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刘建宏:付费模式短期内走不通,体育市场还没到收割的阶段

摘要: 此次专访刘建宏,希望通过他的讲述与反思,还原时代变迁下的体育人生,呈现产业进程中的点滴记忆。是非成败转头空,但这个过程中他所积累的经验,对这个行业来说依旧是宝贵的财富。

三年的体育产业经历,让刘建宏从一个旁观者成为真正的亲历者。这位赶上了电视、互联网两次产业变革的知名体育媒体人,在不同的时间做出了相同的选择。生态圈此次专访刘建宏,希望通过他的讲述与反思,还原时代变迁下的体育人生,呈现产业进程中的点滴记忆。是非成败转头空,但这个过程中他所积累的经验,对这个行业来说依旧是宝贵的财富。

约访刘建宏,原本我们没有抱很大的希望。

毕竟,处在风口浪尖的乐视体育是绕不开的话题。有一种担心是,他会认为这样的采访是去撕开伤疤,然后试图从中探究一二,不论出于什么目的。 

但让我们多少感到意外的是,他接受了采访邀请,并且把地点安排在了乐视体育的办公室。 

这反倒让我紧张起来,说什么,问什么,聊什么……在乐视体育上半年B+轮融资发布会以后,相关高层极少对外发声,近乎处于一种静默状态。

采访当天,北京刮着大风,寒冷的天气与我们见面的环境有几分契合。低调、朴素、隐秘,只有透过那工业风、冷冰冰的玻璃大门,看到墙上“LeSports”的标志时,才把我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员工们依然秩序井然地忙碌着,工位上摆放着多台气派的70寸乐视TV,记录着乐视体育的辉煌岁月。因为提前到了半小时,刘建宏还在开着会。而我则坐在这里,回忆起刘建宏带给足球迷的快乐回忆,以及过去三年他那过山车一般的创业岁月。

一. 上半场的喜悲 

眼前的刘建宏,一身鲜红的外套,却难掩疲惫。

在简单寒暄后,我先问他最近在忙些什么,没成想这个问题却让我俩都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在犹豫了几秒后,他谨慎说到:“忙自己的事呗,正在思考公司的转型,也在为转型做架构和人员的调整,应该说调整基本快完成了。”

也许感觉到了这个话题的尴尬,有着20多年媒体经历的“老司机”很快开始掌握了交流的主动权,回忆起了自己的早期职业生涯,以及创业的种种感悟。

青葱岁月,照片中你能认出几位?

1996年,28岁的刘建宏离开石家庄来到北京闯荡。面对陌生的环境,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他搏上了一切。

“那时不怕失败,但也非常忐忑。”90年代电视行业的大爆发让刘建宏这样的年轻人看到了希望。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赶上这次机会,他称为这是必须要有的天时。“1993年央视有了《东方时空》,1995年体育频道开播,这些是吸引我们很重要的条件。来北京如果没有这些,可能就去干别的事情了。”

即便当年在央视只是临时身份,但《足球之夜》的快速成长,让他一直坚持了下来。这档在当时时间最长的体育直播专栏节目,从开播到成为现象级栏目,在中国体育观众的记忆中,早已超越了一个节目的含义。 

“《足球之夜》的快速发展,让我忽略了很多东西,不太在意其他的环节,真的是全身心投入,偶尔才会想起自己还是一个临时的身份,以及未来会怎么样。”第一次“北漂”带来的成就感,让他相信如果这样干下去,一切都会好的,何况还有年轻的资本。

《足球之夜》有刘建宏北漂初年的美好回忆

他非常享受体育带给他的快乐,相比普通的新闻资讯,体育内容更有温度,与观众的情感连接更深厚。“中国女排赢了,我喜欢的球队赢了,体育带给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他认为体育就是浓缩的人生,把悲欢离合演绎成胜负,也相信每个人都能在体育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

但好景不长,中国足球在2002年世界杯后出现颓势,联赛也相继爆发诸多问题,观众对中国足球倍感失望,失去耐心。足球的关注度下降,节目的影响力自然也随之下降。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的逐步崛起,也让在央视呆了近20年的的刘建宏,又一次蠢蠢欲动。

