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更美创始人刘迪:脱掉“互联网”的帽子,才能真正成为细分领域的独角兽

摘要: “如果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最终平息,真正的机会一定集中在每一个垂直行业,即用产品和数据试图改变行业的人。”

更美创始人及CEO刘迪在2017钛媒体T-EDGE年度国际盛典

更美创始人及CEO刘迪在2017钛媒体T-EDGE年度国际盛典


钛媒体注:钛媒体T-EDGE国际年度盛典,作为钛媒体年度最重要、在科技领域最举足轻重的年度国际峰会,每一年年末希望能够对当年发生的和未来可能发生的做一些重要盘点和预判,同时,搭建一个平台通过线上线下交流,助力全球前沿创新者的价值发现与落地。


医美App更美于近日发布了《2017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据《白皮书》显示,2017年,中国已经超过巴西成全球第二大医美市场,预计2019年将突破万亿大关。

目前,女性仍然是医美市场的主力,但变化已经悄然发生。12月15日,据更美App CEO 刘迪在2017钛媒体 T-EDGE 年度国际盛典上透露,近三年,来自国内一、二线城市30-40岁之间的男性医美用户增长急速,每年超过50%。

不仅是用户结构的改变,消费医疗大产业中的美容产品也不再只是传统概念中的整形,还囊括了牙齿美容、产后修复、脱发植发等更为广泛的领域。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医美平台除了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加透明和个性化的服务及产品,同时也在帮助医生成为“创业者”。据刘迪介绍,国内的医疗美容行业非常大的问题是医生想创业,但没有机会。一个好的整形医生大概的培训周期是8到10年,但他们在10年里面很少接触到创业者该怎么样做事情,他们在市场、运营、经营等各方面的能力都是缺失的。而医美平台能帮助扶持一批32到40岁、拥有良好教育背景和从业经历的年轻医生成为一个老板,拥有一家自己的诊所。

除此之外,医美平台还做了很多医疗美容方面的质量监控和评级工作,并将其应用到平台所在的社区、交易和线下管理中。这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消费者对于医美安全性的质疑,也对净化市场起到了一定作用。

借助消费升级风口,医美行业迎来自己的“小幸运”,但竞争同样惨烈。在过去几年间,医美平台已经从巅峰时期的三四十家,经过不断地合并、竞争,最终成为几家头部平台的“厮杀”。

对于如何能在行业里面活得更久一点?刘迪认为关键在于从数据的角度出发,利用互联网工具,改变类似于医疗美容的这样一个行业。“目前垂直行业的机会要大于更加宏大的一些平台级别的机会。如果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最终平息,真正的机会一定集中在每一个垂直行业,即用产品和数据试图改变行业的人。”

他认为,现在再谈“互联网”已经过时了。一些移动互联网公司现在的目标应该是,争取在未来3到5年脱掉“互联网”的帽子,真正成为每一个细分领域的独角兽。(本文首发钛媒体,编辑/蔡荻)

以下是刘迪在钛媒体T-EDGE国际年度盛典上的演讲全文,略经钛媒体编辑:


简单地说,我们是一个帮助中国的80后和90后的女孩子“变脸”的公司。

我们在过去的4年时间里面(我们是2013年创办的公司),基于中国医疗美容这样一个偏窄,但是可能大家印象里面首先是很暴利、其次是风誉不太好、再其次是女孩子们趋之若鹜的这样一个行业,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深耕了4年。

到现在,我们的核心业务主要包括四个板块:社交部分;医美行业的电商;企业级的服务:面向于医美行业的小企业主(也就是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的两万家商家),面向他们提供企业级别的广告、培训、招聘等等服务;医美金融:为消费者和企业主提供贷款、保险、短期信贷、融资租赁这样的各种各样的B端和C端的金融业务。

我们在通过数据的能量、数据的方式在这个行业里面深耕,在试图改变这个行业,提升效率,降低整个企业主以及消费者的间接和直接的成本。

在过去4年中,我们聚合了中国的2000万医美行业的消费者,这里面83%是女性,17%是男性。

至于来自于30岁、40岁的男性,尤其是来自于一、二线城市的男性消费者,在我们的平台上面,在过去三年里面我们看到的是每年50%以上的增长。所以现在我们是一个服务于女孩子的平台,但是我们预期应该在3到5年之后,我们这个平台上面,在座的绝大多数的直男也许都是我们的用户。

