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愚乐时代的边界:“拍尸体”的网红为何无人原谅?

摘要: 当政治正确话题在网络上越来越大行其道,整个互联网环境近乎草木皆兵,每个人都努力避免踩到这条红线。但是,当真正触及这些话题的悖逆行为发生时,人们的反应反而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激烈与严重。

即使在愚乐主义已经成为影响最深远的主旋律的当代,有些事情也不是可以轻易来娱乐的。

罗根·保罗(Logan Paul)在 Twitter 上拥有近400万追随者,在 Instagram 上有超过1600万关注者,在 YouTube 上的订阅者高达1500万,这个以自制短视频吸引了大量拥趸的网络红人现在却面临着职业生涯毁于一旦的风险。

原因?

他和朋友在富士山下的青木原——更为人熟知的叫法或许是“自杀森林”——游玩时,无意中发现了一名自杀者繁,他不仅轻佻地拍摄尸体,还对死者进行了嘲笑和评论。这个年纪轻轻便坐收名利的小明星以为这和自己数以百计拍摄过的小视频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是,这短视频在 YouTube 上发布后,他并没有收获到预期里的赞美和评论,反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抨击和杯葛。

普通网民和罗根彻底决裂

尽管人们早已经习惯了互联网时代百无禁忌的娱乐风气,尽管解构和反讽早已经瓦解了既存的秩序和观念。但毕竟生与死依然是大家心目中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而嘲笑死者更是人们努力去规避的底线。

就算这名已经被互联网上的道德伦理审判群起攻击的被告只有22岁,扮演着法官、原告和陪审团们的人们也不会轻易放弃这个重塑既有道德准则的机会。面对人们的批评和退订的威胁,罗根最先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迅速撤下了视频并在 Twitter 上放出了致歉信,同时还在 YouTube 上发布了道歉视频。

但是,风波并不会如此轻易平息。

罗根最终不得不为自己的举动道歉

尽管罗根在致歉信里一再强调自己并不是为了点击量而拍摄尸体的,然而,重点是——用户却并不接受他这样的解释——尽管仍然有罗根的死忠拥趸为他辩白,认为道歉可以获得原谅,但更多的人却依然站在了这名红人和他的网络亲卫军的对立面。

仅仅一天的时间,罗根就经历了人生从谷峰到谷底的翻转。

当然,罗根并不是第一个有这种经历的人。成名比他更早名气更大于他的 YouTube 网红 PewDiePie 就在2017年遭遇了遭遇了同样的风波。

PewDiePie在这个社交平台上拥有的订阅者超过5800万。

整件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 PewDiePie 的预期 来源:YouTube

在年初,PewDiePie 的视频中竟然有两人举起了“犹太人去死”(Death To All Jews),他的本意本来是为了讽刺互联网上人们可以为了钱可以去做任何事情,但是,当目的果然达成的时候甚至连 PewDiePie 本人都震惊了。

但在媒体断章取义的报道后,PewDiePie 被认为是一个具有反犹主义态度的明星,随后,迪士尼也取消了和他的合作。

半年之后,PewDiePie 在玩游戏时说出了“黑鬼”(negro),再一次陷入到舆论抨击和开发商抵制的处境之中。

在对比罗根和 PewDiePie 的事故的时候,我们注意到:同样都是极度冒犯的行为,但触碰道德底线的要冒的风险远远大于政治正确。

在美国这样种族冲突对立愈发严重的环境里,PewDiePie 在“黑鬼”事故后发布的道歉视频浏览量在至今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堪堪超过1000万次——进一步和罗根的道歉视频对比一下,可以发现,为“黑鬼”事件道歉的视频一下,“赞”的数字超过74万条,而“踩”的只有6.3万。

多么矛盾的场景:罗根的道歉无法获得大众的原谅;而 PewDiePie 的道歉却为他赢回了部分名声。

在互联网上,种族、女性、同性恋等敏感的、关乎政治正确的话题越来越大行其道,整个互联网环境近乎草木皆兵,每个人都努力避免踩到这条红线。

但是,当网络用户(尤其是拥有一定知名度的KOL)真正触及这些话题的悖逆行为发生时,人们的反应反而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激烈与严重。

纽卡斯尔地区的女巫猎杀

从某种角度而言,在互联网上,政治正确话题就像欧洲历史上的猎杀女巫一般,人人都相信它存在,大多数人都在围追堵截,少数人成为被猎杀的对象,但最后,却发现没有多少人因此而应当被处死。

反而是真正违背伦理准则的行为,最容易引起人们的反响,比如嘲笑评论死者,再比如偷窃 Uber 司机的零钱罐。

而对于乌合之众们来说,他们的评论,诋毁抑或赞美行为,都陷入了一种非常反讽的处境。

互联网让人们获得了充分的表达自由,而正因如此,当人们试图站在道义的高低口诛笔伐某个网络人物,结果最后却发现,这样的努力越是激烈严肃,其效果反而越背离初衷,当事人(上述的罗根先生和P先生)反而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和曝光。

罗根在 YouTube 上发布的道歉视频上线不到一天,其浏览量就突破了1200万次,并且成了 YouTube 趋势榜上的第一名。

愚乐主义,正大行其道。

于是,我们不得不面临这样的两难抉择,在互联网遇到我们不齿甚至愤愤不平的行为时,如果我们利用互联网空间发声表达自己态度意见的话,结果往往可能适得其反,但如果我们仅仅采取取消关注、退订乃至请愿等实际行动而不置一语的话,这又无疑拱手让出了互联网空间赋予我们的权利。

“沉默的大多数”时代已经结束,互联网时代,选择沉默的成为少数。

这不仅是这个愚乐主义时代最大的沉疴,或许也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胡勇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胡勇
胡勇

For he spake, and it was done; he commanded, and it stood fast.

评论(2

  • 亚鱼 亚鱼
    回复
    0

    人类一直愚蠢,如今确实是愚乐主义——自以为是的娱乐发声。

    2018-01-04 10:24 via pc
  • Donsha Donsha
    回复
    0

    沉默的大多数时代的消逝,乌合之众概念不再适用,不应该是自由和公平的福音吗?怎么还成了时代的悲哀了

    2018-01-04 08:59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