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快充CEO田波:充电桩平台之战即将打响,不会参与烧钱补贴

摘要: “和加油站不一样,通过高德搜索出位置关系,然后去加油就行了,但充电app除了解决定位问题,还负责连通汽车和充电桩并且进行结算,因此,用户如果拥有一辆新能源车,就需要下载满手机的充电app。”

“前几年中国新能源行业分成两派,换电派和充电派,两拨人擦肩而过,互相瞟对方一眼,骂一句‘SB’。”一位新能源行业从业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但现在好多了,大家都清楚没必要争执,换电提升的是效率,面向运营行业,充电晚上闲暇时间合适,C端用得比较多。”

如今,在新能能源汽车续航解决方案领域,时空电动、北汽的擎天柱计划都是典型换电代表,其面向的B端运营市场,例如,时空电动面向网约车、出租车等提供换电服务,而北汽擎天柱计划目前也主要面向北京市4000辆纯电动出租车。

B端市场的区域性决定了换电模式的竞争暂时没有到来,但充电市场早已经征伐激烈。

据彭博新能源财经数据,截至2016年,中国公共充电桩数量接近15万个。前四大运营商(国家电网、普天新能源、星星充电和特来电)的市场占有率达到85%,目前在运营的共有40家企业。而钛媒体记者在app annie中搜索“充电桩”关键词,显示搜索结果达到600个。

“和加油站不一样,通过高德搜索出位置关系,然后去加油就行了,但充电app除了解决定位问题,还负责连通汽车和充电桩,因此,用户如果拥有一辆新能源车,就需要下载满手机的充电app。”云快充CEO田波告诉钛媒体,即便通过定位找到了充电桩,还会存在插枪没反应、电桩停机,或者被燃油车占了位等情况。

云快充是一家总部位于南京的充电桩共享平台公司,成立于2015年,2017年8月转型为共享平台之前,云快充做的也是充电桩运营公司。

田波告诉钛媒体,正是看到充电桩市场的割据乱象,并且自身在充电桩运营中积累了行业经验,知道充电桩市场的痛点在哪里,所以才决定割弃原先的充电桩运营业务,转型为连接平台。

“我们放弃充电桩运营业务,就是不想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田波说,“充电用户和电桩运营商所需要的,是一个与电桩运营商、电桩生产商均无利益冲突,同时又了解用户需求,了解电桩运营的第三方平台。”
云快充创始人兼CEO 田波

云快充创始人兼CEO 田波

在田波看来,随着2020年新能源车投放量达到200万辆,以及蔚来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等新一批新造车势力的崛起,充电桩市场的平台之战即将打响。新一轮充电平台竞逐会不会是另一场烧钱补贴之战?

以下为钛媒体与云快充CEO田波采访内容,略经编辑:

钛媒体:云快充的核心资产是软件系统和技术服务吗?会不会进行烧钱补贴?

田波:这些都是表象,我们的核心壁垒是对这行业的理解。这个行业不是消费互联联网或者纯互联网,它是一个产业互联网,需要对线下的运营逻辑很了解。

如果我自认为有一个软件研发队伍,就去做一个平台,一定是做不成功的。我们之前干过充电桩运营商,在全国有一定规模,并且实现盈利的充电桩运营商不多,我们是其中一家。(官方信息显示,云快充是江苏省首批获得充电桩建设运营资质的六家企业之一,在南京、苏州、无锡、徐州、高邮等地建设了97座充电站,总功率45000KW。)

所以我们做这块东西与其他家有本质不同。我做的是两边资源的匹配,问题实际上是充电桩运营层面的东西,不是接入平台和流量的问题。所以我们不会去做烧钱补贴的事情。

钛媒体:云快充在之前的充电桩运营业务中获取了哪些经验?

