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当“唯成绩论”成了中国足球的标准,不妨看邻国是怎么做的

摘要: 在32强出炉、中国队再度无缘世界杯的今天,在全民关于举办世界杯的热望之下,我们找到了日本足球人铃木稔与日本足球专家、欧迅体育创始人朱晓东,听他们聊了日本足球的那些感悟与体验。

 

20年前,刚刚在中国引进的日本动漫《足球小将》甫一推出,就在国内掀起了足球热潮,大空翼的倒挂金钩,日向小次郎的猛虎射门,三杉淳的冲力射球……这一幕幕,让儿时的我们开始认识到足球神奇的魅力,让如今的80后、90后记忆犹新。

不少80后与90后的童年回忆

然而,伴随着足球动漫热潮,97年黄金一代的中国队并没有顺利崛起,而曾在90年代与中国队实力不相上下的日本队却一飞冲天,自98年法兰西世界杯首次打入决赛圈后,日本队连续6届进军世界杯,国家队实力甩开中国队几条街。不断涌现的日本足球青年才俊,年纪轻轻便会远赴欧洲联赛,甚至坐稳主力位置。

日本女足更是在2011世界杯中夺冠

足球人才的厚度,让日本坐稳了亚洲老大的宝座。而与此同时,中国的足球人才在过去十年出现了可怕的人才断层。 

2002年世界杯一游之后,中国足球一度陷入了可怕的黑暗,很长时间里,几乎没有家长会让自己的孩子选择足球这条道路。篮球迷们感慨,易建联之后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又在NBA赛场等来了周琦;而生态圈专栏作者敖铭老师也在微博感慨:有哪位中国球迷可以计算出来,中国球员已经有多少年多少天多少分钟,没在英超有过出场记录了呢?

同是黄皮肤,中日足球这些年的青年人才培养究竟出现了哪些差异,最终导致了如今这样的结果呢?

为了中国足球的进步,除去中国足球人之外,也有不少来自海外的力量。铃木稔就是这样一个在中国体育界打拼的日本人。 

七年前,因为在日本上中华料理班的机会,他阴差阳错地与中国足球结缘。在欧迅体育任职的这七年中,铃木稔一直致力于足球营销和商业开发。在冈田武史执教杭州绿城时期,他更是担任过这位日本教头的翻译,与中超有着密切的接触。

铃木稔(左)冈田武史(右)

在去年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论坛上,生态圈就有幸与铃木君面对面聊了聊。时隔一年,当欧迅体育达成与日本足球的深度合作之后,我们再次与铃木君以及欧迅体育创始人朱晓东,展开了一次深度对话。

足球青训最大误区:唯成绩论

想真正形成日本足球这样完备的梯队建设和青年联赛,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当我们凝视日本青少年足球人才体系时,我们无疑可以发现双方的巨大差异。

如今,日本的各级足球联赛都已经形成了成熟和完整的体系。拿高中来说,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由日本足协与日本高校体育联盟主办,从1917年举办第一届以来,至今已举办95届。经过多次更改之后,如今参加全国大赛的球队如今固定为48支。

如今,这样一场高中比赛,就可以获得43家电视台机构向全日本进行转播。除东京有2个名额外,日本其余46个道府县各1个出线名额,是货真价实的“全国大赛”。比赛从每年的12月底开打,单场淘汰制增加的比赛的偶然性与戏剧性,而在东京国立竞技场进行的决赛,更是日本国内的一次盛宴。 

事实上,从高中联赛走出的职业球员更是成为了J联赛的主力军,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甚至已经让整个世界为之侧目。看看下面这样一个名单,你应该会明白这样的高中联赛,为日本足球提供了怎样的辅助:

在最热血的年纪,在家人、亲戚、老师、同学、好友、妹纸的注视下,在赛场上恣意挥洒汗水、泪水,青春不应该就是这样放飞么?

