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残局背后,免押金正成为C端创业新门槛

摘要: 你的野心,不该由我们买单。

突然发现,今年是互联网讨债大年。

和易到司机讨薪、乐视供应商讨债一样,酷奇、小蓝、小鸣、七彩等陷入困境的单车企业们,经过一次次的欠薪风波、押金挤兑发酵,最终也都成功把自己活成了社会新闻。

共享单车二线梯队出局之后,还留下了押金这样涉及千万用户的社会遗留问题。

从用户的角度,我们可以理解创业公司想要站上风口的企图,并对这样的抱负怀有恰当的同理心。但最起码,请不要以让我们变成待宰的猪为代价。

你的野心,不该由我们买单。

谁的风口,谁是猪?

从共享单车诞生之初,媒体就开始质疑押金的去向。为此,摩拜和ofo分别与招行和中信签署了合作协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押金监管。

已经出现问题的小鸣单车和酷骑单车也曾做过类似的宣传,但先后被银行打脸。

小鸣单车和酷骑单车都曾声称,押金专款专用并已经委托银行监管,双方对外宣称的合作银行分别为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但均被两家银行否认,并明确指出,两家单车公司开设的仅为一般存款账户,银行没有第三方监管义务。

拜客科技接盘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后,官方也表态称只负责运营,押金问题不归他们解决。

共享单车的押金乱象,最终引起了监管的注意。

11月23日,交通运输部发言人吴春耕公开表示,目前交通运输部已经关注到了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出现了经营困难的问题,目前正在会同发改委、银监会等部门进行调研,尽快制定配套政策。

此外有消息称,交通部正和银监会一起调研,极大可能是要对押金账户进行监管,彻底实行专款专用,禁止单车企业私自提走押金挪作他用。

同时,屡次受到伤害的用户,也逐渐开始对押金产生抗拒情绪。

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最近做过一次分享,其中讲到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案例。以前需要押金的时候,用户扫进去后的第一个页面是支付一百块的押金,这导致仅在这个页面,客户流失率就高达50%。

从用户的角度,我们可以理解创业公司想要站上风口的企图,并对这样的抱负怀有恰当的同理心。但最起码,请不要以让我们变成待宰的猪为代价。

你的野心,不该由我们买单。

C端创业的新门槛

之前,我们在《如果共享经济走上了O2O的老路,会怎样?》中,对共享经济做过一个预判和一个总结。

那还是共享雨伞、共享睡眠、共享图书等项目扎堆而起的7月,酷骑还在推广他们的黄金单车,Hi电的花式裁员也还没开始,市场情绪与格局和现在完全不同。但很多人已经看到了沉默的活火山,没有爆发,但危险的味道近在咫尺。

当时,我们认为,挂着“共享经济”名头的分时租赁行业,和当年的O2O一样,都是被过度消耗的标签。最终,它们都会经历同样的路径:制造概念、企业热捧、大浪淘沙,然后大多数公司都被清洗出局。

这一论断如今正在变成现实。

当时的另一个总结是,从O2O到共享经济,移动支付在这个过程中承担了创业解决方案的角色。或者说,它们之间是一种互相成全的关系:滴滴和快的帮助移动支付完成了最初的推广任务,移动支付则为网约车这一业务形态的诞生提供了可能性。

那么接下来,2C创业方向上新的标准化门槛,很可能就是免押金。消灭押金,已成当务之急。

目前我们看到,在多个维度的进展上,趋势已经出现。

11月19日,腾讯信用分免押金骑摩拜单车在广州推出,这是腾讯征信在跳票数年后,第一个重要的场景。作为第二个进入征信领域的BAT公司,腾讯采取了类似芝麻分的“腾讯信用分”。目前,腾讯信用分仍在试用阶段。

同时,共享单车的头部企业,都开始普及免押金。

11月28日,被永安行全资收购的哈罗单车宣布加入芝麻信用免押计划,在长沙、南京等10个城市开通信用免押骑行服务。加上摩拜和ofo,市场份额共计超过90%的共享单车企业均已进入“信用免押”阶段。

最新的数据是,在共享单车方面,芝麻信用免掉了用户60亿的押金总额。小蓝单车的用户中,大约有100万是使用信用免押骑行,共避开了2亿的押金损失风险。

信用的市场化和商用化,正在逐步走向实质阶段。

为什么要消灭押金?

押金是一个颇有历史感的话题。

押金的本质,是风险转嫁,将原本需要商家承担的风险转移给了用户。在过去缺乏信用机制的时候,这种制度是合理而有效的:那时候没有KYC(know your customer)一说,商家也很难去一一了解客户的信用水平。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押金是解决这种一对多场景下信任缺乏的有效途径。

随着信用机制逐渐建立起来,押金就变成了一个不合理的现象:现在的商家已经可以通过保险等渠道去覆盖风险,但用户无法为他在不同商家所支付的小额押金全部买保险。尤其是在征信逐步市场化和互联网化、并从金融领域拓展至商用后,押金就从过去的合理存在,变成了一个痛点。

对比国内外的情形,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差别。

国内的酒店等很多商家,依然需要顾客支付押金,国外则只需要信用卡预授权。同样,对于健身房等在国内预付卡流行的领域,国外也已经采取预授权的方式,钱并没有全部提前给商家,而是根据顾客的实际消费,逐次划拨。

在很大程度上,这已经对用户的利益进行了保护。

前面我们提到,在屡次被押金伤害之后,用户已经开始呈现反抗情绪。

胡滔提过,在一嗨租车接入芝麻信用之前,按照车的不同档次收不同的押金,当时用户不还车的比例是万分之3.1;现在一嗨基本上所有的车辆都提供免押服务,但坏账率降到了万分之1.8。

他分享的一组数据也可以成为佐证。根据酒店行业的反馈,免押金后整体的坏账率大概在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二,但用户量扩了30%到50%。只要征信机构把风控做好,这笔账就是划算的。

【钛媒体作者:杨舒芳,公众号:科技考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杨舒芳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杨舒芳
杨舒芳

自媒体“台风口的考拉”,欢迎微信搜索“kaolajun-it”,关注考拉君。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