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全被中戏承包?详解《演员的诞生》中的圈子文化与群众威信

摘要: 演技”在这段时间成了一个热词。

 

虽然一直被不少观众戏谑为《戏精的诞生》,但《演员的诞生》作为“正剧综艺首秀”正在让制作圈的人都留着哈喇子,艳羡不已。同行们最为津津乐道的,首先,是钱是钱还是钱。

灿星一位正在弄明年暑期对接优酷《这就是街舞》的项目管理人员,作为一个老电视人,虽历经场面无数,却还是慨叹该节目的招商能力“不可思议”。

除了国际章领衔的奢侈评委团,每一期的试戏受邀者,那也都是整个演员市场上TOP500的知名演员,皆有一价码可量,即便这之中的少许人士因为年龄而过气,也最起码享有一部名誉国内外的重磅经典作品,姜宏波有《鬼子来了》,郑昊有《我的父亲母亲》,黄圣依有《功夫》。

观众这一侧,很多人通过知乎、百度等社区app的推送,被“演员的诞生里,怎样评价凌潇肃的演技”“演员的诞生里,怎样评价舒畅的演技”这类公共话题轰炸;或者,从微博微信的信息洪流中,看到各类评论对章子怡作为“专业教练”的一片褒奖;更有宋丹丹在节目中的诸多金句流传于社交媒体平台,应该这么说,“演技”在这段时间成了一个热词。

还有一个有趣的点是,由于导师章子怡、刘烨,指导老师刘天池都是中戏毕业,且近期来的两位飞行导师都是中戏系,大家会有一种“中戏表演系校友聚会”的感觉,甚至还有讨论北电中戏的门派之争。

确实,对于七零后、八零后活跃于演员市场的主体力量,北电、中戏、上戏的毕业生占人才数量上的绝对比重,在资方用人上,圈子文化和市场资源配置共同起决定作用。但在《演员的诞生》中,我们反而看到了圈子文化以外的东西。

北电VS中戏?《演员的诞生》中的圈子文化

北电和中戏的派系之争一直被吃瓜群众津津乐道,《演员的诞生》成为这一讨论的集中点。事实上,看节目的观众有相当一部分人会产生现实中的戏剧冲突精神需求,他们乐于见到中戏和北电对于表演理解的门派之争,首先会觉得说,这是中戏表演系的校友聚会。

其实不然,节目属性是影视剧的舞台改编竞演,不是舞台戏剧的电影化呈现,因此这个平台上,电影学院的表演家们,在评判和指导方面,专业信服力肯定不如中戏的演员领袖。

喜剧大咖宋丹丹之所以能上这个正剧综艺的评委席,是因为,她是北京人艺第一批社会招考的学员之一,她的舞台成就在多次春晚和《我爱我家》情景剧里有过最令人信服的证明(《我爱我家》的表演场景相当于舞台)。况且,在登台的选手演员中,来自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并不在少数。

从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导师级别的演员都是中戏出身,但在参加竞争的演员中,晋级的多是北电毕业的演员,数了一下,北电有7个,中戏的只有3个。

坊间对演员的行当,有一种普遍的认识,就是中戏、北电、上戏的教育背景,是不是塑造了很多人的帮派利益思维,进而影响他们的行动。

这些脑补着实可爱,但其实并不成立,归根结底,资本和市场可不管你是哪个师门宗派的,相声界里郭德纲介绍过的师承不同而互相倾轧的事儿,偏激的居多,不能安到艺术高校身上。影视圈每个演员是个体,不存在团体利益,个体之间,资源争斗永远无可避免,伟大角色的存量是一定的,你有他就没有,“戏比天大,当仁不让”也体现在了节目的许多台下花絮中。演员对戏份和个人出彩的贪心,在节目中有非常人性的暴露。

更别说,作为著名演员祖峰的夫人、文章最感恩的“伯乐”、中戏表演系名师刘天池,在这个节目里的角色定位,实际上是相当有牺牲性的:干着费力不讨好的场外指导活,演员演技精彩则罢,出现了问题,很多情况都要由她的编排去扛“雷”,刘天池老师代表的是学院派教学的权威性,而节目里宋丹丹,章子怡高水平的专业见解对此却有着很多消解,这是节目非常新颖的呈现。

