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趣店上市风波谈一谈中国普惠金融的未来

摘要: 倘若放任现金贷“野蛮增长”而不及时加以规范和整顿,那么所谓的普惠金融极有可能向着与预期相反的方向演化。

最近一段时间,趣店上市成为业界热点话题。从短时间内扭亏为盈,到一举登陆纽交所成功上市,市值暴涨,再到质疑不断,股价大跌,剧情可谓一波三折。然而11月13日公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趣店依然有着大幅度的提升,同比增幅均超过300%。

种种现象背后暗藏着怎样的信息?未来小额贷款行业又该如何发展?本文将作个详细分析。

趣店上市缘何被推上舆论风口?

理性分析,从企业自身角度来看,趣店的发展无疑是成功的。之所以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并不是因为趣店招惹了谁,而是源于其所处的行业。

众所周知,近年来,在宽松政策的支持下,消费金融尤其是现金贷业务迎来了爆发式增长,不少人将其视为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最后一块投资宝地。然而,细分市场的过度竞争却带来了种种问题。

一方面,现金贷之所以如此赚钱,主要还是归因于畸高的利率。据有关统计显示,我国现金贷行业的平均年化利率为158%,最高的发薪贷利率高达598%,早已远超36%的民间借贷利率红线。而不少线下的高利贷机构也打着现金贷的幌子浑水摸鱼进入线上,无形中助长了问题的严重性。要知道,现金贷业务的受众多为学生、农民这类缺乏良好的征信记录背书的低收入人群,畸高的利率与信用的缺失无疑会带来较高的不良率。

另一方面,为了回收不良贷款,现金贷业务加大贷后催收外包力度,为非法催收和暴力催收的滋生提供了土壤。此外,从趣店事件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校园贷”的余波并未完全褪去。去年3月,一则“河南大二男生网贷赌球欠债60万跳楼身亡”的新闻掀起了巨大的舆论风浪,人们幡然醒悟:原来充斥在大学校园与朋友圈等社交网络中的“低息、无需担保、无需抵押、当日放款”等诱人的宣传语背后,竟然暗藏着虚假宣传、高额罚息、暴力催收等消费陷阱。

需知,大学生们普遍不具备稳定的还款能力,同时也尚未形成稳定成熟的消费观,因此一旦逾期偿还,不但容易造成经济责任倍增,同时也会影响到自身的征信信息。一时间,整个校园贷行业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自然也受到了监管机构的关注。而后,国家明令正式禁止校园贷,令人拍手称快。

鉴于现金贷与校园贷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人们难免也会为现金贷的前景担忧。

现金贷是普惠金融的重要切入点

倘若排除主观与情绪因素的干扰,我们必须承认的是,趣店着实已经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充分认可,而且前有宜人贷和信而富的成功上市,后有主营业务同为现金贷的拍拍贷、融360、量化派等,也都在为上市做着谋划与努力。而现金贷蓬勃快速地发展到今天,也侧面证明了广大消费者的确是对现金贷有所需求的。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及到的一个词汇就是普惠金融。所谓普惠金融,通俗一点讲就是,长期以来广大农民、小微企业、城镇低收入人群、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由于没有强大的机构或“背景”为其信用背书,导致他们难以从传统金融机构中获得利率水平相对较低的信贷资金,不得不求助于民间的高利贷融资机构;针对这些人群,国家于2013年正式提出,“发展普惠金融,鼓励金融创新,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和产品”,帮助他们摆脱“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

在此背景下,消费金融的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契机。而作为消费金融的一种重要业态,现金贷的兴起也自然对支持普惠金融乃至国民经济发展都有着重要意义。

首先,现金贷给那些不受传统金融机构待见的弱势人群提供了融资机会。

对于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来说,从中获得小额贷款的门槛相对较高,这无形中将大部分有贷款需求的人群拒之门外。

根据央行数据统计,10亿成年人里有借贷纪录的只有4.4亿,这意味着有几亿人不在消费信贷服务范围内。为此,他们或许将不得不去求助于民间高利贷机构来达成融资需求,因为,正如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所说,“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有融资的机会,远比融资价格重要”。

此时,现金贷的出现宛如及时雨一般,得以解决这一人群的燃眉之急,因为即便利率偏高也比民间高利贷来得实惠;同时,基于互联网平台与技术,让整个贷款流程更为高效便利,因此有广泛的市场需求也不足为奇。

