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深陷资金困局的酷派, 2018或可借力海外市场和5G复苏

摘要: 如果酷派手机能够被一家巨头厂商收购,加上5G新技术的普及,也许酷派手机东山再起还有可能。

提到酷派生存现状,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给出过这样的评价,“资金是酷派活下去的基础,但资金也不能解决一切。除了要拥有足够的运作资金外,酷派的问题还涉及渠道重建等,现在手机市场份额越来越集中,酷派想抢回之前的份额很难。”

在中国手机圈,“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在国内市场曾有过占据高达75%市场份额的辉煌,但如今这四大厂商只有华为依旧风光,其中最惨的则莫过于酷派。由于运营商补贴下降,以及与乐视360合演了一出“三角恋”,酷派在2016年成为乐视控股的子公司,并亏损18.9亿港元。

然而,成为乐视“生态化反”一员后的烧钱不断,以及乐视资金危机,导致酷派手机业务的资金断裂,并处于持续亏损状态,这也让刘江峰在此前不断感叹,“用了洪荒之力,却只有一个尽力活下去的目的。”那么受制于资金短缺,酷派在2018年能迎来转机,实现自救吗?我们不妨复盘一下酷派的2017年。

产品线:手机销量惨淡,布局人工智能

今年5月,酷派以线上形式发布售价1499元的“酷玩6”新机,一款搭载骁龙653处理器,6GB+64GB存储和4060mAh电池的游戏手机。酷派CEO刘江峰表示,推这款手机是“为了满足刚出社会年轻人、大学生的需求并实现产品差异化”,以及“获得更多用户满意度和口碑,让酷派在激烈的竞争中杀出重围。”

遗憾的是,虽然拥有较优秀配置,酷玩6这款手机依然无人问津。事实上,由于酷派亏损连连,长久无新品问世,有网友甚至如此评价,“确实不敢买,如果这是酷派最后一款产品,岂不是售后也无法保障?”更令酷派尴尬的是,新机酷玩6并未吸引多少关注,但一周后酷派解约300余名应届毕业生的消息却在互联网掀起波澜。据当时爆料,酷派以这么做是“由于公司业绩一落千丈”。这一举措也被业界视为酷派在重度亏损下的无奈之举。

8月份,酷派推出Cool M7,一款采用骁龙625处理器,售价2699元的智能手机。虽然依旧主攻线下,但定位向年轻人市场进行转移。刘江峰接受采访时无奈的表示,“今年资金很困难,因为跟乐视的关系,今年银行的资金只还不贷”,酷派因此甚至无法凑齐Cool M7预计50万台出货量的物料和供应链资金。

可以说Cool M7肩负了酷派品牌复兴重任,然而发布会后,这款手机的营销和线下布局并未跟上。虽然酷派表称“品牌影响力仍在,该机经常卖断货”,但从销售情况来看,这一说法很难得到共鸣——有记者走访联通运营厅去了解酷派手机销售情况,得到的回答是“销量太低便没有展示出来,也没有入库”,再次见证了酷派手机的销售困局。

10月,酷派发布一款千元新机酷玩6C,采用双面2.5D玻璃镜面和双摄像头,售价849元,以“前置双摄,群拍更美”为宣传点,迎合用户对自拍等体验的需求。11月,酷派在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推出双摄新品Coolpad N2D,以及Dynobot迪噜儿童智能手表,一款具备4G视频通话、前后双摄像头和AI功能(语音识别等)的儿童可穿戴设备。

随着Dynobot迪噜儿童智能手表的推出,酷派也对外表达了未来在AI战略上的发展意图。按照前酷派集团常务副总裁杜金彪此前的表态,“酷派布局AI,不仅会把手表、智能音箱乃至家居和智能手机联系起来,还会进一步让智能家居都具有独立的AI。让AI的便利深入生活的方方面面,让更多的人享受到这种便利。”

动荡的一年:资金危机、高管离职

可以说,酷派在2017年的处境非常艰难:截至目前,酷派2017年的季度财报仅有第一财季(Q1经营亏损约为4.6亿港元);另据8月15日酷派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目前公司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同比下滑约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酷派还于8月18日、8月21日分别发布两份公告,内容为“涉及本集团的法律诉讼”。公告显示,酷派集团接到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请求偿还欠款的民事起诉状。以上种种,均指向了不断加剧的资金危机。

由于资金问题,酷派减少了在中国市场投入——刘江峰在八月份时称“全国促销员已从3000-4000人缩减到700-800人”——进一步影响酷派本就糟糕的线下销售。事实上,因为资金压力问题,酷派既没有足够资金投入线下营销,也无力寻找当红明星成为产品代言人。

调查结果也印证了酷派线下销售的重重困难。每经记者曾撰文指出,从卖场到运营商,华强北已经难觅酷派手机。卖场销售人员说,“酷派手机已经很久没有货,大多数的卖场都不卖酷派手机了。”中国移动终端公司相关人士则表示,“我们Boss系统里面没有cool M7这个机器,估计没有入库,我看量应该不会太大。”

至于其它运营商,联通方面称“目前在售的都是酷派老型号的手机,而且卖完就没了。” 电信方面则表示“已经不存在定制机了,相应的也不存在补贴。”全部指向了一个严峻的事实,酷派手机的线下销售,很难因为“酷派和运营商长期合作的基础”出现较大改观。

酷派的“坏消息”还有高层离职和人才流失。今年8月31日,酷派正式宣布刘江峰辞去CEO一职,由董事会副主席蒋超接任CEO,令酷派卷入更大漩涡之中。有媒体在11月末指出,酷派手机海外市场的操盘手前酷派集团常务副总裁杜金彪也已确认离职,更令人担忧酷派手机的未来。

酷派还进行了一轮大刀阔斧的裁员,负责国内市场的酷派中国区人员缩减得最为厉害,有的部门被"一锅端",只留下运营部(负责运营商渠道)、地产部等部门员工,业内人士称“酷派的研发人员都流失殆尽”。以上种种,无疑给酷派的未来蒙上了新阴影。

酷派的未来:海外、AI还是?