从演技风格流派到实力派、偶像派

排除派系争斗,我们来探讨下整体演员市场。

1970年以后出生的内地几代影视剧演员很难做“演技”风格的流派界定,娱乐版面上倒可以分类参照,这很无奈。

早年徐静蕾领衔70后“四大花旦”,中期有杨幂领衔80后“四小花旦”,当前有周冬雨领衔90后众小花。

男演员方面,分类相对粗暴简单:就是偶像派与实力派之分。

七零后男演员不论外形条件,影响力落点多偏于“硬汉小生”,红雷,黄磊,黄渤,大为,陆毅,晓明,邓超、李晨、夏雨这些金字塔尖无出其右;

八零后男演员得稍微花样美男一些了,硬汉不是那么重要,古怪精灵和锐气风发的本事则要有,胡歌,王凯,文章,郑恺、陈赫,陈晓,黄轩,林更新等头部演员都是这路子,九零后男演员那首先必须是颜值担当小鲜肉,演戏邋遢甚至于0演技的,基本问题不大。

上述对演员们的条块扒拉,说清了一个事实:70后,80后加之小部分90后,以成熟职业演员的标准来看,北电、中戏、上戏等学院派的毕业生占人才输出数量上的绝对比重,但是,个人品牌综合实力最大的女演员中,南有周迅、孙俪,北有范冰冰、高圆圆,却将学院派绝大多数人成功地甩开了距离。

总的来说,资方用人上,学院派的圈子文化和市场资源配置共同起决定作用,可是,到了九零后演员的集中出道上,就不一定了,除了学院派,演员层面的开源上,市场更相信商业化机制下,能够缔造流量号召力的个体,或者靠娱乐技能崛起的形形色色新人。

章子怡作为走向国际最成功的中国演员本土学院派代表,某种程度上也是中国艺术教育水平的样本缩影,北京舞蹈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的学习经历肯定是她飞翔的翅膀。从难得的命运眷顾上来说,格拉德维尔在《异类》中对一代水土成就一代人的论断,也完全适用于章子怡这一批1996年在北京上大学的表演系艺术生。

从中戏、北电多年的表演系人才产出效应看,市场和贵圈的选择对96级这批人的偏爱最大,章子怡刘烨的中戏96表和赵薇黄晓明的北电96表构成了几近对称的全明星抗衡。有兴趣可以观察一下96年,有意思的事还不止这个影响未来中国影视圈的“演员的诞生”现象,大洋彼岸也出现了影响未来NBA的“球员的诞生”现象,“黄金一代”横空出世,艾弗森,科比,马布里,纳什,“老鱼”以及“大本钟”。

好汉不提当年勇,英雄无须问出处。《演员的诞生》里,盘道同门,攀附渊源,同行相轻,没有成为节目为了话题效应而去营造追求的元素点,是竞技类综艺在价值观境界的进步,一切以专业表现赢得尊重,一切以演员的本分去争取话语权,而专业度的多维评价又切中要害,直指人心。

竞演者的表现可以获得公平的反转,去向评委发起挑战,和评委同台竞技,评委也要接受和竞演者一样的外部评价和高下立判,节目去特权化和扁平化的势能平衡,保持在了一个理想状态。

演技学院派的复苏

那么,《演员的诞生》最大的卖点是什么呢?当然是“演技”。

“演技觉醒”是一个神奇的卖点,之前能上电视的职业“演技”节目除了演艺新人的选秀,就是各类喜剧小品的竞演,基本没有出现过成熟演员用舞台正剧切磋过招的节目类型。因为把光鲜的影视剧演员们拉回舞台晾晒,是要他们配合着甩一些虚荣心包袱的,这种议程安排,比技术层面的一切布置都要不易。

不管小有成就还是飞黄腾达的演员,一旦放下身段练起来,暂时忘却功与名,就意味着,他们接受外界重新审视自己的技术,而人之常情是,没有谁愿意在相对安稳时被重新评价,就像没有谁愿意重新经历一次涉及到过关的考核。

