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单蜕变史:从电商、O2O到娱乐社交化的假面狂欢

摘要: “只要属于电子商务领域的基本上都能刷好评,不仅如此,我们还能删差评!”

在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里,凭什么取信于人?

有人说是口碑,有人说是信誉,还有人说追随前人的足迹。相信对于许多有网购经历的用户而言,都有这样的经验:无论选择任何商品,还是选择何种服务,都先看一下商家的“好评率”再行决定。

那么好评多,能够代表商家就真的靠谱吗?

“够呛!在旅游网上订了家评价接近完美的酒店,结果发现完全不是一回事儿。”一位刚结束丽江之旅的读者告诉懂懂笔记,本来以为“好评”多的酒店会比较靠谱,结果酒店“货不对板”让她十分郁闷,各种服务陷阱也让她的旅行体验大打折扣。“真不知道网上那么多好评是怎么来的。难不成这类平台也可以刷好评不成?”

这位同学,你猜对了。

从事刷单“灰产”已经7年的文波(化名)告诉懂懂笔记:“只要属于电子商务领域的基本上都能刷好评,不仅如此,我们还能删差评!”

在他自己的生活中,有一件事情是他绝对不会相信的:网上商家的评价和信息。许多看似美好的商品,事实上都是大量的刷单机构“造”出来的。面对充斥着大量虚假消费评价的虚拟世界,我们还能仅凭“信誉”就取信于商家吗?

话说回来,这个虚拟的“评价”市场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或许,从文波的“从业史”里面我们能够略窥门径。

零售电商的“信誉”需求,催生了刷单“灰产”

2010年,只有中专学历的文波,在毕业之后就撞上了电商崛起的洪流中。他先是进了一家电商代运营机构,在工作过程中了解到了许多小微电商卖家的需求,“平台信誉可以说是个死循环,没有信誉度的卖家卖不出货,卖不出货就提升不了信誉。既然有市场需求,就会有人来满足市场需求。”

头脑灵活的文波看到了“信誉”带来的商机。于是,他离开了代运营机构,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组建了一间工作室,干起了“刷单”的生意。通过线上宣传,开张还不到一个月他们就接到了十几个卖家的订单。

“后来忙不过来了就开始招兼职。”文波告诉懂懂笔记,当时每刷一单好评,他就支付给兼职人员0.5~1.5元的佣金报酬,然后再以5~10元每单的价格向卖家收取刷单费用。在十倍的利润驱动下下,文波不久就在当地建立起一支拥有2000余名兼职成员的刷单团队,服务于国内很多省市的电商卖家。

文波参与的,是一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游戏。“电商平台监测机制总在变,所以我们也要跟着规则来调整。”平台机制监察越来越严厉,文波前几年不得不面向全国范围招收新的刷单兼职人员,“如果刷单的地址来自全国各地,就会显得更自然和真实,电商平台的检测系统就不容易盯上卖家。”

文波表示,为了让订单看起来更真实,包括他在内的不少刷单机构都坚持在操作的过程中将下单、付款、收货、好评的时间进行间隔,几乎能够保持与真实买家的动作习惯一致,“这样做虽然效果好,但刷单成本和价格也水涨船高。”

部分带图刷五星好评的“服务”甚至曾高达20元每单,令有迫切需求的“客户”怨声载道。但对于缺乏信誉的新卖家而言,刷单依旧是刚需,费用还是得支出。

但是,文波坦言近几年来他们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峻。

“在出现将订单物流的流转列入刷单监测机制之后,我们这行的生意就逐渐不好做了。”文波告诉懂懂笔记,从三年前开始,许多没有物流信息的订单都会被平台评定为刷单行为,并对卖家做出相应处罚,“所以为了有物流信息,我们不得不开始建议卖家发物流空包。”

虽然与部分中小规模的快递企业合作,降低了空包的物流价格,但连连上涨的刷单费用甚至已经高出产品本身的价值。一样都是“烧钱”,于是乎部分销售低价产品的电商卖家开始通过免单,赚取买家的好评与信誉。

“突然间生意就差了很多。”在失去了这部分主力客户之后,文波开始慌了。

为了弥补这一部分损失,他开始将目光瞄向那些有品牌知名度的大企业,“每年几个电商节日,它们都需要一份可以对外宣传的‘成绩单’,所以需要刷销量,在费用上通常也不会太过于斤斤计较。”

凭借丰富的刷单经验,团队的业务能力得到了部分大品牌的认可,成了这部分大企业的“御用”刷单机构。文波也在各大电商造节过程中赚了个盆满钵满。仅2014年,他就在部分品牌刷销量的过程中获利近两百万元。