在我们平台上有340万条的来自整形消费者对于医生和医院的点评,在我们的平台上面发布、更新以及最后成为了给每个医院和每个医生的一个打分。所有对于整形这个行业感兴趣的潜在消费者,在我们的平台上都可以查到中国所有整形诊所和医生来自于UGC的真实消费者经历的评价。

医生和机构这两部分,现在中国总共大约是1万家的专业医美诊疗机构,2万个有牌照的整形医生。我们现在大概是服务在这个行业里面70%B端的服务资源;另外30%,我们认为他们在质量上面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把他们“锁”在了门外。

更美的整个服务范围,已经从传统大家印象中的玻尿酸、瘦脸针、双眼皮、隆鼻这样的手术和微整形服务,扩展到了我们定义的一个叫做消费医疗的大产业里面。这里面不只是整形这一件事情了,还包括了牙齿的美容、眼部的激光矫正,生育前和生育后的肌肤管理和身材管理,年纪大了之后的抗衰老,以及不管是男性和女性在40岁以后一定要碰到的脱发的问题。

在过去4年里面,我们的这个行业跟很多的互联网平台行业一样,基本上是一个很强烈、快速的马太效应。

最多的时候,大概有三四十家公司在一起做整形行业的掘金的工作,坦白地说医疗美容或者叫消费医疗是一个利润率或者是给到渠道、市场,从商家那端的市场预算非常高的行业,但这四年不停地经历了合并、竞争和对手的倒掉。

前面介绍了一下公司,后面这四页分成了四个项目。一方面是2017年,如何通过一个互联网平台影响一个行业,我们做的一些探索。另一方面我觉得也比较匹配,不管是现在的演讲还是接下来的主题,作为一个垂直领域里面的独角兽,我们应该做什么?

老实说,我们觉得我们这一代的创业者其实是蛮运气的,在过去的三四年里面赶上了消费升级的时代,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也赶上了80后、90后他们至少对于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对于颜值、对于流行文化的热衷、追捧以及愿意投入更多的消费的时代。

所以其实在过去4年里面,我觉得所谓在一个风口上面,不只是我们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很多公司都是这个样子。但是接下来的三年到五年,老实说其实在我过去的差不多一年里面,已经没有怎么下载过新的App了,微信上面也很少关注新的公众号了,因为两三百个公众号已经看不完了。

所以我觉得对于接下来的3到5年的时间,如果像我们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很希望能够扔掉互联网的帽子。我们作为一家医疗行业里面的服务平台,那我们需要做哪些努力,能够成为一个真的活得更加长久一点,最好能够活到化石级别的独角兽的公司。

第一部分是我们基于医疗行业,在过去很多年被公众进行诟病,大家担心的是我们这个行业出了风险、死了人,打官司该怎么办这个问题。

所以我们在过去的3年里面,应该算是帮助国家建立了一套中国医疗美容这个行业的质量评估体系。这套体系其实我们比国家的决策大概早了三年的时间,中国的医疗美容行业,这个行业的正规化和体系化是在十九大里面的卫计委的文件里面,第一次把医疗美容这个行业写到了对于中国卫生行业的指导意见书里面,然后整个行业,我觉得那个时候是欢声雷动,因为头一次感觉到这个行业被国家注意到了。

现在,其实从国家层面正在做很多的医疗美容方面的质量监控和评级的工作,但是在我们的平台上面,这套体系其实已经完完全全地建设起来了,并且在过去的两年里面,已经应用到我们所有的社区、交易和对于线下的管理中去了。

这里面包括了管理机构的全面质量审查,医生的全面质量审查,对于他们既往的消费记录,以及在我们平台上所有的销售记录的展前、展中、展后的流程审查,以及最后的抽检和回访的环节。

