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会“出走”摩登天空,中国音乐经纪产业或正面临“权力的交接”

摘要: 在成熟体制化的经纪模式尚未建立之前,中国的艺人经纪模式尚未成为成熟的产业,运作模式与基本上都处于作坊模式,而在国外成熟的音乐厂牌中,艺人经纪则作为一条独具特色的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存在着。

中国的嘻哈产业在短短半年时间里所催生出的形态,既是嘻哈产业在中国崛起路上一枚不可复制的勋章,也是随时可能面临的商业隐患。

快速崛起的新事物,总是一边被突然涌现的流量冲击着,一边接受着行业无时无刻的锐利审视。嘻哈正是如此,从不愠不火的地下产业,到在《中国有嘻哈》的催化下终于抵达爆发临界点,再到迅速商业化、成为资本争夺的“时代弄潮儿” 。伴随着一种小众文化的突然崛起背后,它的弊端也在日益显现。

11月13日晚,红花会发表官方声明,宣布退出摩登天空旗下厂牌MDSK。这次突如其来的“分手”不仅给红花会与摩登天空短短9个月的合约期画下了句点,而红花会北美巡演的安保事件则成为一个导火索。这一导火索不仅掀开了一轮关于嘻哈音乐人从地下说唱团体、到成为主流市场中有能力自立门户的人气团队趋势的后续解读,也让音乐厂牌开始反省。

当一批新生代艺人迅速成为粉丝与资本的宠儿,艺人从属的经纪公司则面临着与之匹配的迅速变革,对于中国的艺人经纪产业而言,多年来并未形成成熟产业体系的混杂形势,与拼人脉资源的行业属性规模不完善、个体经纪人比重较大等问题都在嘻哈产业的催化下迅速显现。

嘻哈产业快速商业化,如何平衡独立性与商业化的矛盾性?

在近几年来互联网行业的辐射下,传统唱片行业受到巨大冲击,互联网音乐及数字音乐专辑等时代产物愈发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

那些年被创作环境桎梏的独立音乐人们,在互联网音乐时代下终于成为了“时代的宠儿”,优秀的独立音乐人开始受到各大互联网音乐平台的追捧,甚至争夺。一些音乐新秀也在各种扶持计划中彰显着自己的才华,于是更多独立音乐人选择放弃与传统音乐公司签订“卖身契”。

独立音乐人登上商业渠道的机会为数不多,而对于独立的嘻哈音乐人而言,嘻哈产业的主要变现路径主要有几种:音乐版权、广告代言及推广活动、线下巡演、嘻哈赛事等。而一直处于商业变现下游端的嘻哈音乐人们也在今年完成了“扬名立万”。与摩登解约之后,尽管舍弃了摩登的资源、宣发优势,却也拥有了更多自由发展空间。

对于独立音乐人而言,在得到主流市场的空前曝光之后,一部分音乐人同专注音乐内容的音乐公司签约、迎合主流市场,还有一部分不愿被一纸合约束缚的音乐人选择继续自由状态,更有不少在挂靠大音乐厂牌与独立工作室之间选择了后者,比如李志、陈粒、好妹妹等独立音乐人。

独立音乐人时代已经到来,正在幸福中的独立音乐人们,一方面能够以独立音乐人身份能够得到更大的发挥空间,另一方面,音乐人恢复独立身份后也将被各大音乐平台瞄准,成为新的抢手资源。对于正在开掘付费用户的在线音乐平台来说尤其如此,毕竟抓住了独立音乐人资源,就占据了线上流量红利的入口。

独立音乐人时代到来,中国的经济公司正在面临“权力”的交接?

与音乐人逐渐掌握时代脉搏相对的则是音乐经纪公司所面临的一场变革。

1998年开始,我国经由工商部门批准的而具有经济性质的公司、经纪人事务所和经纪公司则多达80多万家,经营额约达1.2万亿元。经纪行业已成为中国第三产业中最大的服务行业之一,在娱乐产业中,经纪行业发展最为快速。

在国内经纪公司及音乐公司的艺人经纪层面中,个体经纪人比重较大,即使是音乐经纪机构,也由于规模问题而产生运营体系不完善等现象。知名度高,能运用现代化手段进行音乐经纪业务运作的品牌音乐经纪公司更是少之又少。在流量艺人们强大的粉丝群体中,无论是撰写转发文案、带动群体投票、维护偶像形象,“饭圈”俨然一把揽过了艺人运营层面的工作,更是艺人经纪所无法忽略的重要群体。

而我国目前艺人经纪模式大部分为一种拼人脉的混杂形势,且在近两年来,新人仍然多来源于选秀节目。如果说这些都是国内独特的娱乐产业形态,那么其中最为难以把持的则是过度商业化、强烈又密集的盈利诉求容易令受众产生抵触情绪。 

在成熟体制化的经纪模式尚未建立之前,中国的艺人经纪模式尚未成为成熟的产业,运作模式与基本上都处于作坊模式,而在国外成熟的音乐厂牌中,艺人经纪则作为一条独具特色的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存在着。

国外的知名经纪公司在不同地区也有不同的形态。据2016年伯克利音乐学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音乐行业从业者的平均年薪为55,561美元,其中音乐经纪人排名第七,薪酬范围为20,000-1,000,000美元。

欧美的经纪人更倾向于服务艺人,中日韩更多的是艺人从属于经纪公司。更加细分来看,日韩模式为产出型,多以“组合”形式推新人,比如著名的杰尼斯事务所。优势在于能够以旧带新,用同样的宣传资源推广更多的艺人,省时省力,还能“抱团取暖”,最大的优势是粉丝黏性高,粉丝效应显著。缺点则是期长、约严与巨额违约金。

相比之下,欧美经纪公司与艺人的合作模式则显得更加对等,更像是合伙人的形式。美国明星经纪业已具成熟行业规范和操作模式。占据好莱坞明星半壁江山的创新艺人经纪公司(CAA)的规模可称为全美第一,在CAA对艺人的运作模式中,对于电影产业而言,经理人、代理人与制片人分工明确,艺人经纪环节的代理核心是“人”与捆绑式销售。

当然,美国的艺人经纪产业成熟或许也与《TAA人才代理法》等完善的条款与法规有关。在保护艺人的同时,该法规也规定了对公司的救济办法。 

这似乎也是摩登天空接下来在艺人经纪方面想要进阶的地方。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在接受三声访问时曾提出一个观点:对经纪人的职责不断细分是音乐厂牌或者行业成熟的一种体现。

“以前都是说金牌经纪人,这个时代比较合理的是有一个经纪人团队,有的人可能宣传很厉害,有的可以能够随机应变解决现场问题,也有人可以进行商务谈判。事实上,如果红花会没有闹解约,红花会的经纪人团队会非常强大,因为当职责被细分之后效果会更好。”

不仅是摩登天空,中国的艺人经纪产业似乎也应当由此陷入反思。从经纪人到经纪人团队,他们需要做的是紧随市场的变化迅速调整着原有的业务结构。而与这个一切都急不可待的迅猛时代相对的,是留给产业被压缩的思考与改变的时间。中国艺人经纪产业也或许将在不久的未来面临一场“权力的交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1

  • 潇澎 潇澎 2017-11-28 16:34 via android

    运作模式发生改变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