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码支付纳入监管,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改革进入深水区

摘要: 随着央行监管的深入和加重,第三方支付、银联、网联的影响也在深入,支付市场也将进入一轮调整期。

12月27日,央行发布《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以下简称《规范》),对条码支付进行了诸多限制,如使用静态条码同一客户单个银行账户或所有支付账户单日累计交易金额应不超过500元。

央行官网的《答记者问》中,将这一手段的原因归结为:支付安全。

我们仔细研读了文件,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并未这么简单。

限制条码重点不在支付安全而是金融安全

在《规范》中,我们注意到开篇有以下描述:银行业金融机构(以下简称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应当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新增不同法人机构间直连处理条码支付业务;存量业务应按照人民银行有关规定加快迁移到合法清算机构处理

归纳整理,其核心信息为:1.条码支付必须要通过央行清算系统,以往第三方支付以直联造成央行监管实际的灰色地带,今后要改观了;2.第三方支付的余额支付也将进一步被压缩。

如果说,网联的成立是央行做为监管机构开始对线上支付纳入监管范畴,第三方支付必须通过网联,央行对线上的资金流和现金流进行更强的管理。在此之前,第三方支付多采取与银行间进行直联,第三方实际上行使支付和结算权,央行在此的权重实际是被稀释的。

这也不利于金融安全的监管,基于此,央行在最初被质疑计算能力是否能适应线上支付高峰值等问题后,今年 8月4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向有关金融机构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简称通知)。

这份文件最初被舆论认为:央行收编第三方支付。

其实是有点耸人听闻了,网联的成立主要是在于监管资金流,防止线上支付出现洗钱、套利等问题,第三方支付做为商业公司被纳入监管也是理所应当的。

说回此次的条码支付限制。

在网联成立之初,以《财新周刊》为代表的媒体曾讨论过以下关键问题,即:网联和银联的业务边界如何界定,如果以线上线下业务范围来分割,第三方支付既有线上又有条码支付为代表的线下支付,央行此前又明确表示第三方支付只能入股网联,条码支付成为管理的模糊地带。

此次《规范》出台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条码支付的结算监管变为央行跨行清算系统。网联和银联的分工更加清晰。

第三方支付未来将面临怎样的监管风险?

2016年7月1日,央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实施。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用户,需要按照《办法》规定完成实名验证,除此之外《办法》还对第三方支付的余额支付方式给予了最高20万/年的限额。

这是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的余额支付首次限额,也意味着央行开始对第三方支付采取更强的监管措施。

余额支付从流程上看,在结算上是绕开了银联和央行的,资金的流动和走向只在第三方平台监管内。

降低余额池,可以很大程度上给通过资金池沉淀进行的不法行为以威慑,更有代表性的是,作为可以实际行使余额职能的余额宝,其资金池的缩小也是一大趋势,不仅限额调整到10万元,且单日购买最多2万元。

在网联未能完全跑起来之前,出于监管层面考虑,第三方支付的资金池也是要进一步稀释的。

结合以上内容再看此次《规范》的发布,其中的逻辑很是显然,出于金融安全考虑,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将是全方位的,条码支付纳入监管,且理财等行为不许通过条码进行,未来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更加严苛。

这也告诉通过第三方支付进行不法获利的人:红利期真的已经结束了。

银联会迎来红利期吗?

《规范》中,银行业金融机构(以下简称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应当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这里的“其他结算机构”当然是包括银联。

当前,银联在移动支付领域主要有两大业务:1.条码支付,目前被支付宝和微信绝对碾压;2.NFC支付,银联联合苹果、三星、小米、华为等手机厂商,以其中高端商家资源为依托,进行NFC支付业务的扩张。

在《规范》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央行对银联的偏爱,如禁止补贴,使银联在条码支付市场不再面临商业公司的价格战,此外,特约商户的严格管理以及对静态条码每日500元的支付限额,也在事实上照顾了银联以店铺商家为主的特点,突出优势。

但这是否就能说明银联要坐享红利呢?

我们对此不以为然。

在条码支付市场中,支付宝和微信已经垄断了市场,这意味着条码支付已经度过了市场教育期。停止补贴之后,用户或许会在支付宝和微信中有所摇摆,但很难从第三方支付中跳转到银联。

毕竟条码支付的市场教育者是微信和支付宝,这两款软件的打开率和使用频次已经被移动支付所唤醒,而一旦唤醒就不是取消补贴可以迁移的。

至于银联的NFC支付,从用户体验上看确实具有极大优势,我们也基本认可NFC支付是银联差异化竞争的利器,手机厂商纷纷推出NFC支付功能,也拓展了市场推广的渠道,北京地铁此前进行的NFC刷地铁进站也是一次全民NFC支付便捷性的普及。

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微信和支付宝在《规范》之后的回应中均强调进行条码支付业务的决心,第三方支付似乎也未被《规范》影响。

从今年年初开始,支付宝就已经开始在全国部分城市推广“乘车码”的扫码乘车方案,先后在杭州和武汉等城市与公交公司合作,开通二维码作为乘公交的支付手段。

为了对标NFC支付的无网络、低耗能等优点,支付宝推出“先上车后买票”模式,通过芝麻信用解决上车前买票的拥堵问题,这也意味着在用户体验上,条码支付已经与NFC支付相差不大。

最近武汉地铁与支付宝进行NFC支付合作,但支付宝微博表示:预计明年底就可以实现手机扫码直接过闸。 ​​​​

支付宝和微信对条码支付的不放弃,一方面在于条码支付的用户教育工作来之不易,且已经成熟,忽然调整模式又要进行一轮商业厮杀,更为重要原因为企业方面已经找到了保持条码且不影响用户体验的方法。

这点难能可贵。

但这也不是说银联就没有机会,银联的商家资源和手机厂商的支持会加持NFC市场的拓展,尤其是在中高端商家的支持上,第三方支付压力仍然不小。

随着央行监管的深入和加重,第三方支付、银联、网联的影响也在深入,支付市场也将进入一轮调整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老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老铁
老铁

O2O解决方案提供者,专栏作者。微信平台:科技说 微信号:kejishuo

评论(1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12-30 20:40 via h5

    平衡创新与支付安全很重要,支持!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