第二部分是在中国的医疗美容行业里面,之前非常大的问题是医生想创业,但是没有机会。

如果我们去日本、韩国、美国看,所有的整形医生都是在自己小的诊所里面在进行自己的职业生涯,没有什么医生是在大型医院里面上班的。但在中国整形医生缺乏这样的创业机会和能力,一个好的整形医生大概培训的周期是在8到10年的时间,但他们在10年里面很少接触到创业者该怎么样做事情,或者无论是在市场、运营、经营一家诊所中的各方面的能力他们是失位的,而每个医生从他们毕业起的那天开始,他们心里面都有一个小梦想,就是能够拥有一家自己的诊所。

所以我们是把中国我们真正认为有潜力的整形医生,从这两万个人的池子里面挑了出来,我们精选的是从32岁到40岁之间的年轻的医生这个群体,他们有比较好的教育背景、比较好的从业经验,再基于我们这个平台,给他的各个维度进行的一个综合评分,在里面选择有哪些医生是我们在未来的3到5年里面,会扶持他成为一个老板,拥有一家自己的诊所的。

第三就是赋能这件事,在过去的一两年里面,这是一个大词儿和热词儿,围绕猪我们可以做一套生态系统,围绕医生我们也同样可以做一套生态系统。

开一家诊所,无论是他们的供应链、客流、云端的服务、金融业务方方面面。如果一个医生,我们可以想象出比如说这个月辞职了,那下个月我们希望在北京的CBD地区或者中关村地区开一家自己的诊所,他需要哪些业务,需要我们提供哪些资源给他支持,我们很希望能够成为整形这个行业里面“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这句话是从我们股东红杉资本那边抄过来的)。

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资本方在扶持一个互联网平台,来改变这个行业,作为一个行业平台,我们希望能够扶持这个行业里面真正优质的服务的供给方,这里面每一个在认真做事情,并且在未来的20年、30年里面,会精于自己的技艺提升的这些医生,我们能够给他一个创业的机会,能够让他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者。而不是像现在,在一个莆田系老板的医院里面打工,每个月可能只能得到手术费的2%或者5%的分成。在我们能够给这个医生提供的这家诊所里面,他们的分成比例会从过去的5%提升到未来的70%,对于每个医生来说,他们收入会比现在增加20倍。

最后是我们在过去两年里面,在公司里面的最后一个案子,因为这个其实是基于大量的我们对于这个行业里面的数据分析,以及最重要的在一年以后、两年以后,对于所有整形案例的回访、评估,也就是到底一家诊所一个医生他现在做了一个双眼皮手术,或者做了一个自体脂肪填充的手术,他现在效果很好,但是一年后、两年后这个效果会不会同样好。

基于这个最后的数据评估,我们给予了这个行业里面每一个诊所和医生他的信用授信,并且利用这个信用授信,来帮助保险公司给每一家B端的机构来定义它的效果险和它的意外险,而这样的反馈是能够给到消费者那边,其实对于他们的每次消费进行一个最后的信用以及安全的打包。

前面的不管是赋能计划、纳米计划,我们觉得都做同样的一件事情,坦白地说,每一个垂直行业里面的机会,我觉得要大于很多现在讲起概念来说,可能更加宏大的一些平台级别的机会的。

如果说未来的3到5年,如果移动互联网的风口慢慢停息了、红利尽了,那么真正的行业机会出新在哪儿?我真的相信无论是在饱暖这方面还是女性的消费这方面,我们真的机会是来自于每一个垂直行业里面,通过我们这批外来的闯入者、我们这批基于产品和数据,妄图改变行业的人,我们能否从每个垂直行业里面真的来掘金。当然有的行业钱比较少一点,有的行业钱比较多一点,有的行业钱赚起来虽然多但是比较难一点,比如说像我们这样的行业。

其实终归一句话,从数据的角度出发,利用互联网这样一个工具,改变类似于医疗美容的这样一个行业,最终我希望不光是我们,还有各个细分领域里面的独角兽,在未来的3到5年里面,能够脱掉“互联网”这个名号,老实说,“互联网”已经有点儿过时了,能够真正成为每一个细分领域里面的独角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蔡荻
蔡荻

钛媒体小编,微信号:daffybunny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