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迅雷集团CEO陈磊:未来制造业在向互联网融合中,会加速互联网技术架构趋向去中心化

摘要: 未来的制造业,很多的产品都会被赋予数字化能力。整个互联网和技术的架构,会进一步趋向去中心化,共享计算、区块链等技术会起到关键作用。| T-EDGE 2017

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 陈磊

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 陈磊


钛媒体注:钛媒体T-EDGE国际年度盛典,作为钛媒体年度最重要、在科技领域最举足轻重的年度国际峰会,每一年年末希望能够对当年发生的和未来可能发生的做一些重要盘点和预判,同时,搭建一个平台通过线上线下交流,助力全球前沿创新者的价值发现与落地。


中国制造业与互联网的融合态势正在加剧,数字化就是其明显的特征。

就在12月17日,在钛媒体 T-EDGE 国际年度盛典上,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陈磊也表示,未来的制造业,很多的产品都会被赋予数字化能力。企业重心在演进,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甚至是互联网经济时代,制造的重心也将渗透到生产、销售、使用到用户的全生命周期。未来的制造业企业,当产品全部数字化之后,也会向着互联网产品的方向。

同时,在未来制造业向互联网融合进程中,整个互联网和技术的架构,会进一步趋向去中心化,共享计算、区块链等技术会起到关键作用。(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徐有伟)

以下是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陈磊在钛媒体 T-EDGE 国际年度盛典上的演讲全文,略经钛媒体编辑:


在互联网初期阶段,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分开的,其中实体经济主要是满足人们衣食住行等生活必备的实体产品,而数字经济更多地是在社交、娱乐领域里面快速发展。

而电商在互联网早期的时候,已经形成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的桥梁。在今天看来,我们认为这是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的1.0的场景。通过技术的不断创新,给实体经济的产品提供更多的营销渠道和营销手段,比如说电商是因为能够在互联网架构上支撑海量的交易行为,带来了像阿里巴巴、淘宝、京东这样的巨大的电商平台。

随着LBS技术的出现,O2O发展起来,今天我们讲新零售,其实是计算机视觉、大数据、人工智能带来的产物。

十九大之后,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认为这个时代是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的2.0阶段,这个阶段实际上已经进入到了产品和服务本身的价值里面去了。

如果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历史,其实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的先驱是智能手机,苹果给社会带来的核心创新是把一个传统的电子产品,变成了一个数字化的产品(具有高智能的产品)。特斯拉把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在一起,把汽车作为一个载体。

我们认为未来的制造业里面,很多的产品都会被赋于数字化的能力和数字化的服务。

我们看一下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中国的制造业在早期的时候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的特点是制造企业的关注点主要在生产上。所以,因为它对营销不需要太多的关注,所以整个产品的设计到产品的用户体验,可能都不一定是最切合用户需求的。当然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特别好,因为我们所有的制造企业都是非常关注生产环节。

市场经济带来的是关注度向营销领域转移,所以制造企业不但要关注我怎么把一个产品做好,更要关注我怎么把一个产品卖好。

互联网经济时代带来的是关注度进一步的深入,我不但要把这个产品卖出去,我还要跟踪这个产品整个的使用过程。实际上互联网产品跟制造业的实体产品最大的区别是用户对互联网产品的使用,核心是在使用的全生命周期里面。

为什么互联网产品能够更注重用户的体验,是因为用户和它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在使用的过程当中发生的。


今天我们看到比如说互联网汽车,我们知道肯定是像智能手机一样去大幅度地改变整个工业、产业未来的趋势。特斯拉首先做到的是它能够去监控和服务整个使用过程当中发生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当制造业发展到互联网经济时代的时候,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但去关注生产和销售,也关注在这个产品的使用过程当中,整个周期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把这个服务跟用户的交互做得更贴心。


物联网时代跟互联网时代又有什么样的差别呢?物联网时代制造企业的关注度已经从这个产品本身的使用,进入到了关注这个使用产品的人。大数据、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的是这样一个工具,这个工具让我们能够不断地去加深对最后这个用户的了解。我们不但想知道用户是在哪儿买的,想知道用户使用的过程当中发生的事情,我们还想知道通过他使用这个产品,我们还想了解这个人,同时让我能够更好地设计我的产品,去做个性化的设计。所以刚才李处长讲,我们的消费金融进入到了个性化的时代,个性化的时代是对用户的更深入的了解。