那么酷派在2018年能实现自救吗?又有哪些领域能助其突围呢?酷派此前已经表示,智能手机“业务重点将面向海外市场”。考虑到国内手机业竞争格局短期之内很难改变,或许海外市场、5G技术以及盘活土地资源将成为酷派最可行的自救路径。

海外方面,酷派在美国市场屡屡传出利好消息。前酷派集团常务副总裁杜金彪接盘酷派海外业务后,成功攻克了美国四大运营商中的三家(AT&T、T-Mobile和Sprint);此外,与T-Mobile合作的机型Catalyst已成功售出200万台,完满收官;与T-Mobile合作的继任产品Defiant周销量破万台,整体销量有望突破300万台。

在美国市场,酷派还推出搭载亚马逊AI助手Alexa 的Splatter智能手机,正式跨入了亚马逊AI智能体系。目前,酷派的海外业务已覆盖全球33个国家,建立了美国、南亚、东南亚、欧洲等大区业务单元。按照酷派的说法,“未来酷派集团将着力聚焦美国市场,同时在国内主打精品手机策略,通过稳定的订单,让大家看到酷派的市场拓展能力。”

从历史来看,酷派非常擅长与运营商打交道,从中国联通,再到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酷派在运营商市场摸爬滚打了10余年,对运营商市场的理解要比其他手机品牌深厚的多。美国90%的手机市场是运营商市场,可以说非常切合酷派的运营商基因,有望继续成为酷派海外业务的最大增长点。不过在国内市场方面,华为、OPPO、小米等厂商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正日益壮大,酷派手机恐怕难以短时间内重获消费者青睐。

酷派的专利积累也非常深厚,拥有集中在LTE、手机安全、UI交互、移动互联网等领域的国内外专利技术10000多件,是为数不多能在欧美站稳脚跟的中国手机厂商。在3G时代,酷派最早投入TD-SCDMA产业,获得第一张TD手机入网许可证、第一张TD+CMMB终端入网证;4G]时代,酷派是第一批掌握4G-LTE手机生产技术的企业,率先推出国内第一批支持TD-LTE的4G手机。

酷派还从2012年就投入了5G预研和标准化研究,作为5G全球技术和标准研究活动的主要参与者,以及国家IMT-2020(5G)推进组专家组首批终端企业,酷派在5G技术的研发方面走在产业前沿。与小米等部分依靠营销为主,缺乏专利积累的手机厂商相比,酷派可凭借运营商经验和专利优势加持,在5G爆发后再次迎来自己的发展机会。

为了布局未来,酷派也瞄准了人工智能领域。酷派集团副总裁刘铭卓表示,“在智能硬件、软件以及云计算方面都会紧密布局。目前酷派已经组建AI研究院,广泛吸纳AI研发人才。”但我们注意到,众多巨头,以及国内外厂商都在加码AI,其中不少公司更是财大气粗,导致AI领域的竞争愈发激烈——从人才、技术和资金等多方面因素来看,AI恐怕难以成为酷派的救命稻草。

卖地翻身:酷派有的是资本

对酷派而言,最大的自救资本依然是卖地——其百亿土地资源有大大小小的地产商感兴趣。据悉,酷派在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北区拥有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的酷派信息港,酷派位于东莞松山湖的天安云谷生产基地则占地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作为参照,康佳此前对南山旧厂区进行的改造被认为价值上百亿。此外,酷派还在西安高新区规划了占地面积8.7万平方米的宇龙通信长安产业园项目一期。而在2016年,酷派还与弘稼科技规划投资200亿元在广东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项目,开发面积1800亩。仅此几项来看,换算后远超2000亩。

有懂行的人曾经计算过,如果真把酷派全国的各类用地(包括工业园储备用地)全部算上,其估值应付当下的债务简直是轻轻松松,而且还有几十亿级的盈余。若卖地成功将帮助酷派很好的弥补资金缺口,从而真正卖出“自救”第一步。易观智库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指出,“对于目前的酷派来说,与地产商进行合作有其积极的意义。”

不过也有分析师指出,在失去了业界地位和许多运营商渠道关系后,或许被巨头收购会更有利于酷派的发展。终端分析师赵子明表示,“如果酷派手机能够被一家巨头厂商收购,加上5G新技术的普及,也许酷派手机东山再起还有可能。”

从目前来看,酷派想迅速重回昔日辉煌恐怕很难,但依靠海外市场和5G技术,酷派能够获得较好的发展机会。特别是海外市场,酷派目前还有很大的优势和市场份额,年利润也在亿级水准,可谓是唯一亮点。但至于未来的前景如何,则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写在最后:

在本文结束之前,我们采访了多名曾任酷派集团高管层面的旧员工,这些旧员工统一回复的中心思想就是:对酷派有很深的感情,相信酷派还有翻身的机会,现在欠缺的就是时间和正确的方向,或者说理清当下的各种关系,你懂的!至于2018,酷派会怎么样?他们认为:海外和IOT会是翻身最好的机会,我们也这样认为,你们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第一观点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第一观点
第一观点

评论(1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掉队想再赶上就太难了

    2018-01-03 07:07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