零售电商的发展,给了许多个人创业的机会,同时也带给“灰产”带来大量的红利,从刷单到卖家再到快递空包,都是这条“灰产”链条的受益者。

文波同样在这一波红利中,积攒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虽说刷单是欺诈行为,但他却认为,得益于举证难等因素,几乎没有从事刷单者因此而受到处罚,所以大家都在蓬勃兴旺中不断扩张着“业务”。

迎来爆发的服务电商,成为刷单者成长的温床

2015年,经过疯狂的扩张之后,文波的线上兼职队伍已经成长到8000余人,并分布在不同城市,俨然是一家上了规模的“刷单工厂”。但在业内小有名气的文波,却开始头疼另一个问题了。

“都知道刷单暴利,也没啥门槛,就是人海战术。所以这一年有许多新团队诞生,开始抢生意。”他觉得,刷单没有技术壁垒,只要有人手就可以入行,所以行业渐渐有了竞争。因为有大量可选择的刷单团队,所以文波在大客户那有了“失宠”之势,“有的客户开始要求团队垫付刷单资金,才愿意合作。”

几百万的垫资对于文波来说并不多,但出于对风险的把握,他还是决定放弃了与部分大客户之间的刷单业务,重新为团队寻找新的方向。

一次文波在一家新开业的餐馆吃饭时,店老板为他送上了一份小吃,希望他能够在点评软件上为餐厅好评。头脑灵活的文波发现了商机,攀谈中店老板告诉他,因为许多食客有“选择困难症”,所以喜欢通过点评平台的选择好评率高的餐厅用餐,因此评价对于餐厅来说很重要。

“因为这个需求,我和团队开了几天研究会,发现已经有机构在做服务电商平台的刷单业务了,但我们还是决定全面转型。”文波告诉懂懂笔记,因为不用发空包,不用仿真人操作,只需要注册和评论,所以刷服务电商平台的好评相对简单很多。更重要的是,他拥有遍布全国各地的兼职人员,可以轻轻松松的适应各种地域限制的刷单需求,“虽然有竞争,但我们有资源优势。”

一贯讲究效率优先的文波,在确定转型之后,就让团队开始整理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端的所有服务电商平台,从美食点评到娱乐消费,从酒店预订到在线旅游,一一分析了国内各平台刷单的可能性和难度。罗列出了一系列可行的解决方案,供商家与客户选择。

“操作简单,所以也便宜。以餐厅来说,刷500个带图好评只要1000~1500元,商家提供大量图片,兼职人员自行组织文字即可,相比通过小吃吸引消费者点评成本更低,而且效果快。”加上点评账号来自全国各地,也使得餐厅给人一种“慕名而来”品尝美味的既视感。

实际上,对于文波来说这项受欢迎的业务并不是主要收入。他告诉懂懂笔记,作为服务电商平台的一类,在线旅游平台在这两年广受热捧,许多用户都已经习惯了出行前通过在线旅游平台查询预订酒店,甚至订购相应的旅行方案套餐。所以信誉度对于酒店和旅行社来说也十分重要。

“所有的旅行评价和酒店评价都是可以刷的,只要与商家联合起来操作。”他透露,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流量,也为了提高佣金分成,许多在线旅游平台对于商家刷好评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一天连续刷几十单好评,平台也不会过问一句。

针对前文中旅客在丽江所经历的遭遇,文波表示,“有些旅游平台大量的‘高星’酒店,都是这样刷起来的,所以实际上‘货不对板’也并不奇怪。”

相对于餐饮和娱乐消费来说,酒店、旅行套餐都是高价值,所以其开出的刷单费用也相对可观。文波表示,如果能为酒店或旅行社带来大量的出行订单,他们甚至还会给予一定的奖励提成,“至于刷单后续所产生的部分用户差评,我们也会通过部分平台内部关系去操作(删除),只要客户出钱。”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频道

就在不久前,丽江“蚊子是宠物”事件中的客栈被爆出事实——其大量好评信誉都是靠刷单刷出来的,有关平台也对其进行了相应的处罚。但结果也是不了了之。

被曝光出来的,恐怕仅仅是服务电商平台刷单产业中的“冰山一角”。网上大量的虚假消费信息,需要用户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判断真假,这也造成了大量不必要的困扰。本应提供便利的互联网,在并不完善的游戏规则和聪明人的共同努力下,也逐渐与本质背道而驰。