例如一罐可乐,我们以前关注的是这个可乐的品质、味道、包装(这是在生产环节当中我们可以注意到的),后面去看的是可乐是在哪个渠道卖出去的,在哪些渠道比较好卖,再然后我们可能要关注用户买完这个可乐之后多久才喝掉,是整罐都喝掉了还是剩了一大半没喝,喝的过程用了多长时间,这都对我设计这个产品本身是有价值的。

最终我们更想知道的是,他买这个可乐的时候的决策是怎么做的。他为什么买这罐可乐,主要吸引他的点是这个包装还是产品的味道,是一个习惯性的购买还是什么,他更有可能买的其他产品是什么……

我们去看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的时候,我觉得核心是有四件事情是制造业可以跟互联网企业一起去研究和探讨的。


第一,击中用户的痛点,这个在我们的实体经济里面,确实也是这样的,衣食住行都是用户的核心痛点。

第二,占领用户时间资源。不停地占领用户的使用时间,这个几乎是所有的互联网产品很核心的一点。通过不断地占领用户的使用时间,再跟用户交互的过程当中,越来越多地通过人工智能手段了解用户。

第三,交叉营销。最后达到的目的未必是要通过我这个产品赚钱,一个社交工具可能是不需要花钱买的,但是我通过背后对这个用户的了解,我可以进行交叉营销,一个输入法可能是完全不赚钱的工具,问题是输入法占领了用户的核心使用场景之后,我可以去做交叉营销,我可以进入到搜索领域、浏览器领域等等。

第四,抓住瓶颈建构生态。如果这个痛点正好是一个瓶颈点,也就是说用户必走的通道的时候,我在这个瓶颈周围去建构生态。


我们认为制造业企业在未来很有可能在产品数字化了之后,也会向这个方向去发展。

我们看到亚马逊生产的音箱(ECHO),小米的小爱音箱,其实它的核心除了它大幅度地提升了音箱作为一个产品在使用方式上和用户体验上变得更好之外,他希望成为家庭的一个中心纽带(控制中心)。

但是,如果我们的制造业都这么去做产品,向互联网企业学习的话,我们也能看到,也给这个行业带来很多的挑战和问题。

首先,我觉得在用户层面,所有的产品都不断地去占领用户的使用时间(这个还真未必是好事儿)。另外有的时候一个技术在企业那里,如果重点是为企业的经营和利润去服务的话,很有可能人工智能的技术和你对用户的了解不是在提升用户的生活质量,而是在降低用户的生活质量。

第二,在产业层面,在互联网的创业和创新的难度,今天已经比5年前和10年前要难得多,因为互联网企业在构建生态的过程当中,往往会变成垄断性的产业,我们看任何一个互联网根植的领域里面,几乎都有第一和第二垄断的这种局面。

第三,在技术层面上,我们怎么去应对新的挑战和新的问题,包括帮助解决用户层面和产业层面的一些问题。

技术层面核心的挑战我觉得主要有两点:

首先当我们所有的产品都开始计算,都进入我们的数字生活、互联网、万物互联的时候,再加上人工智能大数据在整个生产领域里面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整个计算的需求会爆发式地增长。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我们看到,今天有很多研究大数据、做人工智能的公司,比方说做基因工程这样的公司,通过研究基因、大数据分析基因去治疗疑难病症这样的公司,他们今天已经开始用飞机去运数据了,在一个互联网高度普及的社会里面,我们看到,用这么传统的方法去运数据,主要是因为数据的量、计算的规模在高速地增长,今天整个的物理设施和计算成本其实已经没办法支撑这样的一个产业的发展了。

另外我们也看到,摩尔定律在逐渐失效,摩尔定律的失效有一个很重要的反应,这两年智能手机其实在涨价,涨价的原因并不是智能手机厂商在增加它的利润率,而是原器件的涨价,flash、CPU都在涨价,这在5年前我觉得是不可想象的,摩尔定律支撑了计算工业十几、二十年,每十八个月,价格降低一半,性能提升一倍。当摩尔定律失效了以后,计算的需求高速增长的时候,怎么办呢?一定会产生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首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国家,一定在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里面,可以得到更长足的发展。

其次我们认为整个互联网和技术的架构,会进一步地趋向分布,甚至是去中心化的。实际上,互联网技术在Google的引领之下,其实已经发生了一次非常大的飞跃,以前大规模的计算都是通过数据库这种高度集中式的处理系统,这些集中式的处理系统是需要非常强大的大型机等等去服务它。

互联网架构是我放弃掉大型的设备,我用X86服务器(足够快),但是我把整个的体系架构变得分布式,让每一个计算模块,它的负担变小,但是因为我有大量的设备,所以我可以解决更加海量的问题。