《演员的诞生》向观众提供了一种独特的紧张感和平等感,这种感应刺激不同于《我是歌手》等音乐节目的传播机制,舞台“歌技”的表达有很高的不确定性,在比较中没有失败只有更好,“演技”则不然,参加诞生的翟天临说,“没有一个好演员,能够容忍自己表演上的失败”,说明“演技”这件事儿,存在相当概率的,赤裸裸的,没有掩饰、解释机会的残酷失败。

 “演技”作为一门久违了的艺术消费体验,在这几年的娱乐浪潮席卷中,其实是贬值了,空心了,倒下了,除了色相和举手投足,我们迷茫,或者说忘记了,演员价值应该带给观众的核心获得感,最终是要落实于演技,也就是宋丹丹在昨天节目里,屡次强调的“审美享受”。

诚然,这里边有低水平影视项目重复建设和泛滥的外因,有影视产业浮躁、影视资本冲动狭隘,影视工业生产体制的紧赶慢赶对演员职业的“异化”和“矮化”。

这些破坏性的合力,对演员立身之本“演技”缺乏敬畏和信仰,而且总想通过催熟的手段,让演员变得速成,所以变成了像宋丹丹在节目里大声斥责的那样“演假戏”,像张国立冯小刚这些大佬深恶痛绝的那样“糊弄事儿”,像高晓松嘲讽的那样用“1234567,7654321”去给台词对口型。关于演员职业素质的梗,已经越发荒谬至极。

所以,在《演员的诞生》里,章子怡等人摆明了要把演技的“群众威信”大旗重新立起来,唤醒演员的职业优越感和自信度,在节目的边界里,构筑演技的门槛,建立出演员真正的可识别度。

给二三线演员提供机会,“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当然,演员的诞生里,还是公道地给了一批耳熟能详,却不温不火的二三线青年演员一次正名的机会,用经典作品片段在舞台表演的学生剧场模式,还原他们在影视剧中未曾广泛得到,或者被其他信息淹没的能力评价及匠人精神。

着其实是传达了一个节目态度,不靠绯闻、包装和娱乐大众的技术博取关注度的演员,只踏实作戏的演员,也能得到外界更多的了解,除了通过影视剧样式的载体,还有这一类正剧综艺的平台可资利用。

而且,多年来,困扰电视制作界的正剧综艺模式开发,在形态,在功能上的突破和创新标杆也于此确立。

无论晋级的周一围、舒畅,还是淘汰的凌潇肃、尹正,在多个社群和社交媒体的过往真实评价中,总体口碑都很高。

以周一围为例,《绣春刀1》作为2014年暑期档口碑好票房差的电影,从节目中看得出来,章子怡和刘烨都非常熟稔。周一围在片子中的小角色丁修由于大师级的发挥,依然获得了节目中大演员的待遇,不仅这个小角色丁修被章子怡、刘烨和很多场内制作人反复提及,章子怡更表示通过这个小角色,建立了想和周一围合作的愿望。而且周一围是她认为水平前三的男演员之一,说这话的神态好像无视右边的刘烨和对面的张国立。这可能是为了节目效果营造的场面话,然而,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的名言个别时候会显灵。

比如周一围在献礼片《建军大业》里的戏份是众客串明星中最多的,那也是个下级军官的小角色,但是黄建新和刘伟强就是识货,周一围塑造的这个反面角色,是建军大业中唯一不贪生怕死,有职业道德的“坏人”。周一围,潘粤明这类演员有一个爱好,就是漫画,漫画教会了他们不要用脸谱化的理解和固定的气场,去诠释角色,不要上了台阶就下不来了,然后每部戏都是一个内在表演模式,在这一点上,中国男演员能挣脱出来的开悟者,并不多。

这个看似四门八柱的表演聚会,博得流量的吸引力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道道,台湾的伟忠哥讲“千旦易得,一丑难求”,打破惯常的审美创作模式,就是去掉知名演员们在工作中的神秘感和不透明标签,和观众建立一定程度的感应连接,让演员们在表演过程中的窘态和瓶颈能够在节目中暴露,然后得到修正和弥补,将失散蒸发的演技通过观众不依不饶的紧盯而完成回归。

专业演技类的节目开发一定还有具备想象力的空白处,值得内容从业者把脑洞烧开。

【钛媒体作者:文/姜东瀛 ,编辑/木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