇文化、一言一默。

森宇文化成立于2010年,主要从事影视内容新媒体版权发行。目前拥有超过2万小时的数字影视版权,其中包括《继承者们》、《主君的太阳》等韩剧,《锦绣缘》、《仙剑奇侠传3》、《士兵突击》等爆款本土剧,以及《飞行者》、《铁线虫入侵》等院线电影。

2015年起,森宇文化引进多部知名IP,并和多家知名影视公司建立合作,正式进军IP开发领域,以IP孵化带动产业资源联动,打造网生内容的研发、生产、宣发的一体化产业链。2017年,森宇文化开启5个IP改编剧的开发工作, 包括晋江文学网著名言情作家青衫落拓的代表作《被遗忘的时光》、《下一次爱情来的时候》以及军事热血小说《都市特种兵:暗影》等。

一言一默则是以影视剧版权为切入点,业务涵盖影视剧投资制作、版权运营(影视剧全球发行、宣传、版权保护)、艺人经纪三大板块。公司掌门人为温鹏亮,曾担任乐视网的高级法务经理。

版权运营是公司的传统优势业务,公司累计参与版权运营的影视剧超过500余部,包括《活法》、《解忧公主》、《绝路逢生》等电视剧,《乐乐熊奇幻追踪》系列动画电影等。

另外,公司还积极参与影视剧投资、制作,比如1000万投资钟汉良、江疏影主演的偶像剧《一路繁花相送》。艺人经纪则是公司新建立的业务板块,目前已经与中戏小生黄昱清签署全权经纪约。

随着政府打击盗版力度的加强和版权意识的崛起,版权类公司的盈利情况比较突出。

在统计的23家上板影视公司中,2016年净利润超过1000万的公司共有5家,版权类公司就占据了2席,其中,森宇文化净利润排名第一,2016年净利润2101.88万元;一言一默排名第五,2016年1087.95万元。

而业绩最好的森宇文化,很快就获得各路资本的积极追捧。2017年5月挂牌后仅3个月,公司就发布定增方案,向宁波才富君润一期、宁波君润睿丰、浙江金控3家创投公司发行股票融资额不超过5999.85万元,募集资金用于以下三个项目:1、影视剧独家内容的版权采购;2、网生内容的投资开发制作;3、补充流动资金。

10月24日,森宇文化足额完成定增募资,而且没有涉及业绩承诺及补偿、股份回购、反稀释等特殊条款,可见投资机构对公司未来发展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13家公司黯然退出新三板,耀客传媒未来的资本动向最受关注

相比以往,去年从新三板摘牌的公司,也多了不少。

摘牌的原因可谓各种各样,既有希望通过独立IPO、被上市公司并购等形式转战其他资本市场,也有公司本身经营不善的原因。前者可称之为主动摘牌,后者是被动摘牌。

其中比较受关注的要数耀客传媒了。公司曾出品过《蜗居》、《心术》、《离婚律师》、《女不强大天不容》、《幻城》等剧,2015年12月挂牌新三板之后,公司的资本运作也风生水起。比如,通过定增发行750万股,募集1.46亿元;斥资4000万收购悦凯影视5%股权,去年12月文投控股宣布以16亿估值收购悦凯影视100%股权,这意味着耀客传媒这笔投资不到一年就有望获得100%的收益。

但是,去年4月,公司以“配合经营发展需要”这样模糊的理由,终止在新三板挂牌。10月26日,耀客传媒宣布完成数亿元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云锋基金、乾元资本、远东宏信、瑞力投资、国中创投。至于下一步的资本动向,到底是IPO,还是并购、借壳等,耀客传媒并未透露。

相比之下,咏声动漫对公司摘牌原因的披露就很直接,因为公司要转战A股。2017年3月,咏声动漫宣布已进入上市辅导阶段,正接受广发证券的辅导,8月7日公司正式摘牌。目前已经宣布进入IPO辅导的新三板影视公司,还有开心麻花、中广影视、长江文化等,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这些公司也可能出走新三板。

除了IPO,也有一些公司是因为并购的原因,脱离新三板。

比如,新媒诚品宣布,为保障万达影视并购公司的交易顺利实施,配合公司战略发展规划,公司于2017 年2月6日终止挂牌。目前A股上市万达电影正在停牌筹划收购万达影视,也就是说新媒诚品有望曲线登陆A股。

当然,更多的公司是因为本身经营不善,或者无力承担挂牌的成本,而不得不退出新三板。

以盛天传媒为例,挂牌不到一年,公司就以“配合经营发展战略调整”为由,准备从新三板摘牌。而真实的原因,其实是公司已经陷入巨大的危机。

盛天传媒曾以《马大帅》《子夜》等影视作品获得业内好评,又有葛优等明星股东加持,但是这也掩饰不了公司自2016年以来有多部影视剧无法上映或播出的尴尬,其中包括总投资高达3500万美元的合拍魔幻题材3D电影《奇迹:追逐彩虹》。

与此同时,包括娱乐宝在内的很多债主、公司前员工纷纷找上门,或者通过法律手段,要求公司归还本息或者讨要工资及劳动补偿等。去年下半年,主办券商东北证券发布了风险提示公告,揭开了盛天传媒的一系列内幕:高额债务违约,大股东股权被冻结,上亿资金提前转走,公司搬离原址、去向不明。

这样的公司,从新三板摘牌恐怕是无奈的选择。

以体育赛事版权发行等为主业的博克森,于去年12 月21日摘牌,理由是“目前所处市场环境趋于热化,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虽然公司商业模式与业务形态处于行业创新和领先地位,但是披露成本较高”。

因此,基于公司商业成本与风险控制考虑,确保实现公司整体战略与经营目标,博克森不得不退出新三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1

  • cestbien cestbien
    回复
    0

    @活力天行影业

    2018-01-18 11:43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