今天我们认为,随着每一件商品进入数字化之后都需要计算,今天互联网的体系架构也到了极限,我们认为,这个架构会进一步地分布,分布到更加微型的、小型的计算设备上去,用更加分布的去中心化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为什么要去中心化?互联网经济里面,垄断是非常容易形成的,但是在实体经济里面很难。首先,用户的消费门槛会变高,互联网经济里面,消费门槛是下载一个应用就好了,但是在实体经济里面它有一个购买行为,你要去购买一个实体的商品。不管是亚马逊的ECHO音箱也好,还是小米的小爱音箱也好,我觉得今天要想让所有的制造企业都同意这个产品是家庭的控制中心,所有的产品都要为它去服务、听它的指挥,我觉得在实体经济的产业里面,应该是很难实现的。

所以一定要有一种平等的、协议性的交互方式把用户的数据打通,去优化我们的信息,和让这些信息为用户去服务。

中心化的解决方案,有的时候效率并不高。举个例子,我们知道Google的无人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主要是在湾区跑,为什么它不跑出湾区这一块儿的地方?有一个核心的原因,是因为Google的无人驾驶的安全性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高清地图,而这个高清地图的精度非常高,所以带来了巨大的数据量,这个数据量要想把它全都存到车上,这个车都存不下(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如果这个高清地图,实时地通过网络传输到车上,我们看到现在比较权威的资料里面写,需要1GB每秒的传输速度,这个数据量太大了。

所以,用高清地图这种中心化的方法去解决无人驾驶的安全性,它是有现实的困难和较高的成本。反过来,用去中心化的方向,反而更容易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说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的交通标志,能不能变成一个数字的交通标志?在急转弯的地方,有一个人看的急转弯的标志,能不能有一个车看的急转弯的标志?我们的分道线,两条白线,人可以看到,能不能让车也看到?通过无线通讯的方式让车也看到。当你所有的这些交通标志包括车与车之间能不能互相传递信息,我慢下来,请你也慢下来。


用这种分布式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规避了很多的海量计算和海量数据传输的问题。所以,去中心化和分布式的这种计算,我觉得在未来特别是在物联网时代,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高速融合的阶段里面,我认为会成为未来的一种主流的技术。


我们都知道迅雷在转型,迅雷转型的核心是我们要去做一个去中心化的计算平台,我们把它叫做共享计算,共享计算,我们的做法是通过用一个设备,去采集用户家庭里面闲置的计算资源,包括它的带宽资源、存储资源和CPU资源,把这些非常小的、闲置的计算资源,全部都收集起来,然后变成一个像亚马逊、阿里云一样的云计算平台给企业去用。

这个平台,在设计本身就是高度分布和去中心化,它同时解决了之前讲的两个问题:

第一,通过共享经济这种手段,用很低的边际成本去采集大量的计算资源,大幅度地降低社会的计算成本。这个我们认为,是在摩尔定律失效之后,计算产业在解决计算成本问题中,我们觉得是最可行的和最有效的一个方法。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可以让人工智能、大数据,高带宽的传输的成本大幅度下降,那么让国家能够在这些领域里面远远地超越美国或者其它的竞争对手。

这个技术是迅雷独创也是中国独创的技术,我们也为这个技术非常地骄傲,在去中心化的技术里面,区块链会起到非常关键性的作用,既使是在共享计算这一个领域里面,我们就看到区块链有大量的应用。传统的云计算,它的成本机构是跟它的规模是线性的,而共享计算它的成本机构、它的边际成本是非常低的,这个是我们为什么能够降低成本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共享计算,毋庸置疑是要深入到千家万户去的,我们今天深入到千家万户去的这个设备的在行业、用户中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京东、截止昨天已经有1600万人预约玩客云这个产品。

同时,我们也认为共享计算对环境保护,节省社会资源都有非常深远的意义,因为我们把闲置的资源、电子垃圾有效地利用起来,减少了大型数据中心这种高度污染和高度废电的一种社会必不可少的,没有办法的一个现象。

X86服务器,在IDC、数据中心这样的环境里,功耗大概是200瓦-300瓦,再加上空调等这些高功耗的配套设施,实际上是有很大污染和浪费的,而我们的每一个玩客云的仅有功耗3瓦-5瓦,可以做到非常省电和环保。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徐有伟
徐有伟

钛媒体记者,关注企业服务,金融科技等领域,可联系电话:18310567783(微信)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