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嘻哈》后,说唱歌手的未来走向哪?

摘要: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说唱歌手们的出路又在哪呢?

11月13日,红花会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表示退出摩登天空旗下厂牌MDSK,主动解约原因大致可以概括为“公司未按合同履行义务”、“未配备成熟经纪人”、“安全得不到保障”,随后MDSK厂牌也通过官微回应,以好聚好散的语气确认此事。至此,红花会和摩登天空的合作算是画上句号。

红花会是今年3月签进摩登天空的,那时《中国有嘻哈》在节目组脑中还只有一个初步的影子,摩登天空是出于对说唱的布局签下了红花会,没想到节目播出后PG ONE大火,微博粉丝达到436万,出场费也一翻再翻。对于摩登来说,这是一笔好生意,但从红花会的声明来看,他们对这次的合作并不满意。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双方的分裂,读娱君在此不好做过多猜测,不过这件事的发生也让读娱君思考,这些在“地下”生活惯了的说唱歌手们,下一步的出路究竟在哪?

说唱歌手们的分岔路

在《中国有嘻哈》结束后,参加节目的说唱歌手们就走向了分岔路,有的和节目音乐总监刘洲的公司签约向主流进发,有的和专注音乐内容的音乐公司签约开始了一系列巡演,剩下的大体是继续保持独立状态,按部就班地走自己的路。

在节目刚结束时,不同路上的情况我们还看不到,但经过这两个月的发展,曾加入摩登天空的红花会和进入刘洲厂牌Doorkey的GAI之间的差异,就已经非常明显了,一个是直奔主流狂奔,一个是先赚钱再说。

在9月,GAI接受了一大波媒体采访,不断强化“虽然痞气但很正能量”的形象,为将来更好的面对大众做铺垫,在这波采访中,效果最好的要数GQ的万字长文特稿了,虽然发出来的时间晚了点,但不仅让大众看到了更多面的GAI,也让GAI“看着自己的故事看哭了”。

之后带着假面的GAI又站上了《蒙面唱将猜猜猜》的舞台,唱了一首又一首流行歌之后,终于揭面,通过直接的方式让大众记住他不仅是个会说唱的人,也是那个在夜店唱歌挣扎过的人。这一步可以说计划的很好,GAI之前就算名气再大,也还有网络综艺的天花板,而《蒙面唱将猜猜猜》是一档卫视节目,收视率又是音乐类节目中最高的,这样他的粉丝可能会加入一批不听嘻哈的受众。

而在这一系列强化形象之后,11月终于开启了他和厂牌的巡演计划,在发布会当天还不忘了把比赛节目获得的100万奖金捐给希望工程,可以说GAI走的每一步,都能看到背后公司的规划。所以这也难怪,GAI会乖乖听刘洲的话,毕竟现在正在像他当初的心愿那样,离主流越来越近。

同时,似乎印证了GAI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的态度,“以前我是在夜店里唱歌,你现在看到的是我在跟你们采访的,是个唱说唱的,这不代表我以后能做什么,生活是有很多过程。”

这时再看看签约摩登天空的红花会和PG ONE,除了要面对一波又一波的负面质疑之外,在对外形象上是几乎没有宣传的,不过红花会也在依靠一场又一场演出来保持一定的热度,但和上电视相比,融入进摩登天空系统的红花会,似乎只能靠演出来营生,毕竟这是摩登多年来唯一的艺人运营方式。

至于最主要的音乐方面,在和摩登签约的这9个月期间,红花会成员确实发行不少单曲,不过大部分为独立发行,仅有5张EP为摩登天空发行,其中还有一张EP是MDSK旗下几位艺人共同作品,而其中能作为爆款的,可以说是一首也没有。其实,想要真的创作出好作品,还是需要时间和安定的。宋冬野那时也因为大量演出而创作不出来,最后还是发生了事情热度冷却,才在创作上得救。

跟着主流走的GAI正在离开HipHop,签约摩登的红花会不满足当下的现状,看起来都并非圆满,而那些没有选择签约的参赛说唱歌手,都回归到了“地下”状态。小青龙说,抓紧赚点钱把云南的设备更新一下,回去继续创作了,和GAI一起参赛的Bridge也选择回到GOSH,因为不想被一纸合约约束。

说唱歌手们在参加《有嘻哈》之前,形容说唱在中国的未来,是抱着侥幸心理的,他们知道在海外说唱有多火,但也知道国内大众就是接受无能,在《有嘻哈》播出的时候,说唱歌手们看到了希望,都期待HipHop能在华语音乐市场有一席之地,然而《有嘻哈》之后,他们奔波于不同的道路上,已经无暇顾及中国的说唱环境了,大概只有回归地下的那批人,比如Bridge还在说,“希望你们能因为我喜欢上HipHop就好”。

知名度猛增后的狂欢,和说唱无关

其实,在《中国有嘻哈》播出前,没有人想到中国的说唱歌手能火到现在的地步,那时候圈里人还在说,说唱确实只差一个爆点了,但对于一档节目能否撕开市场的口子还保持观望态度,没想到真的就依靠一档综艺节目,让发育了多年的中国说唱直接跳到了山顶。

在《有嘻哈》刚播出后,支付宝就找来欧阳靖、TT唱了推广曲,之后GAI和李玉刚改编《天仙配》为美团推广,魅族魅蓝note6邀请小青龙代言,《英雄联盟》和PG ONE签订代言……一瞬间,说唱歌手成了音乐圈里离钱最近的一批人。

红花会是《有嘻哈》节目播出后,受益最大的一个说唱团体,旗下说唱歌手PG ONE和小白在微博上的粉丝数都猛涨,红花会的整体知名度也从地下圈冲到地上,据当初摩登天空沈黎晖表示,旗下有些说唱艺人的出场费,在节目播出后翻了20倍,大概指的就是PGONE。

不过,这是那些参加了节目的人独享的狂欢。

在今年8月,正值《有嘻哈》热播的时间,主打音乐现场的一档线上节目《大事发声》,也请来了多位华语说唱圈的重量级嘉宾,比如热狗MC HotDog、Higher Brothers、小老虎等等,节目里既有访谈又有现场演出,对于热爱说唱的人来说应该是不错的节目,结果播放量是《大事发声》今年四期节目里的最低。

虽然这一个例子说明不了什么,但根据现实来看,所谓的“说唱火了”,也不过是参加节目的那些歌手火了,真正对说唱感兴趣的人仍然是小众,不然一个有华语说唱大佬和欧美有点知名度的说唱团体的节目,怎么也不至于拼不过谭维维华阴老腔参与的那期播放量。

说起来,现在粉丝对待头部说唱歌手的态度,更像是在追韩流明星,他们会躺在床上给偶像组CP,会凌晨三点在机场接机,甚至会微博私信怒撕公安,但他们不会去听偶像之外的说唱音乐,不会探讨跟偶像无关的音乐话题,这种情况,对那些热爱说唱的人来说,多多少少是会失望的。

前几年,民谣因为综艺节目火了,确实让民谣整体的热度上了一个台阶,不仅是节目相关的音乐人知名度攀升,民谣风格独立音乐人的成长速度,也远快于其他音乐风格音乐人,这才称得上真正的“民谣火了”。

所以说,一档综艺节目确实把说唱歌手送上了巅峰,但这场大狂欢和说唱无关。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说唱歌手们的出路又在哪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读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读娱
读娱

作者介绍:读娱(ID:hanguoxingyule),专注娱乐+互联网+商业,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