从央视离职投身互联网创业的原因,尽管他已对外多次提及,但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境遇下,对同一个问题的看法总会有所变化。

我也在刘建宏“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的质疑下,耐心等待他的回复。

“我是想尝试新东西,毕竟呆了18年,在央视能做的事情也就这些了,我不想以这种方式看到自己的未来,我更愿意到产业的核心区域去看一下。” 

面对从媒体人到创业者、管理者的转型,刘建宏并不困惑于此,刚刚度过50岁生日,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他很清楚自己的改变。“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我们在做选择的时候,很多问题都已经想到,否则也不配出来创业。”

刘建宏推出新书《上半场》,一众朋友前来捧场

但投身互联网的这次创业经历却让他刻骨铭心。他第一次深刻意识到先生存下去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并且在创业型的公司里,还得不断地反思、学习、修正自己的管理。

直到现在,他觉得管理依然是自己需要不断学习的一门课程。“这一堂创业课,经历过很风光的时刻,也经历过很煎熬的时期,到现在我仍在绞尽脑汁,使尽浑身解数想把这个公司和企业救出来,不管能否成功,都是一次很难得的人生体验。”

二. 创业转型的疲惫

在今年5月份的乐视体育B+轮融资发布会上,成立战略发展委员会,开发体育小镇等一系列举措,都在向外界传递着“升级转型”的理念,但在那之后,乐视体育似乎又陷入了偃旗息鼓之中。

延伸阅读:B+轮融资估值240亿,一文复盘乐视体育功过得失

 “在新的位置上,我一直告诫自己要忘记曾经的成功经验,因为互联网毕竟完全不同于传统媒体。但两者之间也确实存在着许多共性。”谈及这几年的创业经历,刘建宏给我们分享了不少感悟与收获。

首先一个感悟,是发现版权这条道路走得很不容易,让他清楚地认识到现在需要面对的问题和困难都有哪些,也让他重新认识了行业。“脑子一热,当时觉得前途无比光明,走过这条路之后,才知道哪里不容易。只有切身体会,真正参与其中的人才能够理解。”

当然,刘建宏并不认同这样的选择是“脑子一热”,也表示自己并不后悔。在他看来,政策在当时并不是十分明朗,而因为“46号文件”的出台,让资本普遍看好体育产业,带动着体育快速发展。而资本裹挟着体育前进的速度,这种速度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也包括他在内。

回忆起当年在互联网体育内容方面做出的努力,譬如一场比赛开辟多路解说、F1六路信号直播这些当时在业界颇具影响力的尝试,从言语中依然能感受到他对乐视体育取得成绩的肯定。

但当谈到“内容变现”这个行业难题时,刘建宏的态度又变得谨慎:“早晚有一天需要攻克这个事情,目前这个模式是没办法盈利的,哪怕平台流量再大,用户再多,我们都知道中国有多少体育用户,有多大的付费能力,实际上这种高价获得大版权,陷入到持续亏损的恶性循环,这条路目前看是走不通了。”

乐视体育曾经在囊获一众版权时推出了590元一年的会员

经历了过去三年体育产业的潮起潮落,刘建宏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我不觉得目前能走得通,现在的体育市场环境,还没有达到收割的阶段。”在他看来,视频内容只是从电视屏幕迁移到了互联网、移动端而已,这仅仅是完成了信号的迁移,技术的迭代,但模式仍然没有创新。

“电视是通过广告,收视费等盈利,互联网则是依靠流量。”刘建宏补充道,“再加上会员的概念,本质上是一样的,并没有在电视的基础上有任何互联网属性的创新。” 

刘建宏回忆说,在起初设计乐视体育发展的时候,尤其从体育媒体平台这个角度出发,只能承认大版权带来流量,通过流量再变现的这套基本逻辑。但后来激烈的中国式竞争,导致版权的价格炒得奇高,每个平台都苦不堪言。

所以,他也寄希望行业可以冷静下来,减少恶性的竞争,可以坐下来谈一谈合作,共同平衡这个市场。但他同时也说到,“我不认为我们具备这个能力,这不仅仅是体育这行,是中国整体产业市场的发育还不成熟。”在他看来,行业回归理性与合作,只能期待未来。 