我们并不缺少热爱足球的少年,但我们却没有机会最英姿飒爽的年龄中,踢哪怕一场这样的比赛。

对于中国教练培养孩子们踢球的方式,铃木君也有着自己的观点。

在他看来,中国青训教练的工作环境也和一队教练一样对结果要求非常高,如果没有展示出很好的成绩,很可能直接影响自己的工作前途。这就导致了教练在技战术安排上不得不采用谨小慎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绥靖思想。不太敢采用创新的或者风险较大的的技战术安排,甚至有时候放弃追求自己培养球员上的理念和理想。

这一点,恰恰是培养年轻人踢球存在的最大误区——唯成绩论。 

相较于邻国,日本教练对于成绩的要求不高,不怕输球,在校队当教练的老师不会因为足球成绩不佳而被下课,输球也可以化为成培养球员内心的课程。在培养方法上更重视成长人格、综合素质、生活中的礼节、甚至学校的成绩等足球之外的东西。

日本挺进2018世界杯

这一套“育球先育人”的体系,也普遍受到了家长的欢迎,帮助足球在群众基层的普及和认可。家长也认识到做运动对孩子成长有一定的效果,日本家长在周末也很愿意在孩子的足球活动提供人力资源。

相反,中国的很多家长依然执着于踢球是否耽误学业。根深蒂固的观念问题,首先就让孩子在踢球的成长上受到了很多外部的束缚。

从事足球是一种幸福

尽管青年人才的培养短时间内还难以见到成效,但中国足协大刀阔斧拔苗助长的决心确是显而易见的。

U23新政的出台,对于平时难以出头的青年人来说是新的上位机遇。铃木君在谈到足协新政时,也表达了积极的态度:“日本的J联赛虽然并没有出现过类似政策,但在日本国家队的选拔上有时候也会采用相应的扶植策略,给年轻人更多的出场机会。”

像出自拉马西亚的16岁天才少年久保健英参加了今年的U20的世界杯;国内效力大学的球员,如果表现好,不用退学便可以注册俱乐部,可以在确保学业同时获得参加职业联赛的机会,但这一切的前提还是球员已经达到了满足该等比赛的水平。

但年轻球员不应该因为有了政策上的特殊待遇就觉得前途无忧,如果这样的话反倒是降低了自己的竞争能力,联赛也会牺牲竞技水平和观赏性。

在他看来,精英球员的培养上采用拔苗助长,可以实现在更高水平的平台上磨炼,球员也可以获得锻炼价值更高的比赛,帮助他们的更好的成长。

铃木君期待着,中国的从事校园足球的教练或老师与日方进行探讨,早日寻找中国草根足球发展的秘诀。

“在我看来,日本校园足球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已经不是单单为了对职业球队进行造血输血,更多的是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能够体会到足球的快乐,运动的快乐,团队的快乐,成长的快乐。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以成绩来考量一项运动甚至是一个人的成功与否,而忽略了其中最纯粹的快乐。”

曾有过多年在J联赛联盟供职经历的欧迅体育董事长朱晓东,对日本足球建设同样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在他看来,J联赛相比中超更注重社会功能性。俱乐部在发展足球竞技层面的同时,承担了更多社会责任。俱乐部和当地社区和球迷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也可以说一种纽带。

除了主场比赛场外活动之外,俱乐部和球员还经常拜访了当地的学校做演讲,在养老院、医院等设施进行互动等,开展了不少次的社会贡献活动,俱乐部已经成为该等地区的代表,甚至可以说是个名片。

此外,还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日本俱乐部的营销上的策略,并不是成绩的好与坏来给球迷提供快乐,而是俱乐部的公信力和公平竞赛、不屈精神来给球迷营造幸福感和共鸣。

铃木君接着说道:“想象一下,如果在踢校园足球的人是我的儿子,我的兄弟,我的挚友,那么我作为观众收获的不仅仅是获胜的快感,更多的是一种经历,对球员也好观众也好,都将是一生难忘的回忆。”

未来10年,亦或需要20年,当我们能够坐在鸟巢的看台上看一场自己孩子的初中或高中比赛时,中国足球的腾飞还会远吗?

(钛媒体作者:体育产业生态圈,微信ID:tiyuchanyeco,文/葛思文,编辑/ 郭阳、殷豪男)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打造体育商业新入口(微信:ECO-SPORTS,官网:www.ecosports.cn,【上场】体育圈招聘官网:sc.ecosports.cn)

评论(1

  • 哎,等着2020年高考真正的改革,和80,90后,完成社会力量的轮替。

    2017-11-27 13:57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