数据显示,我国现金贷市场活跃用户量已达1000万至1500万,足以证明现金贷存在的价值。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与普惠金融的理念如出一辙,现金贷的用户们几乎都在“普惠”的范畴之内,所以应当对其给予肯定。

其次,从宏观层面来看,现金贷的发展也能够有效激发国民潜在的消费能力。

在众所周知的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之中,虽然最终消费对我国GDP的贡献份额早已居首,但是最终消费这一指标中却包含着居民消费与政府消费两个维度的内容。倘若将居民最终消费从中分离出来便会发现,我国目前经济增长的最主要驱动力依旧是投资(参见图1);然而随着资本边际回报率的逐渐降低,投资驱动模式变得不可持续,我国经济亟待转型为消费驱动模式。

现在来看居民消费的贡献度,近年来虽稳中有升,但尚未成为主导。2016年,我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为39.21%,而这一数字在美国大约为67%。进一步从消费结构来看,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绝对值虽然始终远高于农村居民,但从相对值来看,城乡人均消费支出正在不断缩小(即二者比例由2010年的3.07:1降至2016年的2.28:1,参见图2),这也反映出农村居民消费水平依然具有进一步提升空间。而现金贷,恰好可能成为激发农村居民消费潜力的重要抓手,较低的门槛让有需求的农民更加有意愿去消费,从而在宏观层面上加速国民经济的转型。

现金贷行业如何实现健康发展?

既然普惠金融是将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之外的群体纳入金融服务之中,那么要实现这一目的,就需要针对这部分群体的需求,不断创造新的金融产品,从而让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应有的金融服务。这也符合我国“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内在要求。

互联网金融的飞速发展,无疑为普惠金融的推进注入了强大动力,特别是以P2P、现金贷等为代表的各种线上小额信贷商业模式,近乎完美地覆盖了传统金融机构无法顾及的客户群体,起到了极好的补充作用。

然而,趣店风波的来袭着实令人深思,它让我们进一步认清了现金贷背后暗藏的危机——倘若放任现金贷“野蛮增长”而不及时加以规范和整顿,那么所谓的普惠金融极有可能向着与预期相反的方向演化。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类似现金贷这种市场需求强劲且快速发展的新兴行业来说,如果对其像对待校园贷那般苛刻,那么对整个行业无疑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同时现有的客户群体将很可能会重新回到借高利贷的老路,进而引发更多乱象。

除了呼唤有智慧的监管外,未来现金贷行业应该如何改善,才能实现健康发展呢?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两方面着重考虑。

一方面,加强现金贷机构的风控能力。如前文所述,客户群普遍存在的信用风险会导致现金贷行业充斥着大量的不良债务,为了覆盖信用成本、不良债务成本与其他经营成本而确保自身能够盈利存活下去,现金贷机构不得不提高贷款利率,这也是造成行业畸高利率的根源所在。为此,应当将大数据等手段引入现金贷行业的风控体系之中,真正变人力驱动为科技驱动,在不断提升现金贷机构风控能力的同时,持续降低风控成本。同时,对于暴力催收等行为要坚决否定,尽可能减少现金贷带来的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要警惕全民加杠杆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在消费升级与扩大内需的背景下,近年来我国家庭部门的杠杆率增长较快。而现金贷等新型模式无疑会进一步激励全民加杠杆的意愿。但是要认识到,全民加杠杆意味着势必有相当一部分人群会透支自己的消费能力,很多低资产和未来赚钱能力孱弱的个体将没有能力在未来承兑自己过去的消费账单。所以要警惕正在积累的潜在系统性金融风险。正如周小川所提醒,“中国家庭部门的杠杆率从全球比较看,不算高,但最近几年增长快,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大家注意,但不是说家庭部门现在要去杠杆,而是要在杠杆率增长的过程中注意质量,使得增量部分保持健康和平稳”。

【钛媒体作者介绍:苏宁财富资讯,作者:付一夫,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苏宁金融研究院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融研究院是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通过整合苏宁控股集团内部资源,与政府、同业、高校、智库等机构广泛合作,为政府、企业和第三方提供定制化研究咨询服务,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费金融、贸易金融、互联网金融和产业金融等研究领域。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