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翻译又悄悄的投了条广告,国内竞品中谁该感到紧张?

摘要: 用相机翻译别人身上的纹身,这创意真的很尬。

11月14号晚上,有不少人在朋友圈里看到了谷歌翻译的广告。广告片的主角是最近很火的欧阳靖,以“城市趣发现”为主题,主要展示了谷歌翻译相机实时翻译的功能。广告片拍的很有套路,让人想起来绝大多数品牌转型90后、95后市场时会拍的哪种品牌形象片——年轻人、摇滚、滑板、说唱、涂鸦……

很多人看到这个广告都有点惊讶,朋友圈广告、欧阳靖这些元素和谷歌似乎总有点不搭界。或者说,谷歌的出走实在太久了,看到它的广告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有点陌生。

其实在今年春天,谷歌翻译就针对中国大陆地区打开了所有功能。一个月前的十一长假,谷歌翻译也就类似的内容在朋友圈投放了一次广告。此前谷歌放出消息,想要收揽人才,在中国启动人工智能计划。如果说对于deepmind团队,中国市场意味着TensorFlow和TPU的广袤前景,那么对于最近动作频繁的谷歌翻译来说,瞄准了中国市场的哪些机会? 

翻译官们都是怎么赚钱的?

首先我们都知道,翻译软件本身的盈利能力是十分匮乏的。国内环境竞争也更为激烈,既有百度、搜狗这样的互联网派,还有有道云、金山这类词典派,以及科大讯飞这样的纯技术派。

不管属于何种派系,通过翻译软件,或者说翻译技术来变现的方式也不外乎以下几种。

第一,出品功能性翻译硬件产品。把语音翻译功能集成在可以随身携带的硬件产品身上,以“随行翻译”为卖点。这类产品最近热度很高,有道、科大讯飞都推出了类似概念的产品,最近谷歌还推出了支持实时智能翻译的耳机。虽然主打旅行、商业场景,但这类产品多少显得有些鸡肋。以有道翻译蛋为例,超长待机、语音翻译、文字显示,光凭这些功能甚至找不出一个替代手机翻译软件的理由。

第二,与手机厂商进行合作。以华为Mate和微软的合作为例,利用图像识别技术进行图片内容翻译,甚至相机实时翻译的确更为方便,也正在普遍应用于各种翻译软件中。而拥有摄像头的手机,无疑是最佳的载体。与厂商渠道进行定制式合作,会是一个很好的技术出口。

第三,与企业合作,提供B端服务。很多企业面临着大量的口译、文书翻译类工作,利用神经网络翻译功能代替人力,无疑是企业的最佳选择。对涉及不同领域的企业提供定制式的机器翻译开发服务,对于技术供应商来说,这也是理想的变现途径。但问题的关键还在于,目前的机器翻译技术,能否应对商务、政务这样要求更高的场景。

用技术搭建护城河的科大讯飞们,会为谷歌的出现感到担忧吗?

那么中国厂商们要注意了,在以上三个变现途径中,谷歌翻译最有可能威胁到谁的市场份额?

以上三个途径来看,由于更熟练的硬件驾驭能力和更先进的翻译技术,谷歌翻译在每一个途径中都有自己的优势。但谷歌的劣势也很突出,由于谷歌自身的手机产品和谷歌助手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谷歌翻译几乎不会以技术供应商的身份去和国产手机厂商合作。加上出走中国市场已久,在大众认知基础上已经开始落后。同时外资企业的敏感身份,也限制了谷歌翻译进入一些B端市场。

如果以受到威胁程度来排列的,搜狗、百度这些互联网、科技企业受到的威胁是最小的。这些企业有丰富的产品形式,输入法、语音助手、语音交互OS等等,光在自己的输出渠道上,机器翻译就能找到存在感,企业组织之大,甚至不需要靠翻译这件事来赚钱。

其次,就是有道云这一类依托于“词典”的产品。由于自身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份额,机器翻译的不断发展,也是在自身的产品上进行升级。谷歌翻译的出现或许会阻碍他们在硬件方面的扩展,却很难撼动词典类产品自身的生态。

而受谷歌翻译威胁最严重,很可能是科大讯飞这类纯AI技术类企业。在品牌知名度上,在AI时代才开始走起来的技术企业甚至比AI时代回归中国的谷歌还要薄弱。同时在技术输出渠道上,这些企业非常有限,在但凡硬件市场上有一些话语权的品牌,大多都会自己研发翻译技术,或者通过语音交互OS直接搭载翻译技术组件。可AI技术类企业如果自己去研发硬件,又会破坏“技术企业”概念本来的初衷。

这些纯AI技术企业能做的,只有守好自己在企业服务和渠道技术供应这一片小天地。说到底,还是生态基础太薄弱。技术固然可以成为护城河,可技术能守住的城池,真的太狭小了。

避免重蹈覆辙,谷歌翻译很可能是谷歌战营的数据搜集器

不过幸运的是,谷歌翻译这半年来的低调的行事风格,显然没想着和中国哪一家企业“抢夺”市场,虽然推出了实时翻译耳机,但由于涉及到Google Assistant的调用,这款硬件短时间内也不会在中国掀起什么波浪。

至于谷歌翻译这两款广告,也智能被看做适用于旅游场景——哪个中国人会拿着手机在大街小巷照来照去,看别人的英文纹身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怕直接上去问会被金链大哥暴揍?

我们更愿意把谷歌翻译的出现,看做谷歌回归中国AI市场的战略举措。其实就在谷歌、百度、雅虎等等搜索引擎并存的时代,单纯从搜索引擎的技术来讲,谷歌的分词技术并不算太优秀。随着逐渐远离大陆中文用户,谷歌搜索的分词技术已经很难在大数据时代追赶上其他搜索引擎了。

而在机器翻译,尤其是语音和图片的识别翻译上,对数据的依赖远超于搜索引擎。谷歌翻译这时的出现,显然是为了今后打下基础,以免重蹈搜索的覆辙。

只不过在这个各种翻译硬件、软件横飞的时候,谷歌翻译能否靠一两条貌似很懂年轻人的广告片赢得市场,可能需要再议啦。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脑极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脑极体
脑极体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评论(1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2017-11-20 15:12 via pc

    而受谷歌翻译威胁最严重,很可能是科大讯飞这类纯AI技术类企业。在品牌知名度上,在AI时代才开始走起来的技术企业甚至比AI时代回归中国的谷歌还要薄弱。同时在技术输出渠道上,这些企业非常有限,在但凡硬件市场上有一些话语权的品牌,大多都会自己研发翻译技术,或者通过语音交互OS直接搭载翻译技术组件。可AI技术类企业如果自己去研发硬件,又会破坏“技术企业”概念本来的初衷。 我觉得中文的特性会提高技术壁垒,因为我记得好像是吴军说过,中文的繁复的语境和语气以及多变的句式导致了国外厂商很难大成本去投入其中。而文字翻译门槛较低。科大讯飞的技术优势是在于国内语音识别第一梯队,所以我觉得谷歌并不能威胁到科大讯飞。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