无疑,乐视体育也为行业培养了众多人才

不过,在对版权的思考之外,刘建宏也特别谈到了有关人才的问题。他表示,伴随着平台的成长,非常高兴的看到乐视体育挖掘、培养、塑造了一批优秀的记者、编辑和主持人,这让他感到非常欣慰。“未来不管他们身在何处,他们都会记得这里才是他们事业真正起步的地方。”

三. 冷暖自知

不过,乐视体育在遇到危机后,从高层到基层出现了大量员工离职情况。虽然也偶有刘建宏离职的流言传出,但他却一直坚持至今。

“可能这是体育带给我的启示吧,如果失去了希望和努力,是永远不可能扳回比赛的。”面对如今的困境和心理落差,他坦言自己投身创业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想过要有几年的苦日子。只是没有想到“46号文件”带来的市场热度,让他们从慢跑行军的状态一下子进入到冲刺,到现在仍心有余悸。 

在整个采访中,他也表示体育是一个慢产业,未来的成长空间很大,但速度不会那么快,需要一点点地耕耘和积累,而且他还强调“慢”的概念是自己先提出来的。作为采访者隐约能感觉到,他在努力证明作为一个过来人曾给行业留下的宝贵财富。

热爱慢跑的刘建宏

“虽然我们没有版权了,但是并不妨碍其它平台播出这些内容,观众获取内容的渠道更多了,可以随时去看喜欢的体育内容,这就是变化。”刘建宏惊叹着资本帮助中国体育实现了产业格局的改变。

过去,互联网只是电视媒体的补缺,电视上看比赛,在互联网议论比赛。而现在格局打破,观众的所有行为都可以在互联网完成。他没有想到短短的两三年,就让用户看到互联网也可以很好的传播体育。

有意思的是,刘建宏口中的格局变化,是不是也意味着他老东家的垄断格局被互联网打破,刘建宏很严肃地纠正我的说法,更说到“你这是要挑拨我和老东家的关系啊”。

在他看来,这不是谁打破谁,是时代与发展的问题,这是媒体形态的变化,媒体自身的进步。他表示无法预测未来互联网对体育的改变,但他相信互联网的发展会加速体育行业去弥补缺陷。

如今失去版权,行业里的人都在观望着乐视体育下一步会做些什么,仿佛没有了中超、英超,乐视体育就活不下去。

“很多人不看这些比赛也能活得很好啊!”刘建宏提高了声调,似乎在反击行业里的质疑声。他也透露,转型中的乐视体育,短时间不会再回到大版权的竞争格局,将从其他方向切进。“现在大众体育,业余比赛,各个省市的体育项目很多,大平台容纳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把所有赛事都垄断。中国体育市场这么大,应该有几家平台为这么多体育用户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

但这样做,也就意味着刘建宏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重新开始。已经50岁的他,还能坚持下去吗?他就真的不曾想过离开?

三年的体育产业经历,让刘建宏从一个旁观者成为商业比赛场上的运动员,身临其境,冷暖自知。

在母校人大80周年校庆上,刘建宏参与了足球比赛

采访临近结束时,他仍不忘记体育带给他的快乐与成就。“我的主要精力还是会放在体育,过去主要是媒体服务帮助大家,今后也许会有更多的方式,我一直觉得做体育挺好的。”

当我最终问他创业的这几年累不累时,他则一点也没有犹豫地说: 

“累,特别累......”

【钛媒体作者:体育产业生态圈,文/ 吴嘉伟,编辑/ 殷豪男,微信(ID:tiyuchanyeco)】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

聚合优质的体育产业内容与人群。

评论(3

  • 星火燎原UP 星火燎原UP 2017-11-27 14:34 via weibo

    割韭菜?

    0
    0
    回复
  • kakafanshappy kakafanshappy 2017-11-27 13:18 via weibo

    他还是不错的,挺喜欢他主持的中超节目

    0
    0
    回复
  • yanji老布 yanji老布 2017-11-27 13:14 via weibo

    不管你要糟蹋谁的钱,就是没人买你的账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