从社交到娱乐,灰产用“人海”捧红了明星

“到去年初,我们全国(兼职人员)就已经突破三万人了,发展还是很快的。”曾经只有几个人的小团队,逐渐在在电商大潮中成为一支庞大的“刷单部队”。然而对于当时的文波来说,对现状却不是很满意,“人数很庞大,手头掌握了大量的平台账号,其实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2016年春节后,他决定跳出电商领域,尝试在逐渐兴起的社交领域里寻找发力点。虽然对着个陌生的圈子早有耳闻,但是新业务也要逐渐尝试。在朋友的搭桥牵线下,他开通过海量兼职人脉资源,帮部分商家在微博和微信上刷转发量,做推广,并且收到了不错的反馈。

“因为刷的质量还行,也有实际的推广转化,所以在社交媒体上打出了一点名气。”文波告诉懂懂笔记,通过微博微信慕名而来找他刷推广量的客户并不少。

但最令他惊讶的,五一之前,一家小有名气的演艺经纪公司找来了。“同样是刷量的需求,但不同的是,他们想要刷的是明星的影响力。”

对于经纪公司来说,旗下明星影响力和知名度大小,直接决定了其本身商演或代言的费用高低。为了让明星,尤其是新晋明星在短时间内大量聚集人气,他们就需要借助策划机构策划爆点话题,并利用文波这样的刷单机构为明星刷大量“存在感”。

“因为从来不关注演艺圈,都不知道这么多网红、明星也要刷量,无论是今天和谁闹绯闻,明天和谁组CP,都是经纪公司和策划机构的把戏。”他透露,当一个具有爆发性话题出现了之后,经纪公司就要求他们发动大量的兼职人脉,在微博和微信上炒作明星话题,“因为我的人很多,所以基本上一个小时内就可以把一个话题顶上微博热搜榜。”

文波透露,如果看微博时,发现一些不知名的新星的生日话题被顶上微博热搜榜,或许就是出自他们的推动。甚至一些粉丝之间的矛盾,也都是由他们的按要求挑起的,为的就是给明星创造话题和关注度。

当然,或许某个明星在机场打个电话、拎着一款新包、被粉丝偶尔撞见围观拍照都可能上了热搜,但是不好意思,哪来那么多粉丝天天在机场偶遇明星,哪来那么多粉丝关心爱豆今天换了一款新的短裙?

对于关注热度快速上升的明星而言,他们越热,就能越快获得代言机会或广告主的青睐;影响力越大,经纪公司与明星就能赚得越多。自然给予“文波”们的报酬也不少。

“这种炒作方式,远比(经纪公司)在社交平台投推广要划算得多。我们做一单基本上就有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入账。”文波透露,这些炒作手段屡见不鲜,在社交媒体上,所谓真假都是普通用户难以察觉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被火爆的话题牵着鼻子走。

当一颗新星缓缓上升时,许多粉丝在水军的带动下纷涌而至,争先购买其代言的产品。这其中,广告主受益,经纪公司受益,明星本身受益,提供大量水军的“文波”们也跟着受益。那么谁来买单呢?恐怕是众多的粉丝和消费群体了,这或许是整个影响力链条里的唯一“受害者”。

或许,他们也不是……

看到自己的爱豆被更多人喜爱,花钱购买自己爱豆代言的产品,粉丝们的心理满足也是一种“受益”!

无论是零售电商,还是服务电商,甚至是用户每天都会接触到的社交网络,一场“零和游戏”每天都在上演。

通过与文波的交流,懂懂笔记挖掘了一些“干货”与读者们分享。遇到大量好评的卖家或商家,要仔细查看评价记录,多比对晒单图片,如果发现有大量拍摄角度相似的图片出现,那么基本可以断定其有刷单行为。若有可能的话,不妨从多个平台上搜索同一商家,通过比对评价内容,可以确定其口碑的真实性。

对于平台和监管部门而言,或许只有出台更为严格的管理手段和惩罚政策,才能让“刷单”难以生存,或者说“成本”难以接受。只有这样,才能还用户一个纯粹真实的网络世界。

交流的最后,文波说了这样一句话,“虽然网上购物很方便,但我这五年来从没有在电商平台上购买过一件产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懂懂笔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评论(4

  • 笨之鸟-铭寒 笨之鸟-铭寒 2017-12-03 09:44 via android

    作为中国人,有时候好无奈啊,那么多人没事干,就刷着玩吧

    0
    0
    回复
  • 成都高新 成都高新 2017-12-02 23:04 via weibo

    可爱

    0
    0
    回复
  • 钛p6pX27 钛p6pX27 2017-12-02 20:22 via pc

    已经形成一个生态系统了,再见

    0
    0
    回复
  • 望尔 望尔 2017-12-02 15:14 via pc

    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的作家行为会促进行业良性发展,就像说国家腐败会繁荣昌盛一个道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