田波:第一,运营商方面。中小运营商运营商的网点布局大多集中在单个城市的区域内部,他们在各自区域内往往有着不错的场地资源,有着不可替代的区域优势,也真是因为如此,该类运营商很难进行大规模扩张,只能各自为营,各谋其政。同时各中小运营商之间相互竞争,各自都有一套自己的运营模式,手工记账、充值办卡、自主开发app,各家一套,五花八门,结果是用户找桩及充电过程十分繁琐,体验极差。

大体量运营商同样也有“大”的烦恼。一些大型运营商网点分布范围很广,追求规模效应,期望能够通过足够的覆盖率满足用户充电需求,但过高的前期投入成本和“一地难求”的场地资源决定了很难有一家运营商在每一个区域市场内都能够做到全面覆盖,看似总体规模很大,实际是区域市场内布点很分散,很难真正满足区域内用户的充电需求,造成大而不强的局面。与此同时,大型运营商很多早期建下的电桩因地理位置原因或硬件原因,已经不能满足充电市场的站点需求和设备需求,让很多网点形同虚设,实际利用率非常有限。

第二,用户方面。充电服务双边市场的另外一边——充电用户,由于缺少信息获取渠道,对电动汽车这种全新出行工具的理论认知极其缺乏:自己的车适合什么样的桩?适合自己的电桩到底在哪?自己建桩还是找公共电桩?快充好还是慢充好?这些问题无人为其解答,但充电作为一种刚性需求,车主不得不战战兢兢去自行摸索,随之而来的是极高的试错成本,而这背后潜藏的是车主和桩主之间信息极不透明的市场瓶颈;

第三,充电桩的运营维护方面。比如说充电桩故障了,用户打电话,打电话给运营商,运营商不知道什么问题,然后打电话给充电桩厂家,实际上很可能就是个小问题,现在一个指导员就解决了。所以说这个过程中信息是割裂的,用户端有、制造端、充电桩运营商都有自己的客户端。

钛媒体:你们现在主要的突破点和服务对象是什么?

田波:我们专注的是服务中小型的充电桩运营商,小型充电桩在市场占比很大。

全国排名前20位的电桩运营商终端加起来不超过二十万,但市场上面这种零散在外面小运营商的电桩数量估计是他们的三倍。因为他们没有申请补贴,没有进入监管平台,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大的运营商像特来电等暂时不在我的接入范围,但我相信是迟早的事。他们有自己做平台,但同时也是充电桩运营商,不能通过接入其他的运营商实现规模化,所以接入我们是迟早的事,实际上现在,已经有一家大型运营商与我们合作了,比国家电网和特来电小一点。

跟车企、网约车平台以及物流车公司也有合作,以蔚来汽车汽车为例,我们跟他们合作的方式就是在他们APP上接一个入口,还有一种形式是,通过数据给他推送能用的充电桩,比如说它要的平台电压是多少,就是根据他的需求来推荐桩。实际上,物流车与乘用车的电压需求也不一样,我们都会推荐合适的充电位。

钛媒体:云快充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田波:云快充的策略是永久免费,先把用户规模做起来,再通过增值服务赚钱。我们的目标是明年覆盖全国20%的中小电桩运营商,到2019年服务全国50%的电桩运营商运行。

钛媒体:云快充不做运营维护吧?怎么保证电桩的服务质量?

田波:花自己的钱干自己的事,既讲成本也要效果,花别人的钱,干自己的事是不讲成本,只讲效果,花自己的钱,帮别人办事,只讲成本,不讲效果。

他们之前的问题是信息化能力弱,如果说我帮他们把信息化的问题解决了,告诉他桩的问题在哪里,桩的资产是它自己的,口碑是它自己的,他会去做维护。

如果他确实维护积极性不高,我们后面也会做一个评价系统,用户对你这个评价连续都是差的时候,你的推荐的权重会下降,甚至会把你掐掉,就不给你显示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勤
李勤

邮箱qinli@tmtpost.com

评论(2

  • 一航无边 一航无边 2017-11-16 19:56 via android

    特来电、国电、普天、星星四家占据了充电桩市场的85%,但都各自运营,各自生产,虽有国标,但运营难统一,消费者需要下载多个app。这个细分行业的风险机会在于:1供电源头的多样性(一定要摆脱国电的强势)2充电桩技术革新,造成大量充电桩硬件需要更新3统一运营平台,滴滴、高德、百度、腾讯等作为平台运营商的入围,一定不是特国普星的其中一家。
    小公司想当然认为自己发现了原有价值链中的缺口,以为自己抓住了机会,建个平台,对接全国的充电桩api接口,就可以实现,谈判能力、运营实力、资金实力、人才储备、公共资源的协调能力(车位)、数据处理能力等都是要面对的大山。

    1
    0
    回复
  • 淘小丫丫 淘小丫丫 2017-11-15 19:27 via weibo

    充电站只要支持支付宝微信扫码结帐